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寶石etc

{{ 國太民安.地久天長 ⬅️ }}
{{ 西皮潔癖.請勿KY ⬅️ }}

[黃金神威][谷尾] 山貓對月嗤笑之夜

※現代paro
※谷垣第一人稱視角
※猶豫了兩天,終於還是閉著眼跳谷尾坑
※想描寫谷垣拿尾形大貓毫無辦法的樣子w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山貓對月嗤笑之夜

四月的天氣就像女人心一般陰晴不定。我在這個忽冷忽熱的日子裡打包好行李,搭上火車來到調職的地點。調職的原因很常見,因為總公司人事編制改變,我被調派到分公司工作。若是不同意,不排除強迫性離職。目前仍需繳房貸的我經過考慮,還是選擇留下來。畢竟只是短期調職的話,還能夠接受。

抵達初來乍到的城市。下了火車,我在晚風中打了個呵欠。還是趕緊去員工宿舍報到的好。估計今天只能把行李先堆在房裡,拿出一套上班穿的西服,其他的只能等週末再整理。不曉得員工宿舍能不能開伙,總之今晚是來不及煮食了。我拖著行李到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了兩個照燒雞腿飯盒,繼續前往員工宿舍。

此時的我還不知道自己將會遇上人生中的大貓。並且與他攜手共度今後的人生。如果我說出最初相遇的日子裡他就像隻恍神的大貓,想必尾形前輩會生氣。


* * *

到了員工宿社門口,要提著行李上樓梯。這對我來說並非難事。我一面想著等會還是先吃飯盒,吃完了再把西服準備好。不料上了幾階樓梯,有一個飯盒從塑膠袋裡滑了出來。我連忙轉身想去搶救,但是為時已晚。就在我想著得先停下來,清理一下樓梯時,突然聽到一把帶著夜晚涼意的聲音道:「真是個粗心的熊男。你會來金神貿易股份有限公司的宿舍,表示你也是這裡的員工吧。」

我回過頭去,背後站著一名與我年齡相彷的瘦長男子,他接住了我掉落的飯盒。他梳著油頭,額前刻意留了撮黑髮,耳朵上方與腦袋後方的頭髮都打薄了。臉頰的兩側有著縫合的痕跡,但這並不會讓人感覺破相了。反而像是貓鬚一般地俏皮可愛。他那如同新月般的雙眼一眨不眨地打量著我。事實上他的下頷還留著精心修飾的鬍子,會覺得他可愛,也許是因為他那由下往上看我的視線,似乎在向我要求些什麼。

「答話啊,你難道是啞巴?」看來他沒什麼耐性。真的活像一隻大貓。

「晚上好。我是明天開始調到金神分公司的職員谷垣源次郎。請問您是員工宿舍的管理員麼?有勞您等到這麼晚。」我儘量維持禮貌的語氣。

「喂喂、你傻啦?這裡又不是高中宿舍,管理員早就下班了。」他大笑起來,笑到四肢骨架像要散了一樣。我都有點擔心地想扶住那瘦長的身子。他隨手抹去眼角笑出的淚水,又道:「谷垣小朋友,我尾形百之助算是你的前輩。對於調職到分公司有什麼疑問,可以問我。唔、好冷。快點開門進宿舍。」

我有點狐疑地望著他,如果他也住這間員工宿社,為何需要我開門?他自己也應該有鑰匙。我儘可能嚴肅地看著他,不發一語。沒多久他就嘆了口氣,低聲道:「疑心病真重啊。明明外表那麼忠厚老實。我把鑰匙忘在房裡了,你就讓我住一晚吧。招待我吃一頓,你都買了兩個飯盒。我還挺喜歡照燒腿的。」

他說到這個地步了,我實在想不出要怎麼拒絕。畢竟如果他不是神金公司的人,明早這個謊言就會不攻自破。於是我點了頭。在開門的同時對他說:「進來吧。然後先吃飯。吃飽之後要整理一下環境。不然我也不好意思讓你留宿。」

啊,他又用那種大貓般的神情打量我了。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但是能感覺到他對我有所要求。我進入室內之後開了燈,對隨著我一塊兒進來的尾形道:「至少要做最基本的打掃,掃地、拖地與擦桌子。然後再來舖被褥。如果你不想打掃,就乖乖地坐在一邊看吧,尾形前輩。」

他的眼神在瞬間有了細微的變化,像是驚訝我說話如此直白,微慍之中又混雜著某種期待。我想,他的女友一定會很喜歡他的雙眼。因為它們是那麼好看。我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才無法拒絕他。不過我沒什麼邪念,我不會把尾形前輩視為戀愛的對象。在這一刻我就下決定了。我沒辦法與太複雜的人交往。

於是我們開著窗子,為了驅散霉味而讓晚風流入室內。尾形前輩低聲抱怨著冷,可是聲調聽來是愉快的。我向他道了歉。即使我不覺得自己有做錯什麼,我可不希望是自己讓他待在窗邊吹冷風。於是我坐在他身前,儘量為他擋風。

