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微博同)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火影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文豪野犬][國太] DO NOT

在耀眼的清晨 在感傷的夜晚互相擁抱過

DON'T LET ME DOWN
讓我們再一次攜手同行
DON'T LEAVE ME ALONE
無法看清沒有你的明天

DON'T LET ME DOWN
重回我們純白無暇的時光
DON'T SAY GOOD BYE
你的眼淚告訴我愛是何物


* * *

“希望對方少說幾句,就不要給他鑽話題漏洞的機會。但是偶爾讓即使被他鑽了話題的漏洞,或者無傷大雅地吐槽幾句也無妨的對象開開玩笑,也算是一種生活上的調劑。能擁有這樣的夥伴其實是小小的幸福。”

當我還在擔任教職時某位教授現代國語的老前輩曾經這麼說過。彼時血氣方剛的我只覺得如果有專門「哪壺不開提哪壺」的朋友,就得考慮一下是否值得花時間與他往來。畢竟活在世上總有令人沮喪的現實,需要努力的時間也還很長。也許我在他人眼中是開不起玩笑的人,可是與其考慮變得幽默風趣一些,我不如還是按照本性而活,每天盡力按計畫完成分內的工作。

我這麼想著,看了一眼坐在對面的黑髮青年——太宰治。他正像小朋友一樣吃著我點給他的紅酒漬櫻桃重乳酪蛋糕。平日清麗素淨的頰邊沾上了少許的紅酒與蛋糕屑,那時而好像在嘲弄人似的,微微上翹的唇角線條也顯得緩和許多。當他忙著咀嚼的時候,感覺整個人的犀利度也隨之降低了不少。

有一點可愛吧。我不否認,安靜時的太宰確實滿可愛的。

事實上他不算是太饒舌的傢伙,可也絕對不是安分守己的類型。根據我對他的了解,這傢伙可能上一分鐘還是雙眼迷濛,意識彷彿在千里之外神遊太虛;卻會在頃刻間做出一些令我難以忽視的微妙舉動。通常這種時候我會衝上前去,不由分說的用拳頭阻止他,或是乾脆將他拖出去,到了暗處再例行一頓好打。

慢著。「例行一頓好打」……總覺得不太對勁。以前的我可沒有經常揍人的機會。更加異常的一點是為何我得經常痛揍自己覺得可愛的人?

縱然也有為了道義挺身而出的時刻,一般情況下我的拳頭都放在口袋裡。任職於「武裝偵探社」之後雖然經常有磨練身手的情況,我並不想事事訴諸於武力——坦白說,我不必老是為了太宰的事如此激動。也許大家都習慣了每當這傢伙行為不檢時我就會有所行動,除了把他揍得唉唉叫(感覺是故意發出可愛的叫聲)或者揍到飛起(感覺是故意不防備我的「攻擊」)之外,我也得找到適合作為搭檔的我們長久相處下去的理想模式才是。

「國木田君?你今天好安靜。一直盯著我的臉,在想什麼呢?不會是在想些奇怪的事情吧。啊,我知道了——」太宰那語尾上揚的聲音倒是很開心似的。

不,你不知道。

盯著他那對在日光燈下無比晶亮的美麗棕眼,我依舊沒答腔。因為接下來要出口的話語實在令人有些尷尬。我怎會直到今天為止都沒有察覺?我總是認為自己對他所做說的話,所做的事都是正確的。出手糾正他的散漫與逃避現實,難道不是間接在否定他的人生態度?如果只是作為普通的搭檔,未免管得太多了。

雖然心中已經有了答案,真不合適在這家播放著流行歌曲加上人聲嘈雜的咖啡廳裡說出口。我本來只是想請太宰喝茶慶祝一下我們作為搭檔的第三年,讓甜度不高的重乳酪蛋糕堵住他的嘴。然後若無其事的度過這個忙裡偷閒的午後。之後就像往常一般在任務進行中仰賴他的機智,卻也斥責他的隨興。

