孟瑪斯 (←微博同)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火影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文豪野犬][國太] 太宰太宰

在生日的最後更新二千字短打。

枕頭(@枷鎖囚籠)& 口路(@Hearted Doll) 
因為在LOF依舊有愛我的人與我愛的人:)////
獻給你們,也獻給每一個將國太視作真愛的人。


太宰太宰

清晨的寒意沿著指尖再通過指節蔓延而上,令身著赭色棉襖的太宰不禁一下縮起了頸子。已是七十高齡的他實在很想埋怨老人的身子竟然如此單薄,無法抵禦融雪之後的倒春寒。即使穿著國木田買給他的棉襖也感覺鼻子過敏似的一抽一抽,如果不早點喝杯熱茶的話,大概鼻子一時之間是無法恢復常態了。他輕嘆一聲,慢慢走進了後院裡,坐在榻榻米上面對著眼前價格不菲的枯山水庭園造景,邊思索著自己何以活了這麼大半輩子邊輕輕晃動著小腿。

由雲層裂縫中透出的陽光撫上了早已佈滿皺折的指尖。太宰凝視著自己的指甲,感覺指甲蓋早已不再光潔透明,身為一名雞皮鶴髮的老者實在不得不服老。他原本壓根兒沒有想過自己會活到七十歲。不過每當他想起自己從五十歲以後就放棄了每週思考新的自盡方法卻也並不感到後悔。即使以自盡作為紓壓管道,已經青春不在的身子無法負荷那般折騰。內心亦然。一次又一次的沒有死成,這種反覆的期待與失落已經不是身為中老年人可以承受的了。

「……總之想來想去都是獨步君不好。哈、哈啾!!」太宰一面迎著冷風埋怨,一面忍不住打了個噴涕。

對他而言為什麼活了下來,似乎已經沒有太過確切的答案。做善事會感到幸福,唯有活著才可以帶給橫濱這座城市正面的影響。偶爾可以把蟹罐當成零食吃吃,然後與另一半國木田鬥鬥嘴也頗為愜意。不過他可沒有想著要縮著脖子像個已經退休的老人家一般喃喃自語著天冷時腰酸背痛,透過自家後院的空氣感受到春神降臨人間,卻不願早些賜給人間些許暖意。

七旬之年的太宰這時想起他的熱茶。不過他也想著快煮壺會自動跳起來,所以水開了也無妨,頂多等會水不熱了就再燒一次。雖然國木田依舊像年輕時那般對日常生活方面十分嚴謹,不過反正他現在不在家。如果被看到的話肯定會被唸反覆燒開的水對人體不好。將水燒滾放涼後再次燒開,在反覆加熱的過程中會使其中的亞硝酸鹽升高,常喝這種水可能造成免疫力不佳的幼兒與老人亞硝酸鹽中毒。對此,太宰曾經笑著表示:「我要是中毒了,國木田君會感到很困擾麼?」

然後靜靜地等待著他的戀人促起眉頭,一臉嚴肅地以食指指節敲了自己的腦袋。想到此太宰終於還是顫顫巍巍地起了身,去給自己與老伴泡一壺熱茶。畢竟已經不是拿身體狀況不佳來撒嬌的年紀了。等到把茶泡好,再回到院子裡天一定完全亮了。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外貌體能與年輕時不能比,腳程變得緩慢也理所當然。太宰一面以遲緩的動作小心翼翼地泡了一小壺由中島敦贈送的鐵觀音,一面以木製托盤將有竹編把手的紅陶小茶壺與兩個對杯放置其上。

不擅烹飪的太宰在與國木田同住的五十年來,為另一半洗手做羹湯的次數真的屈指可數,但是他卻變得擅於分辨茶葉的品質與泡茶了。在早春的寒意裡能讓清晨歸來的另一半喝到暖和胸口的熱茶,這點小事七旬的他還是可以做到。踏著似乎變得有些輕快的步伐,端著茶壺的太宰走在通往後院的途中。走著走著,他聽見了鳥叫蟲鳴,院子裡的枯山水造景中的細砂在陽光下蜿蜒閃爍。這個瞬間他突然感到有些疲倦,可能是一時來勁走得快了些。

好似不知由何方傳來了熟悉的呼喚。捧著茶具的老者看見了紅髮的故友,對方依舊穿著那件卡其色大衣,一臉鬍子拉渣的模樣。老者並未喊出故友的名字,只是會意地對著他笑了笑。然後輕聲訴說著:「還不是時候。還不是時候呢。我啊……還有沒做完的事情。我的前半生充滿動盪不安,中期則是盡我所能的彌補這個其實不曾虧欠於我的美麗世界。如今,我只想端一杯清茶給我所愛的人。」

對方似乎會意的微笑起來。點了點頭之後消失在清晨的陽光中。


「太宰!!太宰……你醒醒,別留下我一個人啊!!」又是一把熟悉的呼喚。這次是老者所愛著的嗓音,他總是在這把剛直堅毅的嗓音呼喚下醒來。已經幾次了?

「唔、嗯唔……唔唔唔……咳、咳咳咳……」總之太宰先適度地向他的另一半表達不滿。雖然他已經不能發出像年輕時那麼可愛連貫的埋怨聲調,不過這並不影響他想向眼前的人傳達心意的心情。

意識慢慢地回到了老者的腦海裡,他發現自己躺在另一半的膝蓋上。國木田的背脊依舊有如年輕時那般挺得筆直,老花眼鏡後方的金棕色雙眸裡憂心的神情也一如以往。太宰又咳了幾聲才慢慢地答覆道:「獨步君……為什麼又喊我『太宰』了?我們在一起、這麼長的時間,你還是一著急就會喊我『太宰』。」

國木田聽了這句話之後愣了半晌。隨即有點尷尬似地紅了臉。他就像年輕時那般解釋著因為喊了許多年,所以難以改口。尤其是以往急到怒火攻心時通常得沿街大喊著「太宰」。這句辯解讓他懷裡的人才緩過一口氣,忍不住又邊咳邊笑了起來。然後在他的老伴邊為他拍撫背心邊碎念時沒頭沒腦地回了一句:「國木田君真是不能沒有我。我也只好再多撐著老體陪伴你。」

同樣白髮蒼蒼卻還梳著小辮子的國木田一怔。過了一會才笑罵道:「什麼老體,別胡鬧了。人生七十才開始。我們還得看著阿敦與芥川管理下的橫濱,直到雙眼再也看不清為止。太宰,你是我唯一的愛人,永遠美麗又溫存。」

臉皮不薄的太宰也感到臉上久違地熱了起來。他知道不是陽光終於照進整個庭院的關係,而是因為國木田的這番告白如此貼心,似乎能看透他對於衰老的不安。於是感到害羞的他翻過了身子,趴在另一伴的懷裡像往年一般以雙手托腮,眼角與唇角帶著歲月刻劃的痕跡,露出了小貓嘴的表情。

Fin (=>w<=)

----------------------------------------------------------------------------------------------------  
 
(超短的) 後記:
最近都在聽Carpenters (卡朋特/ 木匠兄妹),
瞬間靈光一閃,所以給文取名為《太宰太宰》(微笑)

如前言裡所說的「獻給每一個將國太視作真愛的人。」

评论(11)
热度(21)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