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微博同)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火影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文豪野犬][國太] 字母30題《後篇》

題目源自網路。《前篇》 & 《中篇》在此。
若是有人曉得出題者請留言告知,十分感謝。

字母三十題的二十二~三十題,其中一題題目是OOC。
隨著題目,有糖有搞笑,有刀有擦邊球有拉燈XDDD……
三週目基本上全是糖,不過第25題OOC有點危險啦 (汗笑)

我本來只是想講講校園故事,這回是九題控制在六千多字 (捂臉)
照例嚎一聲「六千字校園故事表心意!我愛國太,國太愛我www」


22. Gary Stu(大眾情人/男性)
人聲、車聲以及鳥鳴聲不絕於耳,橫濱市立文豪學苑高校的校區在朝陽中迎來了嶄新的一天。作為數學代課老師的棕髮青年在導師辦公室裡收起了昨晚就已經備好的講課資料,扶正了略顯老氣的眼鏡,準備前往自己任課的三年九班。

今天並非年輕的數學老師初次授課,他之前分別在另外兩所高中實習過,其中一所還是工業男子高中,全是些調皮搗蛋,面對數學就想打瞌睡的不良少年。所以孩子們的喜新厭舊與惡作劇等等小胡鬧他已經遇過不少。這間「文豪學苑高校」也是所男子高中,不過當然與以就業為主的工業男子高中不同,是升學率很高的私立名校,制服還是黑色西服外套、灰色西褲加上藍白條紋的絲質領帶。

「國木田老師,你要小心九班的一位學生太宰治。千萬別惹到這位闊少爺,聽聞太宰家世代與黑道來往密切,與政府高層也有特別關係。」個頭不高的中年教務主任邊擦汗,邊緊張地抽動著他蒜頭鼻吩咐道。

「太宰治是麼……我明白。多謝您的提醒。」國木田凜然的聲調中不帶猶豫。

望著棕髮的數學老師堅定挺拔的身影大步走遠,忠厚老實的教務主任不禁將雙手交握在胸前做出了少女狀。他想告訴對方太宰治的可佈之處,豈是三言兩語能夠講明。同時他也有預感對方不會接受提醒,而是按照校規的既定方式處理。

此刻,國木田站在三年九班的教室門口。很快就能見到連校方也感到怠慢不起,出生於與黑道跟政界都有打好關係的名門世家,令學校的師長們都比督學來校視察還更加緊張的富家少爺——太宰治。

好吧。無論如何對方只是名十八歲的青少年而已。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況且既然來學校上課,怎能不遵守校規。國木田心想。他身為教育者的原則不容許自己班上的孩子享有特權,要是這個校方都惹不起的太宰做出了目無尊長違反校規之事,他必定會公平處置。

「好了,安靜。要開始上課了……」棕髮的數學老師按照過去的習慣,打開教室門時順便開口阻止眼前還捨不得停止談話的同學們。

國木田打算往講台走去,再讓職日生負責喊「起立、敬禮,坐下」的口令,突然間他的眼前閃過某物的影子,從教室門的門框頂部落下。

這些外表光鮮,耍盡心機的小兔崽子們。簡直比工業高中裡的不良少年還無聊,八成是板擦或者抹布之流的老招數。國木田心想。

平日修習古武術的他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間出手,眼也不眨地將面前的「影子」一把捉住。順便也輕巧的避開了近在腳邊的兩個水桶,裡面還裝著洗拖把的髒水。國木田發覺得手裡的東西不是板擦,而是個粉紅色紙盒。據他所想大概裡面是整人玩具或者蟲子之類的。他正想開口斥責這些身著光鮮亮麗的名校制服卻盡是玩小花樣,不懂得認真上課的孩子們,一句中氣十足的「荒唐!」竟被課席之間如潮水般此起彼落的響亮掌聲給蓋過了。

