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微博同)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火影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文豪野犬][國太] BELOVED《後篇》

十一月份的第一篇更新☆《前篇》在此。
原作漫畫連載裡國太倆最近都被虐了> < 想來發點糖。

※國木田第一人稱視角。
※田田傻爸爸與宰小孩(無誤)
※甜到爆炸,作者內牛XDD 糖度飆破200%
※以上均可接受著,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BELOVED

我們最終選擇了一家口碑不錯的連鎖烤肉店。原因很簡單,上週末太宰與我分別在上班途中拿到該店的新分店的傳單,而我在這週下班途中也有拿到數次。他們的豪華套餐B看來還不錯,內容如下:牛肋排、牛大腸、里肌肉、豬頸肉、熟成橫隔膜、烤蔬菜,附餐還可以選擇要茶泡飯或是冷麵。

當我拿傳單給太宰看時他很快的從抽屜裡摸出一張同樣的傳單。然後笑瞇瞇地說著國木田君不止對別人很周到,連同樣的傳單都可以拿好幾張。我聳聳肩,告訴太宰發傳單的工讀生與阿敦差不多年紀,讓他早點發完傳單也好回家溫習功課。看著戀人略顯不滿而微微上翹的粉潤雙唇,我輕輕碰了下他的額頭,告訴他我們該出發了。沒有訂位的話,還是早點到比較保險。

估計新開幕有促銷方案之故,平日傍晚餐廳裡也人流如鯽。室內放著廣播節目,節奏明快的流行歌曲使得正在排隊的浮躁人群更加不耐。我小心地避開帶著好動孩子的年輕夫妻,耳邊還能聽到屬於女性的尖嗓門正在責備她的丈夫不幫忙看顧孩子。我守在太宰身旁,注意不讓餐廳裡喧嘩推擠的客人影響到他。

由於擔心平時總像在神遊太虛的戀人排隊時也是心不在焉的,我由後方握住他那瘦削的窄肩。沒想到太宰側過腦袋低聲道:「國木田君——耐心一點嘛。等下就會輪到我們。」他的聲音聽上去有些不穩,像在枝頭臨風搖曳的秋葉般跳躍著。我不明白他在擔心些什麼,難道覺得我會想換一家餐廳?雖然我的確不想在計劃以外的情況下浪費時間,倒不至於連這點排隊的時間也等不了。

「你不是那麼餓的話,我們再等半個鐘頭也好。對了,我去向服務員借折疊椅。懷孕初期胚胎還不太穩定,不宜久站……」

我的話還沒講完,就被太宰用手給捂住了嘴。我狐疑地望向自己的戀人,只見他雙頰緋紅地小聲抗議著:「別說了啦。這是我們之間珍貴的秘密。我不想讓整家烤肉店裡面的人都聽見……國木田君好遲鈍喔——」

感覺耳中迴盪著那句「國木田君好遲鈍喔——國木田君好遲鈍喔——國木田君好遲鈍喔——」的細微埋怨聲,我卻不怎麼生氣。因為有點彆扭的太宰也很可愛。回想起來,初次見面時太宰在冷靜觀察我的同時並未忘記睜大雙眼,表現出一付無辜的模樣。那時我已經知道他不止生得好看,還很懂得己身的優勢。

「抱歉。」我在那滲著細細汗珠的微溫手心裡輕聲回答。太宰像是為我的氣息而感到搔癢似的「嗯唔」了一聲。此時正好有服務員過來尋問我們點單,我在點餐的同時順便請他拿椅子給我。才講到「請給我一張折疊椅」,太宰就拉住了我的衣角。看來他真的很擔心我會講出他懷孕的事?於是我以眼神安撫他,然後找了個「我的同行者體力不好」的理由,順利地向服務員借到了折疊椅。

