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微博同)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火影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文豪野犬][國太] Killing Me Softly 03

九月份產糧計畫的重頭戲正式登場!
與謝枕頭君( @枷鎖囚籠 )的聯文。

※少爺宰(18歲) & 執事田(26歲)的設定。
※各種超展開(喂)信息量依舊龐大。
※宛如初見一般美好純潔的車(快夠)

※森先生的粉絲請慎閱。恕不接受任何埋怨★


第一章 by枕頭君(@枷鎖囚籠

第二章 by孟瑪斯


第三章


我感到渾身燥熱,面紅耳赤
在群眾面前窘困局促
我發覺他看到了我所寫的字條
大聲地誦讀每一個字
我祈禱他能早點結束
可是他卻持續不斷地朗誦下去


* * *

週五的傍晚令人百無聊賴。還有什麼比凝視著意中人的睡臉更折磨自己?

眼前身著蜂蜜色襯衫與可可色馬甲的長髮青年閉著雙眼,斜椅在漆成白色的木質庭園椅上。是我讓他坐上去的,也是我讓他喝下摻了安眠藥的薄荷茶。夕日餘暉凝聚在那金棕色的瀏海與睫毛上歌詠著安寧,平日繃緊的嘴角線條也放鬆下來。我湊得更近一些,仔細地凝視著那豐潤的雙唇。

經常必需晚睡早起的國木田君,嘴唇表面卻不見乾裂破皮的情況。他的唇型輪廓分明而充滿男子氣概,碰上去很溫暖,而且柔軟得令人驚訝——如此柔軟的雙唇很容易令人聯想到甜蜜的情話。可是他幾乎很少呼喚我的名字。除了初次見面時稱呼過一次「阿治少爺」,之後都是只以「少爺」代稱了。這半年來我無數次的想告訴他:「國木田君,我的名字不叫『少爺』。在公共場合沒辦法,私底下叫我『阿治』也可以喔。」

國木田君會明白我希望他呼喚我「阿治」的原因嗎?倘若真的說出口,大概只會造成他的困擾。「我喜歡國木田君。叫一次『阿治』試試看嘛——不然折中一下,叫『阿治少爺』也好喔。」如果像這樣裸露內心般地對他說著,想必他只會雙眉深鎖,然後一字一句嚴厲地斥責道:「少爺,別胡鬧了。」

以下省略國木田君的說教一百句。完全能想像他一本正經地表示目前服務的宅邸只有我一位少爺,所以稱呼「少爺」是兼具禮貌與省時的方式。要他直呼我的名字,除非他不再是執事或者我不再是少爺,還是別異想天開了。

幻想著意中人如何開口拒絕自己,邊觸摸著他在晚風中微冷的面頰,真是空虛的週五之夜。焦躁與欲望不斷侵襲著為愛饑渴的心口,箇中滋味只有經歷過的人才會明白。「愛」這種字眼,我只在歌曲、小說與戲劇裡看過。但是真正的愛並非躍然藝術家們指尖上那種冰冷而虛幻的美麗表象,而是伴隨著燒得通紅透亮的嫉妒與佔有,幾乎能讓胸腔內的心臟為之顫抖起來。

「好過分……國木田君好過分喔。連我的名字都不肯呼喚。執事的職責裡沒有叫你進駐主子的內心這一項吧?即使你盡心盡力隨侍在我身旁,我卻能預見你離開的日子。為了往後的人生規劃,你總有離開太宰家的一天。」

穿著我為他訂製的可可色馬甲與蜂蜜色襯衫,嘴唇在夕陽下閃爍著玫瑰色,我所戀慕的人啊!總是比這些甜蜜的事物更加小心翼翼地包圍著我。我心知肚明。將發燙的指尖自那豐潤的嘴唇上移開,再貼近自己的雙唇描繪著,一陣輕顫由背脊傳了上來。這個吻是我所期望的,但我的自尊不容許自己趁他昏迷時這麼做。

像這樣把愛寄託在特定對象身上簡直無可救藥。我以為自己狹窄的世界為愛情而閃閃發亮的片刻,完全沒考慮對國木田君而言作為普通人的幸福在何處。他也像其他離開宅邸裡的傭人般等著存一筆成家的積蓄?他打算幾歲結婚?想要幾個孩子?會像對我說教那般,對親生的孩子嚴加管教吧。

