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微博同)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火影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文豪野犬][國太] 碧綠方舟(情人節賀文)

約好的情人節虐狗節賀文☆
這個月起因為身體狀況而減產,
但為了國太我依舊健在(雙手插腰)

※久違的雙向暗戀題材(老梗)
※宰的內心話:「國木田君大笨蛋…」
※被宰在身上戳出破洞後告白的田田❤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碧綠方舟

Touch my fire
Touch my heart

「沈溺於名為『你』的終點,
凋零在名為『你』的盡頭。」


* * *

在太宰治的大衣口袋裡長年放著一根長約十五公分的混銀雕花不鏽鋼釘。釘頭上方的復古珍珠飾物因為長期接觸錦囊的襯裡而已有所磨損,略顯斑駁的表面卻因歲月的洗禮而散發出潤澤的微光。那肉眼可辨識卻又不至於令人望而生畏的溫暖色調,足以讓人駐足觀看許久,卻忽視了能帶來傷害的堅硬釘尾。

自從太宰面臨了摯友的死亡並按照對方的遺言來到「救人的一方」後這根鋼釘還是像護身符般連錦囊一起靜靜地躺在他的大衣口袋裡。黑髮青年微冷的纖細指尖觸及口袋內的錦囊時感受到「護身符」的存在,彷彿就能稍微安定下來。那是在他離開港口黑手黨的夜裡向一位熟悉的黑市攤販購買的最後一件物品。

黑髮青年還記得攤販大叔笑道:「這根鋼釘在20世紀初期曾用以處刑歐洲某小國的公主。像這樣——用大鐵鎚把它釘進她那柔嫩的掌心裡。你今後的新生活裡用不上吧?還是連港黑最年輕兇殘的幹部也迷信『珍珠頂子鋼釘的傳說』?」

關於「珍珠頂子鋼釘的傳說」曾十分流行於港黑的茶會與派對閒聊中。內容陳述中世紀時期某位歐洲小國的公主在與鄰國進行政治聯姻前打算與愛人私奔,然而不巧被她那疑心病很重的未婚夫的手下士兵逮個正著。於是公主與她的愛人都被鑲有珍珠頂子的鋼釘打穿手腳,再被白布矇眼後綁在木樁上任由民眾亂石打死。當初這個彷彿有著血腥結局的童話似乎能讓手中的紅酒變得更美味。

微妙的回憶讓太宰在夜色裡露出薄涼的笑意。雖然白天裡忙著成為對於橫濱市、對於日本,甚至對於這個世界能有所幫助的人,何以夜晚的時光還是如此漫長?隔著錦囊撫摸滑溜的珍珠頂子,他笑了起來,隨即輕聲嘆息道:「夜晚啊……夜晚可好了。如今我眼中的夜晚已不再只是屬於黑手黨的時間。」

自認早已融入黑夜裡的青年心不在焉地踏過反射著都市霓虹的積水路面,回到了武裝偵探社的門口。他會刻意在下班後回到公司,只是想起自己將手機遺落在辦公桌上了。他走到偵探社樓下時一眼就瞧見那個熟悉的身影,金棕的髮色被路燈映照得通透閃亮,在夜裡顯得異常醒目。太宰自然看見了同事國木田,不過他也猜不透為何對方留在公司樓下等待,而且那戴著老氣方框眼鏡,身型挺拔的男子似乎早有準備,一看到太宰靠近過來就取出他那隻接近黑色的暗紫色手機,以嚴肅的口吻責備道:「怎麼又把手機忘在辦公室。不長記性。你的聰明才智都用在摸魚上面吧?太宰。」

黑髮青年魚貫地靠近他那行事嚴謹的前輩,語帶埋怨地嘟起嘴道:「那麼國木田君為什麼又在等我了?我也有辦公室的鑰匙。還是你趁我不在,從裡到外研究過我的手機?唉呀——好色、好色喔……被國木田君把我的手機摸透看遍……我活不下去了,前輩你要負責任啊——」

作為後輩的一方臉不紅氣不喘地以完美的撒嬌聲調說出了這些調侃的話。他想著這種小學生程度的玩笑,就是自己那古板正直的前輩也不會上當吧?正當他想說是開玩的時候雙手卻被對方一把抓住,然後自己的身子也被帶到對方眼前。在緊促的雙眉下那對金棕色的眼眸毫不猶豫地緊盯著他,沈聲道:「別胡鬧了。除了鎖屏畫面是一條波光粼粼的美麗河川之外我沒看到其他任何東西。你要是敢當著我的面自盡,我絕不允許。聽見了麼!!」

