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寶石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

[文豪野犬][國太] 千年幸福論《後篇》

太宰桑,生日快樂:)///// 
「每當你掉下來時都落在我心上(181cm)」
從不跳OP♪ 

給太宰桑的生賀文《千年幸福論》的《後篇》☆ 《前篇》在此,意者請一同食用。本回是與六六( @姓王的简直就是大写的双标 ) 的合作。特別銘謝之。

請大家欣賞六六筆下國太醬濃情密意的婚禮鏡頭❤ 以及本篇的前身其實是與六六接寫的國太小段子。同好們可在完食本文後再重讀小段子比較不同之處 (笑)

以及本文中含有敦芥劇情+片尾彩蛋。
可接受者再往下看,謝謝。


千年幸福論 (後篇)

給你延續千年的自負 給你延續千年的安詳
給你延續千年的友愛 給你延續千年的熱情
給你延續千年的仁慈 給你延續千年的尊嚴
給你延續千年的生命 給你延續千年的喜悅

正因為有盡頭才美麗 這種事壓根兒不想懂


* * *

當我、太宰與中原等三人抵達建築設計略顯復古,由深藍尖頂與米白色牆壁構成的小教堂門口時,我的心裡不禁湧起了一股緊張感,下腹也因而有些疼痛。雖然事前有來參觀過這個社長的友人介紹的場地,可是當時漆成深藍色的木質大門上並未現像現在一般掛著以白玫瑰、白大波斯菊為主體製成的花環。花環上還繫著肉桂色的緞帶,與我的新娘頸間的領結顏色相同。

社長交待下去的這些小細節令我感到心頭暖烘烘的。雖然不明白選擇純白花朵的原因,但是感覺與教堂整體的色調搭配得宜。頂著蓬鬆的棕紅鬈髮,就像個小天使一樣站在教堂門口白色階梯上的中原,與他嬌小身材予人印象相符的纖細小手正努力伸向太宰的頭頂,但是我的另一半卻依舊帶著令人難解的甜美微笑,像逗弄孩子一般輕輕拍開那徒勞伸向他的十指。

實在看不下去。

作為新郎的我走到淘氣的新娘身後不偏不倚的以膝蓋撞了下他的膝內側,感到了肌膚的溫熱觸感。耳中還聽得他一聲輕呼。瞬間讓我產生了一種錯覺——太宰治似乎在我面前總能顯得如此柔軟無辜。在我攬緊他時他亦能配合的服貼上來,不留一絲縫隙。於是我撫摸了下他那頭烏亮的黑髮。

「別鬧了,太宰。中原不是帶著你的頭紗麼?讓他拿出來吧。」我感覺自己說話時不由的帶點寵溺的語氣。這大概也逃不過那雙晶亮的棕眼。

「那是我開玩笑的。在你看來中也是這麼為我著想的人嗎?」身著象牙白西服的淘氣的新娘巧笑倩兮的反駁,卻在教堂前的白色階梯上蹲下了身子。

「我人都出現在這裡了,該做的事一件也不會少。店裡都沒有適合給你這種腹黑陰濕男帶的頭紗啦,我拜託首領幫忙向熟悉的店家訂了一頂。」

中原從一個袋口鑲金邊的素面暗紅色紙袋裡拿出看上去很輕薄細緻的一頂頭紗,透光的表面在日照下透出像是混了奶油的淡淡肉桂色。

伴娘的小手終於構著了新娘的頭頂——中原微噘著嘴,神情認真的將手裡的頭紗小心翼翼的裝飾在對方反射著夕陽餘暉的鬆軟黑髮上。當太宰立起身子迎向我時還俏皮地微笑了一下。他的面上覆蓋著肉桂色的薄紗,讓那一抹笑意顯得比平日更加飄忽不定,似幻似真。

