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微博同)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火影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文豪野犬][國太] 紙月亮

預定的聖誕賀文☆第一篇。
雖然開頭滿正經的,其實是挺鬧騰的文呢(笑)

※對田田「嗯啾嗯啾」的宰w
※抱著宰在大街上跑的田田w
※兩人按照情侶模式去看了場熱鬧的電影❤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紙月亮

沒有你的愛
這只是廉價酒吧的樂團演奏
沒有你的愛
這只是一便士的點唱機旋律

這個馬戲團般的世界
極盡虛偽欺騙之能事
不過如果你相信我
一切皆可成為真實


* * *

武裝偵探社在冬日午後收到一個包裹。是一個中等大小的宅急便紙箱,看似普通的白色箱身上有著一道綠色橫線。太宰在簽收包裹時瞥了一眼快遞單,內容部分寫著「巧克力——黑巧薄荷夾心」。本來拆包裹這種事無需勞煩太宰動手,不過從早上到現在他都閒來無事的在沒人的辦公室裡轉悠,難得有件有點意思的事情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寄件人……國木田獨步。收件人是『武裝偵探社』。按照常裡想這裡面不可能是炸彈、槍械或者刀具類的危險物品。不過國木田君為何寄巧克力來辦公室?直接帶過來不好嗎?還是他覺得不好意思?」

太宰邊喃喃自語邊從國木田的筆筒裡抽出一把刀刃上有許多磨痕的舊文具剪刀。即使他已與國木田正式交往三個月,很快就要迎來兩人間的第一個聖誕節,如果說要問他對戀人有什麼了解,例如對方想要怎麼慶祝聖誕節,喜歡什麼樣的禮物等等,太宰還是感到答不上來。雖然贈予上班族男士的禮品,例如領帶與古龍水之類的也挺適合,不過總覺得了無新意。

不過正一開一闔地把玩著文具剪刀的黑髮青年倒不覺得他的戀人是個很難取悅的男人。萬一真的找不到經濟實惠卻又不落俗套的禮物,買一條別緻的寬面暗紅絲帶在纏著繃帶的纖細頸項上打個蝴蝶結,然後用儘可能地睜大雙眼,露出一臉無辜的模樣凝望著對方,等待那雙溫暖有力的大手按壓在自己的頸項間慢慢收緊。這麼想著,他露出略顯自嘲的淺笑,以剪刀的刀刃劃著包裹上的膠帶。

一週之前黑髮青年曾用美工刀比著纖白的指尖,要脅他那堪稱是工作狂的戀人:「快要十點了,國木田君——再不早點下班,我就用刀尖磨指甲,磨著磨著可能就會磨到手腕上去了喔。」

之後辦公室裡所有的刀片、美工刀,甚至社長的拆信刀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相較之下安全許多的剪刀與削鉛筆機。找不到刀片的同事們並未發現實際原因,他們只曉得太宰的心情好的有點異常,也不再試圖將尖銳物品對著自己的身子。身為這個小事件主角的黑髮青年倒是已經練就了用剪刀打開包裹的本領。

太宰下手時毫不猶豫,並且只花了一點時間就劃破了紙箱上的膠帶。這個小發現並不讓他感到意外。「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他的眼前浮現了國木田一絲不苟的身影。似乎還能聽見對方慣有的說教腔調,聽上去比平時對話的語氣顯得低沈一些。帶了點約束的味道。他並不討厭戀人的這種小地方,甚至感到有些難以形容的興奮——除了自己,沒人曉得為何辦公室裡只剩下有點鈍鈍的,但是不至於影響工作進度的剪刀。

壁鐘的時針與分針顯示了下午一點半。黑髮青年以指甲把剪刀刀刃上殘餘的膠帶摳去,將文具剪刀歸位後打開了紙箱。映入棕色眼眸中的是二十包巧克力,就像快遞單上寫的全都是黑巧薄荷夾心。閃亮的墨綠色包裝紙上滿是銀色雪花,迎面而來的聖誕氣息令打開紙箱的男人會心一笑。他想著如果寄來這些糖的戀人在場的話,大概會害羞的面紅耳赤吧。

