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寶石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

【BSD妖怪企劃】[文豪野犬][織安/國太] 大人的童話 04

本文是參加【BSD妖怪企劃】的作品:)
建議配上BGM服用: (網意雲)  (youtube)

{{聖誕快樂☆新年如意}}
說好的聖誕賀文☆第二篇《大人的童話》第四章。
(順提第一篇賀文在此,內容與本故事無關w)

※織田作第一人稱視角。
※現代paro,織安已經在交往中。

※太宰是「雪男」的設定。詳見第一章。
🌸本章主要描述織田家的聖誕晚會(笑)
請大家繼續以溫暖的目光守護著他們☆


《大人的童話》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每人夢中的白色聖誕夜與等身大的告白

今年也接近尾聲了。嚴冬的寒冷令人胃口大開,來店裡用餐的客人也增加不少。假日時我配合客人可能晚起的情況,營業時間延至中午十二點。然而,今天店裡的生意簡直好到有點誇張的地步。從清早開始就進入戰鬥模式的我連眼前的紀德都能視而不見。一面調製熱奶茶一面接電話,腦內還能記下客戶的點單。總算九點過後趕著上班的客戶都離開了。看來附近的商店街與搭三站公車能抵達的百貨公司還是有很多週六、日不休假的人們在努力工作。能以經濟的價格提供大家營養美味的早點令人心滿意足。

一直在附近轉來轉去,不肯死心離去的銀髮大廚此時拿出一個惹眼的金色信封放在櫃檯上,然後稍微壓低了聲音道:「Joyeux Noël et bonne année,作之助。我大概不是第一個祝福你聖誕快樂,新年如意的外國人?不過我絕對是第一個用法語向你祝賀的人。當然日語的我也會說『美麗——.苦利斯瑪斯』!!」

「聖誕快樂,紀德。你的發音可以得五個燈。」我忍不住笑了。雖然感覺老外心裡都想吐槽日本人的外語發音,不過這個「苦利斯瑪斯」也太過火。我直視著那對因為期待而閃著微光的細長紅眼,店裡就剩下他與我,真是尷尬的場合。我想起安吾的話,是時候該做個了斷。雖然我與紀德認識的時間並不長,總覺得好像已經習慣看到他漫無目的的出現在早晨的ODASAKU,真的忙起來時也能將銀髮大廚當作是店裡的人型看板。如今想想,那是因為紀德其實並沒有不分青紅皂白地不停擾亂我。他是以同行的身份注視著我,認真地邀請我。

所以我也得認真地拒絕他。我深呼吸了幾次,從牛仔褲口袋裡掏出素面的深藍色皮夾,慢條斯理地從裡面拿出與戀人的合照——那是一場偶遇,照片是在對方的應酬場所拍攝的。照片上是穿著暗紅西服與深藍絲質襯衫,戴著復古的銀框圓眼鏡的黑髮青年紅著臉站在我身後,以及還在證劵公司擔任特助,身著普通黑西服與白襯衫的我。我的手上還拿著一杯對方沒有喝完的威士忌。任何人看了照片都會認為我在坦護他,事實也是如此。

當時是我與這名看似羞澀,實則理智清醒的青年初次見面。還在證劵公司擔任特助的我才剛把已經醉到不醒人事的經理給送出去,讓他在經理夫人的陪同下搭上自家司機的車子離去。本來我是打算回座位上喝杯水再走,突然聽到了隔壁包廂傳出了令人不快的吵雜聲。隨著某個粗魯的男聲嚷嚷著,一個纖瘦的身子從門口被推擠出來。他身著暗紅西服與深藍絲質襯衫,手拿一杯半滿的威士忌。

那個晚上我替比醇酒更美好的他喝了幾杯酒,幫忙制止了一些無理取鬧的客人。最後一切都靜了下來,他笑著對我說這身專為應酬的鮮豔衣裳已經派不上用場,真是太多餘。我靜靜地審視著他有點凌亂的衣物,一口喝下杯中剩餘的威士忌。然後直接告訴他,可以把那件牢什子的暗紅西服外套脫了。深藍絲質襯衫倒是挺好看的,很合襯他的氣質。

