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微博同)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火影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文豪野犬][國太] BELOVED《前篇》

十一月份的第一篇更新☆
原作漫畫連載裡國太倆最近都被虐了> < 想來發點糖。

※國木田第一人稱視角。
※疑似正在慢慢抱球的宰。
※田田對宰說的話毫無懷疑,這是原作梗XDD
※以上均可接受著,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BELOVED

陷入忙碌的每一天 而無法坦然面對
為所遺忘的重要事物 點起溫柔燈火

就此面臨 各自的人生交叉點
迷茫之中 卻步不前
儘管如此 人還是要邁出腳步
終於邂逅 戀慕之心
無論何時 也要活出自己的人生
倘若有你在我身旁

從夢裡醒來 我今後也會繼續愛你
從夢裡醒來 我會比現在更加愛你


* * *

今早開始所有的事都像錯綜糾結的毛線團一般糟透了。

我盯著手上的資料,暗自想著情況是否能更糟些。從早上開始就有兩位客戶沒有抵達約定地點,男性客戶在電話裡說著他的愛貓突然生病,管不著其他了。女性客戶則是簡直歇斯底里地哭訴道找偵探沒用,安眠藥也沒用,她已經不再對感情方面的事抱著任何希望了。

我的手上還拿著要送去特務科的資料,聽到她所說的話,感到十分頭疼。我一面過馬路,嘴裡一面說著:「鈴木小姐,請冷靜。不委託我們調查外遇沒有關係。但是人生畢竟只有一次,請您好好珍惜自己的性命。」

在我沒什麼技巧的安撫下電話那一頭的女性客戶突然抽噎著說她要去買早餐了。想想應該是沒有太大問題?根據個人經驗,如果有食慾,就是想好好生活的寫照之一。我把至少不會再在今天內突然來電的兩位客戶給拋到腦後,飛也似的大步跨過馬路與人行道,搭上了內務部的電梯。看著標示前往「異能特務科」。

接待我的是一名身材纖細,將黑髮中分再往上梳,穿著水墨藍雙排釦正式西裝的青年,他戴著現在很少見的銀色圓框眼鏡,唇角左邊的小痣令人印象深刻。這樣的小痣似乎不該出現在一名男性臉上。感覺平添一股嫵媚的柔弱氣質。

估計是我盯著他瞧的關係,他有些狐疑似地回視我,然後以公事公辦的語氣道:「你就是國木田先生吧?你好,我是坂口安吾,代表特務科收下武裝偵探社的重要文件。」

「是的。坂口先生你好,要交給你的文件在此。」我鎮重地答覆他。

我小心翼翼地將重要文件自防水公文袋中取出,置於桌面上。再起身向坂口友好地伸出右手。他遲疑了一下,還是禮貌性的握住我的手。看他仔細地翻閱文件,不由地慶幸自己在擅打與處理文件時加倍花心思是正確的決定。他看過之後十分不明顯地嘴角微微上翹了。然後在經辦人的位置蓋了姓名章。隨即細心地將文件裝入透明的資料夾裡,看樣子是要等上級回來再呈上去。

「這分文件做得精確又仔細,挑不出毛病呢。看來花了不少時間,辛苦你了。」坂口拿了一份蓋過章的存聯給我。他真是個很細心的人。

我接過存聯,點頭道謝。雖然有點好奇他怎麼猜得出這份文件是我做的。坂口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般輕聲道:「福澤先生不會讓經驗不足的人員經手重要文件。太宰君大概也懶得檢查這如此繁瑣的細項。對了……太宰君他近來可好?」

「託您的福。他每天歡蹦亂跳地吵著要入水自殺。現在大概正在公司裡的沙發上假寐加上享受音樂。總之,太宰那傢伙平時就像對任何事也不認真,在危急時刻卻是異常的可靠。」我據實以告。並且將存聯收進防水資料袋裡。

眼前行事謹慎的纖細公務員嘴角上翹的弧度加深了。表示希望我能代為問候一下太宰,我爽快地應允。能在早上至少完成一項預定,已經讓我的心情好轉許多。總覺得坂口說不定與太宰是舊識?回去再向太宰提一下好了。

走進內務部的電梯裡轉身時發覺坂口那對明察秋毫的雙眼還在打量著我。如果他是太宰的朋友,也許是在擔心我能否與太宰好好相處。不過他的眼神挺複雜的,其中還包含著某些難懂的微妙情緒。「代為問候」該不會有什麼弦外之音?

