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微博同)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火影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文豪野犬][國太] 續.碧綠方舟《前篇》

約好的「碧綠方舟」續篇始動
日常感謝小夥伴枕頭(@枷鎖囚籠) 
本回更新部分點子來自與她聊天的腦洞。

※交往中的國太又面臨了新的危機xx
宰的內心話:「國木田君還有哪裡不好?」
※前半都是國太的日常閃光辦公室戀情(笑)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續.碧綠的方舟


沈溺於名為『你』的終點
但是我不介意
必定會抵達的
『我們的終點』在哪兒都好

Just sweet
Sweet nailed to you


* * *

午後三點一刻國木田獨步回到了辦公室。才進入室內他的鏡片就蒙上一層白霧,鼻尖也因為乾燥溫暖的空氣而微微發癢。向來不得閒的高個子在自己桌上放下由政府機關帶回的核可資料以及裝有蛋沙拉三明治與柳橙汁的牛皮紙袋。他打量了下此刻理應忙於處理累積兩週的報告的搭檔——太宰治。不出國木田所料,眼前的人蒼白著一張臉,生無可戀似地耷拉著雙肩以瞇縫眼望著電腦,該整理出來的報告才打了三行左右。而且字行間語句零散,顯示出寫報者心不在焉。

棕髮青年嘆了口氣,在心裡提醒自己冷靜下來。隨即將深棕色大衣與橄欖色圍巾分別掛在衣帽架上。原本他想以食指輕敲那黑髮蓬鬆的腦袋,提醒搭檔別耽誤了今天的工作進度,卻因為對方臉色不太好而作罷。他不動聲色地脫下灰黑兩色的麂皮手套,稍微擦拭了下雙手,隨即不慌不忙地走到看來有氣無力的搭檔身邊,將寬厚的掌心貼覆在那粉白的額頭上。那金棕色雙眸的專注視線未曾移開一秒。很自然地也注意到在自己碰觸戀人的額頭時對方纖細的身子瑟縮了下。

「臉色有點蒼白,還好沒有發燒。我猜你昨晚熬夜,中午又不肯好好吃飯對吧,太宰?聽清楚了,晚間十一點至凌晨三點是人體損傷細胞的修復期。肝臟也在晚間九點至十一點進入休眠期,十一點之後則進入修復期。所以應該儘量在十一點以前就寢。先把我帶來的蛋沙拉三明治、香蕉與柳橙汁吃了。」國木田說到這裡時頓了下,他感到自己像在對孩子說話,而不是對同齡的搭檔說話。

太宰撥弄著蛋沙拉三明治的紙袋,以語不成句的綿軟聲線嘟噥著:「唔、國木田君你回來……我已經連說話的力氣都……唔、嗯唔唔唔……」

棕髮青年感到耐性受到莫大考驗時聯想到了小時候飼養的迷你兔。偶爾兔子沒有食慾的時候就會像這樣軟綿綿的。當然兔子可不會發出「嗯唔」的聲音。在他眼中黑髮白膚側著腦袋又半瞇著眼的戀人看上去就像迷你兔的絨毛般柔軟。國木田覺得身為男性的太宰時而會在自己面前流露出不可思議的稚嫩氣質,例如向上看時圓睜著的潤澤棕眸,不想工作時會發出一些難以形容的「嗯唔」聲。有時社長的前腳才離開辦公室不久,太宰就已經有氣無力地趴在靠近門口的長沙發上發出了國木田所熟悉的「嗯唔」聲。在他聽來總有那麼點撒嬌的感覺。

陷入思考的棕髮青年心中陡然一驚。普通的同事自然不會向對方發出「嗯唔」聲,尤其在雙方都是男性的情況下真是怎麼想都有點微妙地曖昧。這時國木田才察覺到原來太宰一直不斷地試圖從小地方表現出對他的感情。就在他想開口安撫看來有些疲憊的戀人時眼前忽然出現了一張偵探社的便條紙。米色的再生紙上是太宰那略顯草率卻不失秀麗的筆跡。

國木田就像宣讀商業合同一般正經八百地唸出上面的內容:「您的戀人太宰現在太累,因此不具備『說話』的功能。」

太宰則像表示同意一般微微頷首,清秀的眉眼之間顯露了少見的嚴肅。棕髮青年並不訝異地瞥了一眼他那淘氣的戀人,隨即取出隨身攜帶的黑色簽字筆在便條紙上直接回覆:「還剩下哪種功能?只剩下『睡覺』的功能就不必寫了。」

