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寶石etc

{{ 國太民安.地久天長 ⬅️ }}
{{ 西皮潔癖.請勿KY ⬅️ }}

[文豪野犬][國太] 中原中也最長的一日《後篇②》

※原作向+迷犬梗改編w
後篇①在此,微乙女向+中也視角看國太w
※收到了低輸出的宰催更,在此獻上後篇②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中原中也最長的一日《後篇②》

12月31日 08:30PM
一行人總算是到了伊勢山皇大神宮。話說這個開頭是否有前略一段敘述的錯覺?是啊,這段車程讓人想略過不提了。我怎麼會選擇跟臭青花魚同一輛車的,還不都是因為首領把我們排在同一輛車。不過我這才想到自己已經有段時間沒與太宰搭乘同一輛車。往年在我們搭車移動至目的地時,他總是很安靜。一隻眼默默地瞅著窗外夜色,另一隻眼總是覆在繃帶下,好似不願直面生存之痛。

現在太宰以兩隻眼看世界,整個人也是鬧騰得令人難以置信。過去他即使對任何事有意見,最多也只會冷笑一下。港黑裡邊幾乎沒人會想與太宰為敵,那會讓人面臨無法想像的壓力。也只有芥川與我見了他潛入,還會不顧情面地拷問一番。我們對於他選擇加入偵探社,卻還在港黑裡邊來去自如的模樣,多少都感到有些不快。如今回想一下,這不快的主因細思極恐。之所以會讓太宰潛入,守衛方面就有些問題。例如我那個狗腿的部下,很可能就是原因之一。

腦袋裡轉著這些事,我一面穿過掛著金色飾物的深棕色鳥居,踏上了伊勢山皇大神宮的石階。走著走著,突然聽到了太宰用軟軟的語氣埋怨腳酸。雖然知道他只有腦袋管用,體力不是很好。但是才走了沒幾階樓梯而已,這是在鬧哪樣。港口黑手黨給偵探社不是危險人物就是病弱的印象都是誰害的啊?我嘆了口氣,回頭想拉他一把。作為身心健康,帥勁十足的港黑幹部,今天也充滿精力。

不回頭還好。一回頭就看到青花魚竟然不顧可能弄髒首領送的新和服,就往階梯一屁股坐下去。一旁的眼鏡仔額頭上爆出了青筋,但是他也知道周遭人來人往,不想嚇到一般人,所以壓抑住就快衝口而出的怒罵。眼鏡仔看著一臉無辜,其實明明還能自己走的青花魚,竟然不顧弄髒首領送的新和服,就地蹲下。他一臉無奈地吩咐對方快點來到身後,準備把懶的爬樓梯的青花魚背起來。

「國木田君,你真的是國木田君嗎?」青花魚就像腦袋不好使的少女漫畫女主角一般雙眼放光,將雙手握成小貓拳頭,貼靠在胸前。

「不然還能是誰?別胡鬧了,這裡能背得動你的只有我了。」眼鏡仔側過臉來,抬抬下巴做出了催促的表示。

「嗯,我的搭檔真是可靠啊。不過我懷疑你吃多了港黑的雜煮了。」青花魚一面誇張捂著心口,一面刻意慢吞吞地挪動著身子,貼近對方的後背。

糟糕,我大概猜到太宰這傢伙想幹嘛了。畢竟我今天都看一天了。

畢竟看不出來的也只有國木田之流。這麼想並沒有輕視之意。主要是他不會懷疑太宰的言行。他何以能這麼信任太宰?大概還沒有吃夠苦頭。我本來是可以快步走過這對準備在神宮階梯上狠狠放閃的情侶身邊,不過這樣也太明顯了。我要是走那麼快,搞不好路人以為有問題的是我。

幸運的是人虎少年與芥川已經先走在前頭,以及首領扭不過愛麗絲想快點抽御神籤的要求,也是走在我們前頭。於是我好整以暇地留在原地,準備看好戲。只見太宰在國木田身後磨蹭了半天,也調整不了適合的位置。國木田想將手伸到太宰的大腿下方,他還沒開始使力,我就聽見太宰像是嚇了一跳似地抱怨著:「唔、嗯唔!我還沒準備好呢。國木田君真過分……」