我不過是停頓了二十秒左右,就看到眼前的人嘟起了嘴。也許他是太有把握了?認為我總是將全副精神放在他身上。被他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牽引著,而沒有餘裕去思考這種行為的意義——會希望他成為我理想中的樣子,不再想著找對象一起離開這個我們想要守護卻不甚美好的立足之地。也是我的驕傲所至。

「太宰,不管你知道了什麼,我希望你靜靜地聽我說。我們好不容易一起搭檔滿三年了。從今天起我再也不會揍你。我希望我們在工作上理性配合,互相體諒。以後也請多多指教。」我苦笑了一下。

眼前的人聽了我的話後征住了。那以男人而言過於小巧的下頷竟然微微顫抖著,好半天他都沒能答上一句話。也許就是太宰這種輕浮的性格,在受到作為搭檔的我認真拜託,也需要認真思考一下。他的身子微微前傾,表情有如被遺棄的孩子一般迷惑不安。我想自己沒說什麼過分的話,何以讓他露出這般受創的神情?

不過無論如何,看來他是聽懂了我的話。也算不錯了。我嘆了口氣,拆開濕紙巾的包裝,將手中的濕紙巾湊近那依舊微翹的粉潤雙唇邊輕拭著。他的唇角還留有一些紅酒漬與蛋糕屑。我這個舉動以搭檔而言或許有些突兀,可是我怎能看著他吃到唇角紅紅一片的還無動於衷。我無法放著他不管。

「國木田君……」我的好搭檔終於開口了。

我打算洗耳恭聽。也許太宰也有想放下芥蒂,與我好好溝通的願望。好吧,也許是我自欺欺人。不管他說出多麼荒誕的藉口或者謊話,我都得好好按捺住。君子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我絕對不可以再動手——

「你這是向我下最後通牒……你是覺得我們三年來配合得差強人意?還是覺得我們根本無法互相理解?」太宰說得很慢,聽上去帶點哽咽。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糟糕,我的講法看來引起了他的誤會。

看著他的眼眶逐漸轉紅,我想放下濕紙巾,拿出口袋裡的手帕。可是太宰不知是怎麼想的,竟然緊緊捉住我替他擦嘴的右手。平時清亮的棕眼矇上一層盈盈欲滴的水霧,好像只動要移動一下,晶瑩的淚水就會流淌而出。

所以我沒有動。我不希望太宰流淚。說真的我不明白自己的哪一句傷了他的心。即使我們之間只隔著一張桌子,能把對方當作知己般天南地北的聊聊,我卻從來沒有覺得他這麼難懂。以往無論怎麼揍他,他都只是狀似歡快的唉唉叫,沒有流過一次眼淚。何以想要好好與他溝通,反而把他惹哭了?

「不必繞彎子說話,國木田君只是終於對我不耐煩了。我可以跟社長提議,讓你換搭檔。也可以讓你執班的時間與我錯開……」太宰的聲音逐漸小了下去。

「你哪隻耳朵聽到我說要換搭檔了?我說的是要與你好好溝通。我不想氣急敗壞的掄起拳頭就往你身上招呼。不但會嚇到路人,氣死一堆細胞,還要看到假裝被揍到無力招架的你不到五秒就故態復萌。太宰,拜託你別鬧了……」我用手指為他拭淚時他輕顫了一下,但是並沒有躲開。

沒訂包廂是我顧慮不周,但是我並非害怕場面失控。作為率先吐露心聲的一方,我內心早有準備。來吧,太宰。你應該也有些話要對我說。為了不讓你輕易蒙混過去,這是我為我們搭檔三周年的紀念日所佈下的局。

含淚的水潤棕眼彷彿控訴般的凝視著我。隨後,我聽到那熟悉的柔和嗓音,等它清晰的蓋過了於室內流動的流行歌曲。一字一句的傳入心中最柔軟的角落。如同咖啡在舌根所留下的苦味般,我所鍾愛的聲調聽上去有些乾澀。

