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寶石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

[文豪野犬][国太] Nightmare

話說三月二十一號,今天是我生日。
又年輕一歲啦必需這麼說的(笑)
沒準備好更新的文,本來不會上LOF了xx…

好在(為了找以前記錄的資料)才有登入,
才看到來自枕頭兒(@枷鎖囚籠)給我的生日賀文。

這份感動難以言喻///// ……我今年減產了的說(捂臉)
我今年也幾乎達成了淡出LOF這個盤算了(洋蔥頭的XD表情)
宰簡直太好命了,他有田田。不過我也很好命/////,我有你!!

如成我依舊只想與你一起把所以討論過的預定一一完成(微笑)
就像國太一般細水長流,一直不斷地延續到未來。

乾杯(蜂蜜牛奶w),我願與你同在。
一起寫下去,直到再也寫不出有愛的文字為止。

枷鎖囚籠:

送给孟玛斯的小段子一枚~❤


——————————————————————

春日午后一时三刻,天边浮云悠悠荡荡,也并无下雨的迹象,正是午休的好时机。

大多数社员都还未结束午餐时间,办公室中只有国木田独步与他的搭档太宰治还留在这里。此时的侦探社内比往常要安静许多,也许不仅是因为没有其他人在,而是因为平时显得调皮可爱的黑发青年并没有像之间一样对他工作上的前辈一边念叨着再不休息的话头发会掉很多,一边接近到高个子青年挺拔的背后,伸出自己细白的指尖试图摸一摸好好垂着的辫子。不过被摸的人并没有躲,而是选择侧过头稍微皱眉看着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叹了口气。

实际上国木田独步并非是易怒的人,加上在午休时间,所以只是用严肃的语气告诉太宰不要胡闹。然后被教育的黑发青年吐了吐舌头收回了手,还用很委屈的语气小声嘟囔着,然后直接躺到了那张能够看到自己搭档背影的沙发上,合起了眼睛。

不过最近一段时间太宰似乎显得很没精神。这样的午休小插曲有一段时间没有上演过了。而作为工作搭档的国木田也发现了这一点。午餐也经常不好好吃,今天下班后更是干脆没有动,直接趴在办公桌上,现在好像已经睡的很沉。至于高个子青年,他的季度报告没写完,还在办公位上打字。

——明明整个上午太宰都只是蔫在座位上,既没有看自己的手帐,也没有五分钟一提问。怎么工作效率反而更加上不去了?

国木田独步这样疑惑着拧起了眉头,再一次将目光越过笔记本电脑的边缘看着太宰。因为阳光的关系,他感觉到太宰的头发好像有暖色的光芒,气色不太好的双颊藏在蓬松细软的头发下,还有称得上严重的黑眼圈。回想起来最近并没有繁重的任务,不过如果是社长单独交给太宰的话也有可能。他正这样想着,又看到黑发青年的表情似乎不太对劲,细密的汗珠在鼻梁和额头上布满。屋里也不是那么热,那么是做噩梦了?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伸出手想试探太宰的额头温度,但是当真的接触到时,他立刻发现了后者细微的表情变化。两道偏秀气的眉从方才的纠结在一起慢慢舒展,方才没发现的急促的呼吸也渐渐平复。国木田一时不太明白到底是因为什么,但是看到黑发青年好像好了一些,他尽量轻声的移动到了太宰的身边,轻轻抚摸着汗湿的额发和单薄的背脊。他决定让太宰先好好的休息这个下午,不然的话,恐怕两个人的工作都无法继续进行。至于到底发生了什么,也要等到他醒来再说。

实际上太宰只再睡了十几分钟就醒了,但没有立刻睁开眼睛。他感受到搭档温暖的掌心在自己的背上心口的位置,能将他自不断塌陷与充满熔岩的糟糕梦境中唤醒,并且给予神奇的宁静与安全感。虽然早已不用再过如同在枪口上行走的日子,但令他如此安心还是第一次。然后偷偷的瞄了一眼还坐在自己身边的国木田,他的背几乎是笔直的,低着头认真的看着手中的资料。太宰没有动,似乎是因为还想这样多待一会儿。不过最多也只能到上班的时间吧?不过暂时也够了。他这样想着,嘴角提起了一点美妙的弧度,轻轻合上了眼睛。

评论(5)
热度(29)
  1. -荊棘海-枷鎖囚籠 转载了此文字
    話說三月二十一號,今天是我生日。【✨又年輕一歲啦✨】必需這麼說的(笑)沒準備好更新的文,本來不會上L...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