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微博同)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火影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文豪野犬][敦芥] 可愛時光

這個天空 無法改變 一如往昔
多麼像你

不過總有一天 這一刻也會成為懷念的可愛光

人們總是 任意妄為 感到寂寞 你也知道吧
即使為愛困惑 心中動搖不已 在這可愛時光


* * *

曾經聽說過一個講法——洗澡是在洗滌生命。

估計指的是幼兒出生後初次沐浴,洗去脫離母體時沾染的血污與組織殘骸,露出底下毫無防備的蒼白肌膚。多麼脆弱又不堪一擊。簡直像在人前無所遁形。想到此我不禁嫌惡的掩住了口鼻。「洗滌生命」這種講法實在太強詞奪理了。不過就是洗乾淨表面那層皮,維持僅有的禮貌。

是說人虎這傢伙為何洗個澡要那麼久?都已經超過半個小時了,簡直可惡!是男人的話沖個兩下,一乾二淨不就該出來了。剛才浴室裡還有傳出他哼歌的聲音,好像在向我炫耀他是多麼享受能在旅館的浴室裡放鬆身心,故意讓我等待似的。我才不會說他有一副令人意外的好嗓子。

我起身檢視旅館附贈的茶包,泡了杯烏龍茶,現在的確有一種烏龍的氣氛。如果說我並不打算洗澡,又何必在乎人虎霸佔浴室多久。我實在不想承認只是不喜歡人虎讓我持續等待的事實而已。慢著,也許這個草包是在浴缸裡睡著了?那我得過去把他搖醒。不然萬一讓他在任務中感冒,更是有我受的了。呼吸氣官過敏的我可不想自己邊咳嗽,還得邊照顧一隻跟我一起咳的大白虎。

「芥川,久等了。你也在外奔波了一天,趕快去洗個舒服澡。」一把就連說話也像唱歌似的嗓音打斷了我的思緒。

坐在床上的我蹙著眉回過頭,隨即差點沒連手裡的茶杯也掉下來。人虎的臉龐何時變得如此光潤閃耀了。不過是一次熱水澡,竟然能讓他一臉美得像是富家少爺出浴似的表情。簡直爹娘認不出……不過我還沒見過他爹娘就是了。

真希望該死的人虎別再沒事就對我笑得那麼閃亮,那讓我感覺承受了不可名狀的攻擊。受此攻擊的我無法正常言語,搖搖晃晃地想要起身逃開,然而他卻若無其事的走到我身邊坐下,按著我的肩——他在我身邊坐下,還該死的按著我肩!!明明房裡就有兩張單人床,為何他要按著我的肩坐到我身旁?!

「人虎,你的腦袋是怎麼回事。該不是擅自想像了我沐浴後舒服的樣子?」我一開口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可是我總得說點什麼。

「嗯……可是芥川,難道洗完澡之後會覺得不舒服?你不喜歡洗澡?」他盯著我的眼睛,那對紫金雙色的眼眸好像能看穿我混亂的思緒。

老天,人虎這傢伙竟然不否認他想像了我出浴後的模樣。

茶杯從我的手裡滑落,卻沒有砸到地毯上。想來是人虎很適時的接住了。我感到面上發燙,大概血液都聚集到表皮上來了,這無法洗去的羞赧究竟意謂著什麼?

竟然讓那對紫金色眼眸離我愈來愈近,沒有動手掌摑這個莫名其妙的傢伙,我一定是吃錯藥了。可是我在人虎的眼裡看見了一個毫無矯飾的膽怯青年,脆弱的簡直令人無法可想。凌亂的黑髮霜白的鬢角柔軟地披散著,從他那膚色健康的手指間一絲絲透出來。

這個臉紅心跳,雙眼茫然的芥川龍之介就連我自己都快認不出來了。

感覺全身上下的細胞都在吶喊著:「紅色警戒!!人虎壓上來了……」

不過我自己所不熟悉的這份羞赧倒是有如泉湧,淹沒了那個想要立即掌摑對方,並且起身逃跑的我。最後我只好半放棄的閉上雙眼,不去看那個倒映在帶著笑意的紫金色眼眸裡的膽怯青年。奇妙的是我的內心深處似乎能感受到這並非無法接受的現實,而是總有一天會來到的普通日子。

這麼想著,我便覺得又能接納在人虎的眼中所見到的那名膽怯青年。於是我睜開眼來,面前還是人虎那亮眼又帶點羞澀的傻笑——這個皮厚的傢伙原來也是會害羞的。我剛才閉上眼也算是默許他的行為了。既然給過他機會,他卻只是揉揉我的鬢角,不動聲色地看著雙頰泛紅,語不成句的我?果然還是該振作精神,給這張只會傻笑的臉一記掌摑——不過,果然我一揚手又被他的虎爪給握住了。

