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微博同)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火影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國太醬在世界中心呼喊愛

哇啊///// 謝謝桃夭君 ( @告別式左轉走到底©桃夭 )
真是好久沒有收到如此驚人的repo了 (羞澀) 

已經是repo而不是長評,我簡直高興到睡不著XDD//// 桃夭君請受我一拜,你的分析真是透澈。對魔性30題感覺有疑問的話,大家可以看看這篇。


☆開始在一周目,一切源自「金魚與自殺」

其實我一直覺得太宰的性格挺難表現的。
最容易捉住的一點,就是他會想「我要自殺了喔 (=口=)」(夠)

所以這個「病症」大概也很明顯的表現在30題裡面了。看到太宰的台詞被排列起來我……簡直害羞得不能好……這只宰其實也病得挺重的,不過他更擅於要求愛他的人傷害他啊。所以是把嶄新的小刀都舖墊在糖底下的感覺。耶……說說我特別高興你有看出第17題模仿的「刀」這把刀埋得比較深吧。其實寫的時候也是會刀到自己的說 (茶)

基本上來講我覺得國木田其實是很能激起少女心的角色呢 (笑) 所以總會不知不覺給他填了很多制式台詞,以及十分正經的告白 (捂臉) 然後想像一下細谷的CV,感覺「哦喔///// 這個應該不錯XDD」再寫下去。國木甜的台詞都排在一起倒不覺得那麼羞澀,感覺想像在看「理想的愛」w

以及關於桃夭君的「太宰像海綿說」,這個形容我覺得時別到位。大概就是他覺得自己總有一天會受不了這種豐滿的愛。受過太多傷了,內心千瘡百孔,愛就是能滲透進去也會溢出來的……所以才想讓他投胎轉世,重新開始,把那些可怕的黑暗、傷痕與自虐都洗去。當然,我也想過「這樣子他還是太宰麼?」……所以就讓他成為了人人羨慕的「高中生少(校)爺(霸)」


☆進入了二周目,是在揭密一周目的慘案

話說我似乎沒覺得大家在二周目想去牙科XDD

好像在一周目(前篇)想去牙科的人比較多吧
……
這麼說來前篇還是隱刀最多的 (毆出)

寫文時候就在想,一開始接觸國太的小夥伴,大家就說「太宰被國木田掐的時候感覺是愉悅的」。於是我想「這是30題嘛,寫一些平時寫文不大會寫的好了。」沒想這只宰愈病愈重……終於他決定不能再這樣下去,不如一次病到底。

【於是我寫出他拿國木田的美工刀自刎的劇情】【現在還覺得這個決定很不好】【很不應該】【這樣虐田田真的對麼】【還有這麼任性的宰宰……】

可是還是寫了。
如果改成他殺的話,本篇一直隱的刀就都沒勁道了 (被歐拉出去)

太宰並非不能從國木田的愛裡感到幸福,而是覺得自己沒辦法回報這麼美好的愛。所以才出此下策……

也許真的只有死在國木田的眼前,才能讓對方對自己死心。


在此,也透露一個秘密吧。
在寫第20題時我放了BGM增加氣氛,
否則我感覺刀不下去……助興 (喂) 的BGM是玉置浩二的「不要走」
 (youtube)  (網易雲/ 有歌詞中譯)

所以我讓失血過多的太宰對國木田說出了「別走。」然後把自己刀到不行

如果說寫這一段的我感覺有點勉強,那就是再想著「殺死真愛」會是什麼情況。所以「一次又一次」,果然還是「刺穿自己的心」。

這麼說雖然有點不要臉 (笑) 其實我覺得我的性格裡面有與國木田很相近的部分。那就是有時會正經過頭……所以寫文時情感上代入田田的部分比較多。

(這是大揭秘啊XDD……羞恥普雷//////)

然後第18與19題是我擅長的老戲碼XDDD……
尤其是第19題「……某某。是我的錯(ry」不過這句話讓田田來說感覺特別不一樣。他很嚴謹,不表示他不會有錯。但是他幾乎不會向宰宰認錯的,所以一旦開口認錯,投入的感情份量完全不同。