太宰治這朵浮萍是真的要落在我的心湖上了。明明開口向他求婚的是我,他也感動的哭著答應,為何覺得眼前的一切如此不真實。因為我連在中原面前呼喚他的名字也做不到。我所付出的感情與義氣卻能得到被稱為「雙黑」這兩人的認可,微妙的罪惡感在燙熱的胸口滋生著。

我像往常般在原地等待他。當我的另一半來到面前時不由的伸手碰觸他的面紗,隨即又想到婚禮還沒開始而硬生生的收回了手。面紗後的棕眼視線停留在我的右手上,隨即嫣然一笑的揭開了自己的面紗。

「親愛的,我在這裡。你的阿治就在這裡。」他毫不猶豫的說道。

這一刻彷彿所有的光芒都集中在太宰身上,令我難以移開視線。

是啊,這不是夢。他甜美的笑容與我那就要洞穿胸口的心臟都是真實的。

我們只需要在上帝與重要的夥伴面前再一次宣示兩人的愛,一切都在計畫之中。啊啊……我簡直是個無可救藥的男人。當我牽起他包覆在繃帶下的柔荑時腦中還轉著婚禮的流程。不過不這麼做的話,大概國木田獨步的胸口就要因為流竄全身的幸福而炸開了。

「沒眼看……你們這對令人羞恥的基佬……太宰!!你這個木偶別一臉痴漢似的傻笑了!!快讓國木田先進場,然後由我挽著你的手進場,聽懂了沒有?!」嬌小的伴娘喊聲震飛了教堂屋頂上的白鴿,簡直堪比老電影中令人莞爾的一幕。

可憐的他連鼻尖也通紅了,真是太難為他了。

眼角餘光瞥見中原踉蹌了一下,勉強扶住教堂大門的門把。那雙小手顫抖著掐陷進花環的翠綠葉片與潔白的花辦之間,隨即像是下定決心似的拉開大門。

他那雙小手的力道以一位伴娘而言實在太猛烈,看來身上中了中原中也的拳頭可不是鬧著玩的。只見我們的伴娘氣沖沖的一把將手上的花環交給在門口的阿敦,逕自拖著一臉竊笑,還一路向我揮著手的淘氣新娘進入室內。

「國木田先生,恭喜您與太宰先生新婚。」身著珍珠灰西服的阿敦有點緊張,倒是彬彬有禮的向我問候。

然而阿敦的虎掌卻一點也不含糊,迅速地將那個以白玫瑰與白大波斯菊為主體的花環套到一旁正以苛刻的目光上下打量我的芥川頭上。

「小子,多謝啦。話說芥川也來了啊。也謝謝你特地前來參加婚禮。」我也毫不客氣的回視身著寶石紅西服的黑手黨要員。量他至少不會在此時發動攻擊。

而且說真的,芥川腦袋上套著花環的不協調模樣值得一看。鮮花與殺手竟然能搭配得如此得宜,令人感到有些許違和感——活像一隻渾身染血,眼神充滿肅殺之氣的黑白長毛兔,頭上還裝飾著柔嫩的花朵。

「國木田獨步……你是太宰先生所選擇的男人。在我看來姑且算個正經人。我相信太宰先生的品味。除了他選擇這隻混帳人虎當寵物的時候。好了,快到新郎的位置上去,我與人虎也得就定位。別讓太宰先生久候。」芥川語氣森冷,一本正經的指示我,簡直像忘了他比我小兩歲似的。

而且他也同樣毫不含糊的用黑獸的觸手(?)將花環硬生生的套回阿敦的頭上。什麼時候開始這兩人的感情變得這麼好了。我略顯尷尬的扶了下眼鏡。套著花環的阿敦正對著一臉不屑的芥川露出面有得色而帶點惡作劇感覺的笑容。

自從武裝偵探社與港口黑手黨暫時談和之後,我曾略有耳聞關於組成「新雙黑」的計畫。說真的在作戰計畫方面我的另一半可靠無比。該不會他早就料到這兩人能於併肩作戰中培養出革/命感情吧?果然是慧眼獨具。