想著想著而感到臉上有些發燙的黑髮青年甜甜一笑,開始往每人的桌面上都擺了一包巧克力,然而紙箱裡留下的還綽綽有餘。於是他想著要把剩下的巧克力放到擺零食的櫃子裡。就在他抱著紙箱走向櫃子的當兒,門口傳來了篤定的腳步聲,根本一聽就能分辨出腳步聲的主人是誰。感到十分高興的青年卻不動聲色的按捺住心跳,抱著紙箱迎向前去。

「太宰?唔哇!!你、你已經拆開了?」國木田的聲音聽上去有點緊張。好像被拆開的不是一箱打算分送給同事們的巧克力,而是他的私人物品。

太宰故意把紙箱舉高了些,拖長了軟軟的聲音答道:「是啊,我得檢查看看是不是有人冒用成員的名字給偵探社寄奇怪的東西。讓前輩費心了,給每個人都買了應景的聖誕巧克力——所以我也拿了一包。」

事實上黑髮青年並不是太有把握自己的一份也在紙箱裡。他也還沒摸清戀人送禮方面的習慣。不過他本能地向對方撒起嬌來,由他的答話裡似乎可以聽出一絲絲埋怨的語氣。說著「前輩給每個人都買了聖誕巧克力——」,言下之意就是作為戀人的情況下不同的表示在哪裡?說不定不在這個紙箱裡。

許久未曾被戀人喚作「前輩」的棕髮青年紅著臉訝異地眨了眨眼。似乎意識到了有比害羞更重要的情感必需表達。對於國木田而言時而難以理解太宰的俏皮或是撒賴,在他們開始交往之前太宰有這類反應時通常是在工作上想偷懶而已。已經交往之後對方還會偶爾說出略顯稚氣依附的話語,國木田雖然不大清楚太宰想向他要求什麼,卻能明顯的感受到戀人情緒上的變化。

「咳咳……這裡面有偵探社成員的份,也有預備給訪客的份。其實你的那份不在紙箱裡。不過我先說明下,這些是在超市抽獎時抽中的,並非額外的預算。」棕髮青年清清嗓子,故作淡定地從他的後輩手上抱走了那個略大的紙箱。在他那有力的臂膀上還掛著購物袋,裡面是洗手的香皂與洗碗精。

國木田轉身走向放零食的櫃子時太宰嘟著嘴跟了上去,一路說著:「果然被我猜中了。前輩把給我的驚喜藏起來了,好讓我像小朋友一樣一直跟著你對吧。真的好過分喔……唔唔——?」

有點氣鼓鼓的黑髮青年發覺他想說的話突然被戀人熟悉的雙唇給封住了。即使在大冬天裡剛從街上回到室內,那弧度美好的雙唇也不顯得特別冰冷,觸感柔軟而溫暖,富有健康的彈性。雖然這只是個安撫的親吻,如此短暫的接觸也讓承受的一方腦海裡閃過幾幅畫面,像小成本獨立製作的文藝片那般親暱又真實的撲抱,散落在地上的日用品,熱烈交|纏|的雙唇像著了火似的讓人足已遺忘一切。

在思念膨脹至飽和的瞬間太宰依舊靜靜地任由國木田的大手撫上他的腦袋,結束了淺嘗輒止的吻。他盯著戀人的背影,看對方仔細的將巧克力一包包放進櫃子。一股細微的失落感浮現在他的心頭。明明兩人已在交往中卻無法像從前那般盡情地撒賴又是為什麼?只能說是他希望在戀人面前顯得更加令人喜愛。縱使他有著令一般人難以捉摸的冰冷假面,此刻的太宰只能在戀人的身後靜靜地忍耐。

被稱為前輩的一方想著自己的後輩何時變得那麼老實了。這種時候太宰難道不會一邊發出埋怨的「嗯唔」聲,一邊從背後貼上來?這麼想著的國木田一手關上了櫃門,回頭對上了戀人欲言又止的面孔。一時之間他甚至無法以一個固定的詞語描述太宰的眼神——細緻纖長的睫毛下專注的棕眸裡有不解、有誘惑、有邀請、有承受,甚至還帶有一絲絲的怨懟。不過在眼波流轉之間最無法隱藏,或者說並沒有試圖去隱藏的卻是寂寞。國木田像是被那樣的目光給刺痛了一般。