「芥川……我剛才想著時間就此停止多好啊。你身上的硝煙味,你臉紅的樣子,你清洌的聲音。戰鬥到筋疲力竭的你,甚至連漱洗的氣力都沒有留下。這樣的你……全部都是屬於我一個人的。一想到這個,我沒辦法不為之心動。」

人虎又湊近過來,這回我睜大著眼凝視他。我曉得這樣做無法逼退他,也無法讓他曉得他說的情話有多麼噁心。不過我總該有比掌摑更好的表達方式。在人虎的臉不斷逼近的同時,我大概是第一百零一次想著自己就要他被侵犯了。

「人虎……」我連忙喊他,也許能分散一些他的注意力。

這名年紀比我小的男性到底怎麼回事?在我停止反抗時他好像只是涼涼地看戲。可是我一開始掙扎,他卻又亢|奮起來了。

就在這僵持不下的當兒,我注意到他身上的浴袍微微敞開,露出了散發著沐浴露清香的微溫肌膚。鎖骨下方到胸膛上有一道不算深的刀傷,雖然已經停止滲血,結痂還是鮮紅的。並且有幾滴不知是汗水,還是沐浴後留下的透明水珠正由他的傷處慢慢滑落。

我嘆了口氣。縱使能引起興致的細節不同,身為男人,我也有一樣的困擾。我伸出手碰觸著那因我而來的傷痕,感到人虎的身子瑟縮了下,隨即他露出有點不明所以的迷惑神情,側著腦袋看我。

「會痛?可是你這草包竟然毫不猶豫的擋在我身前。明明羅生門就可以化解如此無聊的攻擊。這樣我們兩人都能毫髮無傷的完成任務。」

我故意把話說得這麼惡毒。其實在戰鬥中人虎願意掩護我,我心裡很高興。不過與其表勉強表露出對他的依附,不如像現在這樣渾身帶刺面地對他就好了。

我奮力撐起身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人虎反壓在身下,然後像隻黑貓似的開始舔起他胸前的傷痕。不出所料,馬上聽見了他細微的呼痛聲。

「芥川……我簡直不能忍……」他的聲音聽上去有些乾澀。但是我卻覺得這比他在浴室愉快的哼歌時更好。也許只是心理作用吧。

「你不必忍。不過要等我去淋浴,大約十分鐘左右。」我笑了。我真的在笑。

然後在人虎錯愕的目光裡坐直身子,毫不客氣的伸手揉弄著他那頭淺褐的濕髮,嘴裡順勢提醒:「我會把吹風機先拿給你。把頭髮吹乾,不然你會感冒。」

「啊啊啊——芥川你……這樣分明是要讓我忍十分鐘嘛——太不人道了。」

我在浴室除下外衣時還能聽見人虎喃喃地埋怨聲。從門口探出頭來不出所料的看到他在床上滾來滾去,一頭濕髮把床上的毛毯都給弄得一團糟。

於是我墊著腳尖走近伏在我的床上嘟噥著的戀人,然後湊近他耳邊忍著笑道:「有你在,我真的是連澡也洗不成了。速戰速決吧,人虎!」

「我的芥川哪有這麼可愛……我要上了!」他對著我正面撲抱過來。

我們倒在床鋪上,開始激動地彼此親吻。在腦中只剩下愛|慾與本能之前,混亂的思緒中倒是有一個頗為清明的想法。

等我有空洗澡時大可不必想著洗滌生命——不過是洗去疲憊與相愛之後的汗水,還有讓我實際感受到人虎也會為我等待。


FIN

----------------------------------------------------------------------------------------------

後記:
從自己的坑底爬出來。結束了一萬五千字的奇幻設定文,有點疲憊。於是想寫篇甜甜的敦芥短篇來治癒同好們與自己, 如果有敦芥同好也一起被治癒的話,那就太好了。這篇文本來想取名為「今天人虎也讓我好等」www

最後說說芥芥不喜歡洗澡的梗來自文野原作設定 (笑) 有點好奇,於是查了一下維基百科 (←在その他第三項) ——芥川龍之介,這位文豪本尊很討厭洗澡XDD…所以文野的芥芥這個「討厭洗澡」的設定也是向文豪本尊借來的呢 (茶)

希望喜歡本文的各位投餵我紅心、藍手與評論:)
老話一句「你的推薦、喜歡或留言對作者們而言是很大的動力☆」


P.S. 標題取自友坂理恵的歌曲「可愛時光 (愛しいとき)」,
引用了幾句歌詞。  (youtube)  (優酷)

评论(2)
热度(33)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