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微博同)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火影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文豪野犬][國太] Lazy Daisy

\\在暑假裡帶著國太糖來了//
來自小夥伴六六( @呜啾✧⁺⸜(●˙▾˙●)⸝⁺✧ )的點文,
早在一個月就已經開始秘密籌畫的「女裝任務」。

感覺每次有糖就是來自六六的點文 (笑)
這次翻倒了庫存的糖罐子,千真萬確 (捂臉)

設定:
18歲的港黑幹部太宰,不折不扣女裝美少年。
26歲的高中數學老師國木田,有大人的餘裕。

摸摸很辛苦的中也,為太宰善後+被TX (笑)
有些無傷大雅的雙黑的互動,請見諒XDD……

※以上均可接受著,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Lazy Daisy

竟然想保守秘密?
以琴酒 讓話語流入你口中
真是招人妒忌呢
任何人 都羨慕的閃亮肌膚

酷嗜危險的滋味
纖腰好似要折斷般 美妙的你


* * *

為何選擇成為一名數學老師?如果對國木田獨步進行一次事先約好時間的訪談,他會很認真的回答:「學以致用。每天為了不誤人子弟而兢兢業業。」

那麼,以下直接省略國木田的「教師經」三百條。因為這不是一篇關於莘莘學子齊齊聚,春風化雨日日新的教師手扎。或許身為教師的他是想避免過於汲營熙攘於名利,但是依舊有些社交場合是剛正不阿的他所無法避免的。

比方教學器材商邀請了幾個學校的數學老師們共同出席的小型聚會。因為並不是單純的研討會,而是提供雞尾酒與輕食的派對舞會。受邀的其他老師們個個都很開心,尤其是女老師們都在考慮髮型與服飾的搭配。

國木田一再推辭,校方還是推薦他參加聚會。畢竟「已經兩年沒跳舞了」這種過分誠實的理由很難被高層接受。所以身在現場的他正穿著整燙得一絲不苟的黑色成套西服,其下是漿得硬挺的墨黑襯衫配上平時甚少使用的黑絲帶。後腦勺的棕髮則是以與襯衫同色調的黑色絲帶束起。

此刻這名甘於奉獻己身於教職的棕髮青年倚著牆壁,默默地啜飲著馬丁尼。果然會場在主辦人致詞與研討會結束後便開始供酒,挖空心思打扮的女老師們都迫不及待的放下酒杯步入舞池,有幾位女老師更是已經找到固定的舞伴,在男方的帶領下跳著或為生疏或為熟悉的舞步。

來參加的人們似乎都不介意被踩著了腳,或者自己輕率的舞步看上去有點可笑。畢竟他們都是外行人,能與舞伴一起跳得開心更重要。發現這個事實的國木田又抿了一口酒,辛辣銳利的口感卻令他覺得情緒放鬆了不少。他想著其實自己就這麼喝點小酒,然後看看熱鬧也挺好。


插圖 by 六六 (  @呜啾✧⁺⸜(●˙▾˙●)⸝⁺✧ )

「擁有金棕色眼眸的先生,可以請我跳一支舞嗎?」這是一把十分中性,像淋在層疊鬆餅上緩緩流下,軟潤凝聚的楓糖漿般甜美的聲音。

國木田的面前佇立著一位有著及腰黑色捲髮,身著純黑露肩小禮服搭配有著玫瑰花紋的黑色蕾絲手套,笑盈盈的少女。仔細一看,高䠷纖細的她還將腦後如雲般蓬鬆的一部分黑髮梳成了公主頭,褐色的緞帶上有著一枚十分惹眼的藍色貓眼石裝飾。她在樂團奏響了「最後的華爾滋」時向他伸出手來。

他打量著她,心想在自己平靜無波的教職生涯裡未曾見過如此直接以淘氣笑意挑逗人的女子,縱使對方看來只是個少女。他同時也覺得她笑得真美。棕眼裡滿含盈盈欲滴的好奇。彷彿渾然不覺這是一個非正式的派對,在他眼前的也不是一位能歌善舞的多情王子。

國木田的手帳上並沒有寫著「要在今天的聚會裡設法找一位舞伴」。他只是想盡自己的本分而已。既來之,則安之。有如在熱鬧的情境喜劇之中平靜注視著一切,偶爾因為過於正直的性格而擔任一下冷面笑匠,不隨著劇中人忽悲忽喜。