「老天……別露出那麼寂寞難耐的眼神。」顧不得肩上掛著購物袋,棕髮青年終於無法忍受地一把將戀人攬進懷裡。在感到懷裡纖細的戀人張開手臂回抱時他不禁咕噥了一句:「你在想什麼?告訴我,太宰。」

黑髮青將臉頰緊貼在那厚實的胸前細聲答道:「可以猜猜看嘛,國木田君。不過,就算你沒有答出來,只要按照我說的做,分數就會很高。」

國木田遲疑了一下,撫摸著懷裡的戀人那頭蓬鬆的黑髮答道:「你果然是想知道自己的那一份聖誕禮物在哪裡?還有禮物的內容。」

「好可惜,答錯了喔。無論是什麼內容,國木田君準備的禮物我都會期待著。」太宰邊咯咯笑著邊抬起雙臂圈住了戀人的頸項,膩聲道:「我現在想要——繼續剛才的親吻。這才是標準答案。」

正如黑髮青年所料,他那素來行事嚴謹的戀人露出了帶點困擾的神情。不過顯然又不忍心拒絕這個可愛的小要求,於是再次閉上眼俯首準備接吻。他看準時機,比對方還快一步就親了上去。不過並未像大人的吻那般更進一步,只是將嘟起的嘴唇軟軟地印在戀人的唇上,一面發出「嗯啾嗯啾」的聲音。

國木田被這種突來的接吻聲給嚇了一跳,睜開眼正好看到對方一臉期待的神情,於是忍不住兩手扣住他的腦袋,紅著臉笑罵道:「你是幼稚園小孩不成?還發出這種……這種羞恥的聲音!!拜託……別胡鬧了。」

太宰晶瑩的雙眼直視著對方,毫不羞赧地笑道:「會覺得羞恥的話,是因為國木田君一邊看著我,一邊在腦補羞恥的事情嘛。我只說這一次,對我而言現在沒有比吻你更重要的事。要發出『嗯啾嗯啾』的聲音來喔——」

說實話棕髮青年並不明白為何接吻要發出那種羞恥的聲音。不過他看到戀人已經不再一臉低落的模樣,於是稍微挪出了距離有點害羞的答道:「行了,我明白。我今天不會加班,所以你別這麼著急。乖乖坐在椅子上等我十五分鐘就好,我回覆一下最後幾封電子郵件……」

「唔、嗯唔唔……」太宰發出了語不成句,似乎聽來不怎麼樂意等待的掙扎聲調。不過他還是乖乖地回到位子上坐下來。

接下來黑髮青年花了三十分鐘玩手機遊戲。玩的是寶石俄羅斯方塊,考慮到對方的工作而關掉了音樂與音效。天氣冷的時候他不想戴耳機,而且他只是找個理由分散一下注意力。其實一顆心還是繫在那正在工作的戀人身上。不過就連太宰本人也沒想到會在重玩第十回時竟然打出了平時很少達到的紀錄。於是漸漸地有點打出興致來了。

寶石掉落的速度愈來愈快,顧得了這頭就顧不了那頭。即使使用原本儲存的特殊彩虹金剛鑽也來不及,眼看各種不同的寶石迅速堆積起來,畫面很快的變黑了。太宰有些懊惱地結束了遊戲,突然感到有人站在身邊。抬頭一看,國木田正微蹙著眉盯著他瞧,還說了句:「沒想到你會玩這麼復古的消除類遊戲。」