太宰的棕眼圓睜著,臉上的表情活像一頭受驚的小鹿。而且不是故作害羞,而是為了他的前輩直率的話語感到迷惑。他注意到國木田幾乎掙紅了臉說出這些話,顯然那幾句小學生式的調侃並非無效。但是為什麼自己的臉也跟著變燙了起來?末了,他任由那雙掌心發燙的大手包覆著十指,垂下頭細聲應了句:「國木田君好過分……公司前面什麼都沒有,怎麼可能自盡的嘛?而且你這樣大喊,喝醉的上班族大叔都被你嚇醒了。」

國木田這才注意到一旁有著被嚇到的上班族大叔似乎認為情況不妙,正拿出手機在考慮著是否需要報警。於是他清清嗓子,放開太宰的雙手。但是還不肯作罷地斥責道:「不許再說『自盡』了,讓外人聽到不妥。哪,手伸過來。」

太宰不明所以地遞過指尖,隨即再次被緊握住。他意識到自己的心跳逐漸加快,明明是隆冬之夜卻感覺渾身發熱。然而微涼的指尖卻像對被對方的手溫給燙著了似的。只見國木田也紅著臉,十分難為情地開口道:「你……你的手太冷了。其實我也覺得今晚特別冷,我們去喝點燙酒再送你回去。」

黑髮青年感到一股電流竄過了被緊握住的指尖。於是又嘟起了嘴,有點不好意思地細聲回應道:「國木田君何時變得這麼大方又捨不得離開我?討厭啦,萬一我變得想依賴你怎麼辦?在感情上也依賴你的話……會困擾的可是國木田君。」

語畢。太宰只感覺到走在身前的國木田將他的手握得更緊了。跟著那把他所熟悉的剛直嗓音一字一句的打破了隆冬之夜裡迷茫的空氣。

「別拿感情的事開玩笑,太宰。只有這一點,我不能相信你。」

話音方落。黑髮青年感到左胸產生了一股細微的刺痛感,就好像有肉眼幾乎分辨不出的玻璃碎片扎在心頭。他覺得自己難得在對方主動拉手的溫馨情況下說了句真心話,卻被斬釘截鐵地否決。他不禁想著這難道是平時為了引起注意,對老實木訥的搭檔撒了太多謊的後果?他也明白對方的話說得不重,拒絕的語氣也不算太暴戾。畢竟比起他平時在田地裡或河川中被救起時對方那種喘著粗氣的責難,這樣的國木田已經顯得很溫柔了。

不去在意左胸的刺痛感也就沒事了。太宰這麼想著,稍微用了點力回握國木田的右手。與意中人一同前行令他感到非常溫暖,可是這一幅在冬日街道上看來稀鬆平常的景象能維持到何時?同事之間相互關心的底線該劃分在哪裡?如果能像彼時年少的自己秉持著看破紅塵的論調——「凡是有價值的事物都會在到手的瞬間不約而同地消失無蹤。值得痛苦地苟活於世去追求的事物根本就不存在」。

打從開始就不曾存在的事物,那又該如何去追求?得手的話就會有失去的一日,所以能維持普通同事之間互相關心才是最適當的。當他們抄近路走入一條小巷中時太宰不由的失望地停下了腳步,卻又在國木田繼續邁出步伐時連忙跟上。可是就在這個瞬間在他身前的搭檔卻也停了下腳步,回首確認彷彿有心事一般卻步不前的夥伴。於是太宰那面露驚詫的臉孔扎實地撞進了對方的胸前,他的鼻頭大力地碰在了國木田的鍛鍊有方的胸肌上,發出「啪」地一聲。

「唔唔……好痛喔。國木田君的胸口像石頭做的似的。」黑髮青年含淚捂著鼻頭,真恨不得把手腕上的繃帶解下來纏住臉孔,只露出兩個眼睛與鼻孔。好讓對方看不到自己一臉為他又痛又傷心的模樣。

