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寶石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

[文豪野犬][國太] to Heart

2017年的春節賀文計畫,萌萌登場!
依舊是與枕頭(@枷鎖囚籠)的合作。
建議配上BGM服用: (網意雲)  (bandcamp)

{{年年有宰(魚)☆萬事如意}}
說好的新年賀文☆一次看個過癮!!
而且有兩個分支結局,端看讀者如何選擇(笑)

※國木田第一人稱視角
※科幻風格童話paro,貓星人田×錦鯉宰
※基本上是田貓宰魚的純愛故事,不虐ww
※無論HE/TE還是BE都依劇情需要準備了便當
怕吃便當的孩子請有點心理準備再往下看,謝謝



《to Heart》

夜晚為了成為夜晚
必需犧牲太陽
縱使世上沒有永恆
星辰依舊
在我們頭頂上閃耀


* * *

我是國木田獨步,兩歲(同等於人類年齡的二十四歲),來自貓貓行星。外型與一般地球上的阿比西尼亞貓無異,有著金棕色的貓毛與琥珀色的雙眸。不過有兩點與地球上的貓星人不同,就是我能保持直立,並且具有人類大腦程度的智慧。聽說地球上的貓星人大約只有三至五歲人類小孩的智力,有些擁有飼主的幸運兒便能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有些則是餐風露宿至生命的盡頭。

現在我與三隻同樣來自母星,不算熟識的貓同僚們共同搭乘太空船「飛貓一號」前往地球。目的就是為了號召願意與我們一同回歸母星進行開發建設的貓星人,稱之為「地球貓貓回歸母星計畫」。所有的貓星人皆是來自一個母星,但是最初有些貓星人的祖先選擇放棄「進化」這條路,留在地球居住。按照他們的說法,這並非習於被人類豢養而是選擇適於居住的環境罷了。可是這些祖先們的後代,也就是後來在地球出生的貓星人裡面也絕對會有嚮往母星的孩子吧?我們的任務是將他們帶回貓貓行星。

貓貓行星與地球之間的距離是二點二五光年。以飛貓一號的航行速度在地球時間的兩年內可以抵達。飛貓一號的性能是貓貓行星上首屈一指的,我們既然享受著母星上工程師們的智慧結晶,當然該努力工作。還沒到地球之前要好好計劃怎麼對在地球長期生活的孩子們進行遊說。我一邊修改著計劃內容,一面確認著記事本上的項目,今天需要擬定的部分已經完成了。預定事項裡的「訂購食用魚」也在上午就向地球的「好魚」公司接洽窗口辦理了。食用魚自然不是從地球送來,而是從好魚在星際航線的各個分店送來。不過每次他們公司的水箱上都會貼著「訂貨請直接連絡地球總店再次確認,避免您的訂單遺失。」

為了避刷訂單遺失,所以我總是用光速電話與好魚在地球的總公司連絡。其實我也會發光速e-mail給他們,但是傳統產業的大叔們總是希望接到來電確認。這些都包括在平日連絡預算裡。通常每週進行連絡預算統計時,超出的部分比較可能是同僚們與家人或女友連絡的情況。他們曉得稍微超出一些,上頭也不會追究,因為我們隊上代號A的成員(以下簡稱A氏)是本次航行最大贊助商「歐德讚」的公子。老實說另外兩名同僚代號B與C都竭盡全力靠攏巴結A氏,估計是對於本身的宇宙航務員待遇感到不滿?嘴巴不牢靠的B氏曾經在酒後向我表示他對現在的待遇很不滿意,而且大言不慚地表示像他這樣的人才早該被上頭另眼相看並且受到重用,所以他早就打算跟C氏一起接近A氏,如果順利跳槽到歐德讚混個部門副理當當,吃喝玩樂都不用愁了。

想到這裡我乾笑了一下。此君酒後吐真言,差不多讓我明白了「地球貓貓回歸母星計畫」的成員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也罷,總之他們認為我是被航空總署派來協助計畫進行的公務員,不會影響到成員之間的利害關係。他們也經常將紀錄、歸檔與部分較為繁瑣的回報工作交由我負責。不過我強調過整理環境的工作必需四人一同合作,而且至少三天要打掃衛生一次。所以他們現在已經習於時間一到就拿起掃除用具,也不再需要我扳著一張臉跟前跟後的督促。