雖然曾經排練過婚禮的流程,我就定位之後才有了身為準新郎的臨場感。畢竟最初排練時大家都抱著很輕鬆的心態,而且太宰還遲到。不過我並未生氣,總覺得這是常有的事了。排練那天他姍姍來遲時臉上還帶著紅腫的指印,我撫上他的臉問他怎麼回事,他只是笑瞇瞇的答道:「托某個漆黑小矮人的福,王子被以前交往過的公主們給逮到了喲。」

不知是誰向太宰的前女友們透露了他要結婚的消息?不過我覺得「漆黑小矮人」是現在擔任伴娘角色的中原中也的可能性很高。為掩飾由肚裡爬上嘴角的笑意,於是我低頭看看自己的黑西褲褲腳與黑皮鞋——真是一絲不苟的整齊晶亮。

在同樣飾有白玫瑰與白大波斯菊花環的講台後方,亂步先生那身純黑的神父袍與胸前的銀色十字架也意外的合襯。真是好久沒看到亂步先生沒戴帽子的模樣了。站在證婚人位置,依舊身著和服正裝的社長如往常般神情嚴肅,但是嘴角的線條卻很放鬆。社長的表情令我感到很欣慰,那表示他對現場的狀況相當滿意。

「現在,請擔任伴娘的中原先生帶領新娘太宰先生入場——」司儀阿敦那把清朗的少年嗓音環繞著室內。在他身邊的芥川則盯緊我,咬著擋在嘴前的手帕。

我抬起頭,注視著挽著中原的手向我信步走來的太宰。

他的手裡抱著由白玫瑰與白大波斯菊為主體的大束捧花。

太宰治——這名玩世不恭的美青年並未讓頭紗重新覆蓋住眉稍眼角。溫潤的棕眼宛如清晨新沏出來的紅茶那般澄澈,象牙白的西服烘托得他那粉紅的雙頰更顯得吹彈可破(好在那天被前女友們熱情招呼過的指痕已經消去),黑底的白皮鞋踏過紅毯時別有一番韻味。

當我接過了另一半的手時瞧見中原銳利的藍眼顯得有些矇矓。但他掩示得極好,很快就不聲不響地退回伴娘的站位。同時我也聽到阿敦細聲向芥川說話,聲音很輕,聽不太清楚。貌似在說因為擔任司儀而沒能與芥川一起走一次紅毯真可惜。隨即我看到正用手帕揩眼角的黑手黨游擊隊長輕輕踢了白老虎一腳。

我的新娘正歪著腦袋望著我。美麗的棕眼裡帶有微嗔與疑問。那種略顯稚氣的神情令我笑了起來,牽起他左手的手跟著稍微用了點力。

「請放音樂。新郎國木田先生與新娘太宰先生入場——」阿敦的禮數相當周到。

小教堂裡響起了社長、太宰與我一起選的曲子,弦樂版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我注意到負責放音樂的是賢治,他在按播放鍵前還吹著口哨。

太宰笑瞇瞇的將他那纏著繃帶的手繞上我的手臂,彷彿我們一直如此契合,並未歷經分離。但是我連他所背負的傷痕也未曾理解,就如同他曾經笑嘆我的固執。覺得鼻子有點酸酸的我咬住下唇帶著他邁步,不讓淚水滑下來。在偵探社裡向這傢伙求婚時我們應該已經哭夠了。

「Take my hand, take my whole life too…」緊緊纏繞著我手臂的黑髮青年邊走邊以只有我聽得見的細微歌聲迎合著曲子。他的歌聲婉轉輕柔的好似雲絮。

上帝啊,第一次聽到太宰唱「自殺」以外的歌詞。我的眼淚奪眶而出。

「For I 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 with you.」我答道。毫不在意的任由淚水自面頰上滑落。真希望能讓太宰就這麼挽著我的手,永遠不會走到紅毯的盡頭。

