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微博同)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火影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文豪野犬][敦芥] Boys In The Band

主西皮:敦芥 (麼麼噠)
副西皮:國太 (閃閃噠)

※無異能力的普通人設定。
※樂團prao

※以上均可接受著,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Boys In The Band

你像從來沒見過光明那般走著
你每晚都那樣走著

但我從來沒見過你跳舞
也沒見過你唱歌
所以這怎麼只意味著一件事

一切都如此初級

告訴我 寶貝 感覺如何?
我知道你喜歡轎車車輪的滾動

他們為此尖叫著,狂歡著
扭動著,喧鬧著
為了這個樂團裡的男孩們
只為了這個樂團裡的男孩們


* * *

六月底期末考結束後中島敦自覺得考得並不理想。有兩門選修科目與通識課都徘徊在及格邊緣,低空飛過。幸好他平時繳作業與分組報告很認真,有加分不少。教授也理解他半工半讀的生活十分忙碌,否則早就得安排暑期補修了。

他身著普通的連帽運動外衣配上洗到泛白的牛仔褲,穿著鞋帶都有些脫線的布鞋踏過了校園走廊,沒有引起任何人注意。敦的家境不好,課餘時間都忙著打工,因此與班上同學不怎麼熟絡。不過因為他平易近人的好好先生性格,同學們都不討厭他,但也只有遇到麻煩事時才會想起他。

例如讓敦代表全班在放學後去禮堂聽生活禮儀講座,並且寫報告。例如讓他幫忙老師影印講義,搬投影機。不過敦並不介意這些,他希望自己每天的生活都是能對這個世界有所幫助,所以一旦能幫助到老師或同學們,他覺得這也是生活之中的小確幸。別人的一句感謝,就能讓開心許久。

讀公共行正系,參加攝影社(用親戚的舊相機,但是也沒有特殊作品。通常在幫學長姐打雜),幾乎泰半課餘時間都在打工。如此平凡的大一學生中島敦也擁有一個秘密——就是他暗戀的對象是在便利商店打工時遇到的客人芥川龍之芥。

曉得客人的名字,是因為芥川有一次來請他影印證件。敦注意到芥川一般在晚間十點半左右來買大杯的抹茶拿鐵與甜麵包。無論天氣冷熱,他總是穿得一身黑,烘拖出纖白的指尖與頸項,身後背著黑色的硬殼吉他盒。眉稍眼角有著生人勿近的戾氣,所以便利商店的其他同事都很怕他。

可是敦卻覺得芥川很美。纖弱中透出青白的容顏上一對墨黑大眼,專注挑選麵包時的眼神會在一瞬間為了看到滿意的商品而軟化下來。敦有時甚至希望自己能變成甜麵包,讓芥川將他連紙袋一起揣在胸前,跟著他回家,再讓他一小口一小口地吃掉。不過比起如此純情的想法,敦更想拂開對方霜白的髮鬢,吻在那清麗的臉龐上,然後對他傾訴埋藏胸中的這股思念。

已經兩個月了。敦對芥川懷有這些綺想已經兩個月了。

敦覺得這算不上苦惱。但有時芥川沒有來買點心,他會感到有些失落。就算遇到再可愛的女生,也沒讓他產生過這樣的感情。所以這就是戀愛吧。也許芥川也對自己有好感?不然這條街上那麼多家便利商店,他為何只到自己打工的這一家來買點心?但是也有可能芥川只是出於習慣使然,以及並不討厭自己而已。

就在敦想得出神的當兒,盤據在他心頭的伊人像往常一般從容地走進來,魚貫地挑選了抺茶拿鐵與甜麵包。敦看著芥川凜然的身影,想著也許能藉由對方身後的吉他作為線索,與他談一些音樂的話題來拉彼此之間的近距離。在攝影社時敦也做過為學長姐們拍攝的影片選擇配樂的工作,他喜歡民搖與後搖這類比較不那麼浮躁的風格。不過他總覺得看芥川的樣子,很可能喜歡龐克音樂。