他看到那包裏在黑色蕾絲手套中的白皙右手並未因為自己的猶豫而收回,再加上除了亮晶晶的粉色唇蜜之外,沒有抹上任何化妝品的臉龐如此柔嫩緊緻,連同其上逐漸加深的笑意也彷若透明似的吹彈可破。分明是屬於少女的稚氣。

(這孩子,最多不會超過十八歲。不知是在場哪位人士的千金。不過以女孩子而言她個子還挺高的,手腳也很修長。身高估計超過一百七十公分。)

身為教師的國木田有點頭疼的想著。頓時覺得無法拒絕對方向自己伸來的手。然而男人並沒有把眼前的少女當作小孩來對待。他鎮重的執起那纖細的五指,就像對待來自異國高貴神秘的公主一般。

「我是橫濱市立文豪學苑高校的數學老師國木田獨步,請問妳的芳名?」他看著她那隨著身姿輕輕晃動的黑色蓬蓬沙裙裙擺,眉心微皺的提問。

「國木田先生。小女子的名字不足掛齒。請你就此把我當作一場迷夢。」她湊近了他,語氣依舊有著陌生卻令人心醉的甜蜜。

牽著意外的小舞伴,國木田那線條剛毅的唇邊泛起了一陣淺笑。

他擱下手上的馬丁尼杯,一把按住那正湊向自己的黑髮腦袋。然後在那對陡然睜大的美麗棕眼的注視下閉上眼,輕輕攫獲了她有如果凍般晶亮的雙唇。

「Young lady,如果妳是一場迷夢,那我現在親吻的就是空氣。」

國木田本來只想借個位做做樣子,嚇嚇這名大膽的少女。沒想到當他做出親吻的動作時對方完全沒有退讓的打算。那雙靈動的棕色眼眸一眨也不眨的緊盯著他,就像初生的小鹿般專注而恬靜。所以他輕啄了下那微微顫動的粉潤,然後開口打趣那顯然還自認為是一場迷夢的少女。

他同時也想著萬一這女孩哭了怎麼辦。不過隨即發現那對眼角上翹的棕眼,目光像聖誕樹上的燈飾般亮了起來。非但沒有一點害怕的樣子,似乎還挺開心的。

「琴酒是Tanqueray,然後苦艾酒是Riccadonna Extra Dry沒錯吧?」她說。語氣就像是看到了聖誕樹下堆滿禮物的孩子。

「妳可真清楚。其實我沒去留意酒保用什麼牌子的酒。哪,別笑得像隻得意的貓,我倒想知道妳讓我吻妳的理由。」他感有點尷尬,卻依舊正直的說出心中的想法。

一下聽到那麼多個「妳」,讓她笑了起來。隨後像是下定決心般地以兩臂環住了眼前看來有些不滿的棕髮青年,纖細的十指交插地置於對方後頸輕聲道:「現在還不能告訴你。國木田先生,你跟傳聞中的食古不化有點不太一樣……感覺會是個好情人呢。」

那白得近乎透明的雙頰浮上兩朵紅雲,真是連胭脂也不需要了。被環抱著頸項的男人本來想拿開少女的手,叫她這個孩子別再戲弄成人。不過他轉念一想,既然已經懂得這種成人之間的調笑,也沒必要硬要以社會的框架去定義她。

「Young lady,今晚我就會知道妳的名字。」語畢,他拿起馬丁尼抿了一口。

「是嗎?你大可嘗試……」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他堵住的嘴唇。

國木田毫不猶豫地再次含住眼前微翹的粉潤,並且輕易地將口中的酒液送至那正與他唇舌交纏的小口內。少女柔軟馥郁的口腔中一下被男人送進了辛辣的酒液,頗有一種背德感。只見她好像給辣到眼淚都流出來了,晶瑩的淚珠順著捲翹的睫毛滑落,染濕了浮現紅暈的火燙面頰。

「嗯唔、我的、名字……是治子(HARUKO),太宰……治子。」少女語帶喘息地呻吟出了自己的名字。

「很可愛的名字。好,治子,要不要說說妳讓我吻妳的理由了?還是需要更多的吻才願意解釋?」男人的手指撫過被自己吻得紅潤的少女的嘴唇,也輕拂去了她頰邊濡濕的淚痕。

奇妙的是國木田能感覺到他誇讚治子的名字可愛時,對方好像初次顯露了不大開心的模樣。「治子」的讀音是HARUKO,就像春日陽光下色調矇矓溫和的景緻。如同那櫻花般柔嫩的唇瓣,是甜的。