「氣死國木田君一堆細胞真是抱歉呢。」太宰邊說邊用力捏著我的手,直到他那因為甜食與熱茶而透出櫻花色的指尖開始發白。

「你啊……果然我拿你一點辦法也沒有。大概再過個三、五年也還是一樣。雖然我擔心會不會一輩子都是如此,因為是你,我並不害怕。」

太宰,因為是你。

我想就這麼被你緊緊捉住,就算是每天被你打亂自己的計畫,我也能再擬定新的計畫。我這個人比較死心眼,打從內心認可的搭檔只有你一人。所以至今沒想過與別人長期搭檔的情況。我所想的是如何讓我們能相處得更順利。僅此而已。

「我嘛,雖然想死……可是並不想把男人,尤其是自己的搭檔一起拖下水。而且誰說過要跟著你一輩子?你這麼說,我可是害怕極了。」他說的與做的並不搭軋。他的手即使那麼用力捏緊我手背上的肉,指尖竟然有點涼。

也許我發現得太遲了?我喜歡他。我喜歡太宰治。正因為喜歡著眼前看來欲言又止的黑髮青年,所以不再想把他塑造成自己理想中的樣子。我希望他能照他所想的方式活下去。希望他在我身邊保有原本的自身步調與獨特思考。

「我是說我喜歡未曾改變的你,太宰。但是你不必為此感到煩惱。」我又拿起了咖啡杯,裡面的液體早已在空調的吹拂下變得冰冷。

「這是哪招啊?你不是說過我不到五秒就會故態復萌,而且哪有人才告白了就叫對方不必為此煩惱。」太宰總算放開了我的手,狠狠地用叉子把剩下的蛋糕劃成兩半,然後再叉起較小的那塊指著我。

我沒考慮太多(比起明天的行事計畫的話),湊上前去把太宰叉子上的蛋糕給吃掉了。再不吃,上面的紅酒要滴下來了。不知為何,我總覺得如果要吃掉心上人餵的食物,還是閉上眼睛的好。

我吃掉蛋糕(太宰居然沒有在瞬間縮回叉子),這家店的重乳酪依舊維持著不錯的水準。不過紅酒的香氣有點不足,不夠醇郁。當我睜開眼睛時發現太宰紅著臉盯著他手上的叉子,然後又看了我一眼,發現我在看他時又再度讓視線落在被我咬過的叉子上。

「要換叉子麼?我叫服務生來。」我起身打算順便去結帳。

「國木田君,你……你什麼時候學會這種撩人的方式?居然閉著眼這樣靠近……我不要換啦!這是間、間間間間接接接……吻……唔!咳咳!」似乎是為了強調不願意換叉子的決心,太宰繼續用同一把叉子解決盤中的蛋糕。

我不過是閉上眼睛,從他的叉子上吃了一小塊蛋糕,竟然被說成「撩人」。看他吃得太快而嗆住了,實在令人感到忍俊不禁。

「噗、哈哈哈哈……唉,我剛剛是不是大笑了?我可以這麼想吧,也就是說你打算認真考慮『我喜歡你』這件事?」我把自己的水杯遞給他。他的早就空了。

「我也喜歡國木田君。而且這並不是個笑話。」接過水杯的太宰嘟著嘴。因為嗆咳而又顯得濕潤的眼眶水光迷離。

我站起身子,再次湊近太宰。當他閉上雙眼時親吻在那還帶著重乳酪香氣的粉嫩雙唇上。隨後我在他那可愛的抱怨聲之中不慌不忙的前去結帳。

事實上我需要一點時間沈澱情緒,並且釐清事實——本來只是想要求搭檔與自己好好溝通,沒想到溝通之下竟然演變成告白與接吻。我感到臉上熱了起來,甚至比服務生剛剛來添的熱咖啡還要燙。

太宰也是戀著我的這個事實讓我很想大叫幾聲。不過還是在內心吶喊就好。我捨不得讓其他人一起分享。這也是男人的私心吧。我們的座位離結帳櫃檯挺遠的,我拿著帳單走了幾步,終於還是折了回來。