很多年以後我依舊難忘當時的心情。太宰治願意把他的人生交付到國木田獨步手中,是我的記憶裡恆久閃耀的一刻。就是我成為了老爺爺坐在和式的院子裡,同樣已經成了老爺爺的太宰躺在我膝上以不再清澈的嗓音說著想捉螢火蟲時這份感動也未曾改變。


插圖 by 六六 ( @姓王的简直就是大写的双标 )

不過這時的我必需好好帶著我的新娘來到神父面前向上帝宣示我們的愛。亂步先生圓睜著他的綠眼睛直瞅著我們,於是我側首瞥了太宰一眼——這傢伙也跟我一樣任由淚水從面頰上滾落下來。害我好想馬上抱住他,不顧一切的親吻他。

來賓席與伴娘站位都傳來了吸鼻子的聲音。以及芥川帶著點啜泣的輕微咳嗽聲,加上阿敦給他拍撫背心時摩擦到衣物的「沙沙」聲。

「國木田獨步,你是否願意娶太宰治作為你的妻子?你是否願意無論是順境或逆境,富裕或貧窮,健康或疾病,快樂或憂愁,你都將毫無保留地愛他,對他忠誠直到永遠?」亂步先生的綠眼睛直視著我。

「我願意。」我理所當然的答道。將太宰看得牢牢的,捨我其誰。

「太宰治,你是否願意嫁給國木田獨步作為他的妻子?你是否願意無論是順境或逆境,富裕或貧窮,健康或疾病,快樂或憂愁,你都將毫無保留地愛他,對他忠誠直到永遠?」亂步先生的視線轉向了太宰。

「我願意。」他語調上揚,答得飛快。這個淘氣的男人今後就是我老婆了。

「國木田獨步和太宰治,現在請你們面向對方,握住對方的雙手,作為妻子和丈夫向對方宣告誓言。」亂步先生邊說邊看向來賓席。

自來賓席傳來衣角摩擦聲與竊竊私語聲。不用看也曉得與謝野醫生、春野小姐、直美小妹與鏡花小妹都對太宰手裡的捧花很感興趣。不過我老婆顯然另有打算。

「中也!早點嫁出去,然後記得找我參加你的婚禮!!」美麗的新娘快活地喊了一聲,然後高舉手上的捧花往後拋了出去。

婚禮場面一度有點失控,我不用回頭(誰會啊,光是看著太宰美妙的棕眼裡自己的倒影都來不及了)也知道來賓席上的女客們與我們的伴娘發生了一場無比熱鬧的「捧花爭奪戰」。

「太宰你這個死基佬!!我一定會娶個令你無比羨慕的好姑娘!!」在一片女子的尖叫與孩童的驚嚷中明顯傳來了一把氣急敗壞的男性語調。

即使穿著露肩的長裙伴娘禮服,中原一定拿到捧花了。他的異能力是與操縱重力有關的。關於此點我只是約略聽太宰提過,尚未有機會領教。

在喧鬧到幾乎聽不清亂步先生聲音的情況下,我與太宰交換了結婚戒指。

其實我買了一對素面白金對戒,戴在我老婆白皙纖細的左手無名指上一定很美。不過當我們看到彼此都拿出了以自己經年使用的領結DIY製成的戒指後,隨即不禁像惡作劇得逞了的孩子般相視而笑。

我用紅絲帶綁成的戒指套到他左手的無名指上剛剛好。他用藍貓眼石領結製成的戒指戴在我的左手無名指上也是剛剛好。

「國木田獨步和太宰治,請跟著我重覆。我全心全意接受你做我的丈夫/妻子,無論是順境或逆境,富裕或貧窮,健康或疾病,快樂或憂愁,我都將毫無保留地愛你。我將努力去理解你,完完全全信任你。我們將成為一個整體,互為彼此的一部分,我們將一起面對人生的一切,分享我們的夢想,作為平等的忠實伴侶。度過今後的一生。」亂步先生果然厲害,宣告誓言時念得四平八穩,顛覆了平時他在辦公室裡只會拖長了聲音向我埋怨「點心又沒啦——」的日常景象。