少女眼簾低垂地以指尖撫過因為接吻而泛紅的嘴唇,像是還在回味著親吻的纏綿。可是那其中挾帶著澀而辣的酒味,讓她有些不滿地又嘟起了嘴。

「……國木田先生就像馬丁尼一樣辛辣呢。不過,接吻的理由就留到下次再聊。請容我先走一步。」

雖然只是兩個倉促的吻,也沒能正式跳過一支舞。國木田卻感到自己的心隨著眼前俏麗的身影舞動起來。他上前,想拉住她的手,但是這次卻被她側身躲過了。

治子依舊笑得像隻得意的貓,身段是如此柔軟矯健。國木田本能地想追上去,可是她的腳步像風一樣輕快,那從純黑小禮服中露出的雪白肩頭與纖細背脊很快就消失在那些相談甚歡的男男女女之中。

此時,「喀嚓」一聲,室內的照明突然全都熄滅了。

國木田怔了一下,想去按緊急照明的開關(他一進入室內時就事先留意過緊急照明的位置)時又聽到「窸窸窣窣」的聲音,感覺就像有好幾條嶄新的彩帶劃過眼前黑暗的空間,不知捲住了什麼。當他按下緊急照明的開關之後,室內原本驚慌失措的男男女女臉上都浮現了安下心來的神情。即使他們的臉孔在突來的亮光下均顯得有些呆滯。

「請大家小心腳邊,別絆倒了。然後注意看看手邊有沒有少了什麼?」

說這句話時棕髮的數學老師覺得就像在提醒班上的學生們。所幸沒人提出遺失了隨身物品。不過當他開檢查自己的隨身物品時不禁又微微皺起了眉心,因為發現隨身攜帶用來改卷子的紅筆不見了。那隻紅筆並非特殊品牌,只是最普通的紅色簽字筆。為了謹慎起見,男人又仔細在室內搜尋了一遍,就是沒有。到處都沒有紅筆的影子。

國木田想著不必為一隻紅筆打斷眾人的興致。即使只有緊急照明的餘光,金棕色的眼眸裡也映出了隨著老式情歌而開始相依相偎的跳著慢舞的男女。他不動聲色地又回到原來倚著牆壁小酌的位置,邊想像少女粉紅柔軟的嘴唇,邊一口咬進了酒杯中剩餘的醃漬橄欖裡。

他只覺得果然很鹹。缺乏了酒水魅惑的陪襯,是令人尷尬的現實。


* * *

在距離教學器材商舉辦小型派對的飯店不遠處,某棟商業辦公大樓樓頂出現了兩個一高一矮的身影。其中一人是將右手置於腦後,一頭黑色捲髮被晚風颳得像暗夜波濤的治子。小個子的則是治子的搭檔,此人有著以一雙以女性而言過分銳利的明亮藍眼,蓬鬆柔軟的棕紅鬈髮在飾有青瓷綠緞帶的白色遮陽帽下隨風擺動,身上的白色連身蓬蓬裙的領口亦飾有青瓷綠緞帶花邊,裙子上則印有色調活發的幻想系花朵,金色的花蕊與紫色的絨球點綴在粉橘的四片花瓣之間輕舞,好似就要隨著夜風飛揚。

治子對著被霓虹染上暈黃、橙紅與青綠等色彩的矇矓夜幕嘆了一口氣。她的同伴不置可否的審視著那頭感覺有些凌亂的黑髮,能明顯看出被外人的掌心揉弄過的痕跡。鑲有藍色貓眼石的髮帶都偏了一邊。令她看得好不耐煩,很想直接動手把對方腦袋上的髮飾位置給調整到中央,可是手邊也正好也沒有梳子。

她也不明白自己為何要為搭檔的髮型煩惱,這並非今晚任務的重點。

「太宰,好歹把頭髮整理一下,亂糟糟地看著真難過。」這把聽來帶點薄涼的男性聲線,即使在批評時也有如歌唱一般。

「中子(CHUKO),在任務中妳應該叫我『治子』。我家的小矮人居然這麼健忘,是不是已經痴呆了?」治子帶著促狹的微笑刻意以男性聲線說話,不過完美的女性口吻全然不受動搖。