他就是坂口安吾,後來成為了我的戀人。

「我明白了,我全都明白了。這張照片上戴圓眼鏡,有一顆美人痣的東方男子就是你的戀人吧?我是第一次看到你露出這種眼神,如此溫柔又充滿愛戀。」紀德的聲音打斷了陷入回憶中的我。

手上還握著安吾的照片的我瞪大了雙眼,驚愕地說不出話來。我是怎麼了,居然會拿著戀人的照片就這麼陷入沈思。不過既然紀德已經看到,也說出了令人無法岔開話題的語句,對我而言實在是不可多得的良機。我嘆了一口氣,將照片放回皮夾中。跟著以雙手拿起櫃檯上的金色信封遞還給他。雖然感到十分尷尬又有些不忍,我還是開了口。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感謝你一直以來的另眼相看,並且提供難得的客源。如你所見我是個已經有珍愛戀人的男人。也不考慮放下自己的店。希望你今後能找到心中理想的對象。」我一字一句地說出了這些一直積壓在心頭的話語。

銀髮大廚看上去好像在微笑著。但是那唇角細微的一絲笑意好似點燃了室內乾燥的空氣,他的雙唇顫顫巍巍地打開了,吐出的氣息有如烈焰般席捲向我的耳朵。他的雙手大力地拉住了我胸口的衣物,嘴巴一開一闔卻無法說出一個字。我耐心地等待著,正如同紀德曾經花費許多時間等待我的答覆那般。

終於銀髮大廚下定決心般向我開口道:「是什麼讓你選擇了被單一的愛所束縛?那名有美人痣的黑髮男子是個美人,但也不至於為了他就放棄所有的愛。法國人是這樣的,縱使有了唯一的對象,也會與欣賞的對象談談情,跳跳舞。」

我抓住了對方的手,堅決地將它們由自己的衣服上解下來。出乎意料之外的是他揪得並不緊,很快就被我給拉開了。當我抬頭的那一刻,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眼前發亮,細碎透明的水珠自有點悲傷的細長紅眼裡滑落到銀髮大廚的臉上。我愣了數秒,才回過神來開口道:「別哭了,這與你平時給人的印象差距太大。很抱歉傷了你的心,畢竟長痛不如短痛。」

安德烈.紀德這個男人,應該是無論我怎麼說怎麼做,都會毫不猶豫地糾纏著,設法讓我的日常生活避不開他。我沒辦法對他說出溫柔的虛偽之詞。在專業領域的層面上他也能理解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理性地拒絕,不要讓他再在我身上浪費許多時間。更精確的說法是不要浪費彼此的寶貴時間。

「果然沒錯。你即使不拿槍,也能準確地射中我的心臟。現在的我真是感覺心臟都被你給擊得粉碎了……不允許我哭泣的作之助還是那麼好看。太好看了。真的能令人永遠心醉。」紀德抽了幾張餐巾紙抹去臉上的淚水,以帶著些許鼻音的磁性嗓音說著肉麻話。不過謝天謝地,他總算不再哭了。

我拿起了檯面上的金色信封,感覺實在無法拒絕收下這張聖誕卡。於是我把它放進了隨身的小背包裡。然後對面露喜色的銀髮大廚說道:「紀德,你明白我不能與你交往,但是可以當普通朋友。作為普通朋友,這是我的一點心意。」

交給紀德手上的是由我親手烘焙的聖誕節薑餅人。大概從前晚就開始準備,製作的過程與成品也還算滿意。烤得棕黃的薑餅人臉上以紅色的糖霜畫出了聖誕帽,白色的糖霜畫出了一些淚滴。銀髮大廚露出了略微驚訝的神情,然後收下了哭臉的薑餅人後如往常一般向我擺了擺手,淡淡地說了聲:「Merci(謝謝)」隨即不再回頭地走向ODASAKU店門口。

這時我並不知道紀德已經將在日本的分店交由可信賴的部下管理,並且早已決定告白失敗的話就回到遠在法國的家鄉,繼續經營Mimic在法國的總店。直到看到自己烤的哭臉薑餅人的照片出現在紀德的個人推特上,我才曉得他的決定。坦白說我有點後悔沒有邀請他參加一次織田家的聖誕晚會。可是考慮到安吾的心情,還有不方便讓外人到家裡的其他因素,我終究沒有開口邀請他。

