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微博同)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火影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火影][止鼬/鳴佐] SPECIAL THANKS 03

前兩回在這兒,需要一齊補糖者請食用。
01 02

本回是與小夥伴limo( @limo ) 的合作。
特別銘謝之。感謝你一直期待著本篇後續。
請大家欣賞與劇情很合襯的鳴佐Q版插圖❤

現實paro,主西皮:止鼬,副西皮: 鳴佐。
估計不會寫太長吧,久違了的搞笑溫馨風格。
誠如各位所見,本回是鳴佐劇情的展開XDD


SPECIAL THANKS 03

「紅蕃茄」是一家與眾不同的別緻西餐廳。雖然它頗富盛名,卻不倚靠昂貴的價位來與華而不實的菜色吸引顧客。這裡的常客都曉得「紅蕃茄」除了綜合麵包籃與今日例湯之外並沒有固定菜單,不過有為熟客保留的少量秘密菜色。

漩渦鳴人自從在圖書館執勤時對宇智波佐助一見鍾情,便花了不少時間調查對方的喜好。宇智波這個姓氏在他的周遭並不多見,他以為自己除了在大街上追著他心中羞澀的黑髮美青年跑,或是以送還遺失物為藉口到對方家裡蹲等之外沒有其他更進一步的辦法。以往鳴人總是覺得劇集裡那些必需為愛在大街上奔跑的主角們有點喜感,卻也不由的產生想為他們加油的心情。當自己真的為愛所跑時一點也不是那樣,根本顧不得其他人的感覺了。

——這是命運。無關乎其他,佐助與我的邂逅是我的命運。所以我也要讓這個邂逅成為他的命運啊我說。

金髮青年邊想邊兀自打量著眼前正與侍者囑咐:「我的蕃茄牛尾湯裡不要放洋蔥和蒜頭。」的約會對象,心想自己又多獲得了一些關於準戀人的情報。

看來他向止水所打聽的情報還遠遠不夠,鳴人至今沒有想過原來佐助除了喜歡吃蕃茄之外,可能還討厭洋蔥與蒜頭這類氣味重的香辛料。

關於鳴人與止水是怎麼認識的,其實是也不那麼令人意外。止水身為景觀設計師也常有機會上圖館找參考資料,時常會託櫃檯員們幫他從外縣市的圖書館調度比較罕見的外文設計書籍。久而久之館內的櫃檯員們大多都認識了這名笑臉迎人,爽朗健談的鬈髮青年。不可否認的是他很帥氣又懂得打理自己,一件看似隨興的條紋襯衫與黑背心穿在他身上都是如此稱頭入時。

這一點令鳴人感到羨慕卻也莫名的不會不服氣。因為止水他是一個「宇智波」。在見過佐助那溫柔似水,眼中卻散發著寒冰般壓迫感的兄長——鼬之後鳴人更加確定宇智波真是世界的珍寶,而自己所邂逅的佐助則是其中最閃亮的一顆明星。在鳴人看來佐助有那——麼可愛,每次到圖書館來找資料都表現出超凡的定力,不會被周圍走動的其他民眾影響到。烏亮的髮絲下一對似乎總是帶著審視的明亮黑眸,令人不禁相信真的能夠由他眼中看見一個黑白分明的世界。

——這是命運。無關乎其他,佐助的世界必需有光,也必需有我。我可不能讓別人成為他的明燈的說。

當鳴人幾度為止水由外縣市的分館調度外文園藝植物書籍後也漸漸與這位不擺架子的歸國子女混熟了。撿到佐助的筆袋卻追不到心上人的青年毫不猶豫就撥通了「止水哥」的電話,而止水考量了鳴人平日的品性與可靠度,再加上對戀人的胞弟拳腳之力的認可,終於還是把地址告訴了對方。不過在下決定之前他也一邊透過臉書事先與在線上的鼬連絡過了。止水知道鼬在工作時一般會開著《曉》的臉書頁面,等待部分郵件以外的連絡。雖然這些事情可以交給他的編輯鬼鮫處理,不過確實也有初次連繫的記者與出版社等等直接留言給鼬。也增加了不少被止水在線上「亂入」的機會。


「鳴人。漩渦鳴人……喂!!」心上人的呼喚聲讓陷入神遊的金髮青年回魂了。

「噢,佐助,你剛叫我什麼來著的說?」鳴人拿起水杯,卻不小心手一抖,差點沒把杯子裡的水給灑出來。

「漩渦鳴人啊。你怎麼心不在焉的。我點好了,你也早些決定要吃什麼。」佐助眼明手快的扶住對方輕顫的雙手,一時沒注意到這個動作的意義之大。

「不不不、是後面的,是後面那兩個字啊我說。」鳴人無法抑止胸中的鼓動,間接導致他的手又隨之顫動起來。

佐助瞥了對方一眼,感到隔著對方溫熱掌心下的水杯還在晃動,於是稍微加重手上的力道穩住被兩人的手掌所包覆住的玻璃水杯。他心想這個漩渦鳴人不止行為疑似痴漢,容易招人誤解,就連腦子也不太好使。但是以他那敏銳的直覺也感受到約會對象羞於直視他。這傢伙之前不是都那麼大膽的直接追著自己過了好幾個街口?怎麼連碰到手這種小事都如此害羞。佐助覺得心裡有些好笑。