我總算是努力的跟著唸完了誓詞。太宰這傢伙唸到後半時就開始笑場,他那因為興奮而酡紅的面頰上還掛著未乾的淚痕。不過他的笑聲已經被來賓席上的喧鬧聲給掩蓋過去了。從「分享我們的夢想」這句開始他就沒能唸下去。

我不介意。因為我懂得他的難處。估計他是覺得我無法把家庭與理想放在同一個天秤之上。前面唸過的毫無保留的愛、努力去理解對方,完完全全的信任等等就已經十分難達到了。但是為了我,他也字正腔圓的唸出口了。

「好的,婚禮已經順利完結了。請各位來賓冷靜下來。目前現場提供了由港口黑黨游擊隊隊長芥川龍之介招待的Moet & Chandon Brut Imperia (酩悅特級粉紅香檳),以及由與謝野醫生、直美小姐與鏡花提供的火腿蛋沙拉三明治,還有鮪魚玉米三明治。」阿敦的聲調聽來帶點顫音,他作為司儀卻難以控制現場。

「人虎,你這個笨蛋。」看樣子芥川從阿敦胸前搶過了麥克風,他說道:「武裝偵探社的成員們,你們居然連自己家社長的致詞也不安靜聽?如果不想嘗嘗羅生門的滋味,就馬上給我乖乖坐下來品嘗三明治與香檳。是說……這三明治與香檳有點不搭,但是無妨。」他的聲調聽上去森冷依舊,但是對鎮住場面有所幫助。

大家聽了芥川的話卻沒發火,想必是因為阿敦又把剛才的花環戴在那隻眼神凌厲的黑白長毛兔頭上了。差不多是人手一杯香檳與一份三明治的情況下,社長總算來到講台上,開始進行致詞。

「各位好。我是福澤諭吉。感謝各位在百忙之中抽空來參與這個婚禮。敝社的國木田與太宰給各位添麻煩了。」他頓了一頓,眼光掃視過來賓席上安靜傾聽的眾人,又道:「國木田獨步,以及太宰治。你們倆是為了彼此間的『鋒芒』互相吸引,將來也可能為了彼此間的『鋒芒』而受傷。請收斂自身的『鋒芒』,容忍對方的『鋒芒』,才是兩情相悅的永久秘訣。」

小教堂裡靜得連一根銀針掉在地上都聽得見。我閉上眼睛頭疼的想著自己平時為人低調,行事謹慎不說,若是有何鋒芒畢露之處大概是每週不到三天就得把太宰就地正法一次的原因。正這麼想著,太宰竟然一臉竊笑的瞥了我一眼。

「結婚後人們也都有自己的社交圈子,夫妻之間有所保留,亦有部分模糊地帶也是維繫感情的方式。給對方空間,也是給自己自由。請記住婚姻不是佔有,而是結合,所謂結合就像聯盟,首先要尊重對方。以上,致詞結束。」

直美小妹率先拍起手來。專注的目光自然是停留在她的兄長潤一郎身上。不久後大家也都跟著認真的拍起手來。我的另一半則邊鼓掌邊以水潤的棕眼凝視著我。以太宰而言真是意外的認真啊。我不禁伸手將他頰邊的亂髮順至耳後。

「感謝社……福澤諭吉先生的致詞。活動進入最後的環節,將由太宰先生的好友,港口黑手掌的幹部中原中也先生為大家獻上一曲——『千年幸福論』!!」我們盡責的司儀小子,在頗為可愛的點上吃了個螺絲。