黑髮青年側首笑道:「你讓我等了好久嘛。簡直度秒如年,要怎麼補償我?」

注視著戀人的棕髮青年低聲道:「別胡說了。不過是我讓你多等了十五分鐘……所以照你說的辦吧,太宰。親嘴親出那種……羞恥的聲音來。」

國木田於說話之中慢慢地捧住了對方的臉,像是想固定住戀人的腦袋。太宰原本還輕鬆地說著:「要親出『嗯啾嗯啾』的聲音來嘛。」可是當他看到對方認真的神情時一下子也愣住了。讓戀人那對金棕色的眼眸裡只映出自己的身影是他夢寐以求的美事,可是一直被喜歡的人緊盯著,居然令他的胸口感到小鹿亂撞起來。都怪戀人的目光簡直像能在他的臉上鑿一個洞似的,比接吻還要害羞的多。

「別再光是盯著我看嘛……親親我,國木田君——」黑髮青年在雙頰緋紅的情況下努力說出了最後的要求,隨後閉上了雙眼。

「怦怦……怦怦……」太宰似乎能聽到自己加速的心跳聲。他閉著眼等待戀人的親吻,已經沒有餘裕去要求對方給予什麼樣的吻了。

「怦咚、怦咚、怦咚……」國木田的臉已經紅得像煮熟的螃蟹一樣了。他未曾想過太宰竟然會看似無比乖巧地等待自己的親吻。印象中交往三個月以來經常由打打鬧鬧掐掐脖子發展成帶著喘|息|的熱吻。這般仔細望進對方眼底的濃情密意已經很久沒有了。

四唇相接時兩人都不禁顫抖了下,他們彼此都感受到對方的氣息彷彿火焰一般。事實上棕髮青年只是輕輕地含住戀人的上唇,就聽到對方發出了無法自制且帶著鼻音的呻|吟|,也能感受到被那小巧柔滑的舌尖不安分地游移輕舔著下唇。

國木田心中暗叫不好,於是轉而以手指輕撫著戀人有如花瓣般的薄唇,尋找著能將雙唇移開的時刻。終於太宰發出了有點失望的嗯唔聲,睜眼以帶點埋怨的表情望向他。國木田苦笑著,乾澀的擠出一句:「這裡是辦公室,不能這麼深吻著……以免引火燒身。」

在太宰驚訝地雙目圓睜的片刻,他那似乎總能把持住的可靠戀人又湊過雙唇,蜻蜓點水似地親出了「啾」地一聲。然後理所當然似地解釋道:「我答應你的是這種……親出聲響的、羞恥的吻。」

抿著嘴的黑髮青年安靜了一秒。很快又嘟起嘴,面露不滿之色。他盯著依舊滿面通紅的戀人,似乎忘了害羞。然後突然像想起什麼似的抗議著:「不是喔,國木田君。不是『啾』地短短親一下,感覺沒有熱情。要像這樣——『嗯啾嗯啾』地親才對嘛。你明明答應過我的。」

稍後,棕髮青年試了好幾次都發不出「嗯啾嗯啾」的聲音,好像無論怎麼親都是「啾啾啾」的單音。只好半放棄似地把淘氣的戀人給緊抱在懷裡,談條件一般地說著想先讓對方瞧瞧聖誕禮物,晚一些回家再親了。而他的戀人早就笑到眼淚都流了出來,在他的懷裡抖得花枝亂顫地點頭答應。

兩人鎖上了偵探社的門。進電梯前太宰又頑皮地悄悄靠近國木田的頰邊親了幾下作為「示範」。果然很輕易地發出了「嗯啾嗯啾」的聲音。如膠似漆的親密之舉令接受的一方感到很不好意思。即使四下無人,國木田簡直想把太宰給藏起來。到時無論是「嗯啾嗯啾」或是各種親親抱抱都可以在兩人世界裡盡情切磋。

「國木田君——?電梯來了喔。」黑髮青年快活地輕推著眼前結實的肩膀,把顯得有些僵硬的戀人給推進了電梯內。

相較於輕鬆甜蜜地撒著嬌的太宰,國木田有點尷尬的囑咐對方別在電梯裡胡鬧。淘氣的戀人睜大眼睛回視著他,出乎他意料之外地點頭應允了。


* * *

車窗外的霓虹燈好似在緩緩流動,夜幕下的橫濱瀰漫著曖昧矇矓的色調,由車窗望出去恍若置身於光與影的長河之中。車裡的青年清秀的面容上一對圓睜的棕眼裡星光點點,表情若有所思,彷彿陷入了回憶的漩渦裡。