被夏日驕陽與生長發育所帶來的內心鼓躁給折磨得夠受的學生們全都真心誠意的鼓掌。他們尚未意識到在如此平凡的早晨裡自己的人生將會被一位代課的數學老師改寫,只是想著這回學校可請了個厲害的老師來了。不止是道貌岸然的假道學而已,這名看似年輕的數學老師顯然身手不凡。

國木田獨步一絲不苟的身影堅決而倨傲,他可沒去介意右手接到的粉紅色紙盒,只注意著夾在左邊腋下的講課資料完全好無缺。他在如此炎熱的天氣裡穿著灰金菊色(Pale Goldenrod)西服背心、潔淨的短袖黑襯衫與領口的紅絲帶領結顯露出他非常重視自己的工作場合,也是把學生們當作紳士來尊重。

「職日生去把那兩桶水倒掉。動作快!我讓你們振作精神,好好面對自己身為學生的身分。」棕髮的數學老師朗聲說著,大步來到講台上。以蒼勁的字跡往黑板上寫下「國木田獨步」五個大字。又道:「起立!別彎腰駝背的。第一堂課就如此精神鬆懈,我上班途中遇到打太極的八十歲老爺爺的姿勢都比你們端正。」

兩名值日生趕緊飛也似地跑去拿水桶,其餘的學生們乖乖站了起來。他們倒不是有多麼畏懼這名新來的數學老師,而是明白對方是真正設身處地為學生著想。

此時在台下傳來一陣愉悅地笑聲。聲音清脆撩人,令國木田不由地將視線轉往對方身上。那是一位容貌清秀的高個子黑髮少年,坐在靠窗的後排。

「早安,國木田老師。我是太宰治,僅代表三年九班與文豪學苑高校歡迎您。請您打開那個盒子看看。裡面不是整人的東西喔,為人師表難道不該相信自己的學生嗎?」黑髮少年笑盈盈地,就像認識了他很久一般。

國木田不置可否的打開被他放在講桌上的粉紅色盒子,隨即嘆了口氣,語氣平淡地回應:「早安,太宰。金魚巧克力或者軟糖這類可以直接拿給我。節省包裝,人人有責。」

話音方落,只見太宰治的面頰飛上了兩朵紅雲。坐在最前排的一名染髮少年頓時趴在桌上拍桌大笑道:「唉唷喂……笑死我了!!老師抱歉,我真忍不住。太宰,這下你得履行對全校的約定了!!跟新來的老師交往!!」

「中也,你還是別笑的好。笑趴了的話看起來會更小隻呢。」太宰側首閃過惡友扔過來的橡皮擦,又道:「國木田老師,請問您願意試試與我交往嗎?我在眾人面前向您提要求是有點怪,可是沒有辦法啊。打賭的內容就是這樣。」

國木田阻止了坐在講桌正前方第一排的中原向太宰扔出針角亮晶晶的圓規。然後扶正眼鏡,不見一絲動搖的答道:「太宰,等你畢業再說吧。下次別跟人打這種小鬼的賭了。大家翻開第四十頁,我接著與謝野老師上課的進度——」

太宰以雙手拿起數學課本擋住臉上的紅雲。

他並不覺得自己被拒絕了。因為他一定會畢業,而且在他眼裡相當幹練的「國木田老師」已經通過了他那帶點小小惡作劇的初步測試。


23. Mary Sue(大眾情人/女性)
太宰治其實出乎國木田獨步意料之外的安分守己。或者說他試圖表現出一心向學的模樣。而且單就長相而言的話,確實也比他上週在教師聯誼活動裡遇到的女教師們更加可愛。這個想法並非只取決於年齡上,而是作為數學老師的一方感覺到這名學生並不吝於在自己面前表現得可愛。

這一點時而令國木田感到困擾。有時國木田會想如果太宰治只是一朵生長在校園中庭的玫瑰,那麼自己只需在路過時說說:「今天也好可愛,非常漂亮。」這樣就足夠了吧。據說誇讚花朵好看,能讓其生長得更好。