「誰是那種陰濕男的好友啊?!是惡友,必需分分鐘強調是惡友!」

已經趁著社長致詞時換回男裝打扮的中原看來英氣蓬勃,一手壓著頭上那頂個人標誌一般的黑色軟帽,手握著潔白的捧花,身輕如燕的躍上了講台。

「麥克風試音——太宰治你這個死基佬!我還是懷疑你怎麼讓國木田為你放棄人生的!!唔姆,音量傳導很良好♪ 那邊的工作人員給我進背景音樂!!」

我們的伴娘大概真是被愛作弄人的新娘給氣壞了,但是在氣頭上卻也放不下為婚禮高歌一曲的良機。

前奏的鋼琴聲適時響起。

個子嬌小,有著蓬鬆的棕紅鬈髮的歌者邊從捧花裡抽出一隻盛開的白玫瑰,扯開了束起捧花的深藍色緞帶,將選中的白玫瑰綁在麥克風上。他站在四散一地的雪白花朵中,貌似對這樣的舞台佈置稍微感到滿意,而配合著音樂開了口。

この地上にあるもの全てが 時と共に形変え行くものならば 
如果這世上的一切 都會隨著時間而變遷的話
僕らが抱いてる貴いものに 本当にすがる価値はあるのでしょうか
我們所懷抱的珍寶 是否真有緊捉不放的價值?
気まぐれに摘んだ たおやかな花は 見る影もなく醜く枯れた 
心血來潮所摘下的 婀娜花朵 不堪地凋零枯萎
そんな風に変わってしまうかな とても優しいあなたも 
十分溫柔善良的你 是否也終究會變成那樣? 

千年続く愛情を 千年続く友情を 
給你延續千年的愛情 給你延續千年的友情
千年続く安心を 千年続く幸福を
給你延續千年的安心 給你延續千年的幸福
僕らは望んで止まないけれど 
哪怕我們誠心期許 
そんなもの何処にありましょうか 
但這個世上哪有不會終結的故事?

只見中原雙手合握高腳麥克風唱得無比賣力,絲毫不覺得這首歌與婚禮的氣氛有點不搭調。我倒是挺喜歡這首歌,跟我曾經借給太宰的那本書同名。

我的另一半聽了這首歌沒表示什麼意見,只是含笑抿了一口香檳。我想著這首歌也不算太冷門。因為該樂團的主唱給流行女歌手寫過一首〈我之所以想過死〉。在那之後,日本以外的地方也增加了更多他們的聽眾。

「中也從沒說過要唱這首歌。可是你好像一點也不訝異。」太宰的語氣倒不像是埋怨,似乎只是對於自己竟然還有不清楚惡友的事有點意外。

「你也沒給他機會說吧。他從來到現場之後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你身上。」我像都會文藝片裡多金又善體人意的新郎般來到新娘身邊,與他碰杯。

「畢竟中也幾乎是隻身踏入我們的基地。不過他那身男裝果然是親愛的你幫忙準備的?本來我還挺期待能看到長裙飄逸的中也為大家獻唱呢。」太宰笑得像平時那般沒心沒肺的俏皮模樣,瞇縫著眼繼續品嘗著芥川送來的香檳。

「他託我打電話請熟識的店家派人臨時送來。現在的西服訂制公司也不容易哪。得隨時備有老主顧的全套行頭。」我喝下杯中的最後一口香檳,讓剛才的婚禮場景隨著香檳氣泡在腦內發酵,直到所有的景物與太宰的笑靨都染了一層暈光。

電車の脱線事故が起こったって 夕方のテレビニュースでやっている 
傍晚時的電視新聞報導著 電車脫軌的事故
亡くなった人の家族や恋人の 悲しみに目をそむけてしまう 
 死者家屬與戀人的那份悲痛 令人不忍直視
終わりはいつかやってくると知った時 初めて人が愛しくなる 
 當我們明白結局終有一日會來臨 才開始學會珍愛身邊的人
あなたじゃなくて良かったと思う僕は やはり浅ましい人間でしょうか 
 「幸好死的人不是你。」這麼想著的話 果然也只是個偽君子吧?