坐在椅子上的太宰像個孩子似的嘟起嘴。兀自嘟噥著:「真抱歉,我生來體力就不怎麼好。不過我想這種事,國木田君早就知道了喔。」

戀人帶點埋怨的口吻讓我笑了起來。那對明亮的棕眼在日光燈下顯得像剛沏好的紅茶般溫潤剔透。如果只有我們倆的話,我會捏捏他的臉頰。然後趁他佯裝不快的時候親他一下。不過現在在公共場所,我自然不會這麼做。於是我取來菜單輕拍在那黑髮蓬鬆的腦袋上。告訴他看看要點什麼飲料。

「這種時候就要點啤酒嘛。」看著太宰纖白的指尖指著菜單上的百威啤酒,我感到頸部的汗毛都豎立起來。他究竟有沒有懷孕的自覺?

「你傻了,太宰?還是當我傻了……當然不可以!!」我蹙著眉猛然拍了下椅背。力道不算大,聲音卻很響亮。太宰瞇起眼縮了縮身子,鼻頭都皺了起來。

邊上那對為了管小孩而心力交瘁的年輕夫妻也愣住了,隨後一臉好像看到電影的拍攝現場似的微妙神情。真搞不懂現代人怎麼有那麼多看戲的閒心。但是我看到小孩有點害怕的樣子,就曉得自己的表情一定很嚴肅。

冷靜,要冷靜。國木田獨步,你得冷靜下來。我這麼想著,稍微挪出一些距離。隨即感到太宰怯怯的目光追著我,一副欲言又止的做錯事的小孩的模樣。他根本就不怕我,那是裝出來的。倒是我竟然覺得假裝害怕的太宰比真正的小孩更惹人憐愛?!只好一面深呼吸一面無法控制地嘴角抽搐了幾下。

「聽話,別再小孩子氣了。給我乖乖的喝溫開水。你真的該小心點,學著多顧及自己的身體狀況。」我儘量保持語氣柔和,避開「懷孕」這個詞。

服務生過來請我們兩人到座位去。我伸手給太宰時他靜靜地凝視著我好一會兒,才把自己的手遞了過來。隨即以帶點埋怨的撒嬌語氣道:「好吧。真是很久沒看到國木田君這麼生氣的模樣。你這個傻爸爸……我開開玩笑而已嘛。我知道點了啤酒一定會被你沒收的。」

老天,太宰剛才喊我什麼來著——你這個傻爸爸?!

雖然他說得很小聲,我可是聽得很清楚……簡直不能好!!

已經無法說出是興奮亦或震驚。但我還能聽到周遭在排隊的客人們忍不住竊笑。我就像個諧星一般合不攏嘴,拖著孩子氣的戀人歪七扭八地跟著服務員往前走。滿腦子都是等太宰生產後,我就得一口氣養活兩個小孩的念頭。

除了我們的孩子之外,孩子的媽也還是個「大孩子」。我必需盡到作為「父親」的責任。我要一輩子守護著我的家人,就像我曾寫在記事本裡的計劃細項那般。還有我必需向太宰求婚,即使是奉子成婚。我會讓他放心待在我身旁。


* * *

厚切熟成橫隔膜烤起來香噴噴,在鐵絲網上滋滋作響地呈現引人食慾的焦褐色。油花與肉的比例是理想的五十比五十,滋味溫和。豬頸肉又被稱作松阪豬肉或者霜降豬肉,口感柔軟富有彈性,營養豐富。我把烤好的牛橫膈膜與豬肉夾到太宰的盤子裡,看著他對烤肉小口小口地吹氣,才發現他似乎真的很怕燙。

以往只與他單獨在偵探社樓下的「漩渦」吃過一次咖哩飯,還有兩次則是與大家一起到社長指定的和食料亭參加忘年會。我從未發現自己的戀人如此怕燙,就像傳說中的「貓舌頭」一樣。我把烤好的玉米、青椒與杏鮑菇夾到太宰的盤子裡,囑咐面有難色的他要把青椒吃完。然後起身去幫他倒了一杯溫開水。