「嗯唔。」黑髮青年狀似開心地點點頭,清澈靈動的美麗棕眼裡有了些許光彩。跟著他又拿出一張有些皺折的便條紙。他那素來行事風格嚴謹的搭檔湊近一看,只見上面以帶點顫抖的筆跡寫著:「跟國木田君一起睡……也可以的喔❤」

那種帶點顫抖的筆跡其實只是因為太宰在豐富的腦補能力下彷彿感覺自己已經與戀人睡在一起了。導致前者寫字時稍微有點分神。但是在後者看來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國木田當下做出了判斷,他認為對方是身體不適才會導致字跡不正。不過基於平日臨危不亂且一絲不苟的工作態度,他還是以深入紙張的有力字跡寫下了該說的話:「不可以,本日的工作進度還沒有完成。」

「唔……」黑髮青年聞言,像洩了氣的小皮球一般側伏在辦公桌上。即使他知道對方不會爽快答應,被這麼義正詞嚴地回絕還是令他感到內心有些受傷。他自然知道熬夜看冷門的外語小說加上連續兩週不好好吃飯對身體沒有一點好處。不過一時看入迷了就很想知道接下來的發展,在這種小事上他也與一般人沒什麼不同。不過一般人是趕著在假日看完,太宰則是趕著在太陽升起前看完。

熬夜看閒書的理由很簡單。對太宰而言每天都可能發現新的自盡方法,萬一明天是個「自盡的好日子」而手上的小說又還沒看完的話,不就太可惜了?不過其實他這一、兩週已經沒有那麼密集地考慮著自盡的方法,因為他總想著也許真的與一直暗戀的對象國木田獨步正式交往之後會有什麼不同。然而,事實證明了似乎也沒什麼不同。自己如往常般撒嬌偷懶兼耍賴,戀人依舊木訥又嚴肅。

放棄耍賴的黑髮青年抬起頭來卻發現那對嚴厲審視著他的金棕色雙眸近在咫尺。感到心跳漏了一拍的他也不好變換姿勢,只有不斷地在內心埋怨著自己的戀人沒事湊這麼近做什麼?明明連一起睡這點小小的要求也不肯答應。不久後他看到那隻大手突然按了下來,隨即心想:「國木田君想必很生氣我在執班時間時偷懶,所以想用手指敲我的腦袋。真是連在責備人時也這麼老套。」

無可奈何的同時太宰發現自己是如此迷戀著老派的搭檔。他未曾遇見會因為他的生活作息不規律而經常為此心焦的人。他偶爾會想著自己竟然讓對方這麼擔心,所以被那雙大手教訓幾下也無妨。縱使體術並非太宰的長項,身為前港黑幹部的他的要避開戀人「遲鈍的教訓」也不難。不過,每當他想著這極可能是他們日常間短暫卻頻繁的肢體接觸,他那屬於男性的爭鬥本能也就隨之軟化下來。

太宰倒不擔心自己變成受虐狂。而且他明白他的戀人在輕重上還算是控制得宜。他閉上眼等待著熟悉的「教訓」,卻感受到對方的大手溫柔地撫上自己的黑髮。感到意外的他棕眼圓睜,略顯稚氣地向上望,隨即更加訝異地看到國木田露出了有點頭疼的苦笑,他不由自主的脫口而出:「國木田君?」

「太宰,你是真的偷懶還是身體不適,我難道看不出來?你的字跡不正,表示手沒有力氣。怎麼能不吃午餐,至少把蛋沙拉三明治吃了。然後睡二十分鐘。時間到了我會提醒你。」國木田一邊說一邊拿起紙袋,將夾著雞蛋沙拉與生菜的全麥吐司湊近了戀人那弧度美好的雙唇。

「唔、嗯唔唔唔……可以只吃三口嗎?這個蛋沙拉三明治好大。」太宰狀似柔弱又帶些哀怨地懇求著。他真的沒有胃口,不是故意讓對方操心。

他的戀人則皺了皺眉,以不容拒絕的嚴肅聲調回應道:「至少五口。再加上半瓶柳橙汁。你必需補充足以度過午後的熱量,太宰。張嘴,我餵你。」

依舊感到有些倦意的黑髮青年支起了腦袋,緋紅著臉咬了一口戀人手上的食物。以全麥吐司手工製作的蛋沙拉三明治味道不錯,柳橙汁也是現榨的而非盒裝的。太宰不知道國木田是從哪兒找來這些像是早午餐的食物,而且還散發著新鮮食材的自然美味。不知不覺地他吃完了五口,也喝掉了半瓶柳橙汁。

