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寶石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

[文豪野犬][國太] Magnolia Cream (400粉點文)

太宰第一人稱視角。
都是國木田君很能忍的錯啦,
所以這只少女宰顯得有點不能忍 (笑)

※真.女裝少女宰✧
※動心忍性的田田✧
※片尾有小糖車一部✧

給桃夭君( @告別式左轉走到底©桃夭 )的國太點文。


Magnolia Cream

我只想知道真實
卻無法控制這笨拙的軀體
贏不了這股衝動
請你別責怪這惡劣的右手

保有餘地的話語
或者溫柔 我一點也不想要
當〈紫色〉完結的時候
我就要沈入美麗的海中


* * *

壁鐘的時針感覺久久都沒移動一下。不禁令人懷疑它是被卡在鍾面上了。

這是個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的夏日午後,就算下過雨也一點都不清爽。炎熱潮濕的氣息被隔絕在窗外,卻似乎要透過迷矇的玻璃窗撲面而來。我正在辦公桌前埋首整理任務報告,腦袋裡還盤旋著社長在中午出門前與我的對話。

「太宰,這次的任務交給你與國木田。你們潛入『生命永存』音樂會場後從其中一位參加者身上找到名為〈紫色〉的曲子,然後將那份樂譜帶回來。裡面有特務科想要的情報。我們畢竟欠特務科的夏目先生一份情。」

「好的,社長,我明白了。不過『三人行鋼琴三重奏——生命永存』……最近的古典音樂會標題感覺真是陳腐又缺乏創意呢。」

「重點不在於標題,難得的機會,進行任務的同時你們也就好好享受一下音樂。以及太宰,你扮成女性入場。音樂盛宴的觀眾之中也許會有熟面孔,希望你表現得低調一些。」

社長,我自從進了偵探社之後自覺一直也挺低調的嘛。雖然有固定的「自殺週期」,基本上不會給外人添麻煩。我有自知之明,目前我給自己的定義是一個不張揚的好人,每天做點不特別的好事。並非為了彌補或者抵消曾經犯下的過錯,只是已經厭煩於無意義的流血。當我在殺戮的時候什麼也保護不了。而我停止殺戮的那一刻剩下的只有傷痕累累的自己,這種滋味年少時早已嘗盡。

即使算不上能倚老賣老的年紀,總覺得自己的心境實在稱不上年輕。這副在世上活了二十二年的軀殼有時感覺真像年近半百一般乏力。大概身體也想向我報復?畢竟我不夠愛惜在他人眼中算是生得俊美的皮囊。入水、上吊、割腕與經常性不定時飲食,這樣的不良嗜好對身體毫無益處。

這麼說來好像很久沒嘗試割腕了。一是萬一沒死成,收拾起來挺麻煩的。二是不像入水與上吊這麼方便,還得有一浴缸的熱水與銳利的刀片。不過主要的理由還是炎夏之中誰會想把身子甚至是手腕浸在熱水裡?

社長也離開之後辦公室裡竟然只剩下我一人。敦君與鏡花一起去調查官夫人失竊的愛車、谷崎兄妹則是接下了護送千金小姐去外地學校的工作、與謝野醫生與賢治君休假、亂步先生與社長一起出門。慢著,我好像少算了誰,這人平時就像偵探社裡的總務一樣,而且連採購也一手包辦了。

我現任的搭檔——國木田獨步,這一刻他不在我的生命裡。不過他總得回來接受社長吩咐的任務。居然讓搭檔一個人等得這麼無聊,連三個月份量的任務報告都已經整理完畢了。難道我不該吃點藏在餅乾罐裡的毒蘑菇乾或是用他桌上的美工刀割腕來製造一點意外驚喜,以示迎接之意?

「那把的刀片很鈍,割不斷你這種厚臉皮的人的血管。」才拿起美工刀靠近手腕,熟悉的聲音就在腦後響起。

這種事情我早就發現了。如果讓足夠鋒利的刀片在我手邊,國木田君的名字也可以倒著寫了。

國木田君放下……正確說來是扔下手中的袋子。他大步走到我身後,由我手上一把抽走了美工刀。我看不到那張臉上的神情,但是從那凝重的語氣裡可以想像他眉心緊皺的模樣。坦白說如此擔憂的語氣簡直令人無所適從,他那強自鎮定的聲調簡直就像看到我血濺當場,而不是自殺未遂。

我雖然有鑽研無痛、免費又方便的自殺方式的打算,不巧的是我並不想帶給他人困擾。況且國木田君並非他人,而是我的戀人。每當意識到我與他在交往中這個事實,矯情如我很就調侃他對於我的過度保護。不過我同時也很想一遍遍的吻他,告訴他我不會選辦公室這麼沒情調的地方自殺。

可是我什麼也沒說。就像個鬧彆扭的孩子般繼續背對著他。這其實是表現了對他百分之百的信任。我不曾讓任何人拿著具有傷害性的利器站在背後。身為男人,作為他的搭檔,我可是把背後交給他了。果然,沒過多久國木田君嘆著氣將手臂環上了我的肩膀。然後在我耳邊開了口。