回想起來,這半年裡國木田君把我照顧得無微不至,從來沒對我說過一句調情的話。他很重視我,但是也呈現出保護孩子般的保護欲。好不容易才藉由馬術課與他更加親近一些,初次在他的胸前小憩了十分鐘左右。我可以清楚地看見自己的尾指上纏繞著命運的紅線,而線的另一端則是繫著這個將我當成孩子看的男人。

這十分鐘決定了我的愛與命運,至今依舊無悔。


* * *


( ↓ 防HX,以下請走長微博 )

【長微博】全篇 (第八次在微博停車XD)


* * *

因為後半的劇情各種和諧(笑)
所以就請大家到微博觀看了 ...⁄(⁄ ⁄•⁄ω⁄•⁄ ⁄)⁄....

請記得回來看作者後記與留言喔☆ 少爺宰向各位招招手~~


(TBC)

----------------------------------------------------------------------------------------------------

(冗長的)後記:
繼續感謝枕頭君( @枷鎖囚籠 )與我盡情地聊她的「少爺宰 & 執事田」的腦洞。於是我跟著一起想了很多情節www 在感覺九月份就快結束的同時一直擔心無法如期完成,加上三次元的瑣事以及颱風來攪和等等……雖然有兩天颱風假,可是風聲吵到幾乎寫不了什麼,大部分都是今晚臨時寫,這文還熱騰騰的呢!

從來不覺得自己的手速有趕上腦洞過,但是今天深深感到自己是一個「有手速」的文手啦♪♪♪ 以及最近文力是沒有最初掉坑時那麼乖離了xx 能有個治癒的小夥伴不離不棄,是促使本文完成的最大功臣。所以,如果你們喜歡這篇文的話,也請跟我一起感謝枕頭君,並且期待她寫的第四章結局吧:)

接下來還是說一些創作秘辛好了(茶)寫到少爺宰被生父欺騙,而在馬術聚樂部的高層面前「走秀」時我就想著:「唔哇||||| 這個宰好像太純潔了,好容易受騙的感覺。」可是轉念一想,又覺得畢竟是「姑且可以稱為父親的男人」以「繼續僱用國木田」當作誘餌,所以少爺宰會受騙也是情有可原的。

寫到「走秀」橋段時真是難過||||| 厭惡「抹布」劇情的我竟然也有今天xx 好吧,是為了劇情的需要。然後是「戰鬥」的橋段,覺得把腦內的片段全部都寫上了,可是有一點意猶未盡的感覺。本來還想多加描寫「信子」的外型與機能,充滿了「蒸氣龐克」設定下戰鬥的野望(哦呵呵~~)但是感覺這部分描寫得過於詳細的話,也就是只顧及個人的野望了啦(汗笑)於是加入了宰黑化的劇情,寫到宰威脅森先生的片段時一再想著:「真的非得這麼做麼……」不過還是讓他下手了,總覺得宰也是忍無可忍了。稍微黑化(很大)一點,也無可厚非吧。

在此與森先生的粉絲們,或者稍微有點喜歡森先生卻點開本文的你們致歉。雖然是為了劇情的需要,也是讓他的下場比較淒慘了。還說了好多噁心反派才會說的話啦XDD…所以,也在此感謝一下森先生吧,畢竟把他的戲份加到這麼多,完全是個意外呢(夠)不過真的有寫到欲罷不能的感覺(快夠)

最後少爺宰與執事田一起私奔的路上這輛羞澀的小車(笑)其實真的是一開始就想好的。比第三章的任何劇情都早想好的就是這輛車,寫其他劇情時也是想著寫完了「信息量龐大的過場(喂喂)」就可以開車喔xx 不過……完成時的感覺已經變成「明明就爆字數了還沒拉燈,咱可真厚道2333」


希望喜歡本文的各位投餵厚道的我紅心、藍手與評論:) 
打字手還會抖xx 謝謝在電腦螢幕的另一端與我千里相聚的你們。 
我啊,就是很死心眼地不想忘記「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  ) 
 

P.S. 標題取自 LoriLieberman的歌曲「Killing Me Softly」, 
引用了幾句歌詞。  (youtube)    (網易雲) 

评论(23)
热度(37)
  1. 枷鎖囚籠-荊棘海- 转载了此文字
    ( ′艸`)这个饱含浓厚爱意与讲述他们之间互相的感情的,丰富的第三章////果真是看的人心里痒痒的。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