當我感覺差不多該是吃飯時間時看看牆上的掛鐘,正好六點半。看來今天好魚的星際送貨員也稍微延遲了一下。於是我從資料室走出來,看到A氏正在簽收今天的食用魚,以及B氏則分配著每人可得的部分。週五的鮮食補充通常是鯉魚。我注意到所有魚隻中有一條魚體色特別白皙,身上還有類似觀賞魚的紅色花紋。我還沒開口,就聽到平日惜字如金,但特別重視個人利益的C氏搶上前來警告B氏,表示他可不要分到一點油水也沒有的「觀賞魚」。還要B氏馬上連絡好魚,要求退貨。怕事又只會喝悶酒抱怨的B氏唯唯諾諾地拿起了電話。

「好魚的外送部門近來人手不足,就算連絡他們,也要至少隔半小時才會補送。那條小魚就給我好了。」不想再聽他們為了糧食吵嚷的我於是出聲阻止。

這條體長大約八公分左右,白底有紅花紋的小魚就這麼順利到手了。我趁著同僚們開懷大嚼生魚片時將到手的小魚放進紙杯裡悄悄帶回寢室。到了寢室裡,我拿出原本飼養多肉植物用的方形玻璃缸,當多肉植物無法適應太空船內的人工造氧而枯萎後就洗乾淨了存放在櫃子裡。取出玻璃缸時我嘆了一口氣,如果早點知道擺在辦公室三個多月的多肉植物無法適應這裡的環境,我就會把它們送給對照顧多肉植物很有心得的網友了。

我取出原本想拿來佈置植物造景而沒用上的天然鵝卵石,稍微清洗了一下,鋪放在缸底。然後注入了乾淨的自來水。這時突然聽到了「咕嚕嚕嚕……」的聲音,想著回房時並沒有用快煮壺煮開水,怎會有這種水裡起泡泡的聲響?尋找著聲音的來源,這才看到自己剛才用來裝小魚的紙杯裡有什麼「東西」從杯口突了出來。一看還帶著點紅色的花紋,原來是那隻小魚的頭部。他一面將口內殘餘的水吐著水泡,一邊以那對就錦鯉而言過於靈動的黑眼打量著我。

「咕、咕嚕嚕嚕……明明有那麼大的水缸,只讓我住在紙杯裡面。好過分喔……」這聲音聽上去好像一個很愛撒嬌的孩子。不過他應該是雄魚吧。

拿起紙杯之後我用肉墊把小魚的頭按了回去。他一面發出「不嘛、咕嚕嚕嚕……」的埋怨聲,一面沈了下去。我想著自己過去從來沒有與魚類交談的經驗,畢竟貓貓行星上的貓星人也依舊是以魚類作為主食。所以並不是我能懂得魚類的語言,而是這條小魚以一種腦波將他想說的話傳入我的腦中。姑且就稱之為「魚腦波」好了。雖然這並沒有科學根據,可是我確實能理解他的想法。

那麼我也得嘗試跟他談話才是。於是儘量以溫和的語調開口:「別胡鬧,我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國木田獨步,你的名字是?」

杯中的小魚搖了搖頭,發出帶點藍色的光。他看上去有點悲傷,難道是因為沒有名字?與其去思考錦鯉怎麼會發出淡淡的藍光,不如替他想想辦法。既然我把他從其他的貓口下救了出來,就要為他往後的生活負責。昨晚以手機閱讀了青空文庫中太宰治系列的一個短篇「櫻桃」,不過把白底紅花的小錦鯉取名為「櫻桃」感覺太沒有新意了。乾脆把他取名為「太宰治」。

以文豪之名為寵物魚命名感覺頗為風雅。主要是我的錦鯉完全不辱太宰治之名,看啊,他雖然還小,卻是那麼美麗!優雅瘦長的魚身潔白透亮,上面有著就像暈染而上的紅色花紋,透明纖弱的魚鰭緩緩滑過水流,眼睛也十分清亮有神。我帶點自滿地的告訴紙杯中的小魚:「你的名字是『太宰治』。這是日本無賴派小說家的名字。以文豪之名為你命名,是希望太宰你能活得美麗絢爛。」

「田田。」他清晰地回答。甜美的聲調(魚腦波)聽上去就像個開心的孩子。

田田。田田是指?