「噁……別不男不女的嘟著嘴叫我『啾子』!!痴呆的明明是你吧?!你該不會自以為在任務目標的眼中找到了明天?除了一隻紅筆,你還有帶回什麼?」

同樣打扮成少女模樣已經很夠受,還遭到暴擊的中子已經忍不住想揍人了。不過治子顯然對此並不是很在意。他愉悅地將手搭在自家搭檔肩上,然後把自己的下巴頦兒擱在對方腦袋上。

「中也,我清醒的很。國木田先生不適合黑吃黑的世界。你能想像嗎?他吻我的時候並非將我視為一個騙人的小女孩,而是將我當作捧在手心裡的公主。身為男性的我一時都有點慌亂。讓眼淚滾落到面頰上時我想著:『至今我未曾如此重視任何一名與我交往的女性。』」太宰的聲音很輕,好像在作夢似的。

「怎麼可能。超噁……慢著,你剛才喊我『中也』!!你這個痴呆的女性公敵。」中原震驚地幾乎忘了掙扎。他這才感受到事情的嚴重性。

黎明還很遠,卻也不是適合話家常的時刻。但是中原卻感受到身後正偎著他的太宰似乎有點傷感。他正考慮著要一個上勾拳正中對方的下顎,還是乾脆一腳向後蹬醒這個還在說夢話的傢伙。

本來即使穿著女裝,他們的內心也還是不折不扣的男人。

男人,或者說人類憧憬真愛也是本能的一環。談到真愛,中原一時為之語塞。畢竟他已經把這個詞兒拋在腦後很久了。

「趴下,中也。」太宰曖昧香甜的氣息吹在他耳邊。聲音聽上去依舊如同無法透出星子的都市夜晚般矇矓傷感。

「臥槽……剛才的純愛少女哪兒去了?!畫風丕變是怎麼回事!!別給我不分場所到處發情啊!!」中原狠命捏住搭檔環在他胸前的左手,就差沒咬下去。

說時遲,那時快。

太宰由身後將中也放倒,左手還撫在對方的心臟之前。他迅速的從吊帶襪上的皮製刀套裡抽出一把刀鋒閃亮的小刀。然後那對嗔怒的藍眼注視之下將小刀投擲出去,不偏不倚的擊中了正由大樓外牆現身的覆面殺手的手腕。

中原看見裝了抑制器的手槍自那愚蠢的黑影手中脫落,心頭火起地啐了一聲。他猛然掙開了憋笑憋到渾身抖動的搭檔,雙手撐地,右腿「唬」地大力一掃就把那個倒楣的埋伏者給送去見今夜透不出星子的矇矓夜空。

「唉呀,殺手君那流星般一閃而逝的可嘆命運呢。中子,妳不是當真了吧☆順提每次欣賞妳的足技都覺得好驚人。如此袖珍的雙腿踢人的勁道可是組織裡一等一的。」太宰抬手故作觀望狀,毫不費力地又披起「治子」的皮。

「……就跟你說別再叫我『啾子』了!!你那張嘴黑的也能說成白的,難道就發不出『NAKAKO』這三個音?算了,除了紅筆你還拿到或者知道了什麼?居然連殺手都跟過來了。」中原拍掉了掌心沾到的沙礫,覺得今晚真是不能好。

太宰與中原於是認真交換了一下彼此分頭進行任務時所得到的線索。兩人將手上零碎的情報拼湊起來,發現上層所想得到的秘密情報竟然藏在橫濱市立文豪學苑高校的教師辦公室的電腦裡。然後密碼據說是藏在其中一位教師身邊的文具用品裡面。兩人對看了一眼,太宰微笑,中原則捶了下自己的肩膀。

「在來找你之前,我穿著這件勞什子的女裝打趴了三名跟蹤者,然後按照所問出的情報潛入了文豪學苑附近的高檔麵包店。在裡面的大烤爐的夾層間找到了你看到的這些線索,還有一些是從文豪學苑的工友室的電話附近找到的……我真的開始懷疑是有人在整我們了。這都是些什麼鬼啊?」中原將想仰天長嘯的心化作了撇著嘴角的乾笑。

「不,這都是中子的功勞喔。一切已經水落石出了。你看看我從派對現場拿到的紅筆。對,筆蓋裡面是不是有張很小的紙?像筆記紙的一角。上面是不是寫著『Doppo Kunikida』?我們只要去國木田先生在辦公室的座位前,將這個密碼輸入他的筆電裡就能得到秘密情報了。」太宰對著手指,笑瞇瞇的說著。

