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刀亂etc

{{ 國太民安.地久天長 ⬅️ }}
{{ 西皮潔癖.請勿KY ⬅️ }}

[文豪野犬][國太] 禁區

※原作向+迷犬梗改編w
※學生宰第一人稱視角
※本篇的宰沒有留級,是真正的高中生XDD…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禁區

晚間八點,逗留在校內的我在導師辦公室的門上輕扣三聲。敲門聲像暗號一般,是通知對方我已經到了。沒過多久,眼前的門就打開了。從門裡探出頭的是我最想看到,卻也不想再看到的人——數學老師國木田獨步。

國木田老師在看到我的瞬間臉色就暗了下去,眉間的皺褶也更深了。等他變成老爺爺的時候那個蹙眉的痕跡肯定消不掉。這麼一來,到他進棺材的那一天我就去摸摸他眉間的皺折,然後告訴那些又驚又怒的外人:「這幾道皺折是屬於我的。在學校裡我可沒少讓國木田老師生氣。他生我的氣時眼裡只有我。」

當妄想勃發到極致的片刻,跟在國木田老師身後的我露出淺笑。可是仔細一想,如果要達成這完美的一幕,便不能比他早闔上雙眼。也罷,我差不多把《完全自殺手冊》裡面列出最靠前最受人推薦的幾種方式都試過了。然而幾乎沒有效果。我會說在櫻花樹下將腦袋伸進繩圈裡,準備一腳踢掉矮凳時才發現凳腳居然被黏住了。害我在踢空的瞬間整個人趴下了。連身子都給埋進濕潤粉嫩的落英裡面。國木田老師把我拉起來時簡短地說了句:「你的數學作業還沒繳。」

還有為了節省去風景秀美的河川的車費,而在校外教學的途中準備入水。從上游往下游飄去的我心血來潮地一路喊著:「國木田老師——國木田老師——」把自己的命運交給選定的清澈河川。可想而知,老師一路氣急敗壞地吼著我的名字,追著順水流的我跑。當他跑到下游時說話已帶點喘氣,不過手勁還是很大。一把就把濕漉漉的我從水裡拉了起來。我只是笑瞇瞇地接受他的訓話。

就像現在一樣。我跟著他走向了他的座位。偌大的辦公室內早已不見其他老師的蹤影。他吩咐我在辦公桌前的折疊椅上坐下。我沒聽他的話,而是走向他的桌子面前,二話不說地一屁股坐上去。全班的數學小考考卷都被我壓在身下了。這下子國木田老師也沒法繼續工作。我當然知道他早就批改好卷子了,也備好了課。他這個時間點還留在學校,是在分析檢討自己的教學模式是否能被班上大多數同學們所接受。而我來打擾他,是因為以不繳作業的資優生的視角來,這事簡直不做也罷。數學這個科目,有些人就是不拿手。也不至於影響人生。

不過這種話,想必眼前正經八百的男人不會接受。如果班上有同學想放棄數學,他會讓數學成績好的同學擔任「數學小老師」,進行個別輔導。這個方式之前還被某位資優生的家長提出抗議。這個氧化的世界本來就不是那麼和善,人人都想獨善其身,還有餘裕顧及他人的人已是世間少有。他讓我輔導數學不好的同學,我直接溜掉了。我說我不會教人,只會自己解題。說這句話時我迎著冷風,站在教學樓的樓頂上往下看。他從我身後抱住我,以輕顫的聲調說他明白。

算不上美好的回憶為何總是佔據心頭?我想我知道答案。我只是有點害怕自己太過清醒。在能審視己身內心的同時卻又情不自禁。明明思緒如此有條理,卻依舊無法自制地被對方吸引,實在是件可怕的事。一個不小心就會犯下錯誤。

他依舊眉心緊蹙,向我伸出手。看來我的調皮舉動已經奏效。我緊盯著他在鏡片後閃耀著金棕色光芒的眼眸,盡可能地露出一臉稚氣的無辜神情。當他的雙手終於按住我的肩膀,我感到整個夜空的星子都墜落在自己身上了。明明導師辦公室裡面的日光燈白晃晃的,這麼強烈的光害足以讓都市人看不清窗外的星子。

我這才發現我看見的是那對金棕色眼眸裡的星子。神啊,能否讓這雙眼一直注視著我?就算不能,且讓我成為他的世界的中心點。除了「死」以外的事物,也能讓我感到內心滿足的話,不失為令一個「生」的可能性。但是為何這一刻我卻變得更加膽怯起來。只要笑著蒙混過去就好,為何我說不出一句話來?

這時我感到按在自己肩上的雙手緊了一緊。我下意識地嘟起嘴,仰頭望著這個身為我的師長的過分男人。他神情嚴肅地逼近我,但是我倒不怎麼害怕。他一直以來皆是如此。雖然他從不向我說出那句話,可是對我的關注遠比對其他學生超出三倍以上。除非我變成無感的人偶,才會對這種過分的關愛毫無知覺。

國木田老師的嘴唇靠近了我的耳朵,低聲道:「每次你像這樣望著我,我就覺得整個夜空的星子都聚集在你眼中。然而下一秒,你就會說出惹我發火的話。做出擾亂我的每日預定的事。」

他的聲音出乎意料的柔和,似乎在徵求我的同意。原來他可以如此溫柔地低語,我希望他經常對我這麼做。他的體溫、他的氣息混合著綠茶氣味的古龍水包圍了我的呼吸,無處可退。我迎向他專注的目光,輕聲答道:「星子明明就是從老師的雙眼裡映入我的眼底。亮晶晶的閃著光……」