……慢著,難道那是在叫我?我忍俊不禁地對這條美麗的小魚糾正道:「太宰,來,跟我一起說一遍『國木田』。」

「不嘛,田田就是田田喔。哪,田田,我什麼時候才可以進到大水缸裡游泳?」他好像已經忘了我囑咐他別胡鬧,又從杯緣探出濕漉漉的小腦袋來。

原本想再次把太宰按進紙杯裡,在看到這條淘氣的小魚腦袋上沾了幾根我自己的貓毛之後就感覺無法這麼做了。他是這麼地嬌小脆弱,剛才還差點被我的同僚扔出宇宙船的窗口,如今卻已經毫不介意地染上了我的氣息與色彩。他的身上好似有著蜜糖乳香般的氣味……我深呼吸了一下,壓抑住想把他拎起來聞個遍,然後放進嘴裡的念頭——不,我一點也不想把太宰放進嘴裡。我只是覺得他很可愛又很依賴我而已。會在瞬間產生這個念頭只不過是因為肚子太餓罷了!我這麼想著,先把太宰連紙杯擱在書桌上,打開抽屜塞了兩包乾糧下肚。

稍微有點東西墊墊肚子之後我感覺好多了。畢竟太宰不是無法溝通的生物,與他解釋一下,相信他就會明白。於是我拿起紙杯,向杯中的小魚說明要讓他先習慣新家的水質與水溫。由於手邊沒有太多的器具,所以我用湯勺舀了一些玻璃缸內的水到紙杯裡。為了預防太空船上的幫浦偶爾打水不力,我平時有儲水的習慣。再加上之前有飼過養多肉植物,所以我房內向來有靜置到去除了氯氣的自來水。好在把缸中的水加入紙杯裡時太宰並未露出難受的模樣。

接下來大約需要四十分鐘左右讓太宰慢慢適應,直到把紙杯裡的水幾乎都換成了玻璃缸中的新水。在這期間杯中的小魚不時吐泡,透過腦波細聲嘟囔著:「咕嚕嚕嚕……田田,好無聊喔。說說你以前的故事給我聽吧。」


插圖by 枕頭(@枷鎖囚籠

我怔了一下,想著要與太宰說些什麼才好?然後我便說起以前在航空總署工作的經歷。那些工作上令人無語的糗事,以及初次升職加薪時的滿足感。公務員調薪比例不高,但這一切畢竟是我努力得來的。最後講到這次的「地球貓貓回歸母星計畫」,在直屬主管提出指派我去協助以A氏為首,來自民營分部派遣的三名航務員時也一口答應。故事一點都不有趣,倒是有效地讓時間一分一秒地經過了。

在我協助太宰進入玻璃缸時他擺動著小小的尾鰭,在水中扭動著流線型的身子,輕快地游動。對體長僅僅八公分的他而言玻璃缸裡空間寬廣,不久之後我便看到他身上發出了淡淡的金光。太宰顯得很快活,跟發出藍光時的低落模樣呈現明顯的對比。於是我推測他發出金光就是感到喜悅,發出藍光則是感到悲傷。

「田田的過去原來是這樣子。雖然工作穩定,好像不怎麼快樂。那麼與我的相遇是否令你感到開心?」渾身通透閃耀,雪白中帶有朱紅的魚鱗像鍍上一層星光般的魚身在水中停佇,他那清亮的黑眼靜靜地審視著我。

「很開心。你乖乖地把這點土司碎屑吃完的話,我會更開心。」由於手邊沒有給錦鯉專用的魚飼料,我便用經過星際加油站時買的土司投餵他。

太宰實在是一條聰明伶俐的魚兒。為了保持居住環境的水質,他在進食時也配合著我投餵的頻率。也因為他不必開口說話,也許開了口也說不出來?所以他能夠一面進食,一面發出魚腦波。他差不多吃了四分之一片的土司碎屑後就向我表示吃飽了。然後以一雙天真的黑眼盯著我伸向玻璃缸前的食指。

「田田,你可以摸摸我。我喜歡田田的肉墊,感覺軟軟暖暖的喔——」魚缸中的太宰透過玻璃壁貼近我的手指。不斷地向我發出撒嬌的魚腦波。


插圖by 枕頭(@枷鎖囚籠

老天。一條錦鯉怎麼可能會這麼可愛?!不,他當然不止是一條錦鯉,他是我的太宰,是獨一無二的。然而我最好拒絕他,不能讓他在養成依賴心之外還對我毫無戒心。我可是一隻貓星人,萬一哪天我忍不住想吃了他怎麼辦?!

