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微博同)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火影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文野][腦洞] 寫手試煉四題

摸魚樂,我努力寫短一點w
原題目「寫手試煉四題」取自噗浪

我儘量寫短一點……哈哈哈……。
摸魚短短的,短短的就好。每人只能說幾句話(笑)


1.告白,不使用「喜歡」、「愛」等字眼。
田:「別再隨便『入水』了,你跳進我的心湖裡來。」
宰:「國木田君沒辦法把我撈起來啦,我會負責的☆」

敦:「今天的天氣就像芥川一樣呢,每天都這樣就好了。」
芥:「……今天是陰天。但是人虎的身上總有晴天的味道。」

織:「安吾?你沒事吧,扶著我……剛說過這枚戒指請收下。」
安:「織田作先生!請、請不要再重覆……戒指我會收下的。」


2.分手,不使用「分手」、「再見」等字眼。
田:「列了幾個補救的方案,但是你的心已不在我身上。」
宰:「我一定會比你先死的。收起你的臂膀與瞎操心吧。」

敦:「我決定永遠陪伴在小鏡花身邊。所以芥川,對不起……」
芥:「人虎……你傻了?吃錯藥了?何必向我道歉……恭喜你。」

織:「我無法成為安吾的避風港。你要找個比我更好的人。」
安:「比織田作先生好的人……我會花上一輩子設法去找。」


3.死亡,不使用「死亡」、「盡頭」、「到此為止」、「那邊」等字眼。
(第三題的不是對話,而是對死去的另一半說話)

宰:「安眠吧,國木田君。我知道你累了……以後不能聽見你責備我的怒吼,真的很寂寞呢。放心吧,我會滴水不漏地守護你所留下的『理想』。」

田:「太宰……你再也不需要入水了。你滿意了麼?變得這麼冰冷……嘴角似乎還帶著一抹笑意。我無法抱著你痛哭……因為,你笑起來依舊很美。」

敦:「芥川,我曾想過你離開我的各種情況,但萬萬沒有料到你會被病魔奪走。鬥病的過程中你一直很堅忍,痛也不喊,只是咬牙忍受。只是咬牙忍受……」

芥:「人……虎……?中島、敦!!為什麼?!為什麼……你這笨蛋……何必硬要擋在我身前?頸子都、折斷了的話……我怎麼跟太宰先生解釋……嗚哇啊啊啊啊啊——!!!!」

織:「安吾。我想帶著你,到一個沒人知到的地方。再也不用以喝點小酒為藉口見面。你聽見了嗎?再過三秒,這座宅邸就會被定時炸彈給夷為平地了。我馬上就去陪你。」

安:「織田作先生……我終於永遠失去了你。曾以為無心插柳的美好時光可以永遠進行下去,只是我在自欺欺人。雖然我不信神,但我相信你這般高潔的靈魂一定能得到救贖。」


4.重逢,不使用「好久不見」、「歡迎回來」、「記得當年」等字眼。
田:太宰!!目前為止你上哪兒鬼混去了?!看來得把你揍到腿軟……。
宰:喲!國木田君,還是一副嚴肅的表情嘛。這麼愛生氣會老得很快喔☆

敦:芥川,距離上次合作的任務有很長一段時間了。身手沒有生疏吧?我要盡全力上了!!
芥:沒事的話見了面也是感覺到你的毛躁。好了,全力上!!沒處理掉目標之前談何敘舊。

織:這不是安吾麼?看起來一點都沒變!還是一副精明幹練的樣子。但是有些小地方卻意外地脫線,這一點總是特別令人擔心。
安:織田作先生……織田作先生…… (因為織田作還活著而泣不成聲)

----------------------------------------------------------------------------------------------

(比摸魚長的)後記:
【告白】這一題,能「長長」成一篇文的是《織田作、安吾與戒指(暫定)》,就是這麼老梗 (微笑) 摸魚時馬上想像了神情鎮定拿出戒指的織田作///// 以及因為太過震驚而滑倒的安吾/////…… (捂臉)

好吧,在織田作向安吾求婚的現paro之前,另外兩對都是日常向。國木田的必殺台詞「跳進心湖」真是突來的靈感XDD 太宰說要負責,也是特別帶感w 不過這倆明明是在告白,怎麼有一種說相聲的感覺 (扶額) 然後是很暖很安定的敦芥醬,其實才是最像老夫老妻的說 (合掌)

【分手】這一題,國太還真是冷靜= = 但是相信各位也能在短短的對話間看出他們對彼此的感情。敦芥的場合XDD"…逞強的芥芥,天然呆的敦敦。我想這種時候敦敦不會繞彎子,會直接說出口的。嗯嗯。

然後是看似冷靜,其實內心波濤洶湧的織安醬。織田作開口說這種老梗制式台詞的話,感覺好像下一分鐘就留不住他似的 (掩面) 然後安吾啊……你這根本是想要「告白」,而不是「分手」吧 (掩面奔)

【死亡】這一題,呃,似乎是我擅長的領域 (不) 太宰叫國木田安眠,也是意外的冷靜。覺得太宰在國木田還沒闔眼前可能會說些掙扎的話,但是如果對方真的闔眼了,就會讓他好好休息。國木田的部分就是老梗密布 (扶額)

敦芥意外的寫實,感覺也可以「長長」成一篇文的說。芥芥病危,守在病榻旁的敦敦。至於芥芥的部分簡直……芥芥其實是親公認的有點中二 (詳情請見春政太太翻譯的「Comic Natalie 朝霧卡夫卡 & 春河35訪談」 ),所以就給他填了些比較二的台詞 (掩面,芥廚請多見諒XDD…畢竟這是親公認的所以……)

織安的台詞像小眾文藝片,大概是因為我腦內一直很想把他們的故事「長長」,但是預定都要排到九月以後了,嘛哈哈哈哈……我猜有人想吐槽我是多喜歡自爆的梗了 (捂臉/ 當然織田作說那些話時懷裡是抱著安吾的/////)

【重逢】這一題,織安的老梗+生存IF妥妥的 (笑) 另外兩對還是日常,微妙的是重逢這題的宰宰有一種很少女的感覺,表達出了希望國木田沒有忘記他,依舊為他擔心生氣到每天也不能好 (捂臉) 敦芥的部分,芥芥吐槽了敦敦,但是也間接表明了想要敘舊的心情。

以上。
果然是後記比本篇長系列 (大笑)

以及其實能開放400粉點文了,不過預定已經排到九月了……
就暫時先預留著啦XDDD…真的,誠惶誠恐謝謝各位的厚愛。

评论(5)
热度(32)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