【然後我也認為即使宰宰死了,田田也不會想看到他浪費血液XDD】

桃夭君,我在此為喜歡國太醬的小夥伴們,希望你能把國太文填完XDDD
有愛的作者寫的文最好吃了///// 就是刀也好吃T T



☆果然到了三周目,經驗值高的人不會被騙到

太宰是禍水哈哈哈XDDD///// 
國木田老師這次可以保護他的天真一生一世了。不過我一直覺得三周目的第25題OOC也是挺有戳點的啊,但是跟第20題比真的太弱。

基本上第25題我是想試著寫個藉口很多的渣攻 (掩面) 可他看來一點不渣,只是很迷惘,甚至比守護甜心嚶嚶嚶宰 (18歲) 還要迷惘。效果簡直意外……

(發光) 所以了,我心中的田田是不會渣的 (發光)

第24題AU的「投胎轉世懶人包」XDDD 自己寫的時候都有笑出來www 感覺織田作挺辛苦的,這麼為國太 (主要是太宰XDD) 著想呢。一定是在天界修行了很久,等轉職成大天使時國太醬也來了。

看到太宰不會再胡(zì)鬧(shā),我竟然再度不厚道的笑了Orz

太宰啊太宰……這是我的真心話。
少想自殺的事,多想一下小田甜愛你❤ ❤ ❤ 

國木田的迷惘與堅持下去的愛,太宰的惡劣但是毫無保留的愛。最後終於能融合在一起,以比較溫馨的手法表現出來,我也感覺很欣慰。

如果能讓看文的你們感受到「國太醬得到幸福了!」

那我所有挑燈夜戰的每一個字都是值得的了//////



【附加】
最後想說說我對於撒糖的看法。

個人以前的黑歷史是瘋狂發便當的狀態 (扶額) 還曾把魯夫海賊團寫到幾乎滅團 (汗笑) 不過我是怎麼走向了開始撒糖的路呢?就是感覺在虐到一定的程度了,就會想寫點甜的。當然基於每個西皮的性質不同,有的可能刀多,有的可能糖多,有的可能肉多 (笑)

有一個小夥伴 (現在沒連繫了) 曾說過她不看BE的文,不想看到BE的文。

她說:「我花了好多時間看文的!!竟然BE了!!幹什麼啊……」

哈哈哈XDD……我懂喔。我懂這種心情。

能夠這麼說的今天。我也希望下次寫文時還能讓「幸福」游進你們的心裡。

再次謝謝桃夭君。
我希望能夠保護你對國太的愛,這個想法還是沒變:)/////

來源:國太醬在世界中心呼喊愛

告別式左轉走到底©桃夭:

佔tag抱歉

這不是文、不是文。不是文!很重要所以要講三次

純粹就是失手寫了太多乾脆挪出來放感想,難得人家特地艾特我,作為一個合格的讀者當然不可以辜負喜歡的寫手的期待囉。(比心)
……話說我寫國太都還沒寫這麼多字過冏

於是以下純粹是針對  -@荊棘海- (艾特不到只好貼連結(哭)的字母三十題所做的讀後感,不代表原作者本意,純粹是個人抒發,以及腦補。
(或許還有一些國太迷妹的鬼叫呼喊,腎滲慎!)

其實在前篇第六題開始就隱約感受到我好像吃了一嘴刀的預感,不光是因為題目是死亡的緣故,更多的還有太宰對於死亡跟國木田之間戀眷地拉扯。畢竟在下一題的劇情透漏裡,太宰就已經明確地說出了他自己的希望。說他想要怎麼樣的死法。以及我不斷不斷地在文內看見的,太宰想要被國木田傷害的想法。

07. Episode Related(劇情透露)
「其實我不想被射死。我比較想被吻著,直到呼吸停止。」 

08. Fantasy(幻想)
「變成餅乾的話……就能讓國木田君把我咬碎。」太宰還不死心地繼續呢喃。

11. Gaze(凝視)
太宰有些尷尬的雙手遮臉,想逃對方的視線中逃開,但又被拉了回去。只好帶點乾澀的解釋道:「那個,國木田君你真的可以、稍微粗暴一點的。多留下一些痕跡。只有這樣,國木田君也許不會滿足吧。」

14. Hurt/Comfort(傷害/慰藉)
「國、木田君……再、大力、掐我……啊……」太宰就是被掐到臉色發白也還能不斷的引誘自己的戀人。他的存在就是一種絕對的誘惑。

15. Kinky(變態/怪癖)
「國木田君……掐我、掐我嘛,再大力一些……嗯、嗯唔……」太宰就像牛皮糖一樣黏在戀人的膝蓋上,無論怎麼樣都不肯死心。

同上題
「別害怕,國木田君。如果能死在你手裡,我會很開心的。」他的戀人在笑。

      

