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寶石etc

{{ 國太民安.地久天長 ⬅️ }}
{{ 西皮潔癖.請勿KY ⬅️ }}

[文豪野犬][國太] 小週末的普通約會

※文豪學園梗+迷犬梗
※織田作第一人稱視角
※織田作大天使守護交往前的國太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小週末的普通約會

週三似乎被部分長輩稱為「小週末」。之所以會這麼想,是因為早上出門晨跑時遇見了隔壁的婆婆。這位婆婆總會叨唸著週三孫女只上半天課,在接孫女回家前要準備點心。想想自己在學生時代也經歷過這樣時光,期待著放學、動畫片以及家裡準備的點心。自從獨力工作之後我很少憶起往事,看來是時候打一通電話回老家了。

我整理完了學生們繳交的作文,準備起身沖杯咖啡。準備起身的同時卻看到自己慣用的紅色馬克杯就在桌上。我抬起頭來,便看到國木田那一絲不苟的身影近在咫尺。他的身影擋住了光線,卻依然看到有什麼在閃著微光。我眨了眨眼,向著閃光的方向伸出了手,不知不覺地竟然觸及他的髮鬢。這才發覺,原來閃著微光的是他的頭髮。我並未急忙把手縮回去,而是拿下了他頭上的蒲公英棉絮。

「我竟然沒注意到,謝了。」國木田的舉止還是如此嚴謹。他很自然地從我手上接過棉絮,似乎不覺得有任何尷尬之處。

「也謝謝你的咖啡,國木田老師。」我也自然地向他舉杯示意。彷彿我們是多年好友。我注意到他微笑了下,可是很快地又恢復平時不苟言笑的神情。

一時之間沒人再開口,只有咖啡的香氣與時間無聲地流過。今天很難得太宰沒有來導師辦公室。估計是與中島一起留在學生會了。即使他並不會認真處理學生會會長的工作,總還是有些簽名蓋章之類的事情必需要他經手的。我喝完了咖啡,翻了下桌曆,想著如果今晚也是獨自一人,那麼看看電視影集消磨時間也無妨。

「哪,織田,晚上有空麼?我拿到了咖哩屋的招待券,一看,竟然是今晚到期。你就帶著太宰,還有中島一起去吧。總共有四張券。」國木田將咖哩屋的招待券放在我的桌面上。我有點驚訝地看著他。在他眼裡莫非是把我當作跟太宰他們一樣的孩子?

「怎麼有點驚訝的表情?我覺得你帶他們去正合適。學生們都很親近你,中島也說過你總是很親切又有耐心地解釋問題。所以你是最適合的人選。」他又站在我身邊了。說話的口吻像是希望我這一刻就答應。

總的來說,校內的大多數人都認為國木田與太宰水火不容。像太宰這般聰明伶俐的學生,學校考試難不倒他。不過他卻總是故意遲倒、遲繳作業,在校內顯眼的地點自盡,引起國木田注意。甚至搜集了國木田的各種小弱點。例如錄下他改卷子時的碎碎念,以及把他灌醉,讓他在忘年會上因為酒醉,而自爆出已經十多年沒交過女友,甚至連女人的手都沒有牽過。

作為實習老師,同時作為太宰的友人,我一度勸告他不要與學校的老師過不去。當我這麼說時太宰的表情有點微妙。他微微牽動著嘴角,以有些感傷的聲調向我承認自己做得太過火。同時又露出小貓嘴的表情表示不做得明顯一些,很難引起國木田的注意。頓時我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畢竟沒人會想讓不感興趣的對象注意自己,太宰對國木田多少有點感興趣,即使是曖昧不明的感情。也罷。就讓我來順水推舟。兩人均是對彼此十分在意,卻也沒有私下相處的機會。我不會刻意干涉友人的感情發展,就是給他們把話說清楚的機會。這麼想著,我收下了國木田的招待券,告訴他我會在今晚用掉。不會讓招待券過期。不要擔心。

這麼回答之後,國木田看來有些不好意思。也許我說得太直接了。就像太宰經常說我不懂得吐槽,總是指出了令人有些尷尬的事實。不過,我不覺得有什麼特別尷尬的。在我離開前向國木田提出了小小的要求。希望他今晚能與我們一起到咖哩屋用餐。我看到他紅著臉蹙眉,卻無法拒絕我。最後還是答應了。


* * *

那間咖哩屋是連鎖店,在分店也能使用招待券。我把兩張招待券送給中島,他不敢置信地向我道謝。不一會兒,卻又若無其事地說外宿生其實經常煩惱晚餐要吃什麼,有了招待券真好。看到他自然地接受我的小禮物,我出聲提醒他招待券的期限就到今晚為止。他愣了一下,隨即又笑了起來,表示要約素來有「保健室的貴公子」之稱的芥川一起去吃咖哩。

我能料到他們會去車站附近的咖哩屋。因為那家店離芥川家比較近,同時也方便中島搭車回到住處。還剩下兩張招待券。我深呼吸了下夜晚公園裡的空氣,撥了太宰的手機號碼。我邀他到學校附近的咖哩屋,但是沒說出自己一定會到。果然太宰不疑有他,十分高興地答應了。還一邊糗我,說我是因為下班晚了而懶得自己做飯了,這樣子會愈變愈懶,很快就會像個懶洋洋的大叔。