棕髮青年嘆了一口氣,拿出手帕邊擦拭著對方額頭上的汗珠邊責備道:「雖然是我走在前面帶你,走路也要看路吧。忍耐一下,還有一會兒就到了。」

太宰腦內彷彿籠罩在雨幕下的模糊情愫竟隨著那不經意地擦過肌膚的溫熱指觸而逐漸清晰起來,蒼白的月光之下那雙猛然睜大的棕眼清澈而銳利,閃過一道細碎寒光。沒有察覺的國木田依舊叨唸著要他注意看路。並且擦去那輕顫著的鼻頭上沁出的少許汗珠。作為後輩的一方在順從地接受前輩照顧時隱忍著心頭的酸楚,告訴自己不能再與終究會失去的愛糾纏不清。


* * *

日子就像滑入食道中的清酒一般逐漸消逝,如果屈指算來也不乏令人心頭悸動的片刻溫馨。就像初次飲酒的人感受到那點虛幻的暖意。在偵探社辦公室裡的太宰抿了口雙份牛奶的拿鐵咖啡,邊神遊太虛般抬頭望向窗外。他想著國木田也該回來了。接了五、六通要找自家搭檔的電話,便條紙都被寫得密密麻麻。黑髮青年平時倒不是這般麻利勤快,他只是下意識地想分辨清楚那些電話號碼,其中是否有偵探社的客戶以外的對象,或者是有好像與國木田顯得熟絡的友人。

事實證明了是太宰作繭自縛,大部的電話來自普通的客戶,其中也有辦公室耗材的廠商。感到鬆了一口氣的他站起身子伸了個懶腰,帶點散漫的目光從窗戶瞥見了樓下出現熟悉的高大身影——他的附近還有一位陌生的女性,太宰不禁猜測著可能是新的委託人?那名女性發出了矯揉造作的甜膩笑聲,隨後突然像是偶像劇裡的女主角般以雙手包覆住國木田的右手。因為天冷而緊閉的窗戶阻隔了聲音,太宰無法聽清他們的對話。只是看著那名女性突然墊起腳尖,將雙手伸向國木田的腦袋。後者似乎為她親暱的舉動而彎下腰來。

黑髮青年的指尖顫抖了起來。以他目前的視角看來那兩人就像在吻別一般,他感到有什麼東西猛然爆開,漫布在四周的空氣裡。左胸不斷傳來細微的刺痛感擴散到整個心臟,每一次心跳都讓他感到疼痛不已。倘若真的絕望心碎,反而沒什麼好怕的了。但是太宰自己也明白胸中的刺痛感就像在期待轉機,等待國木田做出應有的解釋。此刻的他無法自再欺欺人地維持著同事之間互相關心的底線。

「曾幾何時我竟然為了得到愛而變得如此脆弱?」太宰捫心自問,右手姆指離開了大衣口袋裡的錦囊。內裡的鋼釘的珍珠頂子想必依舊閃爍著潤澤的微光。

已經身陷愛戀之火中的青年想著或不會再有機會拿出這件「護身符」。他一直把它留在身邊有兩個因素,一是喜歡珍珠在稍後磨損之後的復古色調,另一點則是為了依附於混銀雕花鋼釘上的古老傳說——用以處刑歐洲小國公主與她的愛人的釘子沾染了兩人至死不渝的鮮血。如果用這根釘子將自己與戀人的掌心釘在一起就能與他生生世世不分離。

黑髮青年告訴自己這是個突顯血腥浪漫的無稽之談。傳說素來沒有根據,「生生世世」也只會不斷被無數個「離別瞬間」所取代。他那纖白的指尖一把抓起筆筒裡的美工刀,先往自己的左手手背上劃了一道冒血的細縫,這才鎮定下來。空氣裡的血腥味提醒著他早該為拖得太久的人生假象做出決斷。

空氣裡瀰漫著一股令人不安的危險氣息,其中夾雜著幾絲血腥。棕髮青年在踏進室內時很快察覺了。他迅速地擺出防備的姿態並且喊著搭檔的名字,想確認對方的人身安危。突然一道鬼魅般的淡薄身影在電光火石間掠過眼前,平日鍛鍊有方的他只感到腹部一涼,隨即一陣尖銳的刺痛提醒他腹部受創。不過顯然算是皮肉傷的程度——表皮被美工刀的刀尖戳破了一個小洞,血液正由傷口往外流,染濕了他平日穿慣的黑色襯衫。

「太宰,你沒事……呃!你在幹什麼?!是我啊!!」國木田喊出聲來的同時又受到一次攻擊。雖然對方的武器只是小小的美工刀,卻能夠既快又狠地在他的胸腹之間又刺出了兩、三個小洞。