                          
* * *

屋內開著空調且充滿了薑汁、肉桂與焦糖等食材的節慶香氣。因為安吾把我之前製作好的生薑餅人都給塞進了烤箱。所以在我回到家的時候便聞到了這股熟悉的香氣,也可以稱作是織田家聖誕晚會的前奏曲。我換上拖鞋,從玄關就看到不算高的聖誕樹樹頂有身穿紅衣的小人在晃動著。

是怎樣的聖誕樹?那就像你們所能想像的最美好的,會出現在迪士尼家庭電影中的溫馨聖誕樹。飾有榭寄生果實的花環與沾了雪的松果、聖誕樹的枝葉上面掛著有各種動漫人物剪紙的晶亮彩色球、繽紛閃爍的五彩小燈泡、繫著紅綠兩色緞帶的金銀鈴鐺,還有頗為傳統的聖誕老人、馴鹿、天使的剪紙小裝飾。再圍上各色閃閃發亮又毛絨膨鬆的聖誕彩帶。

「聖誕快樂,織田作。怎麼這麼晚?難道又被紀德給纏住了?」戴著紅色聖誕帽的太宰嘟著嘴向我埋怨。帽尖上的白色絨球隨著他的動作一跳一跳的十分可愛。我家的小雪男穿著聖誕老人裝來迎接我,聖誕佳節只差合適的背景音樂了。

我脫下肩部沾著雪片的大衣,將大衣掛在衣帽架上後小聲道:「聖誕快樂。噓,別告訴安吾。我送了紀德特製薑餅人之後好不容易才脫身。還順便把店裡打掃了一下才回來。」我一邊說話一邊魚貫地打開織田家的「老爺級」古董音響,放上了納京高(Nat King Cole)的聖誕節專輯。第一首歌The First Noel前伴的合唱響起時,有一個棕髮的腦袋從廚房探了出來。

國木田居然也戴著紅色的聖誕帽。我還來不及笑,他就舉著手上拿著長柄湯勺對我嚷嚷著:「聖誕快樂,織田作先生!!請您快去洗手,馬上就開飯了。太宰,我不是告訴你別爬到聖誕樹上面?萬一被燈泡燙傷怎麼辦!!我怎麼向織田作先生交待?!」

太宰與我對望一眼後笑出了聲。直到正給餐桌鋪上紅白相間的方格子桌巾的安吾看不下去,用責備的眼神望過來。我走向戀人身邊,拉住他的手輕聲道:「我回來了。抱歉讓你們等了我這麼久。因為靠近年底了,想把店裡大掃除一下。然後順便去買了些小禮物給大家。」

「哦喔,有禮物☆」太宰使勁地將玻璃製的金色星星用鐵絲纏緊在聖誕樹頂端,然後邊繼續隨著納京高的聖誕歌曲輕哼著:「禮物禮物——」,然後輕飄飄地飛到了鋪好紅白格子桌巾的餐桌上。細小光裸的足尖歡快地躍動著。

「回來了就好。快坐下來吧。」繫著彼得兔圍裙的安吾簡單答道。他端出放著薑餅人的烤盤快步來到餐桌邊,小心地避開太宰,仔細張羅著桌面上食物的位置。我就像剛下班回家的丈夫般靠近餐桌,上面擺著國木田一早就提過要準備製作蕃茄濃湯、家常咖哩焗麵、烤牛肉,還有太宰也能安心食用的蔬果優格沙拉。我注意到餐桌後方的壁櫥裡還放著安吾帶來的紅酒與他親手調的氣泡水果飲。

裝在長頸玻璃瓶裡的氣泡水果飲看起來就像是晶瑩剔的擺飾一般,裡面的蘋果丁與薄荷葉也閃閃發光。感到心情放鬆下來的我在安吾的吩咐下乖乖就座。總之他不像在生氣的樣子,只是一如往常那般地招呼著我。在這個瞬間我彷彿看到了自己將來與他共同生活的畫面,胸口浮現了一股幸福的暖意。往後的日子裡應該也能在假日裡看到以理所當然的神情迎接我回家的戀人。

太宰趴在他慣用的小冰枕上抱著聖女小蕃茄啃了一口,又以撒嬌的口吻說著想看禮物。正在切烤牛肉的國木田白了他一眼,笑罵道:「太宰,你至少也讓織田作先生吃飽了再提禮物,他連焗麵都還沒有吃幾口。」

