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微博同)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火影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火影忍者][鳴佐] You Are a Lover

鳴佐童話向。

設定:
王子鳴 & 人魚助。
大至上是你懂的安徒生童話prao,自帶HE

Ready?GO——


You Are a Lover

It's not a shame, not a glory
這不是恥辱 亦非榮耀
Just a romantic day
只是個如此羅曼蒂克的日子
Maybe you'll never be sorry
也許你永不會覺得有所虧欠
I'm not always quite right
我並不總是對的


* * *

距離浮出水面還有五秒。黑髮黑眼的人魚正凝視著自海面傳來的光線。那彷彿能照亮深淵的光芒是來自某艘華美的郵輪,船上的燈火璀璨通明,藍白黃三色的小燈炮變換著組合圖案,令人目不暇給。

人類是否因為無法長時間游泳,才需要這樣一艘船來接近大海?佐助不禁覺得有點可惜。在他人魚的思維裡總認為能感受到輕輕刷著指縫間的海潮是最美好的一件事。尤其是在漫天星子的夜裡獨自仰躺在絲絨大海上,堪稱無上的享受。

雖然人魚必需等到十六歲接受成人禮之後才能初次浮出水面,依佐助反骨的性格可不會安於教條。他每每在家人與一族沈睡的夜裡獨自來到海面上,就像受到某種指引或是召喚一般。人魚少年認為自己如果安於在海中的生活是不錯,沒什麼能力範圍以外的事,可是也有點說不上來的失落感。

父母與兄長都對他十分關心,自己以貝殼與海帶建造一座海星花園的打工也進行的很順利。那可是由數十種斑斕妍麗的貝殼、深淺有致的海帶加上珊瑚砂造成的海底花園。屈時便可邀請有意前來居住的海星居民們共襄盛舉。這座花園的企劃案呈上去時連最難討好的老祖宗宇智波斑也稍微表示了興趣,簡直一帆風順。

可是也僅止於此。

佐助總覺得少了點什麼。他說不上來,但是每當看到海面上繁星點點時人魚少年便會感到內心漲滿柔軟甜美的泡泡,如果有個對象能望進他深色的黑眸,看穿他所有的迷惘與渴望多好。那麼就能把這片星辰大海獻給對方,與對方一起徜徉在這顆心深處最美好的風景中。

「別擔心,我一定能拿給妳的說!」這把聲音打斷了佐助的思緒。

他抬頭望向不遠處的豪華郵輪,甲板上有一名神采飛揚的金髮男子,他擁有一對笑起來就像知曉世上所有美好事物那般清亮的藍眼,兩頰有著少見的鬚狀橫紋,約莫二、三十歲上下的光景。他身型挺拔,穿著黑色西服搭配一個顯眼的墨綠色領結,上頭還有細小的水綠色人魚圖案。

金髮男子那種充滿幸福與期待的語調令人魚少年不由的往郵輪靠近一些,沒多久又近了一些。畢竟人類的視力遠不如人魚,想必沒人會注意到隱藏在巨大船身陰影裡的海洋族群。佐助靠近到以他的視力能看清金髮男子藍眼裡的光點,心想這好像他曾在海面上看見的星星。不過似乎更明亮一些,那不知為何散發著謎一般的熱氣,好像只要接近他就能跟著暖和起來。

「鳴人?鳴人你小心一點啊。」一把聽上去柔軟內向的女聲喚著男子,人魚少年於是得知了自己在意的人類男子的姓名。

「快拿到了,雛田。妳不用擔心啦我說……唉呀!!」繼續聽著鳴人的回話,佐助明白了對方是想拿到掛在郵輪船頭的綠色花環。

他聽自己的哥哥鼬說過路上的植物大部分會開出五顏六色的花朵,常見的有紅、白、黃與粉紅等顏色。不過鳴人手裡的「花環」大部分的花朵是有著漸層色的草綠,翠綠、甚至有靛青與紫藍等像是海中植物般的色彩。

佐助還來不及思考鳴人為何要幫雛田拿取那個別緻的小花環,耳中只聽到沈沈的落水聲。他想都沒想就朝著對方落水的方向游去,儘管距離很近,人魚少年卻覺得花了一生的力氣游過去。因為浪潮中有漩渦與暗流,讓他比平時費力。遊輪上傳來一陣人們的嘈吵,還有女子的低泣,但是沒有人跳進海裡來救助同伴。

當佐助纖瘦的臂膀終於圈住鳴人的頸子時郵輪甚至調轉船頭,往回駛去。人魚少年覺得自己不是很懂人類,怎麼就這樣拋下同伴離開?但是他黑白分明的雙眼裡也映出被許多手臂緊緊架住那名淚流滿面的長髮女子,他知道若非有那些阻礙,她肯定會跳進海裡來救自己懷裡的男子。