「喝點水。慢慢吃,有兩個半鐘頭,不急的。還有,把青椒吃完,太宰。可以補充維生素C,你自己也知道那對身體有好處。」我把玻璃杯遞到他手中。

我還是小心翼翼地沒有再提「懷孕」這個詞。找了個空檔吃掉自己那一份鮭魚茶泡飯。然後把鐵絲網上開始產生漂亮格子紋的牛肋排翻了個面。要烤熟一些才能放心讓太宰吃。現在他是一人吃兩人補了。我繼續往烤架上放牛大腸與里肌肉。這些熟得快,所以還是得邊烤邊看著。

太宰進食的速度不快,不過他至少有把我夾進他盤子裡的蔬菜與烤肉都吃完了。他用湯匙一下一下撥弄著雞肉茶泡飯,輕聲道:「我好喜歡國木田君……我一直在想如果真的生了你的孩子是怎樣的光景?真希望我也可以為喜歡的人的生命留下證明,即使擁有家庭對我而言就像一場虛幻的美夢。」

我把湯匙從戀人的手裡拿下來。然後將牛大腸與里肌肉夾進他的盤子裡,敦促他趁熱吃了。在太宰乖乖地開始咀嚼里肌肉之後我又把牛肋排翻了一次面。想想,何以他會把「擁有家庭」看作一場夢?果然還是不太信任我的愛。

「你知道的,我也很喜歡你,太宰。雖然我擔心你的身體負擔太大,可是我真的很高興你的心意。話說,今天才突然從你口中得知這個消息,我根本來不及準備戒指呢。但是我希望你與孩子永遠是我的家人,太宰治,請你嫁給我。」

我曾經想過自己會怎麼向太宰求婚。應該是在冬夜裡滿是七彩小燈泡的聖誕樹下用圍巾把他圈住,然後兩人共飲一杯加了白蘭地的熱皇家奶茶。或者在可以看見遠處霓虹的無人辦公室,手捧早已準備好的鑽戒。無論如何,不會是在把剛烤好的牛肋排夾進戀人的盤子裡時說出口。

但是我能由太宰的話語中明顯感到他的不安,現在最重要的是使他放下心來待在我身邊。戀愛總會使人內心變得敏感,雙眼只注視著唯一的戀人。這麼想來好像有點傻氣又娘娘腔似的猶豫不決……不過傻氣又有什麼辦法?這就是愛啊!是我對太宰的愛意。即使會顯得不夠明智果斷也不能捨棄愛。

「國木田君……!!我、我不適合……」太宰難得在我面前顯露驚慌失措的模樣。他甚至放下了手中的餐具站了起來,像是想捂著臉逃跑。

「為什麼?看著我說。太宰,別低下頭。我要你看著我說清楚。」我把戀人微溫的雙手自他的面頰上移下來,然後緊扣著他那濡濕的指尖。

透明淚珠不斷從太宰的面頰上滾落下來,讓他那以男性而言顯得太過秀麗的面容彷若出水芙蓉一般。我很懊惱自己竟然讓所愛的人哭泣,可是不能讓他繼續逃避現實。以我對戀人的理解,太宰一定有話想對我說。即使那是與接受我的求婚與否沒有直接關係的話,我也很樂意聽他訴說。

眼前的淚人兒抽噎了下,試圖平復呼吸。我以左手輕拍著他的背心,右手還是緊扣著他的指尖。並非害怕他會從我的生命中跑走,我想這麼說服自己。不過其實我害怕到連手指都會顫抖的地步。我不想被太宰拒絕,無論他有何理由。再說,就是以發漲的腦袋稍微釐清一下情況,戀人很明顯地希望我更加疼愛他。

「嗚嗚……我、我是個男人……國木田君,你的搭檔太宰治是個男人啊!!……我的、身體構造……畢竟是生不出小孩的,這樣的我也能成為國木田君的家人?不適合吧……因為你、在手帳上寫著將來想要小孩。可是我想……想跟國木田君永遠在一起。」美妙的戀人掛著淚水對我做出了愛的告白。