「沒關係啦,我也想快點把禮物交給你們。」我制止了在冰枕上像顆小皮球似的滾動著還不斷朝國木田扮鬼臉的太宰,從百貨公司的購物袋裡拿出了三件禮物。

給太宰的禮物是一卷鑲有細緻蕾絲花邊的白色緞帶,緞帶上還印著粉紅色的櫻花花瓣。這似乎是比較適合送給女孩的禮物,不過我認為這個色調與太宰那件灰色和服很合襯。可以在明年的新春裡將這款緞帶作為搭配和服的腰帶使用。

給安吾的禮物是在夾子前端有著櫻花形狀裝飾的銀色領帶夾,中央嵌著一顆圓形的粉紅珍珠。原本想挑嵌有粉紅心形水鑽的款式,若是挑了太可愛的類型,估計以他的性格而言不會配戴。那就失去了讓我的禮物陪他上下班的功能。

給國木田的禮物反而是三人之中最難決定的。我其實不大清楚他喜歡什麼,又對什麼感興趣。在我看來他除了教師的工作之外,最關心的就是太宰了。最後我選擇了簡單的櫻花造型金屬書籤,一套三張。對他來說應該頗為實用。

「織田作先生,真是太感謝您了。沒想到您還準備了給我的聖誕禮物,我……」看到國木田收到禮物之後感動的眼眶泛淚,我連忙倒了一杯紅酒給他。讓他別再說下去。這個聖誕節裡我已經不想再看到有人邊哭邊向我道謝。

太宰抿了幾口紅酒之後白皙的小臉顯得紅撲撲的。他開始央求著國木田幫他繫上有蕾絲花邊的櫻花緞帶,只見那無比正直的青年有些窘迫地告訴淘氣的小雪男,聖誕老人的裝扮並不適合這麼精緻的緞帶。眼看著太宰又開始鬧了起來,催促著國木田陪他到房裡換衣服。不過看樣子他們也吃得差不多了。於是我沒有開口阻止他們。因為我自己的焗麵確實還剩下一點。

我用銀湯匙舀起焗麵,啼笑皆非地轉向戀人問道:「喜不喜歡我選的禮物?」

安吾用手指比向胸前。我這才注意到他已經把領帶夾夾在他的米色毛背心的口袋上面。意外地是這個應用裝飾的效果很不錯。我想自己是個有眼光的男人,懂得選擇適合戀人的飾物。

「真好看,安吾戴著我送的禮物非常合適。」我放下了舀著焗麵的銀湯匙,無法自制的說出:「如果安吾戴著我送的戒指,一定也非常合適。」

戀人的臉紅了起來,有些害羞地移開了視線道:「織田作先生這麼會吊人胃口……是不是希望我自動說出來不想離開你?我其實很想跟你一起住。」

此時我突然明白了紀德的心情。在喜歡的對象面前空洞的形容詞是多餘的。也許我真的對紀德做了有點殘酷的事。可是人活著就得做出抉擇,而我的決定是從今以後直到生命消逝為止,都要與眼前的戀人共同度過。

當我捧住安吾的柔軟溫暖的雙頰,只聽得他喃喃地低語道:「不行……你先把焗麵與烤牛肉吃完。會冷掉的。雖然是按照國木田君給的方子與指導,大部過程都有我在幫忙……雖然我並不擅於烹飪。」

「安吾,聖誕快樂。你先讓我親一下,就親一下嘛。親完這一下,我就會把焗麵吃光光,一點都不剩。」我說出這句話之前稍微看了下四周。確定太宰與國木田都沒有在附近偷看。

提出這種要求時當然我也會感到害羞。不過在溫馨的聖誕夜裡想親吻可愛的戀人也是很自然的事情。當我終於吻上那帶點酒香的顫抖雙唇,隨即意識到自己並不想與戀人分開。只親一下對相愛的情侶而言真是太嚴苛了。然而安吾還在親吻的過程中斷續地碎唸著:「焗麵……織田作先生你、答應我的。」

