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微博同)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火影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火影][鳴佐] Little Thing Called Love (400粉點文3)

設定:
年齡相差20歲的鳴佐XDD
(略溫潤的總裁鳴與略犀利的學生佐)

輕鬆向,基本上兩人是宛如初見的狀態。
請各位自行斟酌後再往下看,謝謝。

給limo ( @limo ) 的鳴佐點文。

Ready?GO——


Little Thing Called Love

你有做夢想家的天賦
也有紳士一般的魅力
真想現在就與你在一起

親愛的 告訴我
何時才能飛向你
和你永遠在一起


* * *

我的名字是宇智波佐助,十六歲。獨自在外租屋,為了讓租金便宜一些,還特地挑了離學校比較遠的租處。之所以沒有住宿社,是不想被學校那些囉嗦的老師發現我在打工。

本週幾乎一直是雨天,潮濕的空氣令人感覺眼皮都快要被水氣黏合了。由於我對自己的眼力有自信,想一直讓雙眼保持在最佳狀態,避免雙眼敏感的情況。回家之前要去藥房買眼藥水。雖然瓶子上標著眼藥水,只是人工淚液罷了。也不含藥用成分。點多了不好,但是為了工作時能保持神清氣爽,多雨的季節裡還是得在家裡備用一瓶,身上也戴著一瓶。

這麼說來,打工時其實不需要看很遠的地方,但是我有想看清楚的「那一位」。在此之前我還不知道他的名字。他是位金髮藍眼的年輕男客,年齡估計是二十五歲至三十歲前半。外國成年男客固定在執事吃茶出沒還挺少見的,加上那頭惹眼的金髮,已經今功引起了「執事咖啡廳Scenario」裡的工作人員們的注意。

不過目前為止我只在店裡見過這位男客一次。就是在我第一天正式上班的時候。後來因為課業繁忙的關係,與同事佐井商量過再向店長申請換了三個月的晚班。就沒有再遇見這位稀客。聽說他只在平日的午後偶爾來店。以我目前的上班時間是很難再見到他了。雖然沒什麼特別……對,沒有什麼特別,只是想再見他一面。因為他曾贈予我一枚暗橙色的領結,現在已經成為我工作時的護身符。

這週五佐井突然提出在週六時跟我換班,因為他臨時接了學長介紹的插畫工作,需要趕件。想到他已經幫了我這麼久的忙,只換回一天的晚班而已,而且是為了趕件。我就答應了。也不禁有點羨慕藝術專校的學生可以自由接打工。

現在想想,當時的我一定聽見金色的狐狸吹響了命運的號角。自此之後那隻狐狸就改在我的心尖上跳舞,讓我甘心情願的為他獻出自己所能跳出最美好的舞姿。而他也沒讓我失望,他那明亮的藍眼總能讓我感到自己是獨一無二的。


* * *

室內流動著引人愁緒的抒情爵士樂。那些歌詞總是描述著失落之物。即使聽者並未真正失去青春、榮譽、金錢或是愛情,悲傷的旋律如此觸動心弦,有些喝著冰咖啡的寂寞女客甚至紅了眼眶。我考慮著換好制服後換一張感覺比較輕快的獨立民謠。至少是能讓人感覺到週六午後的悠閒時光的甜蜜歌曲。

在「執事咖啡廳Scenario」的打工是很正派的工作。不過學校禁止打工可不是因為環境問題。而是一併禁止打工會比較好管理。就我的工作環境而言,對工作者有諸多要求。比如行為端正,儀表整齊,上下班前不能吃氣味重的食物。起司、洋蔥、大蒜這些與蕃茄一齊烹煮很美味的食材料都OUT了。不過好在生蕃茄並沒有太大問題,對喜歡吃蕃茄的我而言真是一種救贖。我邊這麼想邊小心翼翼的在漿得筆挺的雪白襯衫外面套上黑色背心,然後再穿上那件夜空般的深藍色西服外套與西褲,跟著開始調整領口上鑲有細小水鑽的暗橙色領結。

