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刀亂etc

{{ 國太民安.地久天長 ⬅️ }}
{{ 西皮潔癖.請勿KY ⬅️ }}

[文豪野犬][理想組] 愚人節的禮物

※原作向+迷犬梗改編w
※國木田第一人稱視角

※在愚人節初次使用「理想組」tag(笑)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愚人節的禮物

憶起織田的支字片語,就會覺得他依然沒有離開。
他還活在這個學校裡,總覺得還能與他擦肩而過。


* * *

我收拾著他留下的每週教學進度報告,一張張地仔細檢視撫平。注意著不讓A4紙的邊角捲起,不讓紙上有一點折痕。再把所有的報告小心翼翼地整理好,放進一個防水公文袋,擺進了抽屜的角落。

再也用不到的報告,不會有人去檢視。只有我一人會記得他的字跡。這麼想著,竟然又忍不住地打開抽屜,把防水公文袋給拿出來,抽出最後一張報告。上面標示著三個月前的日期,也就是他來到這個學園的第一天。

「織田……」我無法自制地把那張A4紙緊緊地捏在手中,直到整張紙幾乎皺到無法辨認字跡,都停不下來。唯一可以辨認的日期也模糊掉了。

我已經無法抑制淚水。微妙的是我未曾想過自己會為他哭泣。因為直到那一夜為止他都是那麼健康。醒目的紅髮,看上去什麼也沒考慮的藍眼,一旦認真時迫力驚人。總是司空見慣的白襯衫、卡其色長褲打扮加上實習老師的吊牌。他說話的時候不疾不徐,做事的時候有條有理。喜歡的食物是混合口味的咖哩,就連我也曾經與他到學校附近新開的咖哩屋共進晚餐。

他教授的科目是國語,我教授的科目是數學。校方高層何以指派我擔任他的指導教官,我壓根兒一點也不明白。只知道自從他來了以後,太宰還真老實了不少。任何人都能看得出太宰與他相當親近,據說他們以前好像是鄰居。織田經常把做多了的咖哩分給太宰。所以在織田實習的這段期間,太宰的出席率簡直是跌破了我的眼鏡。順帶一提,雖然他與太宰很熟絡,卻不是個刁鑽淘氣之人。

回憶到此,我把已經皺到不能看的教學進度報告撫平。夾進了一本厚厚的原文參考書裡,再次放進自己的抽屜。三個月前的今天我也是被太宰打亂了計劃,一面在學校裡追著嘻皮笑臉的他破口大罵,一面試圖分配時間加班處理累積的工作。就在我加班到昏天暗地的時刻,突然看到桌上出現了一杯熱咖啡,加上一個咖哩麵包。抬頭一看,織田站在我面前。還是那對看不出在想什麼的藍眼。

當時他說:「你一定沒吃午餐。我就給你帶了些。」

我謝了他。只覺得上天派來了這麼好的天使來校內實習。於是連我也被照顧了。下一秒,太宰出現了。在導師辦公室裡製造了不小的騷動。因為他白皙的頸子上掛著繩圈,上面還有觸目驚心的深紅色勒痕。他笑著,喚著織田。說著他自盡又失敗了。所以想吃咖哩安慰一下。我直接把咖哩麵包塞進了太宰的嘴裡。讓他不要再次打擾我的工作。哪知他竟然咬著麵包,一面扭動一面說我好過分?!

我注意到織田露出了微笑。想來他是曉得會有這個局面。不過我想他很享受這個時刻。加上他也不是故意的。於是我頭疼地跟著笑了起來。或許我真是個過分的男人,畢竟我未曾想過像織田這麼硬朗的男人會如此輕易離開世間。我沒有更加珍惜能與他交談的時刻,也沒有仔細地聽他的每一句話。我只是習於在辦公室裡看到他,在校內看到他,在我工作的時段讓他走過我的身邊。

那一夜我在家開著電視,將衣服扔進洗衣機裡,在瓦斯爐上熱著自製的綠咖哩,鍋內也有煮好的白飯。我在盛飯的時候聽到電視內傳出了織田的名字。咬字略顯做作的女主播說著有位紅髮藍眼的高大男子,為了救過馬路的小女孩而被計程車撞到。我手中的碗掉在地上,摔成了碎片。這個碗是在織田工作滿一個月,與他去吃咖哩那天買的。是一個有著紅色花紋的瓷碗。我們吃飽之後去了超市,買了些日用品。正好看到這個碗。我滿喜歡的,卻也覺得買了有點多餘。

當時他說:「就買下來吧。用喜歡的碗吃飯,心情也會跟著不同。」

他自然而然地對我說出這些話。就像我是他的友人,而非指導教官的身分。我記不得自己後來是怎麼把一切收拾好,只記得接到了太宰的電話。抵達醫院的時候我看到太宰蒼白的面容,驚惶無助的棕眼,就像一隻失去目標的小鹿。我振作了精神,試圖安撫他。卻發現自己的心跳加快,導致說話的聲調也顫抖著。