「一共是361日圓。晚上好,芥川先生,您喜歡怎樣的音樂?這兩個月以來,每次看到你,你都背著吉他。看您的打扮,應該挺喜歡龐克音樂吧。」

(終於開口了。啊啊啊……老天爺,請不要讓芥川不理睬我。)

敦暗自壓下洶湧的心跳,期待著心上人的答覆。芥川瞥了他一眼,似乎並不訝異對方開口搭訕,以沈著的聲調應道:「晚上好。中島敦——人稱武偵大學的攝影社的『人虎』對吧。不過好像沒有特別亮眼的作品,在業餘攝影雜誌上也沒看到你的投稿。容我請教一下,人虎的異名由何而來?」

對方的答覆令敦為之一震。足以穿透自己雙瞳的銳利視線也令他不知如何是好。敦的心跳聲大到像擂鼓一樣,而眼前瘦削的青年還露出難解的挑釁神色。

(芥川認得我?!……為什麼。他怎會知道我在攝影社裡的綽號是「人虎」?)

即使想不出所以然,敦必需好好利用這個機會。心上人對自己有印象,自己向老天爺祈求的願望已經實現了。不好好掌握機會,可是會遭到天譴的。敦微笑著把發票遞給芥川,禮貌地答道:「找您39日圓,這是您的發票。基本上我在武偵的攝影社是以給影片以及現場活動配樂小有知名度。芥川先生如果想找我給您的現場演奏選暖場音樂的話,有多種組合搭配可供您參考。有機會的話,我也很想聽聽您的吉他演奏。」

芥川接過零錢,原本挑釁的神色消失了。漆黑的雙眼稍微黯淡下來,卻依舊像掠食著般緊盯著敦沈聲道:「我是貝斯手。要令期待吉他獨奏的你失望了。不過你有空搭訕我的話,等會你下班之後可以來幫我拍宣傳影片,我要發給知名LIVE HOUSE的老闆。如果能有演出機會,樂團的聲勢也指日可待了。」

敦喜歡芥川毫不修飾的淡漠語氣。他也喜歡芥川感覺有些見外的遣詞用字。不過能被對方直白地說出自己在搭訕,其實也令他感到鬆了一口氣。

「芥川先生,離我下班還有半小時。還有不瞞您說,我已經暗戀您兩個月了。如果拍出來的宣傳影片效果不錯,以我人虎的名義擔保,我會正式向您告白。」

趁著店裡沒有其他客人,敦握住了芥川纖白的指尖。果然就像他想像中一般帶有冷意。即使在盛夏裡也是指尖微冷的冷美人,多麼誘人啊。這個想法令認真告白的敦整張臉也紅了起來。連耳朵尖都透出了薄紅色。

「有趣。就讓我見識一下你的作品。還有,我所在的樂團並不是什麼龐克樂團,而是演唱索然無味的流行情歌的狗血組合,僅此而已。」芥川說著,微微掙扎了一下,似乎想抽回自己的手。可是他沒能掙開敦。

敦稍微用了點力握住對方纖細的五指,然後朗聲說道:「且讓我聽聽你們樂團的流行情歌。我想知道,那是否與你予人的感覺一樣冰冷卻鮮烈的燃燒著。」

這時自動門打開了,有些其他的客人進入店內。敦放開了芥川的手,以令人讚嘆地職業聲調說著:「歡迎光臨!」

芥川深深地看了眼前的便利商店店員一眼。隨即向著對方點了點頭。他朝著門口走去,趁其他客人開始在店內選購商品時轉向敦輕聲說:「我在外面等你。」


* * *

芥川所在的樂團團名為「人間失格」。

當敦曉得這個名字時差點噴出了嘴裡的綠茶,芥川倒是一點也不介意。反而微微揚起唇角,像是對敦的反應給予讚許的微笑也像在自我解嘲。

上午上課,午後跑社團,晚上六點開始打工到十一點的敦其實有點精神不濟了。不過他是第一次進入練團室,所以感到很興奮。雖然他對搖滾樂很感興趣,可是身邊並沒有喜歡搖滾樂的朋友。本來考慮進入熱音社,最後還是被開學時作為他的學伴的江戶川學長給拖進了攝影社。