千年続く愛情を 千年続く友情を 
給你延續千年的愛情 給你延續千年的友情
千年続く安心を 千年続く幸福を
給你延續千年的安心 給你延續千年的幸福
馬鹿げた事かもしれないけれど あなたよどうか生きていて
也許那是不可能的事 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

あなたが居なくなっても生きる僕を 許せないといったら笑うでしょうか? 
即使你不在 也能繼續生活的我 你會嘲笑無法原諒自己的我嗎?
僕がいなくても生きていくあなたを 「悲しい」と言ってはいけませんか? 
即使我不在 也能繼續生活的你 不能說出「對此感到悲傷」嗎?

對了,阿敦與芥川跑到哪裡去了? 

這香檳還挺不錯的,我得向芥川道聲謝。四週都沒見到他倆的人影,我的目光在室內徘徊著,魚貫吃喝交談的社長與大夥兒中唯獨缺了司儀少年們的身影。不知這兩人是否已經跑到教堂外面去吹風。

直到有一雙纖白的手遮住眼前。耳邊響起了太宰那把柔軟的聲調:「親愛的,你在找誰?有我在還不夠嗎?」

太宰如平日般撒嬌語氣令我胸中一動,卻也覺得有點好笑。就當是我不對好了,確實我有了他,也不該再看其他人。芥川想必不會在意我的一句道謝。只要太宰認可他的參與,他也確認過太宰的選擇並非無法接受就足夠了。

「誰都不找了。阿治,你的愛就在這裡。」我捉住他的雙手挪至嘴邊親吻著,感到他輕顫了一下。隨即很任性卻充滿依戀的以指尖描繪著我的唇形。然後將他的身子依偎在我後背。

千年続く愛情を 千年続く友情を 
給你延續千年的愛情 給你延續千年的友情
千年続く安心を 千年続く幸福を
給你延續千年的安心 給你延續千年的幸福
千年続く自負心を 千年続く安らぎを 
給你延續千年的自負 給你延續千年的安詳
千年続く友愛を 千年続く熱情を 
給你延續千年的友愛 給你延續千年的熱情
千年続くいたわりを 千年続く尊厳を 
給你延續千年的仁慈 給你延續千年的尊嚴
千年続く生命を 千年続く喜びを 
給你延續千年的生命  給你延續千年的喜悅
終わりがあるから美しい そんなの分かりたくもないよ 
正因為有盡頭才美麗 這種事壓根兒不想懂

千年続く幸福を……
給你延續千年的幸福……

終わりはいつも早すぎる 
結局總是來得太快


中原那帶點緊繃卻不失蒼勁的歌聲依舊包圍著我們。

我繼續親吻著太宰的指尖。裝作不在乎讓其他人看到他像塊可愛的牛皮糖一樣「黏」在我身上。

彷彿為了不讓他的故事結束,為了不斷寫下屬於我們的新篇章那般。


FIN


【在教堂門口的白階梯上乘涼的阿敦 & 芥川】

敦:芥川,好些了麼?這裡的空氣比裡面好多了。

芥:囉嗦……我沒事。

敦:我怕你會暈倒,這樣我還得背著你。一路背到港口黑手黨。

芥:誰會……!!咳、咳咳……

敦:別激動嘛。說真的你沒去搶太宰先生的捧花,這令我很驚訝。

芥:我憑什麼去搶?我曉得太宰先生並不想把捧花給我。

敦:這……我、我只是覺得……(你為何要自己說出來啊囧)

芥:況且我有這個(摸著頭上),你給我戴上的花環,足夠累贅了。

敦:芥川!!(撲抱)

芥:幹什麼!!人虎你很重啊……(悄悄的流下淚來)

----------------------------------------------------------------------------------------------