手術室門上的燈熄滅了。主治醫生走出來對我們致歉,說著很遺憾。太宰靜靜地沒說一句話,撇下了我,逕自一人走進了手術室裡。而主治醫生也沒有攔阻他。我頹然地跪倒在地,說不出一句話。

那一夜之後我依舊來到崗位上工作。但是太宰不再來學校了。我打過幾次電話,他只接過一通。輕輕說了句:「國木田老師真過分。」就切斷了通話。之後我就找不到他了。他似乎與死去的織田一起消失在地球上了。我雖然擔心,不知為何卻也能想像出太宰活得好好的模樣。織田可不會希望太宰這麼快去找他。

我再次把織田留下的所有報告整理了一遍。低聲自言自語:「織田,那個紅色花紋的碗已經碎了。我究竟失去了何物?我想不止是平靜的日常。」

無論我們失去了多麼重要的人,太陽依舊會在窗邊升起。世界也依舊繼續運作。時光不為任何人停留。但是我憶起織田的支字片語,就會覺得他依然沒有離開。他還活在這個學校裡,總覺得還能與他擦肩而過。若是能再給我一次機會,這次我會叫住他,告訴他要好好愛惜自己。人要先自我拯救,才能救助他人。

「嗡……」我的手機震動起來。是誰在上班時間打來?

我以手帕胡亂抹了下雙眼,接起了電話。我聽見太宰的聲音,他讓我閉上雙眼。我反射性地斥責他,已經三個月沒來上課,也沒出席學生會的活動。但是他依舊以優美而堅決地聲調讓我閉上雙眼。我放棄掙扎了。就算他人不在這裡,都能打亂我的計畫。真是連織田過世了,太宰也不會停止打亂我的計畫。

似乎有人進了導師辦公室,不是太宰。這個腳步聲很沈穩,一聽就是個正經人。我能感到他站在我桌邊,有某種熟悉的氣息與呼吸。我靜了一會兒,終於忍不住開口道:「織田,無論你是鬼魂或者僵屍,拜託你行行好,對我說話。」

我感到手邊一暖,摸起來像是表面炸過的咖哩麵包。表示他的手伸過來了。我一點不敢放鬆地伸手一握,把他的手給牢牢地握在掌中。

——上帝啊,織田作之助的手還是溫熱的。

我猛然睜開雙眼,看到了紅髮藍眼的實習老師在我面前。他還是像往常的打扮,同時露出了有點困惑的神情,低聲道:「國木田老師,莫非你以為我死了?」

我用兩手握緊了他的手,是溫熱的。是溫熱的啊。

忍耐著想大吼他的名字的衝動,我任由淚水奪眶而出,沒有放開他的手。只是咬牙切齒地道:「我要宰了太宰治,這個玩笑真的開大了。」

織田眨了眨眼,以平時的語氣道:「你要是這麼做,他會很開心。」

聽了這句話我又好氣又好笑地放開織田的手,抓起了眼前的咖哩麵包,狠狠地咬了一口。混合咖哩的味道還不錯。我這麼想著,又咬了一口。

織田那雙看不出情緒的藍眼逐漸變得有了溫度。他似乎在忖度,在尋找著適合的詞句。最後他望進了我的眼底,低聲道:「愚人節快樂,國木田老師。」


FIN

---------------------------------------------------------------------------------------------------- 

(略長的)後記:
本來想睡覺的我沖了一杯咖啡,加上週六午睡太久XDD 然後不小心瞄到官推上的學園設定,唉呀,田田是織織的指導教官,看到這個設定的瞬間亢奮了XDD 一下腦內了很多劇情,於是放棄睡眠,開始寫文。

讓田田在文裡直呼織織為「織田」,是因為他是站在指導者的立場。不過不怎麼有描寫到指導的橋段,倒是織織的話讓田田從而思考了許多事(笑)

寫出了這樣的作品來(捂臉)好在有「理想組」tag可以用(再次捂臉)其實這能當作無西皮的文來看待。但是仔細一點的讀者,也許能夠在文中發現各種箭頭w 那麼,愚人節快樂。故事裡的織田作的手還是溫熱的,真是太好了呢。

好吧,我猜有人想問為何標題是「愚人節的禮物」。因為「愚人節的玩笑」這種標題太沒氣氛了=3=…帶著咖哩麵包的織織,是一份好禮(笑)田田收下了吧,有點頭疼地笑著收下了吧XDD…(被宰拍飛)

最後,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謝謝所有認真看過我的文的同好們。有你們在真好 (◍′♡‵◍) 
❤️❤️

评论(4)
热度(22)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