我倒是看不太出來有什麼過分之處。但是國木田看來十分緊張地辯解著:「不、不是故意的!!但總要碰到你的大腿,才能把你背起來。」

太宰在一瞬間露出了非常開心的表情。這種表情我以前曾經看過一次。就是在我們初次使用作戰代號「窗外之雨」時的回憶。窗櫺之外血雨淅瀝,實在不適合作為過年時的閒話。他肯定覺得自己咬著了國木田的弱點。其實我難免覺得這兩人要在一起比較辛苦,主要是兩人的性格都很極端。

例如像國木田之流,對太宰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會立馬相信,而且十分在意。當然會助長那條青花魚說謊、撒賴、偷懶以及變得更加任性。明明就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在我有點冷冷地這麼想著時,國木田終於七手八腳地把太宰給背了起來。我真不該抬頭看太宰,他的雙頰就像老動畫《草莓姑娘》的主角一般粉紅,活潑又淘氣……新朋友、老朋友、大朋友,小朋友。一齊來歌唱。

不要問我怎麼會唱主題曲。身為五大幹部之一,在假日陪伴愛麗絲看少女動畫也有一段時間了。我繼續爬樓梯,在我的右手邊背著太宰的國木田臉逐漸變紅了。他也太害羞了吧,背著一條臭青花魚爬樓梯有什麼好臉紅。然後我才發現了臭青花魚一直偷偷地朝著他的後頸細細呼氣。這兩個傢伙簡直了。


12月31日 09:30PM
穿過兩個鳥居之後,映入眼簾的是伊勢山皇大神宮的「注連柱」。所謂注連柱,是指兩根巨大的石柱之間繫著粗大的「注連繩」的入口。注連柱亦被稱作是鳥居的原形。這兒的注連繩可說是東日本最大的!直徑三十公分,長度四公尺。穿過注連柱,便可以看見伊勢山皇大神宮的本殿了。

我注意到國木田已經放下了太宰,並且吩咐他至少要自力穿過注連柱,然後與他一同抵達本殿。這又是鬧哪樣……難道他們以為本殿是賽跑的終點不成?我忍不住低聲笑了出來。我決定要暫時撇下他們,先去本殿右側的「社務所」為自己求一個「勝守」。倒不是連等他們一下也不成,只是我一直在附近的話,也許青花魚才會故意做出那些親密的舉動,讓眼鏡仔面紅耳赤,一臉難堪的模樣。如果我不在附近,他的態度就可以自然點吧。與其說是秀恩愛,他只是向我表現出與國木田的交往具有穩定性,同時具有未來性罷了。一瞬間,我想著青花魚也是有著有點可愛的小地方。不過,我可不是他的姐妹淘。

說到「勝守」這種御守,我早已略有耳聞。相傳在古代,勝守是專門送給戰士的護身符,含有祝你勝利,成功歸來之意。雖然我對自己的身手有自信,畢竟是從事高風險職業,能把伊勢山皇大神宮的勝守帶在身邊也會安心許多。於是我信步走向社務所,準備先向巫女求一個勝守。我沒有任何心理準備就向眼前正低著頭寫「御朱印」的巫女搭話。對方抬起頭來不露齒地淺笑,我才發現原來這位巫女原來就是妳!我親愛的姑娘!