中原已經懶得吐槽太宰,也懶得再重覆「別叫我『啾子』!!」了。他起身對著眼前總算透出繁星點點的清明夜空伸了個懶腰。他想著也許是文豪學苑裡的某個大人物跟自己隸屬的組織裡有所關聯,而像自己這樣的幹部階級也被矇在鼓裡不過是個突發的小事件罷了。光這樣就氣死了的話,有幾條命也不夠用。

來自某一方的捉弄之意雖然很明顯,這點惡意倒是不可能讓身為幹部的中原多麼懊惱。於是已有多年沒進入學校的他聳聳肩,表示對太宰提出的作法沒有意見。不過就在兩人打算藉著滑翔翼離開大樓樓頂時,中原覺得自己作為太宰的搭檔,有些話還是說出口比較痛快。

「治子,中子我作為妳的搭檔不止一、兩天了。妳有時確實像個愛騙人的小女孩。妳對那個戴眼鏡的數學老師感興趣也好,不是也罷。別為自己的抉擇後悔。還有妳真的得把頭髮整理一下。根本像個瘋婆子一樣!」他笑了。

太宰只覺得今晚自己的搭檔不知為何看來好成熟。不過無論他說出多麼令人感動的話,因為那套輕便入時的白衣白帽加上棕紅的秀髮,看上去就像個被熱血給沖昏了頭的清秀佳人。

「中也,謝謝你。說不定這樣的我也能認真地付出愛與被愛……」

話音方落。其實身為男兒身的黑衣少女張開雙手。就像想要重回夜空的懷抱似的,以後仰的姿勢從大樓上一躍而下。沒有生命的捲曲黑髮在他的身後瘋狂的舞動著,簡直像一對脆弱的黑色翅膀。

太宰下墜的時候只聽到風聲,連中原的聲音都聽不見。他知道這是拿自己的性命在開玩笑,可是他想要在這個平凡無奇的夜裡賭上唯一的可能性。在他以少女的姿態墜樓之前看到了——那名曾在今夜與自己吻過兩回的棕髮男子正從大樓前的紅磚人行道上走來,而且竟然也抬頭往上看。

「治子?!……還真是妳。妳搞什麼……別亂動啊!!」棕髮男人激動的吼聲引起了整條街上的所有店家與路人的側目。看戲的眼睛著實不少。

(這個人原來也會叫得這麼大聲啊。而且是為了我。)

國木田緊張的神態,讓他心中的黑髮少女甜甜地微笑起來。

黑髮飛揚的「少女」最後落在了大樓樓下那家咖啡館的兔子遮雨棚上。此時他離眼前的男人只有不到五十公尺的距離了。

「治子,快點從遮雨棚上跳下來,我會接住妳。」棕髮男人張開了手臂。

太宰以眼角餘光環視了下看熱鬧的路人們,隨即調整了下坐在遮雨棚上的姿勢。然後他目光溫潤的對上了眼前看來十分心焦的國木田,笑道:「晚安,又見面了。國木田先生。如果你不介意,我想請問一個問題。我的頭髮看起來是不是很亂?」

「少女」眼前的男人似乎愣住了。他頓了一下,隨即朗聲答道:「很亂,妳這孩子的頭髮就像剛從兔子洞裡鑽出來的愛麗絲一樣亂。」

太宰似笑非笑的嘟起了嘴。他覺得自己似乎早就該這麼做了。他不再猶豫地從遮雨棚上起身,張開雙手,飛撲向那等待著他的棕髮男人。隨後被那對結實的臂膀給牢牢地接住了。

街上的人群逐漸散開,某些單身人士還憤憤不平地遮著眼,似乎感覺被閃到快走不動路了。國木田與太宰相視而笑。兩人說著一些無關緊要的調情話,但是眼神都離不開對方身上。直到作為「少女」的一方闔上眼要求親吻。

「臥槽,雖然我看都沒看就趕緊裝備滑翔翼從大樓上跳下來,結果飛近了就是來被閃瞎狗眼。早知道我就一腳把太宰踢下去了。妙啊……真是妙啊。」

中原邊碎唸著邊調整滑翔翼的方向。白色翼尾就像鳥羽一般在消失在夜裡。


* * *

自此之後國木田便開始與他在派對上意外邂逅的黑髮「少女」治子正式交往了。雖然說是「交往」,他也只想得到兩人一起去看看電影或者喝喝茶,完全沒有該怎麼逗女孩子開心的頭緒。原本他想從書局買本《約會聖經》之類的書來參考,可是又想到那些書上所介紹的約會場所不過是大眾的喜好,不如直接開口問治子想到哪兒約會。