啊啊……如果把鼻尖貼在玻璃壁上,能聞到太宰的身上好像有蜜糖乳香般的氣味。令我想把他從頭到尾,連皮帶骨地吞進肚子裡。明明剛剛才吃過兩包乾糧,怎麼又如此不爭氣地感到腹中飢餓?但是我不會放縱自己的野性本能。

「不好。你明知我是貓星人,得用玻璃缸把你隔開,才能與你平安地共處一室。你別逼我……咳咳,不對、你別惹火燒身。現在給我安靜地休息!!」正在努力對抗本能的我,不由地遠離了太宰所在的魚缸。

我的語氣比之前強硬了不少,然而太宰卻一點也不顯得懼怕。只見他以令人憐愛的方式擺動著小小的尾鰭,「腦波」如簧地答道:「如果沒有田田,我早就在其他貓星人髒兮兮的爪子下面粉身碎骨了。所以被田田吃掉是我的心願喔。如果田田覺得我沒有吸引力,一點都不香甜美味的話,我可是會非常傷心的。」

太宰小小的魚身竟然發出了淡淡的綠光,估計是他的內心感到既憂又喜的緣故?我嘗試著再走遠一些,感覺綠光逐漸變深了。然後稍微走近一點,果然綠光開始變淺。還傳來了令人渾身發軟的撒嬌的魚腦波:「田田壞心眼,咕、咕嚕嚕嚕……不要離開我嘛!好冷好寂寞喔……」

糟糕,寢室裡面確實比較冷一點。水裡應該就更冷了?飛貓一號內部是有空調與人造氧氣循環著,溫度一般維持在二十四度左右。無論對短毛種或長毛種的貓星人都相當適宜。不過對魚類而言是否太冷就不得而知。我用手機查詢適合錦鯉的生活環境——錦鯉屬於廣溫性魚類,在攝氏二至三十度左右的水溫可生存。我瞥了一眼太宰,再度走近了些。他開心地擺動著柔軟的胸鰭與尾鰭。

這條美麗的小魚可能不太老實。不過我也不必揭穿他甜蜜的小伎倆。我來到魚缸附近伸出貓掌,太宰毫不猶豫地浮了出來。我嘗試以肉墊輕觸著他濡濕的頭部,清楚地接收到了他傳來的心情:「好舒服喔,田田的肉墊。」

太宰身上淡淡的綠光慢慢轉變成了金色。他竟然以兩枚小小的雪白胸鰭「抱」住我的貓掌,不斷發出「咕嚕嚕嚕……」的吐泡聲。我感到右掌逐漸變得潮濕,對貓星人而言是不舒服的情況,可是我卻得到了心靈上的滿足。太宰的依附令我明白自己不再是孤身行於理想的道路上。真是不可思議,我感到這條淘氣的小魚能夠理解我。表面上看來是他在向我撒嬌,實際上是他「小魚依人」的模樣治癒了我的心靈。或許我該說聲謝謝,不過我說出的卻是:「好了,我一天只能給你摸頭一次。而且就保持這個距離。現在你該聽話休息了。」

太宰發出了淡淡的綠光,但是也乖乖地點了點頭。在他向我道過晚安,並且打算游到缸底休息,我才注意到他的身體靠近尾鰭的部分好像纏著什麼。仔細一看,那個部分居然纏著細細的繃帶。他的身上有傷?不過好魚公司的員工不像會那麼仔細處理貨品的感覺,我還是直接問好了。正想開口,一看他已經沈到魚缸底部停棲在鵝卵石上方,也沒有發出其他聲響。應該是睡著了。

於是我開了夜燈,以手機仔細瀏覽著關於錦鯉飼養的網站。想著要給太宰買一些水草,看樣子矮珍珠與鹿角苔不錯,能適應二十二至二十八度的水溫,只要適量給予CO2就能生長繁殖。雖然這個一般是給熱帶魚用的水草,也沒規定不能買給錦鯉使用吧?我順手打開了邊上熱帶魚與造景水草缸的推銷頁面瀏覽了一會兒,不久就聽到熟悉的吐泡聲,加上了太宰細小的埋怨聲。

「不嘛、不嘛,咕嚕嚕嚕……田田不要買其他的魚嘛——如果比我小,我就會把他們吃掉。如果比我大的話,他們會把我吃掉喔!!咕、咕嚕嚕嚕……」

我躺在床上聽到這句話,不禁好氣又好笑的回頭望著書桌上的魚缸。只見太宰小小的胸鰭與尾鰭不斷地擺動著,好像要瘋了似的。於是我不得不起身走向魚缸,然後出聲警告發出淡淡綠光的小魚:「不要浮到水面上。你要記住我的話。一天只能摸頭一次。我也會記住你的話,在這裡與你訂下約定——我國木田獨步不會再買其他任何觀賞魚,我只養太宰治你一個!!」