不過太宰治是個舉手投足都令人難以移開目光的美少年。就算是就讀男校,放學時也經常有其他高中的女學生來「站崗」,甚至有國中女生組成的親衛隊,還帶著繡上「太宰治大人」的錦旗與臂章在學校附近遊行,駐校警衞勸都勸不走。

然而,這名不知今天也令多少妙齡少女暗自神傷的美少年正神情愉悅地坐在自己的辦公桌上。沒錯,不是桌前而是桌上。國木田頭疼的想著。

國木田不明白為什麼這孩子會不願意好好坐在椅子上。以前明明會坐的,不……就是讓他坐在辦公桌前的椅子上也常會扭來扭去的,直到身為老師的自己看不下去而斥責一聲:「坐要有坐相。」他才笑盈盈地答道:「是。」

假日裡的定期早會結束後幾個同事們都先走了,最後只剩自己留下來整理資料,居然還遇上太宰。國木田講解了對方向他請教的三角函數題目,微妙的感受到那對眼角帶笑的晶亮棕眼透露出些許「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尷尬。

「太宰,我再說一次,別坐在我桌上。難道你在家裡也像這樣坐沒坐相?」身為老師的一方伸手去拉自己的學生。

「怎麼會。家裡可沒有國木田老師的桌子。」作為學生的一方嘟著嘴,身子卻沒有移動。還像小孩子一般拖長了聲音答道。

「我的桌子收拾得特別整齊,你才老是愛坐。看來你已經沒有不懂的了,假日裡也多少回家陪陪父母吧。」身為老師的一方放開了學生手,打開抽屜,準備拿出裡面的公事包。

「……有的。老師,我真的不懂您。」眼看老師就要離去,原本無比從容的學生兩條細長腿從桌面上垂掛下來輕輕擺動著,阻止對方拿公事包的雙手。

視線交會的瞬間。

太宰如雲朵般蓬鬆的髮絲下一對靈動的棕眼裡藏不住好奇與窺探。眼波流轉的曼妙姿態令人難以相信那是男性的雙眼。微微抿起的柔軟雙唇如此粉潤水亮,顯出了少年人特有的倔強。

國木田自覺有點理虧。想想自己幾歲,對方幾歲。再加上自己曾經表示過等太宰畢業再說,並未認真拒絕這孩子提出的交往要求。在男同志可以正式交往與結婚的現代,也許態度曖昧不明的人反而是身為成人只想息事寧人的自己。

「太宰。老師的家裡沒有任何會坐在桌上的人。等你畢業之後再來看看我家的桌子吧。」身為老師的一方聽到自己這麼說。

在人生的道路上成人往往會一時心軟,而想安慰眼前的孩子。

不過國木田一說完,後悔也來不及了。

他看到原本有點低落的太宰賊笑起來,摸出了口袋裡的手機重播了一次錄音檔——「太宰。老師的家裡沒有任何會坐在桌上的人。等你畢業之後再來看看我家的桌子吧。」還自顧自地再錄了句:「讓我們來約法三章,國木田老師❤」


24. AU(Alternate Universe, 平行宇宙劇情)
「太宰治,國木田獨步,你們倆都準備好了?」織田作笑容滿面的問道。

「是的。織田作天使長大人。」他們倆就像中學生喊口令般工整的答覆。

太宰心想真不知有多久沒看過織田作這麼開心的笑容了。大概從「無賴派」三人能感到無拘無束的酒吧聚會以來再也沒有過。如今,沒想到在不得不答應與國木田一同投胎轉世的當兒又再度與老友相逢了。而且這位令人懷念的老友顯然暫時不必有投胎轉世的煩惱——因為他秉性中的高潔靈魂,織田作已經成為了司掌凡人「投胎轉世」一職的大天使(Archangels),也就是天使長。

