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寶石etc

{{ 國太民安.地久天長 ⬅️ }}
{{ 西皮潔癖.請勿KY ⬅️ }}

[文豪野犬][國太] Eternal Flame

※原作向
※太宰第一人稱視角
※話說這是一篇在身體不適時強行寫的作品
※只是想給國太發一點糖,他們這麼好…> <…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Eternal Flame

當你沈睡著,我看著你
你屬於我
你也感受到了嗎?
是否我只是在作夢?
現在燃燒的可是永恆的火焰?


* * *

哪,你接近過火焰嗎?

明知會被灼傷,依舊提出如此愚問。因為無論合適與否,人們本能地會憧憬光明的事物。小至一盞忽明忽滅的燈火,大至每日在窗前升起的太陽。在冰冷寂寥的人生中能帶來些許溫度的事物多麼令人難以忘懷。

曾經我也擁有美好時光,但是因為我的雙手雙肩無法只為守護他們而存在,所以我失去了再也無法挽回的友人。我努力地想為自己的人生留下一些能感受到溫度的人事物。若是我離開世後有人懷念我在世的日子,總算沒有白活這一場。

站在頂樓望向車水馬龍的大街,這樣的日子如此稀鬆平常。能付出也能擁有,朝向明天而去,似乎是很積極的活著。但是對我來說,自己的性命就是此刻投進這泛起一層暈光的車流裡也無妨。可是我也有還想再看看這世界的理由。如果擁有更多的餘裕,是不是注視這世界時就能像心裡有火焰那般溫暖。

「太宰,你在這裡幹什麼?我找你找了好久。」果然還是被他找到了。

國木田獨步的神情有些不安。或許因為這裡是二十層樓高的樓頂?我將雙手背在身後轉向他,在那雙火光始終未曾熄滅的金棕色眼眸裡瞧見了自己的身影。是否無論天涯海角他都會追來?許多時刻我並非想測試他的耐性。就算曉得不可能,只是想看到這不滅的火光無論何時都為我閃爍著。

「國木田君,我在想你總有一天會厭倦我們的關係。我既非女子,也無法與你組成理想的家庭。甚至達不到你的每一項要求。是否要親口說出來,你才明白?」我面向著那對在黑夜裡也無比清晰的雙眸,坐到了高樓的邊緣。

活到二十二歲,對老實木訥的戀人吐露真切的心聲。然而,聽來只像是幾句任性的話。其實我想說的有兩個字。那就是「愛你」。愛你,國木田君。我繼續向他露出甜蜜的微笑,讓自己的身子往樓下翻了出去。直直地朝下墜落——即使依舊說不出口,但願我落下時,能落在你的心上。

「太宰!!混帳……你真以為自己是不死之身?!」他依舊喊著我的名字。

我沒料到的是下一秒國木田君跟著翻了出來,在半空中抱住了我的身子。我的目光對上那寫滿了怒意擔憂的雙眸,感到十分後悔。他的預定裡面肯定沒有與終日胡鬧,且身為男性的戀人太宰治一起殉情這一項。不用翻開他的手帳確認,也很清楚。他在為我翻出大樓樓頂的一瞬間,手帳也從口袋裡滑了出來。

然而,他強而有力的雙臂緊緊的攬著我,一點也沒有分神去管比他的性命還要緊的理想。他的眼鏡也跟著不知落向了何方。我想我從來沒見過他這麼生氣、不,是這麼痛心疾首的表情。在那緊蹙的雙眉之下金棕色的眼眸彷彿在燃燒著永恆的火焰——是我把他逼到了這種地步?我一時之間無法言語,只有用力地環抱著他的雙肩,低聲啜泣。這一刻我意識到了自己並不希望國木田君與我一起殉情。

「別哭了。我絕不會讓你死。」在我們墜落的瞬間,他語氣堅定的說道。

最後,我們落在了樓下住戶的塑膠遮雨棚上。塑膠棚子自然承受不了兩個大男人的體重,而發出了刺耳的迸裂聲。要從棚子穿出來撞到地面前,他緊抱著我跳到了一旁。我來不及回答國木田君的話。我流淚不是因為害怕死亡,而是因為我一步都不想再離開他。四周慢慢的聚集了一些問東問西的好事者,國木田君想將我帶開時卻有點力不從心,我才發現他的右腳似乎扭傷了。

我當機立斷地拉過戀人的臂膀,攙扶著他,讓他行走時的負擔減輕一些。不管有任何人開口搭話,我都沒有出聲回答。直到我們喚來了計程車,讓國木田君坐進車裡,我才輕聲向他道歉。他很訝異地回視我,跟著在我腦袋上輕敲了下。他似乎還想說點什麼。一定是責備的話吧。那些我以後會聽的。

我真的會聽。
但是現在姑且就讓我好好地確認他的存在。

我吻住了他溫暖的雙唇。彷彿不曾愛過那般,一再以雙唇確認著戀人的存在。


FIN

---------------------------------------------------------------------------------------------------- 

(冗長的)後記:
基本上沒有劇透,但是看過61.5話的人大概都感受到我想描寫的眼神吧。是的,這是很令人難受的一話。我看的生肉,看完了不太好。想著一定要寫篇比連載更虐的,這樣就能感覺好過一些,以毒攻毒療法_(:3」∠)_

不過寫到一半竟然頭暈反胃起來,不得不躺下來休息。然後就這麼睡著了。

睡了一會兒,竟然熱醒了。於是上來PO文。還是有點不舒服,可是比原來的情況好多了。真的太難受了(接下來劇透,還沒看過61.5話的小夥伴請撤離> <)……看到田田手帳被敵人的異能力劃成兩半,就有不好的預感。

應該還能想出別的辦法。可是在那個節骨眼上要保護大家,又應該怎麼做。以生命為燃料,不墜的理想我凝視著田田無法被折服的倨傲眼神……心想著他果然無法被任何人所擁有。我真希望自己的結論不是這樣的。但是我想讓宰宰抱緊他。所以就有了這個短篇。

如果發生……的事情,那我就準備洗手出坑了(茶)但是我想不會發生的。不過,朝霧老師真狠心啊,這種情況下要吐便當,也是重度灼傷吧……老師,田田已經被您虐炸了。省著點虐吧,真是的從魔人篇(一個小夥伴這麼稱呼XDD 事實上我覺得單單寫「魔人篇」會讓我想到《龍珠》)開始田田有好受過麼?又想起那個仰天長嘯的黑色剪影……好吧,這麼虐一個「配角」(配角可不是我說的,是朝霧老師說的),是有什麼目的呢XDD…且看接下來的故事發展吧。

以及果然我虐不動了Orz 所以就來發點糖吧。雖然甜,但不是一味地死甜到底。自己也寫過虐到底的東西,想想還是不想看到原作發生這樣的情況呢。下午已經跟兩位小夥伴碎念過了。感謝他們。那麼,上來PO了文,感覺自己終於又能躺平休息啦。跟半夜看文的同好道一下晚安。

P.S. 標題取自英文歌曲「Eternal Flame」,引用了一部分歌詞。
   網易雲  B站 (MV)

最後,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謝謝所有認真看過我的文的同好們。有你們在真好 (◍′♡‵◍)
 ❤️❤️

评论(10)
热度(34)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