太宰淒然一笑,聲音清脆地斷續答道:「我知道。明明就是你不懂……喜歡你……我喜歡國木田君……一直喜歡著國木田君。胸口感到好痛苦……」

黑髮青年的答案令被他告白的對象愣住了。即便如此,他手上的美工刀還是沒有停止動作,該說是停不下來了。此刻的他並非存著將國木田置於死地之後再自盡這類令人聞之屏息的恐怖念頭,他只是單純覺得能把內心的痛苦傳達給意中人,光是為此就竭盡全力的感覺很痛快。舒服到令他的淚水幾乎奪眶而出。

持著美工刀的青年又想起對方並非不願接受他的感情,而是主觀地認為他的感情根本不值得信任。纖白的指尖即使輕顫著也再一次將細長的刀刃對準了意中人。當他僅僅憑著本能想再次以傷害代替溝通,卻感到自己的手腕被一隻強而有力的大手給狠狠扣住。這一下令他驚聲呼痛,手裡的兇器也擊地有聲地落下。不過在他能確實反應過來之前,一個溫熱的事物就封住了他那微啟的雙唇。

這個吻的滋味並不甜蜜,其中帶有血與淚的鹹腥。但這是個篤定的熱吻,並不會突然消失。就是自認哀莫大於心死的太宰也為了意中人的親吻而迷醉,他愣愣地任由國木田那溫暖的舌尖輕撫過自己上顎的軟肉以及輕顫的唇角。直到耳畔響起了對方低沈而略帶沙啞的壓抑嗓音:「太宰,我以為你很聰明。看來也不盡然……我喜歡你。你也喜歡我的話,我們應該這麼做。」

黑髮青年感到那溫熱豐潤的嘴唇又覆了上來,他忘了抗拒與解釋,只能在吻與吻之間發出「嗯唔」的聲音微微顫抖著。直到對方擅自結束這段熱吻,食髓知味的他這才抬頭以濕潤的棕眼瞪視著對方,十分不滿地嘟起了嘴。直到方才還親吻著他的男人笑出聲來,然後因為影響到身上的小傷口而咳嗽了幾聲。這點聲音令還想索吻的他既尷尬又調皮地吐了下舌頭。

太宰二話不說地解開了國木田的西服馬甲與黑襯衫,然後讓對方坐在辦公椅上。他隨即以纖白的手指解開了自己手腕上的繃帶,再露出帶點歉意的擔心神情靠近對方,見國木田沒有扳著臉拒絕,便歪歪扭扭地坐上了對方的大腿。他開始慢慢地將繃帶纏在自己造成的傷口上。傷口不大,但是是幾個有點深的小血洞。血液逐漸染紅一部分繃帶,造成小面積的紅影。沒過十分鐘,紅影就不再擴散了。

「太宰,我可能對你有點誤會吧……最初我覺得你似乎不會喜歡上任何人。對這個世上大多數的事情無動於衷。痛、別突然綁緊啊……但是你寧可刺傷我也要說出口的這份情意,絕不會造假。一旦明白是自己讓你這麼傷心,就很想好好地告訴你——我愛你。縱使我曾認為你不會愛我,我一直都……!!」

下面的話,太宰當然沒讓他的戀人搶先說出來。他歪著腦袋,像是有點害羞似地嘟起了嘴,在給繃帶打結時故意用了點力拉緊。然後邊享受著國木田的悶哼邊如蜂蜜般甜美地輕聲笑道:「國木田君,我覺得我們應該交往。而不是煞風景地去假定我們無法相愛的情況。因為我們明明就是如此相愛……嗯……」

在自己的嘴唇再次被戀人封住之前,太宰很清晰地聽見了國木田毫不猶豫地說著:「請與我交往,太宰。」

因為濃情密意的吻而無法回答的太宰細細呼吸著戀人身上的綠茶古龍水的氣味。以有些發燙的雙唇綿軟地回應著。以全心全靈的愛回應著。他告訴自己不要去問關於在窗邊看到的女性,只要國木田願意表明愛他就已經足夠了。

棕髮青年察覺了纖細的戀人面露不安,便以右手輕撫著對方的背心柔聲解釋道:「……我對於男女間的交往或者說戀人間的交往的確不像你那麼有經驗。若是我有什麼沒注意到的地方,你就說出來也好。對了,剛才的新委託人櫻井芭娜娜小姐給了我『友情巧克力』。她是個作風洋派的美日混血兒,還想吻我的臉,不過被我拒絕了。我想這盒巧克力該交由你處置,因為我們已經開始交往,我只想收到太宰你做的巧克力。」

黑髮青年感到臉上火辣辣地燒了起來。他把頭埋進戀人懷裡,推拒著對方交上來以示清白的友情巧克力。然後發出了滿足的嘆息,再次摟緊了耿直的戀人。


FIN?