時間很充裕。我一邊在員工更衣室(其實就是個在後面不起眼的小房間,堆了不少文具類的雜物。但有定期整理,保持清潔。)裡換制服,一邊想著與那位金髮男客初次邂逅,並且得到他贈予暗橙色領結的日子。關於這個領結,其實被我家的老祖宗,也就是替我擔任工作保人的斑先生嫌土氣。但是我覺得挺好,每次一戴上這個領結就能安心。贈予我工作護身符的金髮男客的雙頰上有著明顯的鬚狀橫紋,那對明亮的藍眼彷彿能讀取我對新工作的期待與不安。我還記得他微笑著說出了令人心動的台詞。

「SASUKE…你的名字,漢字是『佐助』麼?這是一名偉大忍者的名字的說。不過你沒取一些像是John或者Paul之類的洋名,還是維持自己的名字來從事這份洋氣的工作,真令人感動啊我說。」他確實這麼說著,然後拿出了這一枚素面的暗橙色領結放進我掌心裡。

雖說無功不受祿,領結絲質表面的柔滑觸感很不錯。作為宇智波的後代,我覺得自己的器量不至於小到連一份見面禮都無法收下。稍微磨擦它的話會「沙沙」作響。並非我的手很粗糙,而是因為磨擦久了總會碰觸到到中央所鑲的細小水鑽。鑲嵌基座的金屬與絲綢接合的部分總是會發出這樣的聲響。

我沒有透露SASUKE就是取自於我的本名,估計是金髮男客擅自猜測的。倒是我也曾聽兄長提及宇智波的確是了不起的忍者家系。可惜生於現代的我不能對眼前正試圖奪走我的心的男子射出苦無——不過,身為執事咖啡的工作人員我也不能如此越矩就是了。

平日執事咖啡廳少有男客,所以這名近而立之年的金髮男子舉動頗為隱人注目。可是他卻毫不在乎的跟我聊著些閒散的日常話題,也點了我推薦的下午茶套餐,並且稱讚了蛋沙拉三明治裡蕃茄丁。

就在我想對他說那是當季最好的牛奶小蕃茄,也是我親自選購的材料時,金髮男子的手機響了。他接起電話後露出嚴肅的神情道:「有幾個人?你們別慌,由我親自來處理的說。」隨後他很快的解決了盤裡的食物,然後帶著像沒事的人一樣的笑容向我道再見。

我本來認為對方可能只是工作上有急事,可是卻在短短一瞥裡感到那雙藍眼的神色有異。雖然很想問出口,我的職位並不能讓我打擾客人。況且這個男人連名字也沒有告訴我,卻贈予我一枚領結,究竟居心何在?

這週六換了班的我懷抱著同樣的心情來到店裡工作,然而並沒有看到金髮男客的身影。就在中午我去休息室喘口氣時鹿丸遞給了我一張名片——「漩渦鳴人,木葉模特兒經紀股份有限公司的總經理。」

「……模特兒?」我反問鹿丸為何會給我這樣的東西。廣告就該扔到紙類回收裡,無聊的名片也一樣。

鹿丸輕快的應道:「你考慮一下吧。打個電話也好,人生之中不是任何人都有這樣的機會。留下這張名片的是很少見的一位金髮男客。」他說完之後,也不等我答話便彎下腰去清點雞蛋與火腿的庫存,隨口唸道:「麻煩死了,火腿的用量真是猛啊,得提早打電話給丁次叫貨了。」


* * *

「木葉模特兒經紀股份有限公司」比想像中容易找許多。它是一楝獨立的大樓,並不是某棟大樓中某一層的某間小公司。我依照訪客入內手續在櫃檯登記姓名,並且交出學生證換領訪客識別證。登記完成後身著暗橙色制服的櫃檯小姐以甜美的聲音祝我今天愉快。我也禮貌的祝她今天愉快。

隨電梯的上升我想我是有些緊張了。看來暗橙色就是漩渦鳴人所選擇的代表色?摩娑一下還戴在領口的領結,我感覺自己稍微接近了這名成年男子的工作領域。無法使用苦無也不要緊。我還保有其他的無形的武器。如果說我不夠了解漩渦鳴人的危險性,那麼他也並不了解我的可能性,還有我手上握有的籌碼。

宇智波家的人不會做沒把握的事。在我對漩渦鳴人有所期待的同時,是因為他先對我有所期待。若非如此,他不必刻意讓鹿丸將經紀公司的名片轉交給我。與其說對模特兒的工作感興趣,不如說我感興趣的是這個男人會如何說服我。

