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微博同)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火影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文豪野犬][國太] 猜心

田田第一人稱視角。
全篇老歌風格,不忍直視。
傲嬌田 & 撒嬌宰通常運轉。

噢,對了。
這是一輛為賦新辭強說愁的國太牌腳踏車 (=W=.)/


猜心

凌晨零時十八分整。

漿過的襯衫早已一團糟,被河水黏附在身上。茶色髮帶也不曉得被沖到哪兒去了。我決定不去管它。要把慣用的髮帶從夾帶碎石與泥土的河底撈出來太費時,不如明早重新打開那包事先預備在抽屜裡的新髮帶。

出門前我應該有記得關空調,也有打開玄關的夜燈。洗好的衣服也早就烘過,並且在睡前晾起來。所以被派出所的電話吵醒後第一個想法是出門解決了麻煩事,回家就可以收衣服。然後喝點溫牛奶助眠,設法重新入睡。我一面想一面像抱小孩似地將手伸到太宰腋下,然後在水流的阻力下使勁把我家閉著眼隨波逐流,載浮載沈的好搭檔給半抱半拖上了岸。

河岸遠處燈火通明,橫濱這座城市裡亦有許多人無法按照正常作息生活。夜裡不睡覺的人們可能為了工作、進修、私情或者債務所迫,有著任何讓人難以闔眼的理由。相較之下,眼下單單為了自殺而沒有闔眼的搭檔簡直令人無法苟同。但我同時也明白他並不寄望任何人的理解。也沒要求我來淌這渾水。

太宰彷彿精緻瓷偶般的蒼白面容倒是令人有著心生憐惜的錯覺。即使這傢伙根本就是活該。我頭疼地想著。終究還是伏下身來撥開那掩住鼻口的凌亂黑髮,再次確認了他的確沒有呼吸。我嘆息著鬆開了他的衣領,將那條眼熟的貓眼石領結收到他長褲口袋裡。再將右手的手掌根至於他覆滿繃帶的胸口,交疊另一隻手掌壓下去時,我甚至沒有花一秒鐘考慮他想不想活過來。

斷續落下,令人好不心煩的肯定不是水滴,而是我那無法停止騷動,早已拼湊不回的思緒碎片。

我俯下腦袋,打算進行人工呼吸時那對美麗的棕眼陡然一睜。太宰並未像平時那般帶點歉意地對我笑,而是以近乎責難的神情嘟起嘴,再以雙臂圈住我的腦袋。感到顯得有些無力的微涼十指觸及腦後披散的頭髮,我自齒縫間擠出他的名字,然後一拳打在他那因為生命復甦而開始鼓動的胸口上。

「唔喔!啊啊……心跳一百,國木田君就這樣打在我心口。破壞了我的入水儀式,莫非你打算就此一走了之?好過分喔。這樣的夜,熱鬧的街……問你想到了誰緊緊鎖眉……」

「住口。去你的見鬼儀式……我眼前除了你還有別人麼?我真的該讓你再也開不了口。唉……但是我也覺得不管你嘴裡說出什麼都不會令人更加惱火了。我等下要回家晾衣服,只要與這一點不衝突就行。」

「哇☆以講求時效的國木田君而言好大方呢。那麼,到我的地方來陪我吧,讓我忘卻人生的苦惱。讓我再也開不了口。」

「太宰你這傢伙……根本從一開始就沒認真聽我講話對不對?!」

跟太宰治認真,我遲早會被氣到腦溢血。那張已經恢復血色的精緻臉龐上露出了魅惑的甜笑,簡直令人暈眩。

我的確太小覷自己的好搭檔了。他當然有辦法讓我認為他的重要性超過那些被夜風吹得衣角翻飛的衣服。所以此時此刻在我膝上的不是已經收下來的衣服,而是這個臉上沾著河底淤泥卻依舊活色生香,巧笑倩兮的自殺慣犯。

眼前的人是如何做到星眸放光地伏在我膝上唱著老歌,而不顧今夕何夕。也許我該一拳把他揍飛,讓他落回剛才的河裡去。可是這麼做的話,我也變得從一開始就在浪費對方與自己的時間。無關乎這是否是人們眼中愛的代價。