隔著玻璃壁我都能感受到這隻美麗的小魚十分興奮,他發出了強烈的金色光芒,讓我有點擔心會被其他同僚發覺。隨即又想到現在正是他們喝啤酒看貓女頻道的時刻呢。他們不可能會注意到的。於是我又盯著太宰身上靠近尾鰭部分的繃帶,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你身上有傷?怎麼纏著繃帶。」

太宰以十分可愛的模樣彎起身子,傳來了他拿手的撒嬌的魚腦波:「沒有受傷,繃帶是身體的一部分。如果田田想看看繃帶下的肌膚的話……咕嚕嚕嚕……可以拿下來喔,只給田田看而已——咕嚕嚕嚕……」

我拒絕了這個稚氣的邀請。設法忽視這條小魚憂傷的模樣。因為我不能這麼做,萬一繃帶之下有一點點擦傷,估計聞到太宰身上的血味,我就會忍不住把他給放進嘴裡。我感覺到自己就像一頭野獸似的,不過這也是身為貓星人的證明。此刻我也拼命與體內的野性本能對抗著,然後告訴太宰我想買好看的水草、光滑的貝殼床、彩色的照明燈、還有各種錦鯉喜歡的食物給他。

日子一天天地過去,我與太宰之間的關係變得密不可分。寢室裡關於飼養水族的用品日漸增加,而我也把這些飼料、小玩意兒與工具書整理得乾淨整齊。偶爾我會播放輕柔的水晶音樂給睡在貝殼床上的太宰聆聽。他最喜歡爵士樂,而且是帶點攻擊性的曲子,例如Bebop(咆哮爵士),於是我笑說如果他有腳,就帶他去大飯店的酒吧聽樂隊的現場演奏。太宰聽了,如我所料地發出淡淡的綠光,兀自吃著小片的蟹肉餅(錦鯉專用)埋怨著:「田田壞心眼。咕、咕嚕嚕嚕……」

也許我真的是個壞心眼的貓星人。因為我不知道怎麼讓錦鯉生活得更開心,而他又是那麼的可愛,那麼的依賴我,所以我偶爾也想逗逗他。在飛貓一號的航程裡我除了每日的例行工作與回報,每週在同僚們十分不認真進行而草草了事的檢討會議之外就是我與太宰彌足而珍貴的短暫時光。我不想與太宰分開,可是我真能永遠飼養著這條活潑美麗的小魚?也許我該考慮搬到地球居住。畢竟那裡的氣候環境、風俗民情比起貓貓行星更適合錦鯉生長。


如果下決定的日子到了,我是否能忍受與太宰分開?(請點連結)
💛A】為了讓太宰能過得好,在進行任務時將他送到地球上。
💚【B】將太宰隨時帶在身邊。一天沒摸他的頭,他就會睡不著。


春節快樂 🍊 大吉大利。看完結局請回來LOF點讚與留言啊~ (招手)

----------------------------------------------------------------------------------------------------

【充滿愛的群宣】:
群名:宰在田的懷裡☆
群號:494771545


【★】想入本群者必看!(請想像少女宰的口吻w)

入群申請請寫上從哪裡看來的群號並寫上自己的微博或是LOF帳號
不寫的小夥伴是不會通過的喔 ❀✿ 

1、本群歡迎熱愛國太的小夥伴加入,嚴禁拆逆
(如群名「宰在田田的懷裡」喔 。)

2、必需熱愛國太醬☆希望至少能對兩人都有愛
(只喜歡其中一方的人可以離開了XDD…)

3、鑒於國太糧食稀少,你有關注太宰其它西皮的作者可申請入群。
但是請注意,你本身有創作太宰其它西皮的同人作品者不可申請。
另外,你的「喜歡」裡面全是太宰其它西皮的作品占多數亦不可申請

4、如果你喜歡陀思,那麼你可以離開了
(非常正經認真,不開玩笑。很重要的第四點)

5、歡迎熱愛國太,也喜歡敦芥與織安的小夥伴們☆
(也會有包含敦芥與織安的同人創作)

6、本群希望以同人創作與討論腦洞為主。
(等群上軌道了,也會考慮辦一些活動)

ALL黨的文野愛好者們,不好意思。如果您不巧看到這個消息
我們只是想建個讓潔癖黨也能單純地愉快玩耍的群
請不要誤會或者過度思考XDD…

以上。

【★】想入本群者必看!(請想像少女宰的口吻w)