所以,這就是我現在會站在漩渦鳴人的辦公室裡的原因。我想自己的表情可能有點窘迫,而他則以玩味著美妙現狀的神情打量我。那種狐狸在凝視獵物的眼神讓我感到很不痛快。況且我把鹿丸一個人留在店裡,怎能不好好利用這個機會?不過好像三點之後牙也有排班,在那之前我要解決掉這件事。否則不曉得他們兩個大嘴巴會怎麼吐槽我。

身上還套著打工時的執事西服,為了趕到木葉而沒有時間換下來,反而正好吧。於是我拿出平日服務女客時的優雅身段,以自己最為滿意的姿態走到了贈予我領結的金髮男子身旁。待我走到他的辦公桌前,那弧度迷人的嘴角微微上揚了。他說:「試著誘惑我。看你能以這身禁|慾|的制服打扮做到什麼程度的說。」

我眨了眨眼,想發笑。其實有預料到這種情況。我看到自己填過的履歷表放在他的辦公桌上,不曉得他看進了多少?演藝界裡總是有些聳人聽聞的傳聞,不過也不可能正好眼前的男人就是同性戀吧。估計他是測試我的膽量。

「漩渦經理,我可是未成年的。你如果不怕犯罪的話……」我把履歷表移動到旁邊的收納盒內,大膽的仰躺在眼前男人的辦公桌上,伸展著自己的身子。被合身西服包裏的軀體瘦削卻散發著青春的彈力,自領口、袖口與褲管間裸露出部分白皙的肌膚在日光燈下白得近乎透明。何以我能這麼想,因為我能從那凝視著我的藍眼裡看出他深受吸引。

男人傾身覆上了我,伸手就撫上了我脖頸處的肌膚。我並不畏懼的回視著他。隨即握住他的右手,將那手指引導至暗橙色領結的位置。心跳得好快,但是我依舊傾盡全力以目光和他無聲的進行拉鋸戰。然後我再次抱住了他的右臂,半閉著眼將腦袋靠靠上去輕輕磨蹭著。在睜眼偷看他的瞬間故意讓他看見襯衫領口下的微微汗濕的肌膚。

「好吧,你合格了。合格了的說啊,小佐助。」眼前的金髮男子苦笑了下,大手調整著我領結的位置。在調到適當的位置之後就離開了我身上。

「漩渦經理,貴公司想必還是會經過正式面試與職前訓練吧?」我整理著黑髮,從男人的辦公桌上坐起身子。曉得他還在端詳我,於是故意向後仰著舒了一口氣。果然又看到那張臉上的鬚狀橫紋都因為苦笑而皺了起來。

果然是我看中的男人。是不是同性戀的話不打緊,還有很時間可以相處與觀察。我忍不住勾起了嘴角。漩渦鳴人卻在此時執起了我的手笑道:「等會讓我的美女助理拿合約書給你。小佐助,你再這樣看我,我也會把持不住的啊我說。」

美女助理……果然這個人有可能是男女通吃的吧?

不過那有什麼。我在今天之前也從來沒考慮過與男人交往。不能為了這種事情就怯步不前。我蹙起眉心,理了理上衣。只覺得以後的日子還長著,但是至少不會無聊到去考慮打工會不會被老師抓到這種事。

「漩渦經理,可以請教一件事嗎?」我打算開口時彷彿又能聽見命運的號角聲。感覺著金色狐狸吹起號角的尾音,故意將雙手握拳靠近胸前,作出擔心的模樣。見他微微頷首,那雙明亮的藍眼卻聚焦在我身上。於是問道:「我們初次邂逅時您是因為工作才突然離開吧?好像是有點危險的事,我聽了好害怕。」

金髮男子望著我,作出了一個狐疑的神情,看起來真的好像一隻大狐狸。看來他正在從記憶裡搜尋我所描述的畫面。末了,他以右手的拳頭擊了一下左手手掌笑道:「那天有公司裡其他的模特兒因為不遵守合約而離職,結果找了記者與黑道來圍住了我的辦公室的說。沒太大問題,我很快就打發他們了。」

我大概是露出了很驚訝的神情。所以他盯著我看了我一會兒,露出與剛才完全不同的溫暖笑容又道:「小佐助,別擔心。我作為你的上級,當然會顧及你的安全的說。別看我穿著西服坐在辦公桌前,我的身手可是很不錯啊我說。」