說出這些話之後我的臉紅了起來。都是這個過分的男人對我施了不知名的魔法。只要再靠近一些,就能親吻他的雙唇了。但是,我有一種一旦這麼做就會萬劫不復的預感。吻了數學老師,我的學園生活會變得如何?況且他到現在還是不對我說出那句話。我並不能百分之百確定他的心意。我只知道他總是注視著我。

跨越了這一條肉眼無法看見的界線,即將抵達禁區。我的心要到何處躲藏,才能避免無法承受的後果?我真的不明白。即使感情的事沒有確定的答案,並非有所付出就能得到。我還是希望他眼裡的星星只為我閃爍。縱使內心波濤洶湧,表面上我還是一派平靜地開口呼喚:「老師……您能答應我一件事嗎?」

他顯然有點錯愕,但並未放開按在我肩上的雙手。過了三秒後他點了點頭。雖然他的反應讓我開心,但我還沒說出來是什麼事呢。我露出了淺笑,內心盤算著各種各樣整人的點子。比方用他在忘年會上出糗的照片,以及他改卷子時自言自語的錄音檔來要脅他,一輩子都要用像現在這溫柔的態度對待我。

這種要脅就是成功了,我一點也不會開心。所以還是要求一件實際的,能夠立即兌現的事情。於是我握住了他的大手,將它們帶離了我的肩膀。然後不再猶豫地投進他的懷裡。我喃喃地說著再也無法忍受,並且央求他別動。我告訴他這就是我想要他答應的事。他看起來倒不是太驚訝,比較像不明白我的心思。

我試著把發燙的臉頰埋進國木田老師結實的胸口。原本想做的那些壞事,突然一件也做不出來了。因為他小心翼翼地抱住了我,然後突然「啊」了一聲,跟著似乎有些抱歉地對我說道:「我本能地的抱住了你。可是這樣就動了。」

聽到國木田老師這麼說,這次我笑出聲來了。並非他的話很可笑,只是我明白過來了。即使他未曾說出那句話,他溫暖的懷抱已經毫無保留地告訴我了。我一動也不動地貼緊他的胸口。真希望時間永遠停在一刻就好。任性的話語伴隨著愛意穿透了理智,衝口而出:「別放手。至少現在別放手。這樣就足夠了。」

其實我不曉得還能要求什麼。原本些微的不滿逐漸融化在他溫暖的胸膛前。我想自己今夜應該無法要求更多。當我再次抬頭偷看他的神情,我發現他那精悍的輪廓開始在眼前放大一一就像所有的文藝片裡演的那樣。我想笑他老套,想笑自己還沒準備好。可是在愛情面前,哪個人又是完全準備好的?

豐潤雙唇所給予的親吻,落在了我額前。我眨巴著雙眼,發出了不滿足的埋怨。就在我想直接親吻他的雙唇時,嘴唇卻吻到了某件涼涼的事物一一那是我的數學作業本。我拿過了作業本,撫著上唇道:「老師好過分喔。真是超冷淡的。」

眼前的男人搖搖頭,露出了苦笑。最後他撫摸了下我的頭髮,答道:「不能更進一步了。要等到你滿二十歲。到時你的心意仍未改變的話,我會……!!」

我趁著他說話之中勾住他的腦袋,吻上了他的雙唇。桌上被我的臀部壓過的數學試卷隨著這陣動作落了下去。我繼續親吻,彷彿從未知道什麼是愛。只是憑著本能向戀慕的人索求。

但他還是單方面的結束了這個吻。面紅耳赤地對我說道:「高中生還未成年。不可以……不可以……」

我笑瞇瞇地拉住他的雙手道:「可以的喔。可以的喔。」

只是這樣就很滿足了。

我知道我們等會得蹲在地上撿數學試卷,所以我至少還想向他要求一個吻。這樣不算很過分吧。總之,我怎麼可能比得上國木田老師過分。即使我做出了各式各樣的惡作劇、要脅再加上入水的豪華套餐。只要被他吻一下就被安撫,這真的太過分了。

可是,只是這樣就很滿足了。

不過我當然不是會滿足於「滿足」的角色了。那可是弱爆了啊。

在國木田老師蹲下身子去撿數學試卷時,我也跟著蹲下了。然後趁機在他的左臉上偷親了一下。這才滿足地看著他故作嚴肅的臉孔又紅得像蒸熟的螃蟹一樣。


FIN

---------------------------------------------------------------------------------------------------- 

後記:
標題看來不甜的甜文(笑)不知不覺地寫了出來。給自己攢點歐氣,產糧者歐。今天還沒抽卡,覺得自己能忍住,也不容易。其實不太敢抽,存石也只有一些。今晚看到了很歐氣的小夥伴,也看到存了不少石卻爆☆死的小夥伴。自己感覺一時抽不下去,想想,等28號再抽好了。

寫篇甜文來自我安慰一下。不過,雖然說是甜文,也不是一味地倒砂糖。停在了洽到好處的橋段(天音:自以為)總之更完文也就要躺平了。其實很想說說LOF的現況,讓人不再想把文放在這裡。唉……可是又放上來了=w="

最後,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謝謝所有認真看過我的文的同好們。有你們在真好 (◍′♡‵◍) 
❤️❤️

评论(2)
热度(27)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