「妳怎麼會在這裡_(:3」∠)_ 不是穿著新和服與家人在一起麼?」我想我的聲音聽起來有點乾澀。早知道應該先吃點甘草喉糖潤喉。

「傳給你的照片是中午拍的。這裡是我工作的地方。看到中也的短訊與照片後真的很驚訝。」妳笑起來的樣子是如此迷人,我想我現在的表情肯定像個傻子。

「妳也太見外了。竟然沒告訴我妳的工作是伊勢山皇大神宮的巫女。不過,也是我沒問吧。現在年代不同了,我聽說巫女的工作只要求未婚的年輕女性,但是可以交男朋友吧。」天啊,我在說什麼。我怎麼說出這麼笨拙的話來。

「是啊,不必那麼尷尬。現在日本的神社不會要求巫女不能交男朋友,而且我是打工的巫女。如果有好姻緣,就會計劃離職並結婚。回到家中的公司幫忙。」在職場直接說出計劃離職不好吧?不過我就是喜歡妳這麼直爽的性格。感覺妳穿巫女服也很搭,白衣紅袴的素淨之美,令人無法移開視線。

我愣了幾秒,找回了自己平時的餘裕。一眨眼,露出不羈的笑容道:「我親愛的姑娘,不必仰賴御神籤來判斷,好姻緣就在妳眼前。」

真的是豁出去啦。估計天上的星子都能聽見我胸口的擂鼓聲。

啊,妳笑出聲了。

感覺自己簡直傻透了。但是這份心意一定有傳達給妳了。

只見妳笑道:「『以男人的氣魄而言,主動前往妳的所在之處。』中也不是這麼說了?而且你確實來了。我很高興你這麼直接。也很喜歡你傳給我的和服照。等下班後我們再慢慢聊。來,先跟我說你想求哪一種御守?」

老天,我竟然把那段內心獨白不自覺地輸進了手機?!

體能好,再加上手速太快原來也是一種困擾。然後還不自覺地按下了發送。這一定是因為今年的忘年會太鬧騰了。以毒攻毒,我才不會說最鬧騰的就是安排了特別節目,朝國木田擲飛刀的自己。

於是我搔搔腦袋,也笑道:「我想求勝守。請問價格是多少?」

妳甜甜地笑著取出了勝守——頗有質感的深紅色布面上黑底金字的勝守兩字上方還有個櫻花圖案。用來紮勝守的繩子是橄欖色,卻不會顯得突兀。我握著勝守,還想再與妳說幾句情話,但是有其他的想求御守的來客。我也不好再多說什麼。即使在戰場與情場上自認霸氣十足的我,無法不考慮何為「妳的現實」。

想長久與妳在一起,這是必經的步驟。


12月31日 09:45PM
我以為是其他想求御守的來客,沒想到是太宰與國木田。看來他們已經到本殿參拜過了?感覺經過的時間有點短。不對,我是怎麼了,竟然替他們考慮起來了。沒多久,我就看到國木田向妳尋問「御朱印帳」的相關事宜。

印象中有聽太宰提過,國木田是個名家手帳收集者。對於所使用的文具皆有嚴格的要求。在這個年代還習於手寫鋼筆字的青年應該不多了。但是御朱印帳與一般的紀念手帳不同,具有宗教上的意義。內頁裡面蓋的「御朱印」並非一些旅客所想的紀念章,而是像御守一般具有護身的功效。但是它與御守的不同之處,在於沒有一年的有效期限。換言之,御朱印帳是一份永久有效的吉祥物。

在去年我見過一個部下曾把一本御朱印帳裡蓋滿了同樣的朱印。但是他的名字仍然出現在坂口安吾製作的死亡名單上。我們還幫忙把他的御朱印帳寄回了老家。生死有命。話說人人都想在新年討個吉祥。把御朱印帳當作收集品來看也好,每個神社的御朱印都不同,而且在蓋印前也會有巫女以毛筆寫下日期、神社名與吉祥話。例如伊勢山皇大神宮的御朱印會寫著:
「奉拜 橫濱總鎮守 伊勢山皇大神宮 平成某年某月某日」然後再蓋上櫻花印,以及神宮的社名印。