(充滿愛的六六的)後記:
这里是六六的场合ww

其实说起来也是我任性的说想看婚礼,无论如何都想看婚礼,到死都想看婚礼,所以Ai酱才会为了哄一个心理年龄只有三岁的我写下这样一篇文。对此我十分感谢Ai酱对我无限的包容与温柔ww

毕竟孽缘是由我而起,所以我也是十分十分负责任的【并没有】【一直在撒娇】画下了插图。画画的过程我觉得十分幸福,并深深感谢着上天赐予我的画画的能力可以画出这样幸福的二人。我知道这是在自夸,可是当我看到我最最亲爱的太宰如此简单温暖的笑着我就忍不住在屏幕前傻笑。

我不知道大家和我是不是一样的想法,在我看来太宰先生就像那个孤独的小王子,而小田田就像那只甘愿被小王子驯服的狐狸。

对于小田田来说太宰是独一无二的,世界上只有他会让自己这么放不下,忘不掉。他甘愿被小王子驯服,留在他身边,代替玫瑰花陪他看夕阳。

他就像个傻瓜傻傻的守在原地看着太宰四处奔波,而当太宰被世界所伤,执拗的一人哭泣时,他在,紧紧拥抱他,告诉他【你是我的世界,我也是你的,你没有玫瑰花,可我也能陪你看夕阳】

这是我对于国太这对cp最初的感觉。【那时我的确在看小王子】

于是我坠入了爱河。

然后好幸运的遇见了Ai酱 ( ´ ▽ ` )ノ

我十分感谢他!

顺便期待起下次的合作,或许下次可以画爱丽丝和疯帽匠【我开玩笑的】【刚刚在看爱丽丝】

总之这是我这次的感想w

还有到最后我考完试会把原图发到P站,或者直接放在LOF,取图随意w 或者和Ai酱说一声也没关系w

最后感谢大家的喜欢w



(Ai醬w 之冗長的)後記:
趕上了呢。其實我在6/2時就完成這篇文了XDD
為了本文,幾乎整個五月底都在努力平坑的狀態下,
真的連《文野》的原作小說都沒時間補完啊 (望天)

☆諸君,我只是不敢相信終於能即時的把慶生文放出☆

太宰桑,再說一次生日快樂!!
禮物就是你家國木田君,感到滿意麼 (微笑)
希望你少想自殺的事,多想國木田君的事就好了www

老實說這次的文寫起來特別勞心,因為即使寫文不止三、五年,我從未寫過一對西皮的結婚典禮。求婚的場面倒是寫過不少次。所以作為一名寫手,在下的第一次婚禮描寫就獻給國太了 (微笑)

真的查了不少資料,諸如神父袍、神父的主持詞、證婚人致賀詞(有借鑿網路轉寄信XDD)等等。最初是想讓社長擔任神父一職,但是又覺得能在國太的婚禮上致賀詞的非社長莫屬了,於是就讓亂步來擔任神父了w

讓中也小天使接到捧花是六六的點子,她說一定要這麼寫XDD!!所以我就努力的寫進去了。以及又是你們都懂的《文野》OP梗,所以在婚禮上獻唱的自然也是由小天使負擔重責大任。

在後篇中戲分不多,但是顯然很搶戲而且還被當作片尾彩蛋的敦芥當然是我超大的私心了 (笑) 往後還有機會的話,也想再糊一篇敦芥出來……好想好想。總有一天會再糊的吧XDD

如果有看倌期待我筆下的敦芥的話,請不要客氣的留言對我說:)/////
謝謝所有看到這裡的同好們。

那麼,下次再見了。(雞血用了又會有吧2333)
老話一句「你的推薦、喜歡或留言對作者們而言是很大的動力☆」


P.S. 標題取自amezarashi的「千年幸福論」。
   (優酷)  (網易雲)

※ 優酷的連結是live版,「千年幸福論」這首歌是從12:27開始。
 (有看到小嬰兒的照片,然後聽到鋼琴前奏就是了)

评论(23)
热度(39)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