身為老師的國木田原本打算問治子週六是否有空,所以在週五下班後打了電話給對方。他想著日本高中生下課的時間都差不多,自己的小女友要是沒有社團活動的話也該放學了。

「治子,妳這週末沒有預定的話,我想約妳出來……」國木田的話只說了一半,就被他那可愛的戀人給打斷了。

「好啊,那我直接到校門口去等你。然後再帶你去我喜歡的地方。對了,我會做出國木田先生喜歡的打扮喔☆敬請期待。」治子接到電話後非常開心。

國木田只覺得戀人的語氣甜甜的,每個字都包含著滿足感。令人不禁也隨著小女友感到心情愉快。因此將錯就錯,不忍心開口說預定星期六才要約會。他同時也覺得直接讓這麼可愛的女孩在校門口等自己,令人非常不放心。


插圖 by 六六 ( @呜啾✧⁺⸜(●˙▾˙●)⸝⁺✧ )

結果身為老師的他發現自己完全擔心錯對象了。所有想接近治子的年輕男孩們都被拒於千里之外,那些膽大包天想跨越雷池的男孩們也都被神情冷若冰霜的治子給就地正法了。

「國木田先生,你看☆這件粉紅色襯衫配藏青色百摺裙很可愛吧,是標準的日式學院風格呢。」可愛的小女友語氣興奮,一手還揪著個眼冒金星的男學生。

「很可愛。治子穿什麼都好看。放開那個可憐的傢伙吧,我們去約會。」他理所當然地攬過戀人的肩膀,並沒有漏看那張小臉上浮起了兩朵紅雲。

在治子的安排下他們倆一起來到了市中心的公園。夏日驕陽的威力十分驚人,直到了四、五點都還是能讓人走個幾步就大汗淋漓。國木田訝異的發現治子不怎麼流汗,就是在大太陽底下也一副很清爽的模樣。簡直像職業模特兒似的。不過他還是向公園裡的販賣處買來了櫻桃雙淇淋與冷飲,遞給了寧可坐在噴水池邊上也不要坐在樹蔭下的長凳上的治子。

「哪。吃點涼的。妳好像都不怕熱似的。」

「沒有的事。我很怕熱啊,噴水池的附近才是最涼快的。而且我好高興你一下課就馬上打電話約我。」

治子在藏青色百折裙下的白皙雙腿輕輕晃動著。裙擺稍微被濺起的池水給打濕了,襯衫的袖口也因為濕了而顯得有些透明。

國木田只覺得心中一動,似乎明白了這孩子故意坐在噴水池邊的心思了。他側過腦袋喝了一口冰麥茶,不溫不火的道:「應該說下班。我是老師。」

「是『下課』啊。那是國木田老師你的課嘛。你不下課的話,學生們也走不了。我也很想上一次你的課。」戀人所說的每一個字都像在他心尖上跳舞。

國木田是知道的,當治子向他有所要求或者有點不滿時就會習慣性的嘟嘴。於是他攬過戀人的肩膀,十分親暱的以自己的額頭貼著對方的額頭。

「呵呵……以後你有的是機會。治子……」他於說話中逐漸靠近她柔嫩輕顫的雙唇。似乎並未發現自己的低語對戀人而言多麼有殺傷力。

「嗯唔、國木田、先生……啊!!」預備接吻的治子突然一聲驚呼。

夜路走多了,總會碰到鬼。

這個比喻似乎不太對,可是一直試圖隱瞞性別這件事畢竟不大妥當。冰雪聰明,外貌有如甜美少女的「治子」一時臀部打滑,竟然不小心落入了噴水池裡。

國木田本能的反手就把自己的「小女友」一把拉了起來。又心疼又好笑的斥責道:「看吧,妳就是不願意好好坐在椅子上。就愛坐在遮雨棚跟噴泉這些東西附近……!!治子,妳……你是!!」

被水浸透了的粉紅色襯衫下浮現了屬於少年的柔韌曲線,滴著水珠的頸項上微微隆起的喉結也顯得比平時更加明顯了。太宰曉得這會藏不住自己是男兒身的事實,一把推開了國木田就跑,而且是掩著臉邊流淚邊喊著些莫名的話跑開了。