「你啊,就算想死,也得選在我看得到的地方。否則我怎麼阻止……」被那把帶點壓抑的低沈嗓音直接觸及了鼓膜,我不禁扭動著身子發出細微的呻吟。

一般而言,在這種情況下國木田君就會尷尬的放開我。然後我也可以打哈哈帶過。不過沒想到這回他卻收緊了手臂,似乎覺得與我說什麼也沒有用處。也許對一個正常人而言看到戀人將刀片靠近手腕的衝擊是大了些。

回想起來,緊攬著我的戀人並沒有看過真正意義上剝露出本性的我染滿鮮血與塵埃的模樣。並非個人的邪惡癖好,只是覺得他也有權利曉得自己正試圖與什麼樣的人交往。無論他察覺了多少或是他真能對我的過去不抱持任何疑問。

國木田君,我並非你眼中總是不認真度日,以自殺作為消遣的大孩子。


* * *


( ↓ 防HX,以下請走長微博 or 不老歌 )

【長微博】全篇 (第六次在微博停車XD)


* * *


結尾是小糖車所以都不能開回來,只能把車停在微博 (●′ω`●) 

----------------------------------------------------------------------------------------------------

【今天也是動心忍性的田田】


(國木田獨步接到了福澤社長打來的電話。)

「國木田,情況如何?」

「社長,〈紫色〉已經順利入手。稍微清理過現場,也連絡了警方。現在我正在『打包』睡著了的太宰。預定五點半能回到辦公室。」

「居然睡著了?看來太宰真的累壞了。」

「有勞您操心。很快就可以『打包』完成。請問是否需要外帶其他的物品?」

「你順便買個晚餐吧。亂步說想吃蛋包飯,還有霜淇淋。」

「好的。請問亂步先生的蛋包飯要不要放蕃茄醬?」

「他的要放。我的不要。辛苦了,早點回來。」

國木田心想社長跟亂步先生吃一樣的晚餐,那乾脆自己跟太宰也吃一樣的好了。
不過等下大概還是得把太宰叫醒,畢竟停車之後要拿四盒蛋包飯。

不過現在就讓戀人再睡一下也好,真是天使般的睡臉。

想像著太宰醒來後邊吃蛋包飯邊嘟嘴的模樣,國木田不自覺的露出了微笑。

----------------------------------------------------------------------------------------------------

(冗長的) 後記:
首先感謝桃夭君的點文。
不知你覺得如何?還能看得開心就好了:)

桃夭君所點的梗:
1. 女裝宰花式撩國但國木田巍峨不動,任務結束之後才把把卸妝以後的太宰疼愛的不行。
2. 國木田的內心也是波動的啊,就是工作至上不得有誤,不然太宰實力撩漢怎能忽略!

嗯嗯,總之「棄療」已經不足以形容我的心情了XDD 當我發現自己寫了三千多字都還沒能給宰套上女裝時都已經達到了望著螢幕失笑的無人之境 (夠) 初次嘗試給宰填上「你妹」這樣通俗的內心感嘆 (笑) 本來覺得好像會破壞氣氛,可是也有一種另類的可愛嘛,於是就決定不要剪片了 (x

當然我心中還是銘記著「女裝宰撩不動田」這個暗示w 於是就一邊考慮任務,一邊查了些服裝資料。現在想想女裝還好,我還真是無法在「女裝.甜文.搞笑」的三大要素下描寫出一個正經八百的任務 (掩面) 所以請各位留言時不要吐槽這個有些設定微妙的女裝任務了,在此先自槽一把。

以下附上服裝與敵方角色參考資料:
克里諾林裙襯
基础篇.Lolita的起源
《機械心》(作者: 馬提亞斯.馬吉爾)

話說今年已經是第三次描寫女裝宰了,所以說是命運。第一次是無意,第二次是刻意,到了第三次就是「命運」喔☆ 好像是某部BL漫畫的老梗吧 (笑) 經常來看文的幾位大概會問:「連本篇在內,我記得只有兩篇女裝宰的文啊?」對,你沒記錯。我還有一篇描寫女裝宰的存貨在手上,等適當的時候會公開☆

最後想提一下這是開始產糧後的第17篇國太。夢醒時分的400粉點文。

至於為何說夢醒 (茶) 我感覺自己在LOF上分享作品後的愉悅與糾結實在是一體兩面。我在LOF也待滿兩年又兩個月了,總能估算出自己的進步與極限在哪裡。在兩年這段說長不夠長,說短也不算短的歲月裡我已經看過不少淡出的小夥伴,某些人甚至來不及讓我向他們揮手道別就匆匆離開。

不過今天我也能說出「我留下來了。還是挺高興的。」

希望喜歡本文的各位投餵我紅心、藍手與評論:)
在此謝謝在電腦螢幕的另一端與我千里相聚的你們。
我啊,就是很死心眼地不想忘記「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笑)


P.S. 標題取自友坂理惠的歌曲「木蓮のクリーム」,
引用了幾句歌詞。 MP3♪ (youtube) PV♪ (優酷)

值得一提的是這首歌的作詞作曲是椎名林檎★

评论(12)
热度(44)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