夜晚是屬於過黑暗的時光。過去太宰也曾認為他是屬於這黑暗裡的一部分。他認為像自己這樣的人並不適合安定下來,這個想法至今沒變。即使他很珍惜現在的生活、珍視可以救助他人的職業,似乎安心知足地委身於誠實勤快,力求上進的戀人。隨著時光推移世事變遷,現在在駕駛座上的男人也不會移開目光。

(那是自我欺騙的謊言喔。國木田君所注視的第一順位是「理想」。並不是像你這樣苟且度日,對除了自盡以外的事,做什麼都是三分鐘熱度的人。)

太宰聽到心裡有個細小聲音響起。他尚未意識到這是內心的自我保護機制,但是他有注意到自己不懂得如何向戀人需索愛,也不懂得如何付出愛。三個月以來能得到的結論竟然如此簡單明了,幾乎令他笑出聲來。可是當他想笑話自己的時候,喉嚨深處卻湧上一陣苦澀,於是他便無法像平時那般露出笑容。

這種感情不是「愛」。至少不是黑髮青年心中所認可的那份愛。彼時與女子的露水情緣也曾讓他有過片刻安寧,不過他從未想由她們身上明白什麼是愛。當太宰總算明白他想由國木田身上獲得自己也無法解釋,甚至不知如何正確表達的感情時不禁感到悵然若失,唯有繼續看著窗外的景物在夜色裡消逝。

「太宰,現在還不到七點半。如果你不太餓的話,去看場電影如何?」棕髮青年將車子駛向收費停車場時儘量以平日冷靜自持的口吻向戀人尋問。其實他心裡真有點緊張,畢竟他從沒開口邀請對方去任何娛樂場所。

「國木田君臨時邀我去看電影?你會變更原本決定的計劃還真少見呢。」黑髮青年在解開安全帶的同時又堆起滿臉的笑容,有如他賴以為生的盔甲般。他察覺戀人的金棕色眼眸正試圖由他面上讀取某些訊息,於是露出更加耀眼的笑容。

那種無比燦爛卻有如虛幻星光的笑靨令邀請者感到心頭一緊。不過他並沒有開口點破。只是順著戀人的話接下去說道:「擬定的計畫也有視情況而言需要修正的部分。人生中有不變的原則,也有可變更的法則。例如我發現我們交往了三個月還沒有一起去看過一場電影。我至少能為你變更『我的世界法則』。」

「是嘛?這個說法稍微有點壓迫呢,國木田君。不過,我很高興你想與我一起看電影。真的很高興喔。」受邀的一方聽見這份一絲不苟的告白,斂去了唇邊的笑容。跟著主動抱住了戀人的手臂。

太宰認為這也無妨,就算是為了映證己身最初也是最後的抉擇。就算是想向眼前的男人索求連自己不明白如何給予的感情。畢竟這又不是世界末日,也不是只有一次考慮機會。若是能在交往之中建構出一套適於彼此之間的折中法則,何嘗不是一件美事。他這麼想著,向仍舊以眼神尋問他的國木田輕輕地點了頭。


* * *

由於今年的聖誕節正好在週末,二十三號又是日本的天皇誕辰。國木田與太宰在假日傍晚時分抵達電影院,許多適合情侶看的片子的售票口前都大排長龍。最後他們倆選了一部名為《狐之夢》的片子。正確說來是國木田決定要選這部片子,而太宰則用帶點軟糯的語氣提醒著:「等一下,這部是卡通片耶,國木田君。你真的想看這部片子?」

然而棕髮青年只是沈默地領首。所以他們倆就這麼捧著大桶爆米花與兩杯冰紅茶就座了。電影開始之後黑髮青年看得並不怎麼專心,他注意的戀人修長的手指伸進紙桶裡拿爆米花的次數很少。本想裝作拿爆米花時不經意地碰著了對方的手,再緊緊握住。然而他一直沒有發現好的時機。