被推開的男人在噴水池邊怔了數秒。他的腦袋裡還盤旋著戀人所喊的那些話。

先是「對不起,身而為人,我真的很抱歉!!」

以及「好想自殺……可是這個噴水池好淺,不能『入水』啊啊啊……」

然後「國木田先生,請不要這樣錯愕萬分地看著我……」

最後一句是「我得找個地方『入水』!嗚哇啊啊啊……」

國木田獨步此刻面臨了人生最大的難題。他沒有想過要跟女裝男孩交往,但是他也不能讓「太宰治子(如今他也知道這不是真名)」就這麼哭著跑去自殺。

他捫心自問:「國木田獨步,你喜歡太宰治子麼?」

答案很明確:「喜歡!就算是男的也喜歡……再沒有人可以讓我感到這般心動。」

於是他跑了起來,用盡全力追在渾身濕透的戀人後面。他們倆就這樣你追我跑,誰也不肯相讓。或者該說誰也沒想到要先退一步,停下來聽對方解釋。大概繞了市內公園幾乎半圈之後太宰有點慢下了腳步,國木田也稍微減緩速度,還順手向賣花的小女孩(已經來兜售第二次了)買了一隻愛麗絲(鳶尾花)。

當國木田追到太宰時,他不再多想的遞上了這隻紮著紅色絲帶的愛麗絲,沈聲道:「太宰……不要躲我。我正在與你交往啊。我想知道你的一切……你就像這朵愛麗絲一樣,對我而言是那麼的神秘。」

聽到這些話,太宰終於停下了腳步。等著戀人走到他身前將花朵遞給他。然後眨著還淚泡泡的雙眼細聲回應:「國木田先生……『愛麗絲』在日本有多種花語,也包括這三句『我愛著你』、『我會好好珍惜你』還有『賭上我的一切』。」

國木田上前,一把將正眨著眼讓淚水流出的戀人摟進懷裡,在那因為激動而泛紅的耳邊道:「不是你就不行的。我從沒有對一個人感到如此心動過。可以告訴我你真正的名字麼?」

太宰於二十秒之內由滿臉通紅,一面抽噎一面吸鼻涕的委屈狀,迅速轉為破涕為笑道:「我的名字是太宰治。目前任職於港口黑手黨,是其中最年輕的幹部。」

這句誠實的告白令攬著他的棕髮男人輕顫了下。心想是個男的沒關係,但是是個道上中人就不行的。這與自己的人生計畫差距太大了。於是他撫上了對方殘留著淚痕與鼻涕的俏臉(他是真心這麼想的)輕聲道:「哪,太宰……我想跟你好好在一起,等你滿二十歲就向你正式求婚。我要的是你,與其他無關。所以別再做這麼危險的工作了,答應我。」

太宰輕輕地點了頭。把臉頰貼在國木田的胸膛前有點矇矓地想著好舒服。能這樣盡情地跑過哭過,然後有人緊摟著自己表明在一起的意願。身而為人,好像也不是那麼糟糕的感覺了。他閉著眼睛將腦袋在戀人可靠的胸膛前磨蹭著,滿足的不再想要其他東西。

「……妙啊。我實在想不出這兩人除了結婚以外的結局了,難道讓他們倆出一台車去自爆?不、既然國木田說了『好好在一起』,太宰應該也能辦到吧。是說,我該打電話回組織啦。」

在某樹叢後方很認真的窺探著搭檔的中原嘆息著,撥通了森鷗外的手機。

「午安,首領。事情是這樣的,請容許下屬提出一個臨時要求,我需要新的搭檔,太宰已經決定去當人妻了。」中原的語氣裡雖有不捨,卻也帶著某種程度上的解脫感。

「Excuse me???????」難得聽到這個無畏風浪的男人如此震驚。

事實上森鷗外正忙著追他的小愛麗絲。於是沒追到小公主,反而被下屬的話給驚得滑了一跤。此時愛麗絲一把拿過了養父(?)的手機開心地道:「那麼我來當中也的搭檔吧?女孩子也可以吧?」

「等一下,愛麗絲醬。中也哥的任務很危險的說……況且首領也會不放心妳。」中原一面對小公主打哈哈,一邊又看了眼已經開始擁吻的國木田與太宰。

唔唔……太刺眼了,簡直閃穿墨鏡。他捂上眼,也結束了通話。

下一個搭檔也許會更好,只有明天才知道。所以,明天請快點來臨吧。


FIN

---------------------------------------------------------------------------------------------------- 

(宇宙人六六的)後記:
好久不见了各位ww我是你们的宇宙人六六哦!