走出電梯時我考慮著在內務部附近的高級糖果店裡買一些手工的生巧克力。亂步先生與公司裡的女職員們一定會很喜歡。也可以留一份給太宰,雖然他可能會嘟著嘴說:「啊,太甜了。國木田君選的生巧克力真的太甜了。」


* * *

當我回到偵探社時,室內沒有一個人影。太宰的桌面上像往常那般堆滿了進度不明的文件與散亂的資料夾。感覺似乎疊得比早上我剛進門時還要高。讓人找不到空位,連想要把給他的生巧克力放下來都沒辦法。在開始午後的工作之前還有個小空檔,我一邊吃著簡單的火腿生菜三明治作為午餐,一面想著來整理一下太宰的桌面好了。剛剛伸出手,又覺得有點不太妥當。

畢竟即使我看得出什麼可以扔,什麼不能扔;哪些是沒完成的報告,哪些是還沒動過的資料,這都是太宰自己的安排,我不該沒有問過一聲就擅自挪動他桌上的物品。我嘆了一口氣,拿著三明治坐到辦公室裡那張長沙發上。也罷,吃飯時就該好好吃飯。否則消化不良也會影響午後的預定。

「嗚!好重喔,嗯唔……」當我坐下時聽到了一個微妙的聲音。那聽上去就像被掐住脖子的某種小動物在哀鳴,然而在下一秒竟然又能開始撒嬌。

臀部底下有點軟軟的違和感,而且還帶著某種熟悉的體溫。在這短短的數秒之間我差點喊出來,連忙打算起身。身下的人卻以那雙纖細的手臂環抱在我的腰間,以帶著濃濃睡意的綿軟語氣道:「嗯唔、國木田君好過分喔……坐完了就想走。」

我連忙回答:「不!我怕壓壞了你……」然後愕然地聽到太宰咯咯輕笑起來。哪有這麼好笑,真不明白何以他聽上去很開心的樣子。我蹙著眉轉向平躺在待客沙發上的太宰,他蓬鬆的黑髮有些凌亂,濕潤的棕眼閃閃發亮。

「如果這樣就會壓壞的話,平時假日與你親熱的時候我已經壞掉好幾次了。哪,國木田君,馬甲的下襬改短一些顯得比較有精神。聽我的意見準沒錯。」太宰嘟著嘴將指尖探進我的馬甲的縫隙裡,掐開了一顆釦子。

感到血液上湧,面頰發燙的我鬆鬆地握住他那挑|逗|的纖細指尖。想將這傢伙一把摔出去與猛然拉進懷裡擁吻的念頭在我內心不斷交戰著。最終我並沒有做出那些戲劇化的舉動,只在他微微掙扎的右手手背上捏了一把。明明沒怎麼用力,太宰又發出像是小動物被掐住時的細聲哀鳴。那對美麗棕眼裡帶點埋怨的神情讓我感到渾身不自在,不過總算是乖乖地讓他縮回了手。

我一面清嗓子教訓著賴在沙發上眨眼的太宰:「咳咳、太宰,你居然在這麼靠近門口的地方午睡。萬一被陌生人撞見多失禮?你有在聽麼。」一面尷尬地拿起了在剛才的混亂中被拋到桌上的半個三明治,又對著他道:「你的桌面上的資料更是有史以來最混亂的狀態,你真的該好好把桌面整理一下……?!」