當我開始慶幸明天是休息日時並不知道。漫漫長夜才正要掀起帷幕。


* * *


( ↓ 防HX,以下請走長微博 or 不老歌 )

【長微博】全篇 (第二次在微博停車XD)

【不老歌】全篇 (打不開上面連結請走這裡)


吃完肉,請記得回來LOF點讚與留言啊~ (招手)


* * *

哪,太宰。

在知道你不會愛我的時候,我就想過我不該讓你察覺的。

可是我也無法想像沒有察覺我愛意的你。就像活著就會有所追求這般矛盾。我不再期待能全身而退了。可是這一點點最後的個人空間就留給我吧。

我想與太宰分開時感到他的手伸過來制止。隨後響起的是他那有如冰雪般通透的聲線。他的語氣是難得的正經,就像我們處在艱難險阻的任務裡我卻犯了個足以致命的錯誤。

「國木田君。你還沒發現嗎?……過了今晚以後,『你在任何地方』都是『我的獨步君』了。今晚是我非常幸福的一刻。儘管我不曉得像你這種木頭能不能理解其中的不同,但是我覺得你是喜……嗯嗯、唔!!」

前言撤回。

他說什麼來著?他說了……他覺得非常幸福。

我退出太宰的體內,然後把他轉了過來。我要他活下去。我要與他接吻。我要再度成為那個能讓他好好撒嬌的存在。我不要讓他哭泣。

我當然要吻他。而且就是現在。

「……我是喜歡你沒錯,太宰治。你好歹也讓我自己說出來啊。身為男人你也懂這種心情吧?」

「唔嗯……還有呢?」

「啊啊啊——給我聽好,我不說第二遍了。其實我早就愛上你了!!可惡……」

「國木田君,我也愛你。」

「……蛤?!」

「我想要跟國木田君交往。這個也需要說出來對吧?只是照三餐讓你掐脖子而已,只是選擇靠近你回家路線的河流入水,你永遠不會發現的吧?」

「太宰!!你這傢伙!!答案還用說麼。」

「所以,在黃金之月出現的夜裡不認真聽人講話的可是你喔,國木田君。還有,你都沒注意一下我們的房號吧?」

「房號是5201……啊啊,『我愛你喲』,你真的是太可愛了。」

我一把將太宰抱了起來,就像收拾一件預備洗的衣服那般輕易的抱了起來。在去浴室的路上,這個可惡又可愛的情人沿途都在咯咯笑著。

他止住笑之後在我肩上輕聲哼著歌:「握你的手……卻被你推落。驚見你眼中…翻飛的寂寞。」

當他唱到「我的喜悲隨你而飛」時,我忍不住笑著拍了下他那滿頭亂髮的腦袋。然後不怎麼意外的看到身上的他向我嘟嘴。

或許我能考慮讓太宰跟我一起收拾那些差點被我遺忘的衣服。讓他好好看看什麼叫作「我的喜悲隨你而飛」。

但是在那之前,我需要先計劃一下怎麼開口邀請太宰過來。

我的時間大概全部都會被眼前泡在浴缸裡向我嘟嘴的情人吃掉。

所以我得好好地計劃一下才是。畢竟此事攸關著我們的人生。


FIN

----------------------------------------------------------------------------------------------

(簡短的)後記:
此刻我必需感嘆:「我忘了在插刀時要一口氣將刀推到底了XDD」

然後我也覺得文的重點已經不在「強說愁腳踏車」,而是在最後太宰忍不住開始「自爆」的地方 (笑) 對啦,你們都猜到了,我就是不怎麼厚道的一路笑著寫過去了 (捂臉) ……可是前面在踩「強說愁腳踏車」時也挺自虐的說。

反正有機會讓國木田這麼正經的角色在文裡說一次「……蛤?!」也過癮了XDD
是說我總覺得……國太醬不大容易出車。這真不是錯覺。以往給其他西皮出車都沒這麼掙扎XDD…是誰?究竟是誰跟我說過田田很禁欲的 (掩面笑)

嗯嗯,真是難得簡明扼要的後記 (收刀撒糖)


P.S. 標題取張宇的歌曲「猜心」(=W=.)。。。
   (youtube)  (網易雲)

评论(21)
热度(66)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