嗯。这次的文章又是我满地打滚哭来的,真的是给大家添麻烦了我愿意一个月不喝ADgay奶以示歉意(・᷄ὢ・᷅)

AD是我的命!!!好啦好啦我错了啦「狠狠吸一口gay奶」说回正题,我还是担任这次的插画画手(❁´◡`❁)*✲゚*

虽然一直在拖延症发作死活不要画基本上是在想掐死自己冲动下提笔的。
希望大家喜欢,并狠狠的向我砸ADgay奶xxx(•̀ω•́)✧

其实我作为一个画画的也没什么别的多的想法好说,就是想给你们分享一下我对我喜欢事物的感觉。我喜欢暖暖的颜色,暖暖的笑,暖暖的人,所以我想把这样的想法传达给每一个看到我画的人。

我画的的确不好看,但是画画和写作最重要的不是画面的美观或者词藻有多华丽,而是你在自己的作品里倾注了什么样的努力与感情。所以也希望大家能把爱表达出来,喜欢一对CP也要付诸行动,十分感谢那些看到我作品并鼓励我创作的人们。

那么我们就在下一部作品见吧w(❁´◡`❁)*✲゚*

还有我现在是宇宙人哦!要用宇宙人的方式和我交流哦!呜啾~✧⁺⸜(●˙▾˙●)⸝⁺✧这是宇宙人的交流方式哦w

附上六六最初給我的人物設定圖,有大家想看的中也♪
【治子】(穿百折裙是因為想攻略田田老師w)

【中子】(打扮得好入時,像大戶人家的小姐w)

【田田】(老師上班時的裝束,約會時也是穿這樣w)

(地球人Ai醬的)後記: 
諸位,這次的國太糖感覺如何啊 (=W=.)?

好久沒有以花式吐槽的方式來給文收尾。中也的吐槽裡面藏了不少梗,其中包括我自己的文 (笑) 比方「結婚」是來自《千年幸福論》,「出一台車去自爆」則是來自《還我一個永遠》。平時經常有來吃糧的小夥伴就會會心一笑吧 (夠)

「下一個搭檔也許會更好」的梗則是來自一首老歌「下一個男人也許會更好」知道這個梗並且笑出聲的快來擊掌,我們乾一杯 (快夠)

那麼說些正經的吧 (咳咳) 寫到雙黑互動的部分時,我就對六六說:「我要棄療了XDD…」實在好難讓這麼可愛的治子不乙女化,我已經把畢生的乙女力都放在治子身上了 (笑) 話說我這些年來寫過的女裝題材屈指可數。加上本篇,總共只寫過三次女裝的故事。嘛,因為我本來是甚少接觸女裝題材的老派作風。

這次的田田感覺也很不一樣☆ 

六六曰:「有情場老手的感覺。」

吾答曰:「那就當作他已經有與女性交往的經驗了。」

田田會顯得這麼積極,也是他從宰宰的眼裡看見了命運 (合掌) 劇情方面也是對應了文章開頭所引用的歌詞,接吻時把馬丁尼(基酒是琴酒)送進對方嘴裡 (捂臉) 這樣的田田感覺挺新鮮的呢,也許以後還可以時不時的讓技巧派田田出現幾次w

特別想說說就是我也沒想到有將「生而為人,我很抱歉。」這句話應用在甜文裡的一天XDD 對,大概有些人猜到了,寫太宰掉進噴水池之後哭跑前所說的那幾句台詞,我自然是很不厚道的笑出聲了 (*/ω\*)

總之大家看得開心就好了。我產出這麼勤奮也值得了。噢,對了,這篇文的主題是「女裝」而不是「任務」XDD 六六也表示贊同的2333 所以中也用滑翔翼飛走時是去給任務收尾的囧 在此,再次摸摸中也>////<

那麼,下次再見了。(雞血用了又會有吧2333)
老話一句「你的推薦、喜歡或留言對作者們而言是很大的動力☆」


P.S. 標題取安全地帯的歌曲「Lazy Daisy」(=W=.)。。。
   (youtube)  (網易雲)

youtube的是LIVE音源,也就是「靴子腿(bootleg)」w
3:51秒開始(還有口哨聲w) 的這一首是「Lazy Daisy」

【安全地帯】所有專輯都是我的推薦 (微笑) 如果缺乏浪漫,又想寫甜文,請聽他們的專輯w 不過有些悲傷的歌也會催生「捅刀衝動」…… (捂臉)

评论(19)
热度(45)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