大而厚實的掌手摸上了我的腦袋。我想避開的時候卻又對上那雙明亮的藍眼,只見他像是分享什麼秘密般小聲的說:「十六歲就該有著十六歲的表情。看到你,我也會想起自己十六歲的時候……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的說。」

有點尷尬的我,發現那隻大手開始揉弄著我的頭髮。猛然避開的機會早已消失。在簽合約之前我也不想把氣氛搞得太僵,於是忍了下來。其實這個男人的動作並未讓我產生不適感,但是我覺得我該適度告訴他,這比剛才被他覆在身上時感覺還尷尬。畢竟我又不是三歲小孩。

「漩渦經理,請別再叫我『小佐助』了。請叫我佐助就好。既然您也曾經十六歲,無論現在是幾歲,一定會明白我的感受吧?」我儘量不顯突兀地把手覆蓋在自己腦袋上的那隻大手上,以還算顧及禮貌的語氣表達不滿。

眼前的男人反握住我的手,輕輕地將我的手移了下來。以比先前認真許多的語氣回應道:「抱歉。我現在的年齡確實離十六歲有點遠的說。我已經三十六歲了。而且……其實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在Scenario將名片交給你的同事時,只想著一件事——如果你肯加入我的團隊,那就已經實現了我的生日心願啦我說。」

這個男人。真的已經三十六歲了 ?

比我估計得還長了六歲。想必是因為他的眼睛是那麼有神采,一點不像那些早已被生活折騰得放棄追求夢想的成人。我想我還有點重要的事要問他。關於新工作上的,以及其他這雙眼睛所看到的事物。

於是我再次向他伸出手,這回我很自然地像十六歲般以輕快的聲調說著:「生日快樂,漩渦鳴人先生。」然後在他有點錯愕也有點驚喜地回握我的手時露出真心愉快的笑容,提出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次邀請:「我已經實現了您的心願,您是否願意答應我的小要求?在Scenario慶祝生日也是很好的選擇。我需要打個電話回店裡,請問可否借我電話?」


漩渦鳴人那對藍眼中亮起的喜悅,很久很久之後都還停駐在我心上。

就跟二十歲的我答應永遠在鳴人身旁與他共度人生時我內心的喜悅相同。


FIN

---------------------------------------------------------------------------------------------------- 

(簡短的) 後記:
首先感謝limo的點文。
不知你覺得如何?還能看得開心就好了:)

limo所點的梗:
1. 想看鸣佐啊啊啊啊啊啊!!!
2. 等多久都可以,请给我糖!!!

真是簡單明確的要求啊XDD!!謝謝你願意等我!!!!
我感覺擁有你這麼貼體的小夥伴!!真是太不容易了!!!!

(使用了「咆哮體」表達內心激動>////< 有點久違了的鳴佐……)

順提,本篇是參加佐盟「2016 宇智波佐助24小時耐久活動」的作品。
不過原來的題目是「制服誘惑」XDDD…

當時是線上領題,只寫了2000字xx 這次將舊文修改並加長故事,作為小夥伴的點文,並且為鳴人慶生,可謂一文多用啊(笑)

看看上一次更新鳴佐文的日期,其實只隔了兩個多月而已xx 並沒有想像中那麼久。自己也感到有點驚訝。對鳴佐的愛漸漸趨向飽和之後,寫出來的甜文,感覺文章整體的氣氛也與剛剛回坑時寫的作品不同了,雖然是適合快速進展的(?)現代背景,兩人的互動似乎多有停滯,彼此試探的情況也增加了,但是並沒有鬧哄哄的,還是我心中會嘗試彼此理解的鳴佐:)


也來艾特一下愛鳴佐的兩位小夥伴:
@Hearted Doll  @想埋在西藏的雪里 

(估計你們倆被我艾特了也會感到驚訝www)

那麼,再說一次鳴人生快!!要繼續溫潤帝跟佐助相親相愛喔/////
希望今天能吃到一些有愛的慶生文,文的西皮當然要是鳴佐(笑)

謝謝所有看到這裡的同好們。
那麼,下次再見了。(雞血用了又會有吧2333)
老話一句「你的推薦、喜歡或留言對作者們而言是很大的動力☆」


P.S. 標題取自歌曲「 Little Thing Called Love」,引用了幾句歌詞。
   (youtube)  (網易雲)

评论(4)
热度(35)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