正打算繼續說教,發覺眼前的人神情微妙不安地前後搖動著。難道他這麼不樂意整理桌面,不止搖頭,簡直全身都要跟著搖給我看?不過我很快就發現這是輕度地震,不是太宰個人的問題。於是我上前一步,將那瘦削的身子攬進懷裡。這種程度的地震自然沒什麼好怕。不過如果我的擁抱能讓他安下心來就好了。擁抱的瞬間感到懷裡的人微微震了下,以細微的聲調呼喚著我的名字。我仔細摩娑著他後頸上方鬈曲的髮尾,並且輕撫著他的背心作為答覆。

地震持續了兩分鐘左右,擅於撒嬌的戀人貼覆上來,直到像隻舉止輕柔優雅的貓兒般緊貼在我身上,耳輪尖端泛起粉紅的雙耳想必早已補捉了我逐漸加速的心跳聲。撫摸著那頭鬆軟的黑髮,我搜索枯腸,想擠出一句不是說教的話,最後只能徒勞地開口:「早上我去了趟特務課。坂口安吾先生要我代為問候你。」

太宰扭動著身子,似乎不太愉快地說著:「我曉得你去送社長交待的重要文件。還順便買了附近店家的生巧克力?國木田君總是這樣,對別人的事情都很周到。安吾問候我是不錯,為何要在我們擁抱時提起他?」

我按住他的穠纖合度的窄肩,設法挪出一些距離。欣賞了下那張精緻面容上略顯不滿的稚氣神情,朗聲答道:「不然我會想叫你去整理桌面。反正都被你猜出來我買了生巧克力,可惜你的桌上一點空位也沒有。這就是你給我的答覆?」

眼前的人愣了下,像個賭氣的小孩般嘟起了嘴。看他嘟著嘴挪開我的雙手,我差點忍不住笑出聲來。只見太宰快步走到座位前面,伸出一根手指在文件與資料夾組成的小山上面輕輕一推,原本就被地震給震得顫顫巍巍的山峰崩潰了,從山頂發生了一場壯觀的「雪崩」……沒錯,所有的東西稀哩嘩啦地一股腦兒倒向了我的桌面。攤得到處都是。

這種情形下太宰眨動著大眼,張開雙手比劃再以無辜的柔軟聲調說著:「這樣我的桌上就有很——多——空位可以放國木田君送的生巧克力喔,真棒呢。」

「太宰!你、你這傢伙……」我上前扣住了太宰的右手,迎上那對巧笑倩兮的棕眼。他正在解讀分析我的怒意,似乎隱約期待著我發怒時非理智的舉動。

我將紮著肉桂色緞帶的沙色厚紙袋拍向那略顯單薄的胸口,待太宰伸手來接時順便遞給他一份可以直接歸檔的政|府|公告文件,吩咐他去把這份文件歸檔。然後不動聲色地開始收拾著桌上的一團混亂。好在因為午後剛過,我們兩人都沒有把茶杯放在桌上,不然現在我應該忙著找抺布與拖把了。

「你去把這些文件歸檔,然後吃吃糖,一邊涼快著去。反正午休還剩下二十分鐘左右。我來整理你的東西……啊啊啊!!這是兩個月前的政|府|公告了,這張也給我拿去歸檔。這、這是上個星期我跟你說要完成的報告,下午把它結束掉!!」整理著太宰的雜物,我感到火氣又上來了。

『啪!』我把那張報告折起來扔了出去。本來應該掉在太宰的桌面上,不料我的手勁太大,那張沒什麼重量的A四紙竟然落在了太宰的臉上。

「嗯唔!國木田君好壞喔!!……怎麼可以對懷孕的戀人這麼過分。」這是他給我的回應。他以撒嬌的聲調說「嗯唔」跟「好壞喔」的時候並沒有把報告拿下來,直到開始說著「懷孕」時才把報告給拿了下來。