國木田也並非初次見到這名紅髮天使。在任職武裝偵探社調查員時所歷經的戰鬥曾讓他有機會見到被敵人的異能所召喚出來的織田作(詳情請見《So Deep》一文,謝謝),彼時對方曾對他有哪些希冀與規勸,至今他都銘記在心。但是即使是多麼小心翼翼也迎來了眼前的結局。說真的國木田內心特別緊張,萬一轉世之後無法與太宰邂逅,也沒有資格說三道四。能再次身而為人已是萬幸。

「國木田,你好像有話要對我說。」聽到天使長這句話,國木田只覺得織田作真不愧為「大天使」。

「是的。天使長大人,我十分擔心太宰。如您所知他生前作惡多端,贖罪的時刻卻短短不到數十載。我擔心我再也找不到他了……」國木田說到傷心處蹙起了眉。凝視著不遠處正興致勃勃地檢視「投胎轉世懶人包」的戀人。

「別擔心。別看太宰總是這樣漫不經心的,重要的事他一件也不會漏掉。你也該看看『懶人包』了,好決定要投胎到哪兒。」織田作覺得「投胎轉世懶人包」這標題雖然不夠認真,但是很有親和力。

「唔……好吧,我還是擔任數學老師吧。就到橫濱市立文豪學苑高校。」國木田舒開眉頭。心想這次還是重拾教職,放下異能與武力。平凡就是福。

「咦?國木田君要當老師?那讓我當你的學生吧。」太宰回過頭來。

他那略顯稚氣的表情就像未曾考慮過,卻早已清楚一切的未來就在自己手中。


25. OOC(Out of Character,角色個性偏差)
『BGM:〈我們的OOC〉(盡在不言中)』

「太宰,你知道麼?人有三種面孔:一種是自己知道的自己,一種是別人知道的自己,剩下的最後一個才是『真實的自己』。」

伏在學生身上的數學老師呢喃著,啃咬在眼前泛出櫻花色的耳朵尖上。這一點也不像親熱時的甜言蜜語或者安慰話,可是卻惹得身下的孩子陣陣喘/息與嚶/嚀。他像是說給自己聽一般嗓音模糊不清。對學生做出這種事情的自己到底又該說些什麼?說什麼都像是成人的謊言或者多餘的藉口罷了。

所謂的真實,或許只有當自己的炙熱穿透眼前青春柔韌的軀體時才會鮮明的綻放起來,彷彿未曾凋零。明明在年齡上並非有著如此明顯的差距,那麼令雙方感到不安的距離感又是從何而來?

困惑的同時,身為數學老師的國木田覺得如果感情也能夠像數學公式那般清楚列出來,並且梳理開來就好。他用了點力把趴在桌上,不再發出一點聲音的孩子給翻了過來,才發現對方早已在自己的折騰之下滿臉是淚。

蒼白的面頰上一雙顯得過大的棕眼裡滿是痛楚,凌亂的黑髮甚至有那麼幾絡纏入了濡濕的紅潤口內。令他頗感我見猶憐,不知不覺間又亢奮起來。

——世間的道德規範與未來的理想都在溫熱的呼吸間化作了破碎的拼圖。

「嗯唔、國木田老師……不要、害怕。我會保護你。我會保護、真實的……你。」

——在他涉入這道界線的瞬間,還能聽到身下美麗輕盈的生命細聲吟唱。


26. Sad(悲哀的)
『BGM:〈春霧〉

黑髮少年站在禮堂的講台後方環視著台下全體三年級的畢業生。時間長達一分鐘之久,他才像失去魂魄的人偶般開始機械式的唸著致謝詞。他的思緒還停留在昨晚七點半左右接到的電話上。

「太宰,你聽說了沒?國木田老師訂婚了。我們畢業之後的那個週日就會舉行婚禮啊!!我曉得沒人有膽告訴你,才打了這通電話。如何?快哭吧,我在聽。」

黑髮少年說到感謝師長們的教誨時頓了一下。即使心中在滴血,畢竟他冷靜自持地在電話裡向中原道了謝,然後又過了五天——也就是一百二十小時。對自己作出承諾的代課老師卻在任課期滿的時候悄悄離開了。還是與謝野老師回來授課時告訴大家這個消息。