入群申請請寫上從哪裡看來的群號,並寫上自己的微博或是LOF帳號
不寫的小夥伴是不會通過的喔 ❀✿

☆☆☆歡迎愛國太的小夥伴們申請☆☆☆等你們喔 ( ′艸`) ❀✿

---------------------------------------------------------------------------------------------------- 

(冗長的)後記:
本次的後記也移到群宣下面來了(笑)不過感覺會關注我的文的同好們都是熟知門路的,想看後記的話也不會找不到吧。如果真有人在擔心後記不見了,那麼請讓我向你致上十二萬分的謝意與歉意:)////

想提一下咱們的群成員都是國太only,大家身上都有對國太滿滿的愛,可以互相治癒。所以如果你也是國太only的小天使,歡迎來群裡一起取暖(招手)我本身覺得抱團取暖在萌冷西皮時相當具有療效☆

進入正題。田貓與宰魚的童話故事點子來自於在天使論壇的萌戰 & 同人會展版塊下方一張廣告圖(←此為局部),上面有戴著宇航員頭盔的貓咪與魚兒。我覺得可愛而把這張圖片發給了枕頭,他說貓咪後面的魚兒是「一條帶上來的食物,養大就可以吃了XDD…」,於是我就聯想到「宰魚慢慢地長大了……」,然後枕頭說「可是田貓也沒有吃他。」以上就是這次故事的由來。

在此還是特別感謝枕頭(@枷鎖囚籠)與我聊天,觸發了我的靈感☆這次創作的過程裡我經常看著他畫的可愛宰魚聯想故事的發展。以及他所畫的田貓總是用「我的愛魚」的溫柔眼神來看著宰魚呢/////…咳咳、真令人害羞嘛(笑)故事中獨自一人走在通往理想的道路上的田貓其實很寂寞,他自己也沒有意識到在遇到宰魚的同時付出了所有的愛(羞)

設定結局A(HE/TE)為主要結局是因為個人感覺田貓即使十分疼愛宰魚,也不會不顧一切接受宰魚有點任性的「摸頭」與「小魚依人」的要求。所以是「愛得有節制的愛法」。結局B(BE)則是田貓一直應允宰魚的要求,而讓同僚們發現了宰魚的存在,再加上好魚公司的送貨員罷工,貓貓一號上糧食短缺而引發了之後一連串的血腥事件。

本篇裡面因字數爆漲而沒有形容A氏等人的外型。在這邊想提一下作為重要配角的A氏等三人的細部設定ww 有興趣的同好們可以往下看喔。

【A氏】白色波斯貓
CV:子安
特質:養尊處優
備考:歐得讚公司的公子,手無縛雞之力的紈褲子弟。

【B氏】美國短毛貓
CV:森久保
特質:欺善怕惡
備考:年齡最小的成員,一心想到歐得讚公司當副理。

【C氏】俄羅斯藍貓(有混種)
CV:木內
特質:沈默寡言
備考:他其實不服從,私藏武器在身上想幹掉所有人。

以上三隻貓星人都認為田貓是「呆瓜基層公務員」(快夠www)

C氏認為只要攻擊手臂,田貓就會屈服的……真是一群無恥又天真的傢伙(捂臉)不過也有個讓他們存活的結局啦……其中戲份最多的B氏,大至上屬於常見的正太系雜魚角色,一下想到了森久保很適合配這樣的角色(不對) 嘛,總之想像子安與森久保配雜魚角色都挺可惜的,但是估計大家也有注意到他們在出名之後依然有配這類角色的機會(笑)木內的話則是常常配大叔,也許有些人也注意到了《甜甜起司貓》裡面的「爸爸」一角也是木內配音的。

能一直愛著國太真是太好了,我還能寫呢,目標是寫到三期!!
打算在國太醬這裡養老的說。那麼,還請有愛的同好們多多指教了(笑)


以及感謝所有看到這裡的同好們。
那麼,下次再見了。(雞血用了又會有吧2333)
老話一句「你的推薦、喜歡或留言對作者們而言是很大的動力☆」


P.S. 標題取自KinKi Kids的歌曲「to Heart」,引用了部分歌詞。 
聽了就會聯想到九零年代的純愛日本偶像劇XD…   (網易雲)  (xuite)

评论(8)
热度(24)
  1. 枷鎖囚籠-荊棘海- 转载了此文字
    超可爱的童话系列登场ww猫星人田田与锦鲤宰的故事~~ 赶在过年的时候,来可爱一下吧XDDD 年年有宰...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