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微博同)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火影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文豪野犬][国太] 今天也下了冰冷的雨

2017年的初次聯文計畫,正式登場!
依舊是與枕頭( @枷鎖囚籠 )的聯文。

日常感謝枕頭,擁抱一下,你辛苦了。是說第二次合作竟然跨年了ww 我的鍋,去年寫了不少國太文(笑)這次的合作也是在畫餅階段就想了很多美好的場景,看到這些場景實際變成文字時真令人驚喜。枕頭的文裡經常有「溫柔」的感覺,我想著平時的他也是個溫和的人。

枕頭似乎比較習慣從宰視角描寫,他筆下的宰有非常喜歡田田的感覺,與我不謀而合的XDD 有時我也會覺得宰在田田的面前明明就是那麼俏皮可愛,像我們看到的這般如實寫出來ww 希望有同感的人也一起萌。

吃飽之後意識到要接棒的現實了(捂臉)有這麼溫馨的開頭,我擔心大家會埋怨第二章的田田都不懂宰的心(汗笑)……不過仔細看文的話就會感受到田田真的很喜歡宰,全世界都發現了。只有他自己還沒發現。

枷鎖囚籠:

※与孟玛斯的第二次合作XDDD

※日常系的国太,食用愉快w




「第一章」


临近下午三点。雨点频繁地敲打着侦探社前不久新换的玻璃窗。我也正因为这个声音而被从睡梦中唤醒不久。不太情愿地睁开了眼睛,透过玻璃只能看到一些深灰色阴沉的天空和厚度并不均匀的云层。

此刻我正平躺在这张多数时间都为我所用的沙发上。它很软也很舒服,不过我并不是因为这一点才显露出对它情有独钟的样子。我愿意躺在这里,无论是假寐也好或者真的休息也罢,其实另有原因。只不过有的时候确实会真的睡着,就像现在的情况一样。

脖子有点酸。使得本想越过隔断边缘悄悄打量办公桌前坐的笔直的身影的动作并不那么容易。属于青年的手提电脑的屏幕上有几条热带鱼慢悠悠地掠过,想来应该是在写东西。就早上的例行观察来看,应该是给政府的报告,而自己的那份应该也已由他代劳过。毕竟等一下他可能就要出门了。因为不想让对方发现自己一直这样看着他的目光,所以仅仅持续几秒钟便挪开视线重新闭上眼睛,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因为我知道,之后我的搭档会站在沙发一端要我起来。如果我不肯,并且等下又有事要做的话,说不定今天他会拎着我的大衣领子后面,一路拖到我的办公椅上,搭配以国木田君式的说教,直到我开始做起的他要求的工作,他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进行他自己的计划。

现在时间应该已经过了很久,我还没听见他的脚步声接近的声音。该不会今天有什么特殊的情况发生?这样想着我选择坐起来,悄悄地歪着头再看一眼办公桌的方向,国木田君还是坐在那里写字,好像都没动过似的。于是将手臂举过头顶伸起懒腰稍微活动活动脖子,然后晃了晃脑袋,我还没发出什么声音表示自己醒了,反而听见他先说话。

“你要是醒了就别继续赖在沙发上,下午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是我意料之中的严厉语气,但是他的手没停下,好像也没有往我这边看过来。不知道是怎么发现我的?不过既然已经知道了,就稍微拖着点长声回答他。

“国木田君不知道人有起床气这回事嘛…”

我回答之后慢慢的迈开步子接近他的方向,看着青年将手帐本合上,桌面上的资料装进文件袋封好之后才转过头来,用一贯皱着眉的表情盯着我看。我则稍微把眼睛睁大一点回给国木田君无辜的目光。

“给我把这个习惯改掉。不要无端浪费时间。”

“这是一种病来着,很难治的。”

我说着点起了头,我的搭档对我的话也没有表达什么看法,而选择看了下自己的手表,我能从他稍有放松的表情中发现距离他预定时间有提前一些,事实证明我是对的。国木田君从衣帽架上将早些时候穿来的短款黑色外套取下穿好,接着把准备完毕的物品放进公文包中。我在他做这些事的时候转了个身倚靠在他桌子旁那张空着办公桌边,顺便拿起一个文件夹,低下头随便看了两眼。这可以遮挡我想继续看着他的这些小动作,不至于被他发现。

“是吗,那下次让医生给你看看。太宰,我现在要出门,这段时间请你把自己的工作完成。”他停了一下,好像本来想直接拉开门把手,又回过头来继续说:“这个天气不要出去闯祸,也不要把办公室里弄得一团糟。”

我放下了手里的东西,双臂撑着桌子边缘看着门边的青年。他应该是正在等我的答复。可是明明今天都还没发生过他说的这些事,何以要这样叮嘱我?这种话我实在问不出来,毕竟我没办法确定他对我的看法。