作為畢業生們的代表他卻早已沒有一絲想慶祝的心情。畢了業,按照父母的安排去國外的靠譜大學學習產業管理,這些事他也沒向任何人提起。本來他是想至少對那位總是願意讓自己坐在他的辦公桌上的數學老師稍微訴說看看。

——國木田老師。我要到義大利去留學了。我現在……可不可以去看看您家裡的桌子?以及,我想身為老師的您應該很清楚,我今天畢業了。


27. Tender(柔軟的)
『BGM:〈暗戀〉

「太宰!!」突然間一把中氣十足的聲音打斷了畢業典禮的進行。

全場所有人都回過頭來,發現在禮堂的門口站著一名手上抱著一大束紮著鵝黃色緞帶的向日葵的棕髮高個子。因為花束太豐滿,沒有一個人能看清他的臉孔,但是教務主任與三年九班的學生們都曉得那是數學代課老師——國木田獨步。與謝野晶子在一旁雙手抱胸,並不打算阻止。

「太宰治,恭喜你畢業。歡迎你隨時來看我家的桌子。」棕髮的數學老師來到講台前,笑容與汗水比他手中的向日葵更耀眼。

「國木田老師……你的臉受傷了?」畢業生代表忘記了謝詞。也忘記了去義大利留學。他只是注視著那對熱切的金棕色眼眸。

「被相親對象的父親揍了一拳。哈哈……在老家的長輩擅自答應下來的婚事。完全沒有問過我的意見。可是我想到了你。我不能欺騙如此純粹的你——唔哇?!」身為老師的一方還沒說完,就被他的學生給撲進了懷裡。

太宰的棕眼裡就像盛進整片星空般明亮。他由講台上一躍而下,撲進了國木田懷裡。而對方雖然吃驚,卻也牢靠的接住了他。中原在第一排清楚地看到了惡友那頭漆黑的髮絲沾上了向日葵的花粉與花瓣,於是率先紅著鼻子鼓起掌來。

沒多久,禮堂裡面除了國木田與太宰以外的人都在鼓掌。就像他們倆初次見面時那般戲劇化,那般久駐人心。


28. Skillful(製作精巧的)
『BGM:〈初戀的美好〉

太宰訝異的發現要多帶一個人去義大利並不難。就算國木田不想放棄教職工作,依他的家世背景,在異國為戀人謀求一份教職也並非難事。國木田也很爭氣的通過了義大利語考試,並獲取了相關的開業證照。這會兒在異國開了一家小有名氣的日語補習班。

大學下課之後時間還早。女同學們雖然知道太宰似乎已經有固定交往的對象了,但還是想邀請他一起去看電影,也都被他禮貌的回絕了。太宰先一步回到家裡,套上粉紅色的圍裙,拿出了烘焙用的巧克力與金魚模具。