太宰,原諒我。我不會在你面前變成大叔。我就是變成大叔嘛,也會是一個永遠喜歡咖哩的大叔就是了。我心裡想著自己該回家吃個簡單的自製三明治,看看之前想看完的幾本小說。不過又覺得有點放心不下。還是悄悄地折回學校附近的咖啡店,手捧一杯熱咖啡,再裝作漫不經心地拿出了望遠鏡觀察咖哩屋。

空腹喝咖啡可不是個好主意。再說這是今天的第二杯咖啡了。我聚精會神地盯著靠窗的座位,覺得自己簡直像個隨時準備狙擊目標的殺手。沒多久就看到國木田進了咖哩屋。他問過店員之後,魚貫地在靠窗的位子入座了。那是沙發座,其實足以讓五人入座。座位是以我的名字訂的,不至於讓他起疑。

過了五分鐘左右太宰進入室內了。他笑瞇瞇地問女侍要不要與他一起殉情。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嗯,國木田氣沖沖地從座位上起身,迅速來到太宰身邊,朝著他的腦袋上就是一拳。太宰抱著腦袋,淚眼汪汪地說了些什麼。看嘴型,應該是喊痛,加上埋怨對方很過分。總之他們倆能夠安全地入座就好。

太宰開始看菜單,似乎還在晃動著小腿。而被國木田斥責了幾句。遭到斥責後,太宰的嘴嘟了起來。他大概說了「怎麼只有我們?好像在約會喔。」從望遠鏡裡都能看到國木田臉紅。由此看來,我推測他對太宰特別照顧,總是會被對方的惡作劇引起注意,不僅止於擔心,應該也對太宰有好感。他的性格如此耿直,估計沒能發覺太宰的心思。接下來還是看看太宰怎麼利用這個機會。

雖然聽不清楚太宰說了什麼,但是注意到國木田的眼神變了。他雙眉緊蹙地搖了搖頭。太宰用餐巾紙捂著嘴起身,像是再也說不下去,轉身跑出了店外。不知道是什麼情況?我雖然有點擔心,卻不覺得自己該現在跑出去。還是先靜觀其變。國木田跑出店外之後當街大喊著太宰的名字,看起來就像電視劇的一幕。正想往對街跑去的太宰加快了逃跑的速度,來到了斑馬線上。

再遠一些的話,用望遠鏡也看不太清楚了。在我想著得追上他們時,國木田趕上了太宰,將他一把拉住,拉回了人行道上,再將他抱進了懷裡。用整條街上的路人幾乎都能聽到的聲音說:「你啊、明明知道我沒跟任何人牽過手,也沒有交往經驗。太宰,你別讓我太擔心了。除了擔心你,我哪來的時間約會?!」

通行的時間還有十秒左右,國木田也是對於太宰有點過於保護了。想想自己都有與太宰一起跑著過馬路的經驗。不過轉念一想,要是帶著戀人,男性一般不會想要跑著過馬路了。那麼,還是來看看太宰的情況。

平日總是能言善道,活潑淘氣的太宰好像沒什麼反應。不,是無法有往常那般捉弄人的反應。即使我看不清他臉上的神情,能聽到他細聲說了句:「這個擁抱,可以抵過十次約會喔。國木田老師。」

我放下了望遠鏡。總覺得再看下去是不對的。

這不是挺好的麼?即使他們的對話似乎有些對不上,但是已經不需要擔心了。

準備打道回府。估計會收到太宰傳來埋怨的簡訊。不過在這之前,國木田的簡訊就會先到的。所以得邊做三明治,邊想個不錯的理由。是了。

希望國木田老師能放鬆些,以平常心看待太宰。所以我先回家吃三明治了。

就這麼說吧。不知為何,總覺得明天能看到他臉紅的樣子。


FIN

---------------------------------------------------------------------------------------------------- 

(簡短的)後記:
這個短篇,感覺不怎麼有情緒起伏(笑)因為是織田作視角,所以會有他冷靜地看著一切進行的感覺。不XDD 冷靜地看著自己設定好的「約會」,由田田與宰宰去進行這樣2333 也就是說「織織大天使視角」吧。

所以按照織織的性格,我想他不會看到最後XDD 而是會想著接下來要怎麼解釋。偶爾這樣做結局也挺不錯的=w= 想像著田田老師一直把宰宰抱在懷裡。接下來的故事只有他們倆能看到,大家就聽到ED開始播了(Vocal:諏少)

織織:現在唱ED麼?我想先吃三明治。嗯,聽到了兩次簡訊的提示音。

田田的簡訊:織田,你今天沒吃到咖哩。下次我煮給你吃。

宰宰的簡訊:要給織田作吃的咖哩是最辣的>w< 可是國木田老師煮得太甜了。

最後,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謝謝所有認真看過我的文的同好們。有你們在真好 (◍′♡‵◍)
 ❤️❤️

评论(4)
热度(30)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