金髮青年眼簾低垂時像在金色的屏障下隱藏了小片的藍天,也像是雨後的水窪中藍天的倒影。那裡面藏有什麼樣的風景,坐在他正對面的黑髮青年並不特別想去窺探。只覺得對方想說的話,自己也能靜心一聽。但是眼前的人卻只是紅著臉握著那個水杯。簡直活像青春電影裡的停格畫面。

若是在夜闌人靜時燈光暈影緩緩將兩人包圍的咖啡廳裡,這麼做倒是無妨。可這是間光線充足的家庭餐廳,而且等在一旁的侍者也帶著頗為令人玩味的表情解讀著他們倆的動作。重要的是佐助覺得自己答應了要跟眼前的人共進午餐。照這個步調蘑菇下去,大概到十二點半以後還沒結束點單。

「鳴人,你到底還想不想吃午餐?難道你只握著水杯就飽了。」佐助覺得自己的聲調裡帶了些薄涼,但他同時也認為餓肚子的人不會有什麼耐性。

「不是啊!但是……就這麼吃完午餐的話,佐助不就會離開了的說?我從來沒想過在約會開始還不到二十分鐘你就會握著我的手喊我的名字。我不過是希望這幸福的一刻能延長幾分鐘而已啦我說。」鳴人有些荒張的轉向侍者,匆匆忙忙一句帶過:「伊那利,我都跟他點一樣的就好了。反正你們這裡的菜色我都很喜歡。」

侍者小弟很知趣的離開了。原本他有點想提醒眼前的常客:「鳴人哥,你帶來的黑髮客人點的是義大利田園蔬菜燉飯。你不是比較喜歡麵食?」

但是作為人氣餐廳的資深侍者他也看得出現在不好多打擾客人,況且這兩人的注意力早就沒放在食物上了。伊那利想著廚師提過這週進貨的南瓜、彩椒與杏鮑菇的品質品項都很不錯,但願不會讓現在看來眼中只有彼此的兩人感到失望。

金髮青年雖然面上的紅潮未褪,卻儘量自然地將自己的手連著水杯一起自對方的手底下收回來。他同時注意到約會對象的臉上也有些紅暈,這點細微的暖意讓他感到整個人都有些點飄飄然。

綜合麵包籃與蕃茄牛尾湯送上來了。佐助看了下籃裡的牛角可頌、法式香蒜與全麥果仁麵包,心道:「還挺豐富。」跟著嘗了一口湯,不禁脫口而出:「好喝!蕃茄與牛肉的味道很濃郁,不用辛香料提味,味道也很足。而且很爽口。」

「好喝吧,這裡的例湯可以給一百分啊我說!週二到週四是奶油蛤蜊湯,週五到週日則是蕃茄牛尾湯。佐助不喜歡甜食吧?你點頭啦,止水哥說的果然沒錯。但是這裡的手工甜點很棒的說,我就幫你點個『哥哥的奇想』吧。」鳴人說著有點害羞地笑了起來。

「鳴人你居然認識止水哥……!難怪老哥會讓你進門。」佐助雖然驚訝,倒是也沒超過兩分鐘。但他還是下意識地喝了口冰水壓驚。

「沒錯。真讓我覺得能在圖書館當約聘人員也是件好事的說!一口氣認識了三個宇智波呢!!不過我當然最喜歡佐、唔——」鳴人只覺得嘴裡一陣酥脆綿軟,是他所熟悉的牛角可頌的味道。

金髮青年回視站起身來將麵包塞進他嘴裡的約會對象——對方臉上的表情可精彩了,不但微皺著眉,也看得出來那張再度浮起紅暈的面頰鼓鼓的,裡面還有沒嚥下去的食物。


插圖 by limo( @limo )

——現在說佐助很可愛的話絕對會被揍。怎麼辦啊我說。

鳴人也知道。但是無論如何他都很想說,愈會被揍就愈想說。不過嘴裡有麵包,一下也很難開口。於是他老實不客氣的同樣站起身,伸出雙手就往佐助像小松鼠般渾圓的面頰上捏去——簡直比麵包心還潔白柔軟,手感十分好。於是他順勢多捏了幾下,直到自己嘴裡的食物嚥下去為止。

「哪,佐助。你真的太可愛……喂喂、別打啊我說,這裡可是餐廳。等會吃完之後出去再說吧。」金髮青年笑瞇了雙眼,開始放膽打趣著眼前可愛的人。

「笨蛋……居然當眾捏我的臉!!鳴人你的思考迴路是什麼東西組成的?!你怎麼這麼確定我吃完還會陪你!!」雖然被自己的約會對象給逗弄到面紅耳赤,黑髮青年似乎還頗能理出對話中的頭緒。


插圖 by limo( @limo )

主餐——義大利田園蔬菜燉飯很適時的送上來了。讓嗜吃麵食的鳴人有點傻眼。不過他沒有多說什麼,立即決定當作是氣候太悶熱,吃清淡一點了。好在杏鮑菇的嚼勁拯救了他,而且久久吃一次米食也令他感到有點新鮮。