動畫片的世界觀與故事背景雖然帶了些奇幻成分卻並不複雜,也沒有特別繁複惹眼的英雄人物設定,或者令人目不暇給的絢麗3D效果。男主角是生物學者,女主角是一隻可以化為人型的小狐狸。不過片子的配樂很好聽,是近來的卡通片裡難得聽到的民謠風格樂曲,有一幕男主角與夥伴在草原上解救受傷的小狐狸時還配上了凱爾特民族樂曲。

看到小狐狸變成的少女與男主角會面時太宰有點忍不住了。因為電影中小狐狸按照劇本自顧自地說著:「為了與你在一起,我會進入你的世界。就算無法恢復過去作為狐狸的生活,我也不害怕。」

(妳又有什麼好怕的啊。那個男主角哪捨得讓妳受一點傷?所以說我對童話設定真是吐槽無能,結尾一定是幸福快樂在一起的。)

黑髮青年一面嘟嘴(雖然他曉得他的戀人不會注意到)一面吸著冰紅茶。有一下沒一下地以指尖刮著紙杯面上浮出的水珠。當他百無聊賴地將手伸進紙桶裡時突然聽見一聲槍響——是自電影銀幕上傳出來的,可是太逼真了。幾乎就像有人在附近對目標物開槍一般,讓他差點沒從座位上跳起來。

銀幕上出現了身負重傷的少女躺在男主角的雙膝上。男主角身邊溫文儒雅的助手知道少女是由小狐狸變身的秘密,竟然與原住民串通好,要將可以變身的小狐狸賣給馬戲團。在此之前他們必需除掉礙事者,也就是這部電影的男主角。

小狐狸以肉身為心上人擋下子彈之後迫不得已現出了原型。她在斷氣之前掙扎著舔了下男主角的手,就閉上雙眼不再動彈了。這時片子中一直持續不斷的優美配樂也停了下來。在一片寂靜之中男主角放下了懷中的屍體,站起身子做出了投降的模樣。背叛他的助手與原住民們眼看賺錢的機會飛了,極盡所能地嘲笑辱罵,甚至用小刀劃破了他的臉孔取樂。

太宰原本以為這是一部讓孩子與內心是孩子的大人看來傻樂的治癒系動畫片,沒想到經過了如夢似幻的前半劇情,後半竟然開始走寫實風格。一時之間他有點被不按牌理出牌的劇情給吸引住了,甚至忘了去注意國木田的手指。他那棕色的雙眼緊盯著前方,銀幕上是臉頰被刀尖劃出兩道血痕,並且腹部挨了原住民們拳打腳踢的可憐男主角。

這下要怎麼收場?難道讓男主角也隨狐狸少女而去?太宰默默想著,喝下了最後一口紅茶。銀幕上持續了數秒的一方毆鬥停頓下來之後,正打算對被打得跪倒在地的男主角吐口水的助手突然捂著胸口倒了下去。只見他倒在地上不斷痙攣,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不久就成了一具不會說話的屍體。原住民們面面相覷,趕緊用手指摳喉嚨,可是這遲來之舉已經無法阻止喪命的下場。

此時可以聽到室內充滿觀眾緊張的呼吸聲,而黑髮青年不禁脫口而出:「下毒。男主角早在之前的晚會上就在大家的食物或者飲料裡下了毒。」

他說的沒錯。男主角打從一開始就沒打算信任自己以外的任何人。他對助手與原住民始終抱持著疑心。尤其是注意到助手的態度鬼祟,與原住民私下來往密切時就已經準備好毒藥了。事實上男主角知道這片草原上哪兒生長著毒草,他比原住民更了解這個地方。因為他已經是第十次來此工作了。

觀眾們的目光緊跟著男主角,國木田與太宰兩人也不例外。誰都沒有料到一部尋問度不是特別高的卡通電影竟然有著如此出人意料之外的發展。在大銀幕上男主角費力地一點一點爬向小狐狸身邊,然後將已經失去體溫的毛團緊緊抱在懷裡。此時畫面聚焦在男主角的臉部特寫,面頰上兀自流著鮮血的傷痕早已乾涸,而他的眼神竟然清澈地像個少年。終於他以沙啞但是滿足的聲音開了口:「謝謝妳。謝謝妳愛著我。再見了,我的狐狸少女。」

