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寶石etc

{{ 國太民安.地久天長 ⬅️ }}
{{ 西皮潔癖.請勿KY ⬅️ }}

[文豪野犬][國太] 就這樣手牽手

※迷犬幼稚園paro
※國木田第一人稱視角
※感覺我家的田田是個老氣橫秋的小男孩w
※睡前摸魚的產物,意外地有迪士尼風格ww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就這樣手牽手

幼稚園來了一個新同學,名叫太宰治。是個黑髮棕眼的男孩。明明是男生,外表看上去比女生還可愛。他的右眼包著繃帶,不知是否受傷了?如果受傷了,應該先治好,再來上學。但是他看起來並沒有在忍痛的感覺,我便感覺比較放心了。

福澤老師讓我們畫出「你所看到的春天」。這個題目比較抽象,但是福澤老師說只要是與春天有關的事物即可。我用蠟筆畫了一隻紅色蝴蝶。那看上去有點糟,因為我向來不是很擅長憑空想像,而我已經有好些天沒看到蝴蝶了。也許在這個春天裡蝴蝶都飛到更需要牠的地方去了,可能是有大片花圃的地方。總之不是我的身邊。我一面想,一面繼續給紅色蝴蝶畫上金黃的觸鬚。

「哇,紅色蝴蝶。還有金黃的觸鬚呢。」新同學湊近了我。

「是我想像中的春天。總之也沒規定不能畫蝴蝶。」我望著他的棕眼。

「不是啦,我想不出要畫什麼。這樣的話,我就畫黑色蝴蝶好了。」他的話氣聽起來挺開心的。雖然我不明白他在開心什麼。

「阿治,你別學我。」我清了清嗓子。我在想叫他太宰君,好像太生疏了。除了女生,我對班上的男同學都是直呼名字。

「唔、又不是只有你一個人能畫蝴蝶。」他的嘴巴是不是變成像貓嘴的弧度了?這讓我想到還可以畫春天的貓咪。我繼續畫畫,沒有答腔。阿治則是扁了扁嘴,不一會兒竟然又開口:「好過分喔。欸欸欸、告訴我你的名字吧。」

我正在畫貓咪嘴巴的手抖了下,畫成了歪歪扭扭的曲線。是誰過分了?我明明什麼也沒做啊。但是我想還是該告訴他我的名字。於是我扳著臉補救貓咪的嘴巴,邊畫邊對他說:「我的名字是國木田獨步,今後也請多指教。」

「獨步君。」他呼喚我的聲音好像在唱歌。我不由地停下畫畫的動作,轉向他。他笑起來的樣子就像進口賀卡上的小天使。他留意到我驚訝的目光,嘟著嘴問:「我可以畫黑色蝴蝶吧?不是故意學你……只是也想畫蝴蝶。」

後面那句阿治說得很小聲。我突然覺得他還挺可愛的,就對他點了點頭。不點頭還好,一點頭他又對我露出小天使般的笑容。我感覺有點不好意思,於是就不再看他了。我心裡明白會不好意思的原因,一定是因為他太可愛了。


* * *

午休之前我聽到福澤老師與森老師在討論大家的畫作。說全班只有我們兩人畫了蝴蝶。我想到阿治畫的那隻黑色蝴蝶,看起來與他的笑容不太搭,感覺是一隻沒精神的蝴蝶,好像不怎麼想飛。說不定他右眼還是有點不舒服?

話說今天的點心是巧克力布丁。女生們都很喜歡吧。我個人比較喜歡日式甜點,但是就是我這個年紀的孩子也曉得日式甜點比較高價。我拿了兩份巧克力布丁,把自己那份也一起遞給阿治。他有點不太明白似地望著我,我開口解釋:「現在是點心時間。你看起來跟你畫的黑色蝴蝶一樣沒精神,多吃點。」

不知為何,阿治的臉紅了起來。總之,他沒有拒絕我遞給他的兩份巧克力布丁。他吃得好慢,很秀氣的吃相。感覺不像我看慣的男同學們。我藉著這個機會向他問話:「你的右眼是怎麼了?還會痛麼?」

「不會喔。」阿治放下了小湯匙,定定地望著我。好像在猶豫什麼,也像在觀察我的反應。他停頓了一會兒,才小聲地答道:「獨步君想看的話,我可以把繃帶拆下來的。」

雖然不曉得他的右眼怎麼了,總覺得不能讓他這麼做。他剛才猶豫的片刻是為了什麼?果然有些勉強吧。我握住他的手,看著他的臉說:「不必拿下繃帶。就照你習慣的方式來做。但是視力檢查的時候就得拿下來。」