敦的拍攝技術雖然只有入門水準,倒也不算差勁。這全是拜江戶川一時心血來潮的指導所賜。只不過他教完了敦之後還是讓他負責後期工作居多,加上敦的半工半讀的生活一直挺忙碌的,所以也沒有投稿自己作品的機會。敦猜測芥川也許是在武偵的校刊上看到了攝影社的作品裡有「人虎」這個綽號。

這時忽然傳來了皮靴踏過地面的聲響。讓差點睡著的敦不由地坐直了身子。映入他紫金色眼眸中的是「人間失格」的樂團成員們。大概是為求統一,四名成員都身著黑色西服系列的裝束。感覺就像正式演出般令敦無法移開視線。

棕色長髮紮成馬尾,將襯衫鈕釦一直扣到頂部,步伐一絲不苟,戴眼鏡的高個子看來是鼓手。當他坐定在鼓架前便開始為了掌握節奏而輕敲著鼓棒。嚴肅的金棕色雙眼似乎有點挑剔與神經質。敦猜測這個人大概是個管東管西的團長。

走向左側是個戴著黑色爵士帽的棕紅鬈髮的小個子,一雙銳利的藍眼神采奕奕。握著琴頸的手指看來十分有力,青筋浮凸地顯露了他的野心。敦一眼就看出了他是一名有著不容忽視的指上功夫的吉他手。

跟著就定位的則是腳步輕巧,神情冷淡的芥川。他還是那一身黑的打扮,不過胸前多戴了個淺褐色的緞面領結。手上拿著心愛的貝斯。敦只覺得那個領結的顏色好眼熟,好像在什麼地方看過?但是一時之間想不起來。

最後登場的是身才瘦長,將黑色西服外套披在肩上,腦袋上纏著繃帶幾乎蓋住右眼的黑髮男子,他的左頰上還貼著醒目的紗布。上面的透氣膠帶看來很新,斷面也很潔淨。他的右手也包紮著繃帶,以三角巾懸吊在胸前。白襯衫內細長的頸項也纏上了繃帶。他身上的繃之多簡直令人驚嘆。

負傷演唱?是跟人打架,還是怎麼了。敦看到此人滿不在乎的走向高腳麥克風,趕緊準備好拍攝的動作。這個人就是「人間失格」的主唱。自己的目光一時之間都集中在他身上了,證明這個人確實很有作為Front man的氣場。

「你好。我是『人間失格』的Osamu,今夜為大家帶來的歌曲是〈Regret〉。」

這個人。是怎麼回事?

自麥克風傳出來的聲線並非特別響亮,倒是十分陰柔綿軟,像蒲公英綿絮似地包覆住自己的耳朵。而當他開始歌唱時,敦猛然站起身子,激動地握住了雙拳。

「自那一天起,我就只能留下後悔——然而不容許逃避的你,究竟——想從我身上證實什麼?如果是愛,請諒解我會為此嗤笑……」

主唱——Osamu近乎透明的白皙指尖像描繪著愛人身體曲線似的滑過高角麥克風兩側,令敦看得兩眼發直。他心想:「這世上怎麼有如此妖冶的男人,怎麼有如此豔麗的歌曲。」

下一秒,這位主唱卻以兩手握住麥克風的腳架。眼中閃過了迷一般的笑意,隨即吉他手跟著變換了掃弦的方式,貝斯手也運用了一種點為到止的撥弦技巧。配合著如盤石般穩當能穩住全體節奏的鼓聲,讓他們唯一的聽眾不知該如何讚美自己所聽到的演唱。

Osamu保持前傾的身姿,甜美地微笑著,在吉他與貝斯所造出的音牆烘拖下唱出副歌的高潮:「Regret……如果你無法證實為何選擇我——且讓我摘下你的面具……Regret……剝露出赤|裸內心的你,只屬於我一人。」