棕髮青年看了下戀人充滿疑問的大眼,嘆了一口氣。然後忍不住以姆指輕拭那還沾著沙拉醬的柔嫩雙頰,笑道:「臉色好多了。三明治是我做的,還不至於讓你食不下嚥。中午參加客戶的餐會後利用了一些剩餘的食材。好了,你先睡一會。我還有工作,時間到了再提醒你。」

感到心兒怦怦跳的黑髮青年應了一聲,隨即將燙紅的面頰埋進了手臂間。他突然好想變成戀人的筆記型電腦,這樣就能被那雙溫熱的大手不斷輕觸著。要在內心如此悸動的情況下入睡可不容易,不過他腹中的少量食物似乎發揮了一點點催眠效果。偌大的辦公室內斷續傳來令人安心的輕微打字聲,工作中的國木田不時抬頭關心著對方的情況。明白可以安心休息的太宰逐漸放鬆下來,進入了夢鄉。


* * *

日子過得稀鬆平常,但是對於太宰而言倒不是特別難以忍受。他偶爾會憶起從前認定自己必需與死亡比鄰,時刻感受殺戮之氣與污穢慾望才能觸及人類的本質。如今的他偶爾也會為年少時的執著感到忍俊不禁,何以必需看到人性黑暗齷齪的一面才能觸及人類的本質?端看環境與生活造就出了哪些令人啼笑皆非的存在。

黑髮青年已經許久不再有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想法,因為他確實見證過世上有不被環境所改變的人們,憑著己身信念與意志走到最後,即便最後的結局是如此苦澀也毫不動搖,甚至沒有一絲悔意。儘管他絕對不想,甚至就是想也無法走上這種道路,他總是不由地被能直面人生且百折不撓的搭檔所吸引。

在太宰那理智明晰的思路中總能預見自己與戀人的未來,只有不到五成的機率能在兩人均是四肢齊全的情況下永續經營武裝偵探社。他知道國木田的行事風格向來簡潔明快,綿長費時的計劃只是過程。一旦有必需當機立斷的時刻,他那素來木訥耿直的戀人就是豁出性命也會設法成就唯一的理想。有時他不禁覺得能循序漸進通往理想的「工作」才是國木田的正牌戀人。至於自己頂多屬於戀人每日計畫中的一部分。而且還是專門阻擾正事,妨礙工作進度的麻煩製造機。

這麼一板一眼的男人到底哪裡好。黑髮青年有時也會自嘲似的捫心自問。然而,到了最後他通常不得不這麼盤問自己:「國木田君還有哪裡不好?」

這名束起金棕色長髮、戴著土氣的棕紅方框眼鏡,總是穿著黑襯衫與卡其色修身馬甲的青年其實已經幾乎將緊急工作以外的時間都放在戀人身上了。太宰明白能作為他的戀人確實很幸運也很幸福,就算做任何工作也不會再遇到像國木田這般處處為自己著想的前輩。不但幫忙處理枯燥的文書工作、梳理在偵探社內的人際關係、還注意注意後輩是否偷懶、精神不振或者沒有按時吃飯。更別說他總是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從橫濱市的各處河流、田地或枝頭尋獲試圖輕生的自己。

「鈴鈴——」電話響起了。太宰讓電話響了兩聲後接起來。

難得在午前按時完成文書工作進度的他以沒精打采的聲音報上公司名號並且還算禮貌地打了聲招呼。偵探社的同僚們出差的、出診的、出任務的,甚至是出門採買的,彷彿人人也可以有著不留在公司裡的理由。不過誰叫他主動答應了這次要以自己的雙手好好完成任務的書面報告?但是在他完成了報告後簡直無聊至極,所以電話響起其實還稍微幫他紓解了一點鬱悶。

電話裡傳來散發著陰森感的機械式語調好似鐘乳洞內由石筍尖端緩慢滑向深淵的冰冷水滴,讓獨守偵探社的太宰感到後頸一陣惡寒。雖然一時之間無法判別是由何處打來的電話,他感覺曾經在某處聽過這把聲音。這個聲音響起時彷彿世上所有美好的想望與可預見的未來都搖搖欲墜,雖然太宰也明白不過是他曾處於長期腹背受敵之下所培養出感知危險的警覺本能而已。