太宰治。你怎麼會這麼可愛啦。

雖然太宰平時有點淘氣又愛捉弄人的樣子很可愛,甚至在謀略上一展長才的冷酷感也有點可愛的感覺。果然還是流著淚說出實話的太宰最可愛了。就在我這麼想時戀人側著腦袋以掛著淚水的美麗棕眼解讀我。好像依舊在擔心我是否會因為他的謊言而暴怒。說實話我當然生氣了,氣他懷疑我試探我。但是人有七情六慾,也不會總是只有「生氣」如此單一的反應。

現在已經不是害羞的時候。我拿起隨身攜帶的手帕擦去那令人愛憐的晶瑩淚水。想著我們真是兜了好大一個圈子。既然太宰已經承認他那撒嬌的甜蜜謊言,我也要給予他一些相應的表示。不過我當然不會說謊。我一把將太宰攬進懷裡,湊近他那泛起粉紅的耳輪尖端。

「你真是個放羊的……好戀人啊,太宰。在勾心鬥角,爾虞我詐的世界裡你無法坦言自我,有時這也無可厚非。但是我要你知道,你唯一不必做的就是對我說謊。好好記住我不會離開你。我是你的搭檔、你的戀人,更是你的家人。」

太宰沒有出聲,而是把黑髮蓬鬆的腦袋埋進我的胸口。他那柔軟的面頰碰上去是溫熱的,比剛吃過熱食熱飲時還暖和。戀人的雙臂一再抬起收緊,只是為了將我抱得更緊,並且更加貼近我一些。我撫摸了下那鬆軟的黑髮,覺得自己大膽直白的行動是正確的。在太宰終於放下心來的同時我也感到安心了。身為男人,畢竟我也有著難以啟齒的時刻。就透過擁抱來傳達比愛情更加纖細的保護欲。


* * *

街燈亮起來,星星在夜幕中窺伺著路上稀稀落落的行人。我的手機與標準時間分秒不差地顯示著晚間十點。說真的有些不好意思,在我們敞開心胸並且摟抱恩愛之後感到食欲大振。太宰抱著我的手臂撒嬌地表示想加點一份牛舌與啤酒,我點了牛舌與牛小排,但是不許他點啤酒。

離開餐廳之後太宰已經完全忘記反省了。他開心地哼著自殺小曲兒,紅著眼眶與鼻頭向我要求能否買一手啤酒(六瓶)帶回家喝,我十分嚴厲地拒絕了。並且說著放羊的青年沒酒喝。他聽了當街大笑起來,笑著一頭紮進我懷裡喃喃自語著:「國木田君真是太過分了……跟你一起只能喝溫開水的話,那麼也只有我能稍微忍耐這種生活吧……不,今晚以後我可能會無法忍耐耶——」

「太宰。說真的,你為什麼想跟我一起去吃烤肉?」我把他的白色圍巾拉攏一些,然後再用自己的棕色圍巾把他圈住,打了個蝴蝶結。看了看,有點不滿意,於是又把他那條白色圍巾上面的絨球輕輕拉出來。

「國木田君果然好遲鈍喔!!……真的應該由我來說?日本情侶之間有著第一次做|愛|之後去吃烤肉慶祝的習俗。」戀人露出了我所熟悉的埋怨眼神。

對我而言太宰的雙眼是比暗夜中的明星更加珍貴的寶物。我曾看過這雙眼晴有著混濁陰暗的片刻,也在其中瞥見過無比尖銳的審視,甚至是殺意。如今他那清亮溫潤的棕眼裡明白地寫著愛戀與嬌嗔。也許我是該被太宰埋怨一下。

想想我們初次親熱之後的第二天我買了條保暖又可愛的白圍巾給他。就是他現在所戴的這一條。他曾經不止一次的說過上面的白色絨球感覺太孩子氣了,不過我看到這條圍巾時馬上就想起了他。在我面前雖然時而說著撒嬌的甜美謊言,卻總是毫無防備的讓我看到他柔軟脆弱姿態的太宰,的確很適合白色。