此時傳來了起風的聲音,陣風拂過被人類的殺意染得一片血腥的草原。在單調地幾近控訴的「沙沙」聲之中銀幕上的男主角與小狐狸終於變得模糊,而畫面也拉遠了,直到滿是星子的夜空。片中那首很美的凱爾特民族樂曲再次響起,不同的是這次有了歌詞。

室內傳來了少許女性觀眾的啜泣聲令太宰感到有些不自在。於是他本能地轉向了自己的戀人,有點驚訝地發現國木田正兀自流著淚,淚水染濕了眼鏡鏡片,還順著下巴慢慢滑落。

「國木田君……」黑髮青年想著自己得說些什麼。可是他總覺得說什麼都不太對。儘管他覺得人高馬大的戀人竟然會為卡通片流淚有點好笑,可是非常令人愛憐。如果不是在公共場所的話,他真想抱緊自己的戀人。

「應該還有別的方法……這個監督跟劇本居然……抱歉,等我、一下……」棕髮青年脫下了眼鏡,開始有點忙亂地想從口袋裡掏出手帕。但是因為淘氣的戀人一直睜大了雙眼盯著他瞧,似乎無法順利的把手帕拿出來。

「沒關係的。我啊,今天看到了比電影更好的東西喔。」黑髮青年以略帶軟糯的開心口吻這麼說著。然後不再考慮其他,在即將散場的電影院裡湊過腦袋,親吻著戀人面頰上的淚痕。他一面親吻一面有點含糊不清地低聲道:「都是國木田君不好啦。怎麼這麼可愛……還在我面前流淚,我已經忍不住了……我會愛你。雖然不明白所謂正確的『愛情表現』,可是我已經忍不住了喔。」

棕髮青年一下子就止住了淚水。接下來他的反應令後方的觀眾(很幸運地這是叫好不叫座的冷門片,所以他們倆旁邊沒有觀眾)在過了三天之後依舊嘖嘖稱奇。這名體魄強健的棕髮青年初次留下了食物在電影院的座位上,抱起他那不斷喃喃說著:「嗯唔、我忍不住了嘛……已經忍不住了喔。好想『嗯啾嗯啾』地親親安慰國木君——」的淘氣戀人就從電影院衝了出去。

第二天的早報上登出了國木田與太宰的照片。武裝偵探社的調查員國木田獨步從電影院奪門而出後抱著同事在大街上跑,雖未引發意外卻也足夠造成話題。穿著國木田送的聖誕禮物新皮鞋的太宰一整天心情都超級好的,不斷地拿起早報接近試圖以認真工作逃避他的國木田,隨時來上一句:「國木田君,這張照片裡面把你拍得很帥氣喔。不要害羞嘛,反正這跟你去田地裡或者河裡把我救起來時有記者來拍也差不多了——」

「啊啊啊——太宰你給我閉嘴啊啊啊——」此時的國木田很確定自己今天無法按進度完成工作了。不過不要緊,他早就知道計畫就用來被打亂後再修改的。

當黑髮青年被他的戀人掐著脖子壓到牆上時還軟綿綿地說了一句:「唔唔……國木田君也知道吧?我沒有買聖誕禮物的預算嘛,所以就只好把自己當禮物送給國木田君了喔。可以多多的掐我……嗯、嗯唔……唔唔唔❤❤❤」

掐完太宰之後國木田試圖冷靜下來,再次確認了今天的行程表,準備重新投入工作時竟然看到他那淘氣的戀人將紅色的寬面緞帶在頭上打了個蝴蝶結,然後笑瞇瞇地向他招手。還跑到他的桌子附近歪歪扭扭地晃來晃去。