這樣的感覺一值持續到了中篇的17題,還是挺刀的,奔著國木田那句「所以你大可不必再試圖模仿我記憶中的『你』」就足夠刀的我不要不要。
那麼對於這樣幾乎用惡劣的方式愛著的太宰,國木田的回應又是什麼。

07. Episode Related(劇情透露)
「吻到呼吸停止啊?我替那個可憐的殉情對象掬一把同情淚。」國木田內心強忍著笑意,表面上不動聲色。

08. Fantasy(幻想)
「太宰,你還是當你自己的好。否則我怎麼把你抱得緊緊的。」

10. First Time(第一次)
「去房裡吧。不然明天你的背會痛。」戀人的聲音聽起來比較冷靜了一些。

11. Gaze(凝視)
「太宰?怎麼了,你在不安些什麼。還是我弄痛了你……看著我。」

同上題
國木田認真的回視著眼前看來還有點想逃避的棕眼,一字一句正色道:「那是教訓你的懶惰與行為不檢,當然與做/愛不同。」

同上題
國木田一把拉開對方掩住臉孔的雙手,微蹙著眉沈聲道:「我說太宰治,你到底是怎麼想我的?我可沒有暴力傾向。而且你知道我喜歡你,我們理應讓彼此感受到愛情,並且獲得滿足。」

      

由此我們可以得知,刀點都是太宰,甜點都是國木田。

國木田先森你要不要認真改名國木甜?(一本正經)

實際上我認為是這樣的。

就算國木田能給太宰的愛情和溫柔再多再豐滿,太宰這個人都像是海綿一樣,滿目瘡痍,總會有些東西再盛入之後會直接從那些空洞裡溢出來。

就像他在文內說過的話一樣。

21. Suspense(懸念)

「我是充滿罪惡的膽怯之人,連出生在這個世上都感到抱歉。對不起,我唯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比我先死。所以我做出了讓你恨我的心理準備。」

從前篇的金魚開始一路看下來,我不禁認為或許太宰渴求的東西,就像是在空氣裡試圖用鰓呼吸。國木田像是氧氣,然而太宰是於,身在空氣裡不論如何他都是會死得。不是國木田無法給,而是就算給了,那些空洞也不見得能夠真正的被填滿。

這樣的想法就算是看到了中篇好像很甜該讓每個看完的人都去掛個牙科,我也還是這樣想的。

我一直在文內的太宰身上看見藉由痛苦或是疼痛才能夠感受到自己還在呼吸這一項事實的……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的情緒。

他不是真的自虐,只是一種出於無奈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的心情……我知道我是幸福的,事實上我也真的是幸福的,那為什麼我還是覺得這麼寂寞……或是空虛,總之就是少了什麼,的這種感覺,仿佛他走在幸福的道路上都不是鋼筋混凝土也不是柏油路,而是棉花鋪墊的一樣,踩在雲端,然而岌岌可危。

看完中篇以後,尤其是讀完20 題以後,我想那個【總之少了什麼】的狀態,國木田應該也是有的——但會致使他這樣想的主因,是太宰。

他一直一直縱容太宰給自己的傷害任由他放肆地親近到疼痛的深度,他想要愛他,可是也想要恨他。愛的至深至切的時候,愛恨的邊界就會開始模糊。終於潰堤在太宰死去的那一刻。

國木田終於動了想要殺死太宰的慾望的時候,終於如太宰所願地對他的這個模樣能夠產生慾望的時候……老實說作為一個讀者我的內心是糾結的。我既希望他們可以不要愛的這樣疼痛,又希望國木田至少在失去至愛的時候可以放縱自己一回——他都努力了這麼、這麼的久。

20. Smut(情/色)

他多麼想以這般無力的愛與沸騰的欲/望刺穿太宰,一次又一次。直到這美麗無辜的戀人鮮血不再流,心臟也停止跳動。然後再度以被折騰到體無完膚的愛去刺穿眼前即將棄他而去的戀人。

痛徹心肺的呼喊發自靈魂深處,幾乎要讓他當場崩潰。

但國木田終究咬牙忍了下來,他選擇了刺穿自己的心。

唉小田甜我心疼你啊!!!!!!!(選字故意)

我相信太宰也很樂意被愛,也很願意付出愛情,只要對象是國木田的話。可是他太害怕太膽小,不是擔心可能根本不會到來的失去,而是認為自己並不夠好的可以從世界手裡收下名叫國木田的幸福。