阿治似乎愣了一下。沒多久又像沒事的人一樣,讓我握著他的手,繼續吃起了巧克力布丁。我看著他白皙的側臉,想起了曾在電視節目裡聽到的歌曲。歌詞裡面有一句:「就這樣手牽手一起進入夢鄉,我發現你的側臉是如此美麗。」

此刻的我好像能明白這句歌詞的意思。但是自己的心情如果也像歌詞般容易理解就好了。交還空盤子時我仍然牽著阿治的手,廣津老師笑說:「你們感情不錯,以前就認識吧?」

「不是。」阿治很快地否定了。然後把臉藏在我身後小聲解釋:「今天才認識。但是我們感情很好喔。像這樣牽手,還是第一次。」

聽他這麼說,我感覺既害羞又開心。忍不住附和:「沒錯。我們感情很好。我也是第一次牽手。」

廣津老師點了點頭,叫我帶阿治去午睡。我答應了一聲,隨即帶著他來到放被子的櫃子前。我用了點力才順利地打開櫃門,墊著腳拿出自己的抹茶色薄被子與大枕頭。再帶著他來到午睡的塌塌米上。聽說一般的幼稚園很少有塌塌米,這裡會有塌塌米是福澤老師的主意。

我讓阿治睡在大枕頭上,他睜大眼問我:「獨步君要睡哪兒?」

我微笑了下,答道:「在阿治的身邊。」

聽了這句話,他變得安靜下來。配合著我的動作,我們握著手一起躺下來。就這樣我們睡在同一個枕頭上,蓋著同一條被子。一切彷彿是多年的習慣那般自然。我悄悄地睜開眼睛,看了眼阿治沈靜的睡臉。果然是像個小天使一樣。


「獨步君,晚餐吃用蟹肉罐頭煮的雜燴粥好嗎?」阿治將我由夢中喚醒。

「好啊。只要是你煮的,我都會吃完。」我從沙發上坐起,開始脫去西服外套。

「你看起來很累了,我就讓你睡了一會兒。今天工作也很忙吧?」阿治魚貫地收拾著我的西服,我則走到他身後,從後方環住他的纖腰。

「阿治……你知道麼,我又夢見我們幼稚園時初次見面的情景了。」我低聲說著,把腦袋擱在他的肩上。

他咯咯笑著,以輕快的語氣答道:「唉呀,獨步君看起來明明很老實,卻馬上握住了我的手,還跟我一起睡了。所以,即使幼稚園畢業後搬了家,直到升上高中為止才再次見面,我都無法忘記這麼過分的男人。」

「是啊,我就是這麼過分。」我揉弄著他鬆軟的黑髮,以平時的語氣道:「還是我來煮雜燴粥好了。這樣廚房百分之百會比較好收拾,親愛的阿治。」

我抱緊了他。親吻著他柔軟馥郁的後頸與耳垂。直到他放下西服,轉過身來軟軟地依偎在我懷裡。我望進他明亮的雙眼裡,從裡面看到了自己的天命。能夠與像阿治這樣的天使共渡人生,就是今生今世都被他認定是過分的男人也無妨。


FIN

---------------------------------------------------------------------------------------------------- 

(簡短的)後記:
說有迪士尼風格,是因為國太倆手牽手睡一覺就長大了XDD…按照迪士尼老作品的料性,其實這一幕就是表示很多天都是這樣過的喔(捂臉)每天都睡在一起,直到幼稚園畢業。中間宰宰家裡搬了家,所以就跟田田道別了。直到升上高中,兩人才再次見面(超經典老梗設定!)

教練!!我想寫續篇!!我好想……寫續篇qwq 可是我已經沒什麼支持度了,還是隱退比較好?教練啊……深夜更文什麼的,以後不能這樣。畢竟不是十幾歲。其實在等人+刷《MEGALO BOX》。於等待時間裡寫了這個短篇。治癒一下ww

P.S. 標題取自日語歌曲「このまま手をつないで」,引用了一部分歌詞。
   網易雲  youtube

最後,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謝謝所有認真看過我的文的同好們。有你們在真好 (◍′♡‵◍)
 ❤️❤️

评论(4)
热度(39)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