我还是像平时一样的回答了他。虽然他看起来没有完全放下心来,可看在时间的份上,国木田君走出了门,还带着他那把深蓝色的雨伞。

青年离开之后侦探社里显得很安静,其他同事们在办公位前的也很少。我悄悄地坐在了国木田君的转椅上,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做。再稍微看了看周围的样子,因为他走时带走了笔记本电脑,所以桌面上有些空,几个蓝色和绿色的厚资料盒立在桌子对侧,好像在防止我那边堆起来的的物品倒过来。椅子上似乎还有留下属于对方的体温,有点暖暖的,好像被拥抱一样。想到这,突然有点害羞的感觉。

国木田君应该不会这样做。虽然他可以在任何地点用有力的双手掐我的脖子或摇晃我的双肩,但是可能不会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时候拥抱他的搭档。在他的手帐中写着的是「理想的女性」。这样明显的性别符号的存在,也很难我毫不在意的去主动拥抱他。

但我也很想知道,如果这么做了,会不会被他拒绝?


——————


雨天总是令人提不起什么太多的精神。加上对面的座位整个下午直到下班都没有人在,使得我做本就不擅长的工作的效率更加低下了。在离开办公室之前,他交代过的事情我只做完了一半,不过明天再继续也不迟。加上国木田君也没有回来或者打电话询问,我选择离开空无一人的办公室,但还没决定好要去哪里。

夜幕与持续的大雨让路变得有点难以前行,没有披上月光的青灰色的人行道路面很暗,道路两旁的路灯都没开,积水里只倒映出交通信号灯和便利店的灯箱颜色,上面偶有几个小而圆的泡泡冒起来。我并不在乎是否会淋湿,也不必沿着有房檐经过的地方走路。只是单纯又漫无目的地向前而已。浸湿过的绷带比平时更牢的绑住自己,和条纹衬衫一起贴在身上,风衣也因为吸饱了水而变得沉重起来。头发上的水滴在脸上,再慢慢汇聚成小股小股的水流顺着继续流进衣服里,这时才发觉出有点冷。

大概拐了四个弯,看到不算陌生也并不熟悉的景物,和十步以外的建筑二层第三道门,在这样的雨夜,那里是唯一一盏亮着的灯。

这是国木田君住的地方。还是以前看社员资料卡的时候记下来的,但是从未来过。加上他每天都有很多工作要做的样子,使得我也没有在周末去做客的机会。我稍微抬起头看着亮灯的地方,距离只有这么一点,好像很难下定迈出这步的决定。虽然我知道如果现在用躲雨的借口去敲门的话,国木田君肯定不会拒绝我进去,只是会伴随着“你怎么雨伞都不知道带”这种说教。是出自于什么理由让他不会拒绝?我不知道。或者就借这个机会试试也可以?

我还是上了二楼。听着自己的脚步声和雨声的混合音色觉得有点不真实。但当选择按下门铃的时候又回到了现实里。因为可能下一秒门就开了,我要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国木田君?还是像平时一样地微笑着就好吧。想着的时候提起了唇角,看着门镜的方向睁大了眼睛。然后,门打开了。

他应该是确定过来人才开门的。我还能看出来他脸上皱着眉但有些惊讶的表情。声音倒是没有太大变化,至少在我听来还是同样的低沉音色。

“太宰?你怎么…先进来。”

“如你所见…国木田君。让我在你这躲躲雨吧?”

他几乎没怎么犹豫就让开点距离让我进去。因为被半开放走廊的风吹过之后难以抗衡这样的低温,我对他微笑的表情倒是没有变化,只是能感觉到嘴唇有点发抖。

稍微从门厅探头出去看了一下能看到的地方。房间并不算很大,也和国木田君平时给人的印象一样整洁干净,地面并不是木地板而铺了传统式的灯芯草席。我想自己身上还会往下滴水,没有继续迈步,就停在原地看着青年转身往左手边的房间进去,出来的时候拿了一条毛巾。

这就是国木田君每天生活的地方啊。

他将毛巾递给我,我一边擦脸上的水一边偷偷越过边缘看了看国木田君的表情。果然没有拒绝让我进来,但是从表情中看不出来具体原因。房间里比外面暖和很多,因此我看到他只穿了一件深灰色的衬衣和相对休闲的裤子。即使衣服有点宽松,也能看出来青年挺直的线条。

“你到底是不是成年人…怎么连雨伞都不知道带,还是从来都不看天气预报?”