當他唱完最後一個音時敦並未停止拍攝。然後如敦所預料的進入了固定的介紹環節,由主唱開始一一介紹樂團裡的成員們。

「感謝收聽!我是你們的Osamu,然後這位眉頭總是打結的棕髮大哥是我們的團長Doppo,小隻的那位則是吉他手Chuya……」主唱以語尾上揚的聲調輕快地說明著,沒料到他那語帶淘氣的調侃卻使得吉他手發火了。

「『小隻』是什麼意思!!Osamu你一身的傷,還想討打?額……錄進去就錄進去了。我接著說吧。總是神色淡然,貝斯技巧沒話說,年齡也是全團最小的,活躍度卻有待加強的是Ryu喔。來,Ryu,向大家揮揮手。」吉他手邊說邊走過來勾著貝斯手的肩膀,執起他的右手向著鏡頭揮動,於是作為攝影師的敦也趕緊盡責地給了他們倆一個大特寫。

敦感到內心有點吃醋。他曉得Chuya——根據芥川給敦的名單是「中原中也」,是芥川的樂團夥伴,而且還是前輩。可是中原居然那麼親暱的勾著芥川的肩膀,而且芥川顯然一點也沒有不樂意的模樣。這一點實在令平時樂觀進取的敦也感到有些沮喪。但是與芥川的承諾在先。敦只能將酸醋與苦水同時往肚裡吞。

(我也想叫芥川「Ryu」啊啊啊!!感覺好萌啊!!)

繼續在胸中與腹中累積醋意的敦在拍完這兩人之後又將鏡頭向了主唱Osamu,原本是期待能拍到一些像是花絮般的鏡頭,沒料到卻看到了令他雙眼圓睜的畫面。

Osamu——根據芥川給敦的名單是「太宰治」。這位活色生香的樂團主唱正坐在他家鼓手兼團長的Doppo——根據芥川給敦的名單是「國木田獨步」的大腿上,嘟著嘴埋怨扭到腳。讓作為攝影師的敦感到拍也不是,不拍也不是;問也不是,不問也不是。直到芥川脫離了中原的臂彎,來到敦面前單手遮住了鏡頭。

「芥川先生……請放手,這樣我不能拍攝了。」其實敦覺得在吉他手與貝斯手勾肩搭背,以及主唱坐在團長膝上等曖昧畫面後能拍一下貝斯手的手指特寫作為結束也不錯。之後可以重新剪輯一下,每人都有手指或嘴唇特寫的片段。

「人虎。別再叫我芥川先生了。這裡又不是你的職場。」敦注意到芥川壓著電燈的開關,在他還沒喊出聲來時就按了下去。在這之前中原已經拎著礦泉水與鑰匙走到門外,一邊叨唸著:「要親要摸都快點結束吧,練團室每分每秒花的都是咱們的血汗錢耶!!」

「好吧,芥川。話說Ryu這個稱呼很響亮呢,而且感覺有英氣。」其實敦是想說Ryu這個稱呼感覺萌萌噠。不過面對著芥川的黑眼睛,他果然說不出口。

敦趁著中原走向門口時拍了他的礦泉水瓶,還是有名的法國牌子。不過這個也可以修片修一下,讓觀眾看得出來卻沒有給廠牌打廣告的意思。如果「人間失格」日後走紅了,礦泉水的代理商也有可能請他們拍廣告的說。

這時敦突然感到背後有人。於是他關掉攝影機,回過頭去,只見國木田獨步抱著太宰治站在他身後,抬下巴示意他先由門口出去。那不像電視劇或電影上示範的男女主角的公主抱,而像是媽媽抱小孩那樣的「樹熊抱」。而且太宰的四肢還緊緊扒在國木田身上,緊到他的衣服上都起了大片的皺折。