尾形前輩僅是以那雙貓眼瞥了我一眼,也沒道謝,也沒表示什麼。就逕自打開了其中一個飯盒吃將起來。我也跟著打開了自己的飯盒。其實吃一個也好。會買兩個飯盒也許是冥冥之中有什麼左右了我的思緒。我吃著已經有點冷掉的炸茄子,看著眼前的男人微微鼓起的雙頰,不禁露出了微笑。他果然第一口就吃肉,好像擺久了,肉會跑掉似的。很快地他就發現我在看他,而停下了筷子。

我有點尷尬地撓了撓腦袋,試圖找點話題。於是我問他,明天是不是讓我共同參與土方先生的案子。尾形前輩啃著雞腿骨,嚥下了嘴裡的肉,然後在我面前稍微舔了一下沾著油脂的嘴角。這是一個挺普通的小動作,就是我也一樣會舔嘴角。不過他來做的話,感覺完全不同。不知為何我感到心跳漏了一拍,因為他的視線好似參透了我的心動。他得意洋洋地瞇起眼睛,看來完全像隻滿足的大貓。

月光透進室內的當兒,我不由自主地伸手碰觸他的面頰。觸感比想像中還柔軟。我碰著他的時候就開始後悔了。心裡想著不會將他當作戀愛對象,我的手又在幹什麼?我們見面才不到兩個小時,除了對方的名字以外什麼都不清楚。

「我說谷垣,你難道不想更加了解我?」這個好看的男人雖然勾起了嘴角,可那雙黑眼裡面的小情緒在瞬間都消去了。彷彿沒有星子的夜晚般。

突然之間我感到有些胸悶。我知道自己正被條件不錯的同性誘惑,但是我不想這麼輕易毀掉才建立起來的關係。這麼想的當兒,我瞪大了雙眼。我想與尾形前輩建立怎樣的關係?除了工作上的前輩之外不會有別的。不會有別的才對。

這股胸悶的感覺前所未有。就是與女性分手時也未曾有過。我希望尾形前輩能再用抱著某種要求的俏皮眼神注視我,而不是像這樣不抱任何情緒的誘惑。我撫摸了他的臉龐,指腹延著那條看上去像貓鬚的縫線磨蹭了下。我能感受到他細微的呼吸聲,刻意在我面前曝露出弱點的餘裕。他是否曾經這麼誘惑其他的男性?

過了兩秒,我捧住了他的雙頰道:「好好吃飯。你的臉頰有點冷。」

糟糕。我一下子忘了使用敬語。

不由地就對像一隻大貓一樣的他直接開口。不過,尾形前輩似乎沒有生氣。他眼裡的小情緒又回來了。不過,這次不滿的成分變多了。其實我也有點心理準備。我並不想讓他難堪,但是我必需拒絕他。應該沒有傷到他才是。雖然希望做得更好些,即使不是初次被男性主動追求,拒絕人對我而言還是有相當的難度。

尾形前輩不動聲色地又吃起了飯盒。我自然也依樣畫葫蘆。兩個大男人靜靜地吃著飯,就這麼解決了晚餐。我準備起身去把垃圾裝袋,然後開始打掃室內。就在我向著他伸出手,想叫他把吃空的餐盒拿過來時,他飛快地靠近過來,單手扣住了我的下巴與脖子,迫始我的腦袋向後仰。

「你這個欲擒故縱的熊男。別讓前輩掛不住面子。」他有些忿忿地說著,毫無預警地就這麼朝著我的下巴狠咬一口!!

我的天。我搭火車來的,在火車站走得一身汗,雖然汗已經乾了。畢竟我是準備打掃完之後才洗澡的。

震驚無比的我捂著能摸到齒痕的下巴,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尾形前輩則揚眉露出了得意的嗤笑,新月般的黑眼微微閃爍。衝著我說了句:「谷垣,你快點開始打掃吧。我在看著。還有,你明天最好別給我遲到。」

持續震驚。我小心翼翼地走過他身邊,去拿掃除用具。想必是我緊張的模樣惹得他又大笑起來。唉呀,他可真像隻心滿意足的大貓。我有點頭疼地開始把兩個空空的餐盒放進垃圾袋,然後拿著掃帚在室內,開始忙碌起來。


(TBC?)

---------------------------------------------------------------------------------------------------- 

(簡短的)後記:
聽著八零年代的J-POP,摸呀摸地摸出了一小條谷尾魚。其實應該給其他的文坑撒土。可是萌了不寫,多難受啊(掩面)…總之,能萌就萌,能寫就寫,也是屬於文手的小確幸呢=w=

摸完小條的谷尾魚之後,有點後悔用這麼適合寫原作向的標題來寫現代paro了。不過總覺得,如果要寫原作向還得多加醞釀。總之目前沒腦洞出適合的原作向來(再次掩面)…雖然原作向遇難題材也不錯,總之先寫現代paro發散一下萌力。感覺有點小小的滿足感。

每次愛上冷西皮就是苦難的開端(茶)
但是萌了就是萌了,叫我如何不愛(遠目)

[日常] 認真地圖解xx「萌冷西皮是什麼感覺」ww
(↑ 乃們好奇的話,可以點擊查看)

最後,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謝謝所有認真看過我的文的同好們。有你們在真好 (◍′♡‵◍)
 ❤️❤️

评论
热度(12)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