我眨眨眼睛小声的回答他。

“这又不是必需品…多带一把伞很麻烦嘛。”

现在还不能说出实情。但愿他没有发现我的目光有什么异样。我伸出手想将毛巾还给他。他没有接,反而伸手指了指他刚出来的方向。

“去冲个热水澡吧,你看起来很冷。等下我拿干衣服给你。但是只能委屈你穿我的了。”

听完之后我愣了一下。不仅是因为有些缓和的语气这一点。我可是第一次来他家耶?不仅要借用浴室洗澡,还穿了国木田君的衣服。而且明明还没真正的穿上,我却已经感觉到脸颊发热了。特别是因为刚刚淋雨,所以这种感觉更加明显。

“别在这愣着,不去会感冒。”

又变得有些严厉的国木田君这么说完之后转了个身走进尽头的房间去了。我猜那边是他的卧室。再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下滴了一地的水,好像也没有停的意思。最后选择迅速的钻进浴室里。

里面虽然不大,也不会显得很挤。湿透的风衣连着同样贴在身上的衬衣都可以脱掉了,这让我能感觉轻松一点。但是想想等下国木田君大概会把衣服拿过来…如果身上什么都没有的话,要怎么好意思直接开门拿嘛。


——————


热水能够带走淋雨之后的疲惫和寒冷。乳白色的雾气填满了小小的房间。伸出手稍微把圆形镜子擦出能看清自己的范围。想必国木田君每次洗完澡之后也是这样才能看清楚。

此时此刻我穿着属于他的旧睡衣,米色格子的花色,不出所料的有点大。虽然有点褪色,上面整齐的折痕以及清新的气味好像正在诉说着主人的对它的细心整理。抬起手稍微凑过去闻了闻袖口部分,和平时从他身上闻到的味道一样。

不过继续待下去的话好像就太久了。轻声推开门出去,外面亮着。走廊不长,能看见长发的青年坐在自己卧室的书桌边上做着什么。

国木田君在工作?看起来应该是。不过现在毕竟在他家里,不同于在办公室。而且时间不早,发出太大的声音也不好。我已经尽量不发出声音地接近他在的地方了,可是刚迈进去一步而已,国木田君转过头看向我。然后发问:“你洗完了?”

他好像没有平时在其他地方那么紧绷着的样子。加上暖色的灯光让他平时非常棱角明显的面部轮廓变得柔和了一些。当然,眉还是皱着的。我只是点点头,然后他叹了一口气,好像是有点无奈,但还是很严肃的问我。

“不仅不知道带伞,头发也不知道擦干。太宰治,你是二十二岁还是真的只有十二岁?”

“什么嘛…已经九点多了喔。我是在想会打扰周围人休息才没有的。”

国木田君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大概是认为我说的有道理。所以最后站起来用我搭在脖子上的毛巾盖在我头上,用比起平时的力道轻很多地帮我擦了擦发尾还滴下来的水。

“那也要擦干才可以。”

我没有动,只是稍微低了低头。国木田君就在我前面十公分,他带着暖意的手还按在我的头上擦拭。这样的距离让我有点紧张。不过想起来并没有被掐脖子时那么近。但是逐渐加速的心跳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剧烈,更加真实。

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是没办法问出想知道的那些事。而且因为这样的感觉很舒服,我歪着头想贴着对方的手掌,他也没有挪开手。而是进一步确定我头发干燥的程度。

“再等一下吧,现在只有半干。现在还觉得冷吗?”

我摇了摇头。事实上经过刚刚的剧烈心跳,我反而有点觉得热起来了。

“看起来也比进来的时候好些了。那个时候你的嘴唇都有点紫,还在发抖。你也给我好好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啊?”

说到这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现在应该不是紫色的了。有点没想到的是被他注意到。此时国木田君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高,我想他自己也发觉到了。所以暂时停了一下。我还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只是一直看着他。

屋子里突然有点安静,雨声也不见停歇,反而有越来越大的趋势。听起来是比我来的时候发展的更加夸张。我想扭头往窗户的位置看看,可惜窗帘已经拉上了。不过这样的话,好像可以不用离开这里,回到自己所谓的住处。但是用什么理由呢?国木田君看起来没有这个意思,不过也没有说问我什么时候离开这种话。那么应该还有一点机会。他的手依旧在我头顶。在我想再贴近一些的时候主动摸了摸我的发丝。然后我的搭档清了一下嗓子,似乎想化解刚刚的气氛。

“咳…你也听到了,雨都没停。如果想回你自己的住处也不那么容易,还会再次淋湿。就在这里休息一晚吧。”

我稍微睁大了眼睛看着对面的青年。因为有点惊讶,同时因为他的提议而感觉开心。然后回答道:“那…真是麻烦你啦,国木田君。”

“你今天淋过雨,好好睡一觉或许明天不会生病。所以现在就去躺下,我拿被子给你。”

这下语气有点强硬起来了,恢复了平时的样子。不过也许是因为觉得我会像白天似的不听他的话。我转了个身坐在属于国木田君的床上。感觉不算太窄,如果一起躺下也没问题。我尽量少占点地方就好了。

“躺下。”

他拿被子过来放在床尾的时候又强调了一遍。我乖乖的拉着被子盖好睡在一侧,留出来他的位置。不过好像一下就被他看出来了。

“你往中间点,不用这么靠边。我会睡在沙发上。”

“国木田君这么高,睡沙发是休息不好的喔?”