室內正好響起了藤井郁彌的〈DO NOT〉,真是太巧了。這首歌應該是某部九零年代日劇的主題曲,那時作為專職主婦的母親有看這部日劇。詳細劇情我都記不得了,但是這首主題歌的確很難忘。

於是我直視著那對似乎能望穿我靈魂深處的美麗棕眼,對他說:
「DON'T LET ME DOWN,讓我們再一次攜手同行。DON'T LEAVE ME ALONE,我已無法看清沒有你的明天——太宰治,請與我交往。」

接受我告白的黑髮青年露出了微笑。然後以醉人的甜蜜語調說道:「好啊。然後要記得在耀眼的清晨,在感傷的夜晚盡情擁抱。」


まぶしい朝の中で 切ない夜の中で抱いた

DON'T LET ME DOWN
もう一度 ふたりで歩こう
DON'T LEAVE ME ALONE
君のない明日は見えない

DON'T LET ME DOWN
真っ白なふたりに戻ろう
DON'T SAY GOOD BYE
その涙が僕に愛の意味を教えてゆく


FIN

----------------------------------------------------------------------------------------------

(冗長的)後記:
大家七夕愉快。這是約好的更新。

既然是七夕賀文,那麼就要寫點甜的。之前在「備梗」的過程中還認真的考慮了幾個情境,結果正式開始寫時又跟想像中的完全不同了XDD…

但是想寫本身毫無自覺,卻以談分手般正經的口吻對宰宰說出「從今天起我再也不會揍你。」的田田是不變的w 而且宰宰會聽成「就此別過,後會無期。」當然也是約好的 (笑) 寫文的時候自己也想過「噢,這兩人的反射弧也太長了,竟然拖了三年www」

嘛,你們想像一下三年內想入水的找人一起入水,以結婚為理想之一的也有找尋對象,可惜兩人紛紛失敗了,因為所以 (笑) 而且不乏互相干涉,最後卻又相視而笑的老梗情況///// 簡直想聽著老歌出番外 (捧臉)

圈一下兩位小夥伴,特別想知道你們的感想: 
 @放久了会长出猫 想讓你看看這一篇,反射弧很長的國太醬w
 @白花苜蓿 其實感覺還離笨蛋情侶只剩一步的國太醬w

今天也是對國太的愛要從心中滿溢出來。但是想告訴自己愛得細水長流才好XDD 從開始出產到現在也過了三個月。屬於還有精力寫點,尚未倦怠的時期。僅僅三個月裡就看到了不止一位喜歡的作者出坑,真的挺感傷的說。在冷西皮的坑裡通常就是看著作者們,小夥伴們一個個出坑了,最後我也想著「該收拾殘局了。」感到冷風吹下了枝頭上最後一片靈感的綠葉。

不過我想我還是能愛國太很久啦。就像在我心中發亮的寶石一樣,有邂逅國太真是太好了。以及因為經常性的缺糧,偶爾會到推特去挖掘糧食 (糧食很少,專程去挖的話你會失望XDD|||||),看到一位11區作者說:「八月了,真好,離文野動畫第二季開播只剩兩個月了。」……頓時覺得「好積極啊XDD 姑娘,請分一點精力給我我我!! (你是誰)

然後也看到LOF與微博上的同好們在說「缺宰」XDD 是啊,多久沒看到會說話的宰宰了。但是,說實在我沒感覺到「缺宰」,因為你們的作品加上刷屏 (褒義),以及寫文時我也經常感覺到宰宰的存在。其實這樣也足夠了。不過作為一名小眾作者,愛國太愛你們的同時其實還是想說這個啦 (=W=.) ↓↓↓

希望喜歡本文的各位投餵我紅心、藍手與評論:)
老話一句「你的推薦、喜歡或留言對作者們而言是很大的動力☆」


P.S. 標題取自藤井郁彌的歌曲「DO NOT」,
引用了幾句歌詞。  (youtube)  (網易雲)

评论(20)
热度(38)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