我抬起頭來瞪了他一眼。充耳不聞般蹙著眉把那疊A四紙迅速分類為:該歸檔的、留待參考、未完成的報告(不急)、未完成的報告(緊急),還有已完成的報告(待檢查)。再一一夾上鳳尾夾固定住。當然是用我自己的夾子,太宰的都不知被他放到哪兒去了。

我把分類好的文件放到太宰桌上,再開始把那些資料夾都快速地檢視一遍,然後按分類標籤仔細地一一歸位。未貼標籤與內有可留待參考資料的就一起放到太宰桌上。其實我心裡正在考慮著該如何對「懷孕」兩字做出反應。畢竟連五歲小孩都曉得男人與雄性不會懷孕。

「唉呀,國木田君是不相信我會懷孕嘛——你都忙完了,就看看公用信箱吧。」太宰坐在座位上打開了包裝袋,取出一顆生巧克力放進嘴裡。然後不出我所料的說著:「啊,太甜了。國木田君選的生巧克力真的太甜了。」

我會說是因為感覺他近來有些消瘦,又從來不肯好好吃飯,所以挑了稍微甜一些的牛奶口味麼。總之,我前天才把公用信箱裡所有的信箱都看過一遍,但是昨天工作比較忙就沒有一一檢查,難道有什麼特別的信件?我進入信箱裡一看,原來是清水先生的感謝信,並且還寫著他已經懷孕兩週的好消息……?!下邊跟著的是太宰那文情並茂的回信……看得我兩眼發直。

「我的天啊……男人懷孕,這怎麼可能?!」我大概是吼了出來。

窺伺著我驚愕的神情,太宰笑得就像隻吃飽喝足的貓兒。他舔了下沾著巧克力的食指,帶著笑意柔聲道:「會的喔。就像我懷了國木田君的小孩一樣。因為一一我們一個月裡也有達到十次親熱呢,其中也有三、四次在興頭上就都沒考慮到戴|套|嘛……國木君,我現在有孕在身,要溫柔地對待我喔。」

簡直晴天霹靂。我竟然讓太宰懷孕了,我……我要去面壁思過。我昨天好像有掐他的脖子?還把他按在地上踩他的背?剛才好像還不小心坐在他身上來著?!萬一動了胎氣的話,後果不堪設想。我緊張地起身給自己的戀人倒了一杯溫水。只見他捧著自己的馬克杯,久久才喝了一口,不時透過杯緣看我一下。

「太、太宰啊……抱歉最近對你有點粗魯似的。你要小心,不要動了胎氣。晚上想吃什麼?但是要注意不能吃生冷的,不能吃太油膩。茶、咖啡與酒精等刺激性物質也暫時碰不得了。」依舊感到驚魂未定,可是我得先安撫自己的戀人。

內心的驚愕慢慢化為愛的溫暖與疼惜。同樣身為男性的太宰懷了我的孩子,以他那麼纖瘦的身子來說想必很不容易,而且往後會更加吃力。我動情地將垂落在那白皙面頰兩側的黑髮順至耳後,他微微的顫抖了下,顯得有些退縮地答道:「沒、沒事的。國木田君一下子變得這麼溫柔,有點不太習慣而已。雖然平時的國木田君也很溫柔的,現在感覺有點太過擔心我的身體了。」

我親暱地揉弄著他的頭髮,這樣應該不會傷到他。直到他好像有些茫然似地抬頭凝視著我,大而專注的棕色眼眸裡流露出一股帶點感傷的稚氣。我想攬緊他,又怕傷到他。於是我只有繼續輕聲安慰道:「傻瓜。別瞎想了。我不擔心你,還擔心誰啊?乖乖地把報告寫完,晚上我們去吃頓好的。這麼說來,我們確實比較少一起出去吃飯。」

太宰默默地點頭。那對棕眼裡感傷的神情似乎消去了一些。他開始打字,我則是進行著午後的預定工作。「喀喀」地打字聲充塞在我們之間,暫時沒怎麼交談。在我的作業告一段落而伸了個懶腰,準備起身去茶水間泡咖啡時被那有些微冷的指尖拉住了衣袖。