感到前額冒汗的敦乾笑了下,隨即藉機把攝影機裝進防水袋裡,再背在身上,然後趁機將雙手搭在芥川的肩上,輕輕地將他先由門口推了出去。

「太宰,你的腳早就沒事了吧。夾得那麼用力。」團長這句話說得理直氣壯,毫無邪念。不過在一旁受此話語直擊的貝斯手纖瘦的肩膀似乎抖了下。

「咦咦咦——國木田君好過分。我身上還有其他地方會痛啊。」主唱吃吃笑著,用他的雙手開始撫摸自家團長的面頰。

如此一來,國木田不得不停在半途中耐著性子對太宰說:「別這樣,我看不清前面,很危險的。什麼地方會痛?讓我看看。」

於是太宰瞇著眼,撫著自己的心口道:「這邊。」

「且讓我摘下、你的面具……Regret……剝露出赤|裸內心的你……」

太宰在接吻的輕喘之間還在輕輕哼著這首曲子。國木田適時地堵住了他的嘴,讓他無法唱出那句令人害羞的告白歌詞。就連敦也不得不移開視線。直覺這兩人放閃的程度已經爆表了。眼角餘光似乎瞄到他們濃情密意地在角落的陰影裡繼續吻了起來,簡直如入無人之境。

(還沒唱出來的一句是「只屬於我一人」麼……這就是樂手。這就是大人之間的戀愛。有夠SHOCK,請兩位別演出限制|級。麻煩請回家恩愛,謝謝。)

敦捂著他的虎眼轉向身邊的芥川,驚訝地發現伊人竟然潸然淚下。於是他再也顧不得其他,雙手將對方攬進懷裡輕聲安撫道:「別哭了。沒事的。等下我把影片剪輯一下,馬上可以讓你看喔。你會忙著看我的作品,所以別再哭了。」

芥川像是斷了線的人偶似的靠像敦的懷裡。帶著細碎的哭腔悶聲問道:「我的演奏……如何?有沒有、把太宰先生的歌聲……最好的一面襯托出來。」

敦怔了一下。好似明白了什麼。隨即笑道:「當然有。芥川的貝斯音已經緊緊的捉住我的心了。對『人間失格』的團員們而言,想必也是如此。」


之後的三年內樂團「人間失格」在中島敦居住的城宰內迅速竄紅。由他所拍攝的這隻宣傳影片也附在第一張同名專輯內發行了。

敦向芥川告白的時候,芥川直接對著他的臉就是一拳。

然後在敦痛得哀哀叫時戀人堵住了他的嘴唇。於是他們吻得上氣不接下氣,直接倒向了身旁的沙發。仰躺在沙發上的芥川唇邊泛起了一絲笑意,淡淡地道:「中島敦你這個傻瓜,你搶走了我的告白機會……我愛你!!」

「芥川,我也愛你啊!!」

敦把芥川抱起來旋轉時想到自己也大三下學期了。課也不像從前那麼多,其實可以決定到「人間失格」的經紀公司應徵了。或者說早一步投履歷,然後再請太宰等人幫忙「交涉」一下,應該沒有太大問題。

能在畢業前就決定就職方向,真是太好了。

不過他決定再欣賞一下芥川自然流露的美麗笑容,而且是只屬於中島敦的笑容。等芥川幫自己臉頰上的傷處擦藥時再說出這個好消息。


FIN

----------------------------------------------------------------------------------------------------

(簡短的XD)後記:
本文是一個突發的腦洞的大——延——長 (笑)
感謝枕頭( @枷鎖囚籠 ) 陪我聊腦洞並給予中肯的意見。
這次是在一晚之內寫好的,腦洞大開時的自己簡直了 (捂臉)

我的戰鬥力還是挺高的嘛www
看來應該能繼續戰鬥好一陣子。

為了關愛國太醬,個人著墨敦芥醬的時間總是比較少……
僅以本篇投餵一下為了敦芥而關注我的小夥伴們,謝謝你們> <

希望喜歡本文的各位投餵我紅心、藍手與評論:)
在此謝謝在電腦螢幕的另一端與我千里相聚的你們。
我啊,就是很死心眼地不想忘記「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笑)


P.S. 標題取自The Libertines的歌曲「Boys In The Band」,
引用了幾句歌詞。  (youtube)  (網易雲)

P.P.S. 宰唱的那首〈Regret〉的歌詞是我糊弄的www 謝謝❤

评论(6)
热度(27)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