「有巧克力的味道呢,太宰。正巧,我也買了禮物給你。」國木田一進門就拿出了紅絲絨盒子。

「國木田老師,你不覺得應該換一個隆重點的說法嗎?」太宰笑盈盈的端出了他精心製作的金魚巧克力與軟糖。


29. Young(年輕的)
『BGM:〈初戀的美好〉

「阿治,那麼你也別再稱呼我為『國木田老師』了。我,國木田獨步現在正式向太宰治提出求婚——請你嫁給我,讓我們白頭偕老。」

「我願意。親愛的國木田老師❤ 吃一塊金魚巧克力吧❤❤」

棕髮的日語老師被他的幼妻(18歲)塞了滿嘴的巧克力,紅著臉略帶的困擾的想著「有點太甜」。然後又有點尷尬的發覺無法校正老婆對自己的稱呼。

無妨。就讓我當他的老師一輩子吧。

國木田這麼想著,將戒指套上了太宰左手的無名指。


30. RPS(Real Person Slash,真人同人)
「佳正,剛才那句台詞很帥氣的。來,再說一遍。」

宮野踏著月光下的小路,兩手垂掛在身邊擺盪著,彷彿他一直是如此怡然自得,沒有任何事或者任何人可以束縛住此刻的他。

「……『比起曾經失去的理想,我有更重要的覺悟——守護所愛的人。比起幸福的美夢,我選擇了你。』」

「哪,宮野桑,冰咖啡。」細谷遞給宮野一罐加了雙倍牛奶的冰拿鐵。

炎炎夏日裡,雖然只是販賣機的冰咖啡也足夠剛結束工作的他倆潤潤喉。他也不知道為何無法拒絕對方的要求,而且在說出這句「很帥氣的台詞」時就進入了所謂的工作模式。

「『國木田君。我很高興喔。謝謝你,選擇了這樣的我。』……佳正,這個咖啡太甜了啦,我又不是太宰治。」宮野苦著一張臉,皺皺鼻子埋怨道。

「劇本裡有說到太宰是個甘黨麼?『別客氣。你要記住不可以在家裡自殺。』我們今晚去吃咖哩飯吧?我餓了。」細谷愣愣的笑了下,想到自己在錄音錄到一半時就覺得餓了。

「嘛,夏天果然就要吃咖哩。『我還會再自殺的喔!用你桌上的美工刀……』好冰、好冰啦!!別在我演到一半時用咖啡罐冰我的臉——」

細谷佳正被宮野真守給逗笑了。

他想也許國木田都不會比他辛苦,至少不必餓著肚子陪太宰演戲。

細谷心想再演下去不知幾點才能吃到晚飯了。於是拍了拍宮野被咖啡罐貼得冰涼的臉頰。然後兩人又開始沿途聊著那些並不重要,但是令人開心的小事。


END

----------------------------------------------------------------------------------------------

(冗長的)後記:
終於完成了如此魔性的「字母三十題」。
一周目的原作向+養金魚
二周目的鬼故事+金魚梗
三周目的校園故事+金魚梗

覺得自己寫學園物語沒什麼說服力啦XDD…可還是寫了。

想問問大家最喜歡哪一種?感覺好像一周目比較有人氣。因為糖比較多吧,刀子都被隱藏在糖下面。二周目可以算我的本心,尤其是黑化田的部分其實比較靠近個人黑歷史的表達手法 (笑)

進入三周目時發生了兩件影響寫作的小事,其中一件簡直讓我想去撞豆腐 (黑時宰做的硬豆腐),一度感覺「我暫時什麼也不想寫啦 /(=口=.)\」……可是後來又硬著頭皮繼續寫下去,總之能跑到三周目太好了 (合掌)

完成魔性三十題之後突然有一種森森的寂寞感 (笑) 畢竟從來沒有寫一個題就寫到將近二萬字過,這可是第一次,估計也是最後一次。

圈一下五位小夥伴,特別想知道你們的感想: 
@塔玛西  @竹取森引  @喵了个唧小水晶°  
@放久了会长出猫  @告別式左轉走到底©桃夭 

寫第25題時我很囧,大概野島伸司的粉絲都看出來了w 尤其是我拿那首著名的主題曲〈我們的失敗〉來惡搞了下w 看出來的人應該都會心一笑了 (捂臉) 但是這不完全是《高校教師》的paro,只是借主角們的台詞來發揮原創劇情 (夠) 學園物語裡的少爺宰一下成了嚶嚶嚶宰 (快夠) ……自己又很不厚道的笑了 (喂喂)

以及笑完之後總算不那麼想撞豆腐了 (合掌)

寫第26~29題時邊聽著石進的鋼琴曲,於是在題間也放了推薦BGM
希望各位對這個三週目的學園物語還感到滿意的說☆

那麼希望想看最後九題的同好們關愛一下勤奮更新的作者XDD
老話一句「你的推薦、喜歡或留言對作者們而言是很大的動力☆」

评论(17)
热度(38)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