「太宰你啊……我真是一言難盡。雖然依舊覺你就像是啃噬我時間的惡靈,又像是以甜蜜謊言蠱惑我的小惡魔。不過,近來大多數的時刻感覺像選這條圍巾給你時一樣——你在我的面前就像是毫無防備的小天使。」

這種肉麻話究竟是怎麼從我的嘴裡說出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覺得我的戀人是小天使,我就可以說出口。不過我也感到臉頰有些發熱了。畢竟我還真不是能把這些肉麻話天天掛在嘴上的男人。

太宰的神情有些恍惚,不過我沒看漏他的面頰上也泛起了紅潮。過了約莫三秒,他像是下定決心般直視著我的雙眼回應:「我不是天使。只是國木田君的戀人。我不信神,所以覺得天使是沒有性別的美麗傳說……不過,如果可能的話,我希望能夠幫國木田君生五個孩子喔☆」

我怔了下,揉弄著他的黑髮笑道:「……我明白你的心意。但是,別再胡鬧了!!就算你能生,你的身子也吃不消。我有你一個就夠了。」

沒料到太宰竟然笑著說:「只有兩人的頂客族的生活也不錯呢。不然我感覺未來可能要吃五個孩子的醋……嗯唔……」

這回我沒讓他說完,就堵上了他還在絮絮叨叨的粉潤雙唇。

就像平時一樣的柔軟溫暖,還帶了點烤肉醬汁的飽足滋味。


FIN

----------------------------------------------------------------------------------------------------

(簡短的)後記:
老實說這個後篇原本該早些完成。在氣溫高達二十七度以上的十一月午後,我這麼想著。無論氣候冷熱或者心情起伏,該完成的預定就要按時完成。不過哪一次寫文時我不是想著能早點完成就好了(笑)

文前的警語(笑)裡寫著的甜到爆炸,作者內牛XDD 糖度飆破200% 都是實話。在我有生之年也許再也寫不出糖度這麼高的甜文了吧。畢竟在我筆下沒有其他的受君能像宰小孩一樣說出「要吃五個孩子的醋」ww 也沒有其他攻君能像田爸爸一樣把戀人當小孩管xxx 又把戀人當小孩寵了www 寫到田田突然向宰求婚的段落我是真內牛了而且室內還播放著老少女動畫的原聲),突然覺得即使宰在文中沒有給田田正式的答覆,我也已經滿足了。

我並非對自己的作品感到自滿,只是在能達成的有愛限度裡已經接近飽和。所以感到了作為文手難得的滿足感。在LOF待滿兩年四個月這段說來不長,到也不算短暫的時光裡我確實得到許多,也付出不少。甚至有某些令人啼笑皆非的遭遇。邂逅與離別是表象,還有其他無法言說的尷尬與執著。所以必需做出決斷,為了前進而做出的決斷是不可少的。雖然想繼續感言大發表(笑)不過就等著以後有機會再說了。否則又有變成冗長的後記的趨勢ww

以及感謝所有看到這裡的同好們。
那麼,下次再見了。(雞血用了又會有吧2333)
老話一句「你的推薦、喜歡或留言對作者們而言是很大的動力☆」


P.S. 標題取自日本樂團GLAY的抒情佳作「BLOVED」, 
引用了幾句歌詞。MV ♪ (youtube)   LIVE音源  (網易雲) 

GLAY出道滿22年了,期間一次也沒有解散過。
而且已經發表了「不會解散」的宣言。
他們永遠是我喜歡的樂團裡最暖心的:)

【GM字幕组】GLAY東京巨蛋 2015 嘉賓YOSHIKI登場感動MC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456815/

只要18分鐘,讓你看見GLAY的溫暖與不容易(笑)
以及林老闆簡直了XDD//…是說聽VR的誰不曉得We are X啊ww

评论(13)
热度(35)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