而那個叫國木田獨步的幸福,沒有太宰治的話又怎麼會圓滿。

太宰終於還是在國木田心裡留下了不可抹滅的傷害,甚至連死後國木田都要為這個禍害提心吊膽,但明明他們都已經沒有呼吸沒有心跳,又怎麼還能感受到心跳加速腎上腺素亢進的衝動。

18. Pervade(彌漫)
「你做什麼!人都死了還這麼不安分!!」國木田手忙腳亂的掏出手帕(他一直有隨身帶著手帕的習慣),捂在對方的傷口上。

然後那個過分正值到簡直應該在字典裡的例證寫上國木田獨步的傢伙,竟然是這樣想的:

19. Romance(浪漫)
「……太宰。是我的錯。雖然我在你身邊,卻沒有真正理解是什麼絆住了你,讓你如此畏懼好好生活下去。」國木田移開被染紅的手帕。

      

這樣好的男人太宰治你到底發什麼瘋不嫁他你不嫁我要嫁囉!!!!!!!(X

還好啦總算不用輪到我嫁給國木田(…)後篇一開頭就把我甜得亂七八糟衝出去跑圈。唉唷我真的是,每天刷lo跑圈就夠了啊到底還需要我寫什麼文呢死活我就是鍛刀戶啊!!!![跑圈.jpg]

大概就是用這種心情一路把後篇通通看完。

後篇的刀點?你在說什麼鬼話,看到國木田老師說要結婚,我一秒想到就是國木田終於跟家裡公開出櫃並且秘密籌備婚禮等著畢業給太宰驚喜這類的事情啊,怎麼想都覺得美嬌娘(?)一定只有太宰還會有其他人麼?

所以問我我是完全沒有被騙的(插腰)
不如說比起被騙我更想抓著太宰的頭去撞一下豆腐看能不能把他敲醒——那個愛了你一生一世(雖然你不記得)的國木田怎麼可能棄你而去不如說都是你拋棄(?)人家啊你這個禍水給我清醒一點!!!!
……我真的好想這麼做我說真的 ( ´Д`)y━・~~

唉我要再說一次太宰你看看你把好好一個人虐成了什麼德行,天使都給人家投胎轉世再續前緣了都還因為創傷症候群感到無比憂慮,太宰你這個禍水(O

24. AU(Alternate Universe, 平行宇宙劇情)
「是的。天使長大人,我十分擔心太宰。如您所知他生前作惡多端,贖罪的時刻卻短短不到數十載。我擔心我再也找不到他了……」國木田說到傷心處蹙起了眉。凝視著不遠處正興致勃勃地檢視「投胎轉世懶人包」的戀人。 

看到最後就是覺得,啊啊,還好,還好這一次他們總算可以沒有遺憾並且太宰不會再胡(zì )鬧(shā)的好好過完一生了,的欣慰,簡直想跟著他們一起飛去義大利(拭淚)

以及我好喜歡那個懶人包,要不是那個是織田作拿出來的東西我會以為那是個應該要吐槽的點!
(什麼原來那真的是槽點嗎?不我不聽!)


最後。

我自己啊,其實蠻喜歡看神經病談戀愛的(無奈文力不足寫不出來),國太醬當然是甜口的模樣最美味了,因此這個系列的前篇和後篇當然就是大大的邊跑圈邊鬼叫我喜啊喜!!!!!!!!……然而太宰這個人的愛情表現曾經那樣脆弱那樣疼痛,他曾經喜歡一個人喜歡到不知所措,曾對自己的生命不知所措,曾對那一個他心儀的對象的喜歡不知所措,如果能普通的喜歡一個人,那或許就是太宰治此生莫大的幸福了。

個人覺得其實前中後三篇,不論停在哪個定點都是一個故事的完整結局,說到底國木田在後篇的時候仍然還是困惑的吧,選擇老師這個職業的時候想著的平安就是福,儘管已經不記得了還是覺得疼痛。

怎麼樣的喜歡才能積累成排除萬難也要和你在一起的我愛你。

這場愛情裡看似主動地太宰最後還是被國木田牢牢地護在了懷裡,捧在心尖兒上。卻再也不會感到疼痛了。

我想那便是我們都希望可以看見的,屬於他們之間的幸福。


就像金魚一樣,悄悄地游在了誰的心底。

轉載自:告別式左轉走到底©桃夭

评论
热度(11)
  1. -荊棘海-椛木知生 转载了此文字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