陌生的語調在回應基本招呼後頓了下,以談論天氣般的平常口吻說著:「日安,武裝偵探社的太宰治對吧?我個人不喜好拖延戰術,所以就直說了。種田山頭火的寶貝孫女在我手上。身為綁架犯的老規矩就是比警方,比肉票的家屬更早一步連絡被勒索的對象。所以比特務科更早聯絡你是第一步。」

黑髮青年眨了眨眼,對著電話另一頭的嫌犯乾笑道:「呵呵,我真是受寵若驚。綁架犯先生,你認為只憑我一人能撼動特務科?這通電話也打得太冒失了。」

嘴上說著無關緊要的話,太宰的腦裡已經做出了決定。先確定事件的真偽再決定己身的行動。必要的時候儘量不要讓自己的搭檔知道其中經過。

對方的語調微微上揚了,聽起來甚至是竊笑著道:「別忙,我很清楚福澤社長與特務科的交情。當然這與你本人沒有直接關係。太宰治,你是個聰明人,到哪裡都可以掙扎著活下去吧?不,也許是選擇通往無痛之死的道路。你自然可以當作沒有接到這通電話……但是你卻還沒掛斷,哈哈哈……這段談話,你們可以隨意地錄音,代表著我們之間能順利達成『私下交易』的可能性高達八成左右。你意下如何?透過特務科管道發送的郵件應該已經寄到你的信箱了。」

「真是挺不錯的嗜好呢。居然讓坂口安吾發郵件給我。綁架犯先生,由我單獨與你會面。但是在此之前請先讓我看到種田先生的孫女安然無恙。」迅速取出手機讀取郵件的黑髮青年的臉色頓時暗了下去。平日於談笑間眼波流轉的棕眼裡星芒消失殆盡。他並未意識到己身的殺氣已由蒼白面孔上的無神大眼裡傾瀉而出。

太宰掛斷電話後不到兩分鐘就收到了種田的孫女的影片檔。似乎被下了安眠藥的小女孩表情平靜地閉著雙眼。胖胖的小手與小腳被繩子綁在木頭椅子的椅背上,胸脯因為呼吸而微微起伏——她還活著。

出門之前太宰設法連絡上了中島敦。他囑咐自己經常照顧的後輩在完成日常委託後便與泉鏡花一起回到偵探社。隨後他以與在平日難以想像的麻利動作迅速準備出門。離開辦公室前他瞥了眼國木田的座位,桌面上頗為難得的放著自己在上午就已經完成的任務報告。他忽然有些慶幸無需向在外奔忙的戀人解釋必需外出的原因,畢竟不能像對平日照顧的後輩那般隨口說聲臨時有要事。

走到門前的黑髮青年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又折了回來。他伏下身子將微微沁出汗珠的蒼白額頭貼近戀人的桌面輕聲嘟噥著:「國木田君……國木田君……。這次你很可能會討厭我了。我想為你做的事,想你為我做的事……都還沒完成。然而你不懂我們的世界在兩秒之間就可能有所改變。像你這般擇善固執的脾性,估計會想著在完美中結束才是了無遺憾呢。」

太宰纖白的指尖戀戀不捨地撫過了一塵不染的桌面,他隨後像個虔誠的信徒般將輕顫著的粉潤雙唇輕輕地貼附其上。他的腦內思緒清晰分明到令自己將近痛苦的地步。此去凶多吉少,畢竟作為前港黑幹部的警覺告訴他對方可不是簡單人物。而且有如此強烈壓迫感的人物,無論在黑道或灰色地帶上都該頗有知名度。還差一點就能想起綁架犯的名字了。這個男人予人的壓迫感不在陀思之下。想到此,太宰的腦中浮現了曾經的強敵陀思妥耶夫斯基。

在起身的瞬間壓抑住僅剩的私情,黑髮青年發動了偵探社的公司車。車子順利地駛向了馬路上。然而在等待紅燈的片刻他的眼前竟然又浮現了戀人高大的身影。他訝異地睜大雙眼,以為是太過思念對方而產生幻覺。待他靜下心來定睛一看,發現真的是自己那總是蹙著眉還一臉嚴肅的搭檔——國木田獨步。