----------------------------------------------------------------------------------------------------

【充滿愛的群宣】:
群名:宰在田的懷裡☆
群號:494771545


【★】想入本群者必看!(請想像少女宰的口吻w)

入群申請請寫上從哪裡看來的群號並寫上自己的微博或是LOF帳號
不寫的小夥伴是不會通過的喔 ❀✿ 

1、本群歡迎熱愛國太的小夥伴加入,嚴禁拆逆
(如群名「宰在田田的懷裡」喔 。)

2、必需熱愛國太醬☆希望至少能對兩人都有愛
(只喜歡其中一方的人可以離開了XDD…)

3、鑒於國太糧食稀少,你有關注太宰其它西皮的作者可申請入群。
但是請注意,你本身有創作太宰其它西皮的同人作品者不可申請。
另外,你的「喜歡」裡面全是太宰其它西皮的作品占多數亦不可申請

4、如果你喜歡陀思,那麼你可以離開了
(非常正經認真,不開玩笑。很重要的第四點)

5、歡迎熱愛國太,也喜歡敦芥與織安的小夥伴們☆
(也會有包含敦芥與織安的同人創作)

6、本群希望以同人創作與討論腦洞為主。
(等群上軌道了,也會考慮辦一些活動)

ALL黨的文野愛好者們,不好意思。如果您不巧看到這個消息,
我們只是想建個讓潔癖黨也能單純地愉快玩耍的群
請不要誤會或者過度思考XDD…

以上。

【★】想入本群者必看!(請想像少女宰的口吻w)

入群申請請寫上從哪裡看來的群號,並寫上自己的微博或是LOF帳號
不寫的小夥伴是不會通過的喔 ❀✿

☆☆☆歡迎愛國太的小夥伴們申請☆☆☆等你們喔 ( ′艸`) ❀✿

---------------------------------------------------------------------------------------------------- 

(略長的)後記:
本次的後記也移到群宣下面來了(笑)不過感覺會關注我的文的同好們都是熟知門路的,想看後記的話也不會找不到吧。如果真有人在擔心後記不見了,那麼請讓我向你致上十二萬分的謝意與歉意:)////

長年聽J-POP的人大概都發現本回的故事標題是鬼束千尋的歌曲「碧綠方舟」。其實以鬼姐的歌曲為標題的話故事內容實在不夠虐(被拍飛)不過既然都已經在過虐狗節了(不是虐狗節,哪有空來更文看文w)還是別一口氣把(美工)刀給推到底了。所以最後還算自然地甜回來了,不知各位覺得這樣的安排如何?估計會有些人覺得田田這個大笨蛋怎麼讓宰如此傷心,似乎又與我平時習於描寫的他有點不同囧 有點壞壞的感覺?二話不說先親宰再告白(笑)

以及估計在動畫一期至二期時就開始看我的文的同好們能夠猜出來XDD…沒錯,這篇文還有續篇。現在是暫時告一段落。(費心設定的珍珠頂子鋼釘都還沒發揮用途> <)所以期待《續.碧綠方舟》的你們請表達支持,至少讓我看到你們期待續篇的紅心與藍手,也歡迎評論。不過感覺在LOF收到認真的長評的機會已經比兩年前少很多,KY的短評倒是時而出現,心累啊……(嘆)

能愛著國太真好,目標是寫到動畫三期……//////( >﹏<。)~
依舊打算在國太醬這裡養老。那麼,還請有愛的同好們多多指教了。

以及感謝所有看到這裡的同好們。
那麼,下次再見了。(雞血用了又會有吧2333)
老話一句「你的推薦、喜歡或留言對作者們而言是很大的動力☆」


P.S. 標題取自鬼束千尋的歌曲「碧の方舟」,引用了部分歌詞。 
續篇裡應該會出現比較符合歌曲的煽情內容XD…   (網易雲)  (優美客)

评论(5)
热度(35)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