女子的名字好像叫作「雛田」。佐助望著在黑夜裡遠去的巨大船身,只覺得陸地上的人眼裡怎能流出那麼多水。但是看得出來她真的擔心鳴人,也不枉自己懷裡的男子只為了拿花環給她就冒著生命危險。人魚少年嘆了一口氣,心想不諳水性的陸上種族本來就該離大海遠遠的才是。

郵輪終於駛離了他們所在的海域,人魚少年這才放心的審視著眼前的金髮男子。雙眼緊閉的男子輪廓很深邃,柔軟的金色睫毛也被海水黏附在小麥色的肌膚上。佐助本能的親吻著那觸感冰冷的眼簾,似乎只是希望眼前的人能暖和起來。但是這點碰觸對於浸在冰冷海水中逐漸失溫的人體沒有效果。

「鳴人。你醒醒啊……可別就這樣死了。」人魚少年嘗試著給懷裡的金髮男子幾次渡氣,並且毫不留情的拍打著對方還留有餘溫的面頰。幾個耳光下來,原本毫無反應的蒼白雙唇竟然吐出了低吟。

「雛田,我已經……已經拿到了。」他說。隨即又垂下腦袋,不再有反應。

佐助氣極了,心想比起人命的話,那個花環算什麼破玩意兒。但是鳴人的手緊緊握著幾乎是令其生命之火熄滅的綠色花環,掰也掰不開。人魚少年一咬牙,開始吃力的帶著那比他高出一個頭以上的人類男性往沙灘游去。邊游邊感到自己正在做一件愚不可及的事。可是當他眼角餘光掃到金髮男子疲軟的面容與微啟的雙唇時頓覺不忍,心想至少要讓男子那對藍眼清醒的凝視著自己。

有了這個目標之後人魚少年發狠似的游起來。即使多帶了一件大行李,他那閃閃發亮的藍紫色魚尾強勁的劃破了眼前的波濤,在他奮力向前時連尾鰭都染上了銀色的月光。不知何時潑墨般的空中閃現幾枚銀色的星子,這些夜晚的小眼睛不斷眨動,似乎又喚醒了其餘的夥伴。

等佐助注意到的時候,他已經帶著鳴人游在倒映繁星無數的絲絨大海上,身邊盡是不知名的恆星在億萬光年之外燃燒發亮,這些光芒在地球上的生物看來便只是像幾個小小的亮點。人魚少年依舊說不清心口這股酸澀與滿足由何處而來,但是他明白自己正與心儀的對象一起經歷平日最喜愛的風景——就像把這片星辰大海獻給對方,與對方一起徜徉在這顆心深處最美好的風景中。

人魚少年的尾鰭再次攪碎了身下彷若可以掬起的繁星,只為了帶心儀的男人回到岸邊。他的泳姿矯健到像在星空之海中飛翔,由上方俯瞰就像一隻不斷在絲絨大海上劃出銀亮痕跡的海豚。在這期間他無數次以嘴唇輕觸著此刻只屬於他的金髮青年,確認那有點微弱但依舊一息尚存的鼻息。

人魚與人類總算在午夜前來到了陌生的沙灘。細柔的白沙沾附在金髮男子自袖口與褲管中露出的四肢上,也滲進了人魚少年魚尾上的鱗片之間。但是佐助沒有空檔去理會這點不適,一上岸之後他又連忙向鳴人吹氣加上掌摑,好不容易才讓對方吐出幾口海水。在人魚少年不屈不撓的努力之下,沒過多久金髮男子又再度吐出比較大口的海水,好不容易才睜開了眼睛。

「……這是哪?你是……」

「鳴人,你終於醒了。」

「『鳴人』……?那是我的名字?感覺好陌生的說。」

「你是鳴人沒錯。而我是佐助,如你所見是海洋族群『宇智波』的人魚。」

金髮青年似乎因為摔落海裡的重力加速度之故有點腦震盪,而出現了失憶症狀。人魚少年開始一遍遍不厭其煩的告訴對方生活起居上的小事,以及說的最多遍的還是他們倆的名字。

——我們從前就一直住在一起。

——你是鳴人,是人類的男性。

——我是佐助,是人魚的男性。

每次人魚少年這麼說時金髮青年就淡淡一笑,不去反駁。他記不得很多事,甚至在反應上顯得比較遲緩,可是內心還保持著往日的耐性與熱情。鳴人覺得佐助很可愛,總是一本正經的每天重覆這三件事,好像深怕自己會把他忘記似的。

不過作為一名已過而立之年的人類男性,鳴人也發現某些方面不太對勁。他約略有印象,自己原本不是住在這幢海邊小屋,而是在更加舒適寬敞的大宅裡。每次想到這兒他的眼前就會浮現某位人類女性的影子,以一些支離破碎的記憶片段。當金髮青年為此皺眉抱住腦袋時人魚少年便會上前吻住他,然後安靜的坐在他懷裡拾起某本對方看了一半的書,就這樣開始繼續往下讀。