(TBC)

----------------------------------------------------------------------------------------------------

【充滿愛的群宣】:

群名:宰在田的懷裡☆
群號:494771545
 

【★】想入本群者必看!(請想像少女宰的口吻w) 
 
入群申請請 寫上從哪裡看來的群號  並寫上自己的微博或是LOF帳號 
不寫的小夥伴是不會通過的喔  ❀✿  
 
1、本群歡迎熱愛國太的小夥伴加入, 嚴禁拆逆。 
(如群名「宰在田田的懷裡」喔 。) 
 
2、必需熱愛國太醬☆希望 至少能對兩人都有愛。 
(只喜歡其中一方的人可以離開了XDD…) 
 
3、鑒於國太糧食稀少,你有關注太宰其它西皮的作者可申請入群。 
但是請注意,你本身有創作太宰其它西皮的同人作品者不可申請。 
另外, 你的「喜歡」裡面全是太宰其它西皮的作品占多數亦不可申請。 
 
4、如果你喜歡陀思,那麼你可以離開了  
(非常正經認真,不開玩笑。很重要的第四點) 
 
5、歡迎熱愛國太,也喜歡敦芥與織安的小夥伴們☆ 
(也會有包含敦芥與織安的同人創作) 
 
6、本群希望以同人創作與討論腦洞為主。 
(等群上軌道了,也會考慮辦一些活動) 
 
ALL黨的文野愛好者們,不好意思。如果您不巧看到這個消息,
我們只是想建個讓潔癖黨也能單純地愉快玩耍的群 
請不要誤會或者過度思考XDD… 
 
以上。 
 
【★】想入本群者必看!
(請想像少女宰的口吻w) 
 
入群申請請 寫上 從哪裡看來的群號 ,並 寫上自己的微博或是LOF帳號 
不寫的小夥伴是不會通過的喔  ❀✿ 
 
☆☆☆歡迎愛國太的小夥伴們申請☆☆☆等你們喔 ( ′艸`) ❀✿ 
 
----------------------------------------------------------------------------------------------------  
 
(略長的) 後記:
本次的後記也移到群宣下面來了(笑)不過感覺會關注我的文的同好們都是熟知門路的,想看後記的話也不會找不到吧。如果真有人在擔心後記不見了,那麼請讓我向你致上十二萬分的謝意與歉意:)//// 
 
既然都看到這裡了,就讓我打個小廣告吧23333
推薦一個動漫相關的資源向論壇「天使動漫論壇」 
http://www.tsdm.me/?fromuid=139960 

大家願意的話,請幫我點一下連結吧XDD…
先謝謝了。
 

(廣告時間結束xxx)

 
大家期待已久(眾:快要忘了@@…)的《續.碧綠方舟》感覺如何?首先我要聲明的一點是打電話到武偵辦公室的人不是陀思啦XDD…宰只是由對方的語調感受到近似的「危險性」而已,不表示打電話來的人是陀思。雖然我想有注意看的人應該不會搞錯,為了避免有人KY,還是解說一下ww
 
以及主要在發糖與過場的本篇,最先被閃四的還是筆者自己。套一句有愛小夥伴枕頭(@枷鎖囚籠)的話「上班族就曉得田田對宰有多好。」那麼再說說我個人的感覺「田田根本就想( 娶 追宰,不然怎會這麼關心他。」 

本來打算讓宰到了與綁架犯先生對肆的現場時才讓田田再度登場,可是在寫文的時候一直感到「田田想來」,所以還是讓他早點來陪宰了嘛 ( ′艸`)……✿❉ 以及想說一下咱群裡很和樂溫馨的,我們也都不會咬人2333 歡迎對國太兩人都有愛又不樂見拆西皮的你申請加入。申請時請記得附上LOF或者微博的帳號。

能愛著國太真好,目標是寫到動畫三期……//////( >﹏<。)~

依舊打算在國太醬這裡養老
。那麼,還請有愛的同好們多多指教了。

以及感謝所有看到這裡的同好們。
那麼,下次再見了。(雞血用了又會有吧2333)
老話一句「你的推薦、喜歡或留言對作者們而言是很大的動力☆」


P.S. 標題取自鬼束千尋的歌曲「碧の方舟」,引用了部分歌詞。 
續篇裡應該會出現比較符合歌曲的煽情內容XD…   (網易雲)  (優美客)

评论(2)
热度(22)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