最後我不得不放開比我更會撒嬌的戀人,我得依約先解決我的晚餐。只是他那句小聲的「不行」跟「你答應我的」真讓人感到渾身都比焗麵還要酥軟了。


* * *

房裡的空氣有些乾燥。但是相較於開著空調的飯廳還是比較舒適。但是我也不好多抱怨什麼,因為這些人類已經足夠體諒我了。他們將空調的溫度調低,準備了讓我也能入口的冷食。一切的一切都是為我著想的。原本我該對這樣的生活感到心滿意足,開心地抱著聖誕禮物向織田作道謝才是。

不過比起向織田作道謝,我不如給予他與安吾兩人相處的絕妙機會。雖然我只有十五公分高,也能讓自己就像聖誕樹上的裝飾般不明顯。可是這兩人果然無法在我面前親熱吧?他們兩人其中之一必定會注意到我是否在場。所以我也該讓他們保留個人隱私。而且比起在意他們倆的情況,我現在有更要緊的事情。

「國木田君,我已經換好衣服了。你可以轉過來了。」我出聲提醒著一直背向著我的棕髮青年。雪男一族的視力很好,即使在暗處也可以看出他的耳朵與脖頸都微微泛紅。

他轉過身來答應道:「你已經換好……太宰!!把、把大腿蓋起來……」話才說了一半,他又滿臉通紅地轉回去面壁了。

我看看自己故意露在灰色和服外邊的大腿。僅僅十五公分的身高也能令國木田君意識到我的渴望與企圖?那就表示他對我也是有「感覺」的。雖然還不能確定他是否真的喜歡我,但是從他的眼神與語氣裡流露出對我的關切確實不假。所以我想試試看,如果我比現在更加任性的話,那份關切是否會消失於無形?

在沒有開燈的臥房裡僅有的一絲光亮是由門縫傳進來的。國木田君就是靠這一點光線來分辨我的身體曲線。衣不蔽體的我為何會令他感到害羞,這是表示我也能對國木田君的感情抱著一點期待?如果他的心情與我相同,或許他能為我解答。身為雪男一族的我沒有「心臟」,照理來說不該對特定的對象這般留戀。

國木田君必需告訴我這一切究竟是為什麼。我的這種情緒是他造成的,他怎能因為害羞就一點也不看我了?好不容易能夠兩人共處的時光,他竟然把視線從我身上移開,這個男人究竟是怎麼想的。即使我感到自己的思緒很奇怪,一點也不像平時冷靜自持的雪男太宰治,我卻很開心能為了在意的對象情緒波動。

「看著我嘛,國木田君。我真的把衣服穿整齊了。」我欺騙了他。

但是我曉得他一定會回頭。比起不質疑我,選擇接受我的織田作與安吾這兩人,總是試圖糾正我的國木田說著:「根本就衣衫不整的……太宰,你別再鬧了。」

他再次為我轉過身來了,依舊整張臉漲得通紅。我刻意裸|露|出肩膀與大腿並且抱起那卷織田作送的鑲有蕾絲的白底櫻花緞帶飄浮到他面前,直到確認那對金棕色的眼眸可以完全鎖定住我,並且映照出我的身姿。

國木田君沒有後退,但是伸出右手做了個明顯地推拒的姿勢。他說著:「住手,你不曉得你自己在幹什麼。你難道不懂我多麼擔心傷害到你……你會融化掉,會變成碗的形狀……雖然坂口先生能用沖過冰水的手搓揉你,讓你恢復原狀,我感覺我做不到……因為你好像很痛苦的樣子。」

棕髮青年好像說不下去了。是說並不會痛,而且為什麼我一定得變成碗的形狀?如果我在融化的狀態下被放到杯子裡就會是杯子的形狀,放到鍋子裡則會是鍋子的形狀。但是看到他情緒緊繃的模樣,我不想真的像無心的妖怪一樣亂開玩笑。只是想讓他明白我真正的想法。

「國木田君……國木田君……我要呼喚多少遍你的名字才能讓你明白?為了你融化時我並未感到痛苦。倒是你這般推拒著我,讓我感到好難受。想讓你正眼瞧我,跟我說說話竟然會這麼辛苦。」說出口了。終於對國木田君說出了真正的感覺。我一下感到胸口鬱悶的感覺消失了,豁然開朗。