他們的家裡什麼都缺,就是不缺書。雖然海邊並非保存書籍的好地方。鳴人注意到有些平裝書漸漸發霉了,而且佐助泡在海裡的時間也愈來愈長。於是他開始習慣帶著書本來到沙灘上閱讀,其實是在欣賞佐助曼妙的泳姿。看得愈久,他就愈覺得自己似乎曾經與這位人魚少年一起在大海中共泳。究竟是什麼時候的事?在海風中試圖繼續讀下一頁書的金髮青年卻沒有一絲頭緒。

這天,人類與人魚用過簡單的晚餐後又來到了海邊。鳴人的手指拂過書頁數次,卻再也讀不進一個字。終於他像是下定決心般放下書,褲管也不捲的走進海裡。佐助見狀很緊張的遊近岸邊,滿臉擔心的想推他上去,然而他只是笑笑的表示:「佐助,其實我會游泳的說。」

於是金髮青年稍微展現了一下他得意的泳技,讓人魚少年目瞪口呆。佐助回過神來時忍不住往對方身上潑了一掬海水,氣極敗壞的道:「這個騙子,明明會游泳還假裝溺水,甚至讓我去救你。連『雛田』也是被你騙的……」

純潔的人魚說到一半就咬住了下唇。漆黑的雙瞳裡映出了眼前正踩水而來的金髮青年,對方愈靠愈近時微翹的嘴角似乎帶著笑意。等鳴人的唇終於覆下來,佐助甚至不知如何回應。其實人魚少年早已趁同居人疏於防備時偷吻過他許多次,為何一直無法習慣?明明父親與兄長都教導過他熟能生巧的道理。

「別一臉我欺負你的模樣啊我說。人魚不是十六歲就成年了?而且……這應該就是你的願望吧,小佐助。」金髮青年頗有自覺的壞笑著,拿出那個早就因為浸過海水而開始腐爛剝落的多肉植物花環。

「鳴人……你知道……」人魚少年在看到那個花環時只覺得眼前發黑。在這些像海水流過指縫般逝去的日子裡,似乎有某個早晨自己去海中覓食,而在回屋時遍尋不著眼前的人。

「我知道你一直愛著我。然而,雛田她也來過。我一度想回到人類的社交圈裡,但是又想到你在我還沒完全恢復時寸步不離的照顧,所以我沒能跟她一起走。」金髮青年將手上早已黏膩不堪的花環給扔進了海裡,默默看著它下沈。他還有其他的話沒說出口。他知道眼前的人魚為了自己已經有多久沒有回到海中的居所。

語畢,金髮青年攫住了淚水自黑眸中直直落下的人魚,再次俯首吻了下去。濃密的親吻令承受的一方感到有些暈眩,人魚少年邊怯怯的邊伸出粉潤的舌尖回應,邊任由對方奪去了他的呼吸。

佐助只覺得鳴人湛藍的眼裡就存在著他一直嚮往的星辰大海。為了得到這片海,他情願不再保有純真。欺騙、隱瞞與顯露欲望,然後被眼前的戀人所渴望,讓他感到非常滿足。滿足到想要盡情哭泣。

「鳴人,對不起。」佐助心裡這麼想著,一口咬住戀人的嘴唇。在對方痛呼一聲時再次將自己的舌尖給擠了進去。他的手臂也像個人類一般一再的抬起,將吮吻著他的戀人愈抱愈緊。甚至陶醉的忘了該怎麼呼吸。


FIN

----------------------------------------------------------------------------------------------

後記:
本篇是參加佐盟「2016 宇智波佐助24小時耐久活動」的作品。
原來的題目是「星辰大海」,出題者的本意似乎是星海爭霸w

我看到原來的標題時腦裡浮現了經典老梗的人魚故事。
本來還想寫寫「巫婆大蛇丸」之類的設定,哈哈哈……
這樣結束也好。故事裡的人魚助是得到了他所渴望的真愛。
於是改了下標題。《You Are a Lover》這個標題感覺很美。
這首歌悲傷中不失浪漫,這種氣氛實在令人難以抵擋呢……

不過這個故事應該怎麼看都是HE吧 (笑)
總覺得會有人感到不滿,不滿鳴人沒能說清留下來的理由w
友人K看了這個故事後表示「鳴人超壞的!黑化!很萌(居然)」

(鳴人:我當然也是愛著佐助的啊我說囧)


以下艾特小夥伴:
@杂货抽屉 希望你會喜歡這篇架空的人魚故事^^
@limo 說好的人魚鳴佐,覺得還可以算甜文XDD…
@Vince 說好的人魚鳴佐,想走羅曼蒂克路線的說w
@响果 人魚助部分內心設定,靈感源自於你的記事。

謝謝所有看到這裡的同好們。
那麼,下次再見了。(雞血用了又會有吧2333)
老話一句「你的推薦、喜歡或留言對作者們而言是很大的動力☆」



P.S. 標題取自The Unbending Trees的「You Are a Lover」,
引用了幾句歌詞。  (youtube)  (網易雲)

评论(10)
热度(53)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