手腕上掠過的一絲涼意做我感到有些生氣。有孕在身的人怎能讓自己著涼感冒?我拿過自己的大衣,不由分說地披在太宰身上。他像是嚇了一跳似的睜大眼睛盯著我,而我只是淡淡的說感覺他的手有些冷。他像是不知該怎麼回答一般扣攏了我的大衣的領口,好半天才細聲道:「這樣就像被國木田君擁抱著一般。」

面上發熱的同時我可沒忘記再次問他晚上想吃什麼。太宰坐著將完成的報告列印出來,微微仰首望著我,毫不猶豫地說道:「我想吃螃蟹鍋。國木田君,我們去吃螃蟹鍋嘛一一很暖和的喲。」

我似笑非笑地回視著他,跟著一字一句的告訴這個即使有了身孕還像個大孩子的青年懷孕時不能吃些生冷的東西,最好不要吃外賣的海鮮。他低下了頭,就在我感到有些不忍,想建議帶他去吃附近一間口碑不錯的廣東粥時太宰抬起頭來細聲道:「那麼,我們一起去吃烤肉。我還沒有跟國木田君兩人去吃過烤肉呢。」

雖然覺得烤肉也是既上火又油膩的選擇,但是看著太宰如此乖巧地完成了報告,而且一臉稚氣地睜大眼向上望著我央求的神情,實在令人不忍心拒絕。

就答應太宰的小要求吧。冬天吃點烤肉也是不錯的選擇。有我在他身邊,絕對不會讓他吃得太過油膩。也不會他碰任何含有酒精成分的飲料。


(TBC)

----------------------------------------------------------------------------------------------------

(簡短的)後記:
其實就是想給國太倆發點糖,因為不忍看到他倆在目前連載中的慘狀。但是你們也曉得我的習慣了,我不過是把插刀的梗延後了而已。噢,不用擔心啦,插刀的梗是不會放在本篇的《後篇》中的,看內容的走向就知道了www

雖然懷孕什麼的早就是被用爛的梗了xx 意外地好像還沒看到有國太文用過這個梗的說?我自己是從來沒寫這樣的梗,就決定試試看。日常甜加上宰的各種撒嬌,田田的各種疼惜與自責,想想這作為國太甜文的基礎也很不錯。

不知各位是否有注意到在辦公室裡國太倆的座位是面對面的說XDD…所以宰的桌上亂七八糟的物品確實可能「雪崩」到田田的桌上。這個「雪崩」梗要感謝枕頭(@枷鎖囚籠 )的提供。以及太宰治簡直了(要寫全名XDD)///// 無論是物品雪崩到國木田獨步(要寫全名XDD)的桌上,還是入水後等著對方來救xxx 怎麼都有撒嬌的感覺(捂臉)我也是不能好,哪有桌面上的物品「雪崩」過去還像在撒嬌的,你能再犯規一點麼宰xxx……

再寫下去簡短的後記就會變冗長了(不
那麼感謝來特別客串的安吾小天使(草莓味w)

以及感謝所有看到這裡的同好們。
那麼,下次再見了。(雞血用了又會有吧2333)
老話一句「你的推薦、喜歡或留言對作者們而言是很大的動力☆」


P.S. 標題取自日本樂團GLAY的抒情佳作「BLOVED」, 
引用了幾句歌詞。 ♪ (youtube)    (網易雲) 

GLAY出道滿22年了,期間一次也沒有解散過。
而且已經發表了「不會解散」的宣言。
他們永遠是我喜歡的樂團裡最暖心的:)

【GM字幕組】GLAY 20周年 ~20年的軌跡~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568752/

只要25分鐘,讓你了解GLAY(笑)
順提一下影片旁白是聲優中井和哉(還挺明顯的說w)

评论(6)
热度(44)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