根據在同一棟建築的律師事務所上班的目擊者指出,聖誕節當天他不巧回去拿忘在公司的手機,可是當場被嚇得不輕。目擊者心有餘悸的形容著他當天所聽到的內容如下:「太宰!!別胡鬧了——」的吼叫聲夾雜著「嗯啾嗯啾」的莫名親熱聲響不斷地自武裝偵探社內傳出。

事後(咳咳),當福澤社長接到附近鄰居充滿關愛的問候,這才明白聖誕節當天執班的國木田與太宰兩人亢奮的工作現場早已成為左鄰右舍的熱門話題了。


Fin

---------------------------------------------------------------------------------------------------- 

【充滿愛的群宣】:
群名:宰在田的懷裡☆
群號:494771545


【★】想入本群者必看!(請想像少女宰的口吻w)

入群申請請寫上從哪裡看來的群號,並寫上自己的微博或是LOF帳號
不寫的小夥伴是不會通過的喔 ❀✿ 

1、本群歡迎熱愛國太的小夥伴加入,嚴禁拆逆
(如群名「宰在田田的懷裡」喔 。)

2、必需熱愛國太醬☆希望至少能對兩人都有愛
(只喜歡其中一方的人可以離開了XDD…)

3、鑒於國太糧食稀少,你有關注太宰其它西皮的作者可申請入群。
但是請注意,你本身有創作太宰其它西皮的同人作品者不可申請。
另外,你的「喜歡」裡面全是太宰其它西皮的作品占多數亦不可申請。

4、如果你喜歡陀思,那麼你可以離開了。
(非常正經認真,不開玩笑。很重要的第四點)

5、歡迎熱愛國太,也喜歡敦芥與織安的小夥伴們☆
(也會有包含敦芥與織安的同人創作)

6、本群希望以同人創作與討論腦洞為主。
(等群上軌道了,也會考慮辦一些活動)

ALL黨的文野愛好者們,不好意思。如果您不巧看到這個消息,
我們只是想建個讓潔癖黨也能單純地愉快玩耍的群,
請不要誤會或者過度思考XDD…


以上。

【★】想入本群者必看!(請想像少女宰的口吻w)

入群申請請寫上從哪裡看來的群號,並寫上自己的微博或是LOF帳號
不寫的小夥伴是不會通過的喔 ❀✿

☆☆☆歡迎愛國太的小夥伴們申請☆☆☆等你們喔 ( ′艸`) ❀✿

---------------------------------------------------------------------------------------------------- 

(簡短的) 後記:
後記沒有不見啦xx 只是移到群宣下來面來了。這篇是沒有說過一次「聖誕快樂」的聖誕節賀文☆簡直像寫手自虐的題目一樣XDD…不過寫文時特別開心。總算讓國太醬一起看了一場電影,雖然是卡通片(笑)

即使是看電影這麼普通的事,讓他們一起做的話感覺就完全不一樣呢。在看片看到內牛的情況下田田也沒有忘記保護宰的節操XDD/////…總之是寫得非常過癮的一回。最後連仔細描述田田給宰的聖誕禮物(皮鞋)的篇幅都沒有剩下了。

若是接下來時間許可的話,希望也能讓小雪男過一個溫馨的聖誕夜。這篇是情侶一起鬧騰地放閃了,小雪男的故事裡想寫出家人們一起節的氣氛。那麼接下來我必需提一下文野二期第九集(捂臉)就算忽略了宰的臀部XDD…好,我知道很難忽略2333 但是重點在於二期第九話簡直是……美夢成真(國太版):
宰對田田說了「因為社長交代的工作嗯唔……」
社長走了之後宰又對田田發出語不成句的「唔、唔唔……」

能一直愛著國太真是太好了,我還能寫呢,目標是寫到三期!!
打算在國太醬這裡養老的說。那麼,還請有愛的同好們多多指教了(笑)

以及感謝所有看到這裡的同好們。
那麼,下次再見了。(雞血用了又會有吧2333)
老話一句「你的推薦、喜歡或留言對作者們而言是很大的動力☆」


P.S. 標題取自1945年的英文老歌「It's Only A Paper Moon」, 
引用了幾句歌詞。  (youtube)   ♪ (網易雲) 

评论(10)
热度(40)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