此刻的我已不想考慮沒有心臟的自己怎麼會為了無法留住對方的視線感到難過。無論是否有心臟,我都會想留住國木田君君的目光。只要考慮這一點就足夠了。這時我感覺到自己好像與平時不同,總覺得能用自己的全身包裹住驚訝地凝視著我的棕髮青年。

於是我張開了雙臂,在他能逃開我之前緊緊地擁抱著他。直到國木田君也下意識地回抱著我,卻又擔心地的沈聲道:「太宰,沒關係麼?會不會不舒服?你變得這麼大,萬一等一下被我的體溫融化了,可能得把你裝進浴缸……」

我的回答是在電光石火之間踢了國木田君一腳。在他開口叫痛時不顧一切地親吻下去。碰觸到那溫熱的雙唇時我感覺自己無法只是緊摟著他了。我想要探索他身上更多地方,也想讓這名依舊顯得木訥的青年更加了解我身上的秘密。這是當我有記憶以來初次產生如此強烈的思念,足以讓我變得跟人類一樣大。

然而我終於還是被思慕的對象給推開了。那些激情一下抽離了我的身子,我感到十分寒冷,然後又發覺自己飄浮了起來,再也無法以全身包裹住對方。我聽到國木田君嘆息了一聲,不過那種感覺不像是無奈,倒是有點不捨與悲傷。受此觸動的我不禁再次抱著希望抬起了頭,默默凝視著眼前的青年。

「太宰。你安靜地聽我說。我發現自己喜歡上你了。但是我是人類,顯然只會帶給你傷害而已。就算你變得跟人類一樣大,剛才我們接吻的時候你的嘴唇還是開始融化了……所以我不能繼續下去。」國木田君以我所喜歡的嚴謹聲調解釋著,大手撿起了剛才掉到床上的白底櫻花緞帶,拉出了一些,在我身上比劃。

他小心翼翼地不碰觸到我的身體,一面將我身上的灰色和服整理好,再將白底櫻花緞帶圈在我身上慢慢拉緊。我發出了細微的呻|吟|,這真是個難挨的狀況。事實上我只聽到了他說他喜歡我,而這個事實讓我明白了他近來對我若即若離的態度都是因為不想傷害到我,實在是教我很難壓抑這份喜悅之情。

「唔……國木田君、我也喜歡你。我覺得我也『喜歡』你。我曾經認為自己不可能喜歡上像你這種勸不聽的人類。可是當我注意到的時候我的目光都跟隨著你……」我說到這裡的時候發現國木田君做出微妙的舉動。他拿起了冰枕冰自己的雙手,直到手都被凍紅了。

然後他又用冰枕冰著嘴唇,直到嘴唇看上去都些發白了。我明知道這樣對於人類來說是難過的事情,可是我卻沒有阻止他。因為我一直都想對他更加任性,想要他的目光只停佇在我身上。終於他顫抖的雙手捧起了我的身子,然後那蒼白的嘴唇覆了下來。他還在擔心會讓我感到不適,所以只是以冰冷的嘴唇稍微接觸了我的面頰。

「對你而言,我的嘴唇太大。所以還是親親臉就好。」國木田君彷彿有點困惑似地這麼說。隔了一會兒卻又有點天真似地笑了。

「不好,一點都不好嘛。嗯唔……」我也不明白自己怎麼會發出這樣的聲音。不過那是自然而然從喉嚨裡發出來的。然後我毫不猶豫地主動親吻眼前看來因為寒冷而顯得蒼白的雙唇。無奈的是我的嘴唇太小了,並不能更進一步。

不久之後棕髮青年開口說要將我送回冷凍庫裡,我嘟起了嘴表示不願意。然後他頓了一下,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小小的碎花紙袋遞給我。在我開始拆紙袋時,那把我所喜歡的正直嗓音說了句:「太宰,聖誕快樂。」

裡面是我所見過最漂亮的項鍊。金色的項鍊上面有一顆小小的黑珍珠。以前我從來不覺得人類的飾品會比自然界的露珠或者果實好看,有時也會吐槽一下織田作與安吾的小飾品。現在我明白了飾品所代表的意義。想到這是國木田君為我精心挑選的項鍊,我就很想快點把它戴上。