青年似乎是轻轻笑了一下,也可能是没有。我想试试看让他留在这里睡,我不能直接的说出来。如果他肯留下,我也许能够说出没能说出来的那句话了。

“没想到被你这样说了啊。那么你先休息吧,我还有工作没有完成。”

我没分清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但是无法开口再说一次了。他见到我点头,放心的转过身把顶灯关上,重新坐在书桌前以很轻的动作继续打字。

现在也只不过十点,我还不困。加上让自己剧烈心跳的对象就在眼前…这怎么可能睡的着嘛。尽管此时我连国木田君永远挺直的背脊都看不太清,但是可以看到那些整齐束着的发丝。余光范围内还能看见白色的床单和此时自己穿的睡衣一样有整齐笔直的折痕。我用手指摩挲了一下干燥且平整的平面,想着大概平时他也是这样睡在这里吧?也许是平躺,睡相很好的那种。今天也有可能能看到一次。

我还没闭上眼睛,国木田君应该不会突然转头过来看我。我没想到的是他不但没回头,还突然开口说话了。

“不要以为我发现不了你的目光,太宰。”

我好像是被家长发现没睡觉的小孩一样瞬间把眼睛闭上。可是这样就只能听见声音了。我听见国木田君的脚步声再次接近自己,暗自屏住呼吸装作已经熟睡很久。奇怪的是并没有白天在办公室那样自如的样子,不确定不会被他看出来。直到感觉出他将被子帮自己盖过肩膀,我想他不是故意多在我肩膀处停留的,但是下一秒,自己的手已经不受自己控制的伸出去握住国木田君的手掌了。

糟糕…这下要怎么做才好。继续这样装作睡着可以吗?可是突然放开太不自然,可睁开眼睛的话就被他知道自己一直都在看他了。怎么办怎么办…不想现在就被他发现啊。

就在自己犹豫的时候,国木田君好像认为我是真的睡着了。他没把手拿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从床尾一侧绕过我,轻声的躺在我旁边。距离我的后背还是有一点距离。之前站着的时间应该是在想电脑还没关。

可惜的是不能再次睁开双眼。不然今天可以看到国木田君睡着的样子。




-TBC-


————————


非常感谢阅读到这边的大家!也非常开心有合作第二次的机会ww

《今天也下了冰冷的雨》标题和梗源是来自于某日孟玛斯发来的小测试中的答案,结果就这样发展起来了XDD。宰去田田家中躲雨的设定、睡衣以及擦头发时的“你是不是只有十二岁”XDD和最后不小心拉住了田田的手的情节也来自于孟玛斯。实在很感谢(鞠躬)。

接下来,请大家和我一起期待吧ww


最后,有一则小广告出没XD


【★】想入本群者必看!(请想象少女宰的口吻w)

入群申请请写上
从哪里看来的群号,并写上自己的微博或是LOF账号
不写的小伙伴是不会通过的喔 ❀✿ 

群名:宰在田的怀里☆
群号:494771545


1、本群欢迎热爱国太的小伙伴加入,严禁拆逆
(如群名「宰在田田的怀里」喔 

2、必需热爱国太酱☆希望至少能对两人都有爱
(只喜欢其中一方的人可以离开了XDD…)

3、鉴于国太粮食稀少,您有关注太宰其它西皮的作者可申请入群。
但是请注意,您本身有创作太宰其它西皮的同人作品者不可申请。
另外,您的「喜欢」里面全是太宰其它西皮的作品占多数亦不可申请

4、如果你喜欢陀思,那么你可以离开了
(非常正经认真,不开玩笑。很重要的第四点)

5、欢迎热爱国太,也喜欢敦芥与织安的小伙伴们☆
(也会有包含敦芥与织安的同人创作)

6、本群希望以同人创作与讨论脑洞为主。
(等群上轨道了,也会考虑办一些活动)

ALL党的文野爱好者们,不好意思。如果您不巧看到这个消息,
我们只是想建个让洁癖党也能单纯地愉快玩耍的群,
请不要误会或者过度思考XDD…


以上。


【★】想入本群者必看!(请想象少女宰的口吻w)

入群申请请写上
从哪里看来的群号,并写上自己的微博或是LOF账号
不写的小伙伴是不会通过的喔 ❀✿ 

☆☆☆欢迎爱国太的小伙伴们申请☆☆☆等你们喔 ( ′艸`) ❀✿

评论
热度(50)
  1. -荊棘海-枷鎖囚籠 转载了此文字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