佐助似乎對主餐的清淡調味與食材鮮度感到很滿意,埋頭苦吃而不再答話。沒多久滿滿的一盤燉飯就見了底。鳴人也看出佐助原本會有點脾氣,應該是因為等到肚子太餓了。於是他帶著一點抱歉的心理提出接下來的約會行程。

「佐助別生氣嘛。等會吃完甜點,讓我請你看場電影吧。就看《天造地設》好了,這片子的口碑似乎挺不錯的。」金髮青年雙手交握,眨眼討饒。

「燉飯很美味。甜點是『哥哥的奇想』嗎……我對甜食真的沒瓣法,你吃得下的話,可以順便吃掉我這份。以及老哥也說過《天造地設》這部片子不錯。」他那黑髮的約會對象微微彎起唇角,沒再反對。

當「哥哥的奇想」上桌時,佐助發現那是不會很甜的大塊黑巧克力餅乾夾著蔓越莓冰淇淋,還淋上自製的新鮮藍莓醬時鬆了一口氣。不過這道甜點為何會被取名為「哥哥的奇想」?他一邊吃一邊用眼神尋問鳴人,鳴人簡單明了的答覆道:「因為這道夏季甜點是主廚的哥哥提議的嘛我說。」

佐助差點沒被嘴裡的餅乾給嗆到。看來這家「紅蕃茄」的工作人員跟熟客一樣都是愛耍寶的無厘頭性格。不過餐廳的話,只要食物新鮮美味就行。來此一趟確實沒有對不起自己的五臟廟。

「佐助,我跟你說喔——《天造地設》畢竟是止水哥推薦給我們的片子,他應該是與你哥一起看過了的說。」金髮青年一邊用餐巾抹嘴,一邊含糊不清的誇著宇智波。殊不知這會令他的約會對象心情微妙。

「老天,鳴人你三句話不離止水哥,難不成你是想跟他約會啊?!」果然黑髮青年忍不住發難了。他再度鼓起雙頰顯得氣呼呼的模樣。

「這麼說你答應了!!太好啦,佐助願意跟我一起去看電影啊我說!!」

此時鳴人的心裡十分感謝止水。想著每天幫這位爽朗健談的大哥找那些難找的外文設計書籍,每天幫他跑腿去書局訂書、買製作手工的材料包都沒問題。

鳴人甚至覺得利用假日與止水一起做做手工藝品也完全沒問題。因為對方曉得很多可以有效突破代溝的有趣話題,比方新出的青年漫畫、神秘的都市傳說,甚至是現在流行的髮型,還有桌面綠化盆栽新寵等話題都聊得上。

——你們聽我說,止水大法多麼好啊我說!!

不過,鳴人在感動的同時也想著他必需暫時把止水忘掉一陣子,否則眼前看來雙目圓睜,故作嗔怒的佐助就是再有耐性,也一定會真的生氣。


* * *

「哈啾!!」鬈髮青年打了個噴嚏,心想不知是誰提起了他。

「止水?你該不是貪涼,在空調開到二十度的辦公室裡只穿一件襯衫,然後又喝冰的吧。」長髮青年的聲音聽上去很輕柔,但是帶有濃濃地責備孩子的味道。

止水聞言微笑了下。即使看不到話筒另一頭的人,他也明白自己的心是與鼬連在一起的。所以只要打個噴嚏,鼬就曉得他的現況了。

「我著涼了,小鼬幫我抱抱取暖——」鬈髮青年有別於平時無懈可擊的模樣,刻意拖長了還帶點鼻音的聲調向戀人撒嬌著。

「抱抱——需要我帶感冒藥給你嗎?我等下去《曉》的本部大樓交稿子加上開定期會議會經過你辦公室附近。」長髮青年一本正經的回應。那句「抱抱」還說得很有媽媽的味道。

止水終於忍不住放開話筒大笑起來。在他再度開始對戀人說話以前,已經想好了感冒以外的理由,希望能聽到頗具母性溫柔的鼬再次對他說出「抱抱」。


(TBC)

----------------------------------------------------------------------------------------------

後記:
讓期待本篇的大家久等了☆
與第二回的更新隔了一個月呢,謝謝所有關注本篇的同好。

本回大部分的內容是描寫鳴佐,以及在結尾很有療癒感的止鼬w
結果原本預定的「踢飛痴漢」的畫面倒是沒登場,鳴佐倆一拍即合了 (笑)

來艾特一下愛鳴佐的小夥伴:
@limo  @Vince @塔玛西 
@Hearted Doll  @想埋在西藏的雪里  

本回鳴佐篇幅字數較多就先更新了,下回就會從止鼬的見面開始:) 還在想想要描寫怎樣的劇情,總之要盡情撒糖就對了XDD/////

那麼,下次再見了。
老話一句「你的推薦或喜歡對作者們而言是很大的動力☆」


P.S. 標題取自GLAY的「Special Thanks」
   (youtube)  (網易雲)

评论(19)
热度(30)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