當國木田君為我帶上了冷凍庫的門,我感到獨自睡在冷凍庫裡有點寂寞,但是看到胸前的項鍊上的黑珍珠,感覺就像他一直陪伴在我身邊。也是時候該想想辦法讓這個身體更能接近國木田君。就像安吾可以依偎在織田作的懷裡那般,感覺好幸福的樣子。即使只是一起看看電視,假日的電視節目超級無聊,他們倆都能露出那麼滿足的神情,真的令我感到十分羨慕。

抱緊了胸前的黑珍珠的我,隔著冷凍庫的門還能聽到國木田君在收拾餐盤的細碎聲響,而不禁自言自語著:「聖誕快樂,國木田君。我很『喜歡』你。」


(TBC)

---------------------------------------------------------------------------------------------------- 

(冗長的) 後記:
再說一次「聖誕快樂☆新年如意」
喵唉,我懷疑還有幾個人能看到這裡的說(笑)

既然都看到這裡了,就讓我打個小廣告吧23333
推薦一個動漫相關的資源向論壇「天使動漫論壇」
http://www.tsdm.me/?fromuid=139960

大家願意的話,請幫我點一下連結吧XDD…
先謝謝了。


(廣告時間結束xxx)

首先感謝每個支持我作品的人們。你們的心意都傳達到我這裡了。尤其是在這兩天陪伴我,給我的作品點紅心的你們。真是太及時的療癒了/////

這次的故事是在23號與24號兩天之間一口氣趕出來的。不誇張地說一句,總算順利完成之後我腰酸背痛|||||_Orz 主要的因素是聖誕節靠近年尾,三次元各種忙,抽時間達成之前說好的第二篇聖誕賀文,我也是簡直了。這種青春不在的感觸,想去海邊一路奔跑一路內牛的感覺都化成文字了麼(捂臉)

本章主要交待的內容有三項:
1.紀德的戲份大至上殺青了XDD 回國管理Mimic法國總店。
2.雪男宰與田田互訴鍾情,不再像安吾所說的「雙向單戀」。
3.交往穩定的織安兩人放閃之中不經意透露想一起住的心願。

自己覺得能在八千字裡把這三項交待出來已經很滿足了。雖然想在更充裕的時間裡更良好的狀態下經營《大人的童話》這篇作品,可是我畢竟只能是我,現在這一刻是深有體認,這是我所能「在兩天內完成的最好」。即便不是我的寫作生涯中最好的,也不會讓我在公開這篇作品時感到愧對讀者與自己。

那麼,願大家都能度過一個溫馨美好的聖誕佳節。即使不是理想中的過節情境,例如要上班或考試的你,但願抽時間來看我的作品能讓你感到些許的溫暖。我是抱持著讓在聖誕節時看到第四章的人能感到小確幸的心情在斟酌字句,雖然寫個「無腦甜」的作品並不難,但是想續接之前的故事又要合情理,就有許多限制。希望大家喜歡本回的更新,畢竟是在兩天之內好不容易趕出來的。


謝謝所有看到這裡的同好們。
那麼,下次再見了。(雞血用了又會有吧2333)
老話一句「你的推薦、喜歡或留言對作者們而言是很大的動力☆」

【Special Thanks】:
枕頭(@枷鎖囚籠
喵唉XDD/////…(盡在不言中的擁抱)
有你在真是太好了。願你的每個聖誕節都很美好:)
新的一年裡也想嘗試與你繼續合作,今後也請多多指教。

響果(@响果
佳節愉快☆(感謝的擁抱)
你發起了【BSD妖怪企劃】,才會有《大人的童話》。
新的一年裡也想好好經營這個故事,今後也請多多指教。

白花(@白花苜蓿
佳節愉快☆(感謝的擁抱)
得知你工作忙碌,謝謝你還偶爾會來看看我的文XDD
希望這篇更新也能稍微治癒你,明年也請多多指教。

limo(@limo
佳節愉快☆(熱情的熊抱)
不知道你聖誕節有沒有好好休息?應該有聚餐吧:)
希望這篇更新也能稍微治癒你,明年也請多多指教。

小毛(@chaksfhfi
佳節愉快☆(熱情的熊抱)
你的聖誕節是否在考試中度過?考完之後好好休息。
希望以後還能與你多聊聊音樂,明年也請多多指教。

评论(10)
热度(47)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