眼鏡仔看來就是一板一眼的認真性格,想收藏御朱印帳也不令人意外。等他們倆磨蹭完畢,我們三人可以一起去本殿參拜。我往本殿的方向望了一眼,居然發現了愛麗絲的金髮,首領真像個傻爸爸一樣讓她騎在自己的肩上。不過這確實是個挺好的集合目標,即使在排隊參拜的人群中也不怕找不到他。他身邊的那位竟然是偵探社的社長福澤諭吉?!首領若無其事的與他說笑,而他依舊是冷面以對。人聲嘈雜,我聽不清他們說了些什麼。也許只是敘敘舊。

沒多久我也找到了人虎少年與芥川,他們倆拉著手。人虎還拿著剛買的破魔矢,上面的金色小鈴鐺發出了細微的脆響,被芥川告誡著要放進袋子裡。其實這點聲響早就被眾人的話語給淹沒了,芥川看來真有妻管嚴的架式。我自然也看到了偵探社的其他社員,像是騙我進入小說裡的江戶川亂步、用細雪騙過咱們所有戰力的谷崎潤一郎等人,感覺有一股說不出的心情。咱們港黑的紅葉姐,以及鏡花等人也在人群之中。所以打從開始就來買御守的果然只有我一人。

好吧。我想我是看了一陣子大家排隊光景。太宰與國木田也該蘑菇完了吧。我有點不耐地轉頭看著他們倆,結果我的下場就是想要自插雙目。就算在心儀的女性面前自插雙目可不是優雅的舉動,老子想不出其他形容詞啦!

青花魚淚汪汪地揣著御朱印帳(看來是眼鏡仔送給他的新年禮物),整個人還能緊貼在眼鏡仔胸前喃喃說著:「至少這個月,我不會再入水了嘛。」

呃,誰來救我。我懶的再分神去看眼鏡仔臉紅了。

我以求救的目光望了妳一眼。妳若有所思地開口道:「中也。你知道嗎?從我開始打工以來,第一次遇到客人問我有沒有防止自盡的御守。就是束著長髮,戴眼鏡那位先生問的。我看他那麼認真,就推薦他再買一本『御朱印帳』。沒想到是送給跟他一起過來那位先生。」

我連忙急道:「哦喔,是啊。他們倆有點奇怪是吧。別介意,就是……唉,感情的事只有他們自己能解決。就像妳現在看到的。別介意啦。對了,妳幾點下班?我等會會先跟大家一起參拜,然後回來等妳下班。」

妳看來似乎有些驚訝,淡淡地答道:「可以是可以。但是過年是神社香火最旺盛的時刻。所以即使是打工,我也需要執班十二小時。我今晚七點上班,也就是說等我下班時是早上七點。」

老天,這神社簡直是壓榨勞工。工時比黑手黨還長。我頭疼地想著。

但是,慢著……直到明天早上七點,那我可以留下來。等深夜時分,參拜的客人減少了,就是兩人的交心時刻。我取出了自己的勝守,交到妳的手上,低聲道:「親愛的姑娘,請先替我保管著。我會回來取的。」


(TBC)

---------------------------------------------------------------------------------------------------- 

(冗長的) 後記:
新朋友、老朋友、大朋友,小朋友。一齊來歌唱XDD//

大家新年快樂:) 過年期間掉落一下更新(笑)於是有了本系列的後篇②,在寫作的過程中查了神社與參拜的相關資料,這篇還算順利地完成了。然而想描寫的內容還是挺多的,就字數而言可以告一段落了。下次再挑時間更新吧。不過過年參拜的故事,還是要寫到過完年之後,想想也不意外(你)

話說靠近過年的期間發生了很多事,也有著各種小麻煩。在論壇管理版區,還遇到了亂貼三次元血腥圖片的深井冰。好在都已經過去了。在LOF這邊也遇到了些煩人的情況,那就是之前情人節更新的乙女向段子,竟然有超過10人取消紅心。讓我現在看到很長的ID、瑪麗蘇感覺的ID,或者以動漫角色的姓氏作為ID的人,都感覺就是會取消紅心的(汗笑)……簡直了。

也許有的人會覺得取消紅心是讀者的自由,會覺得作者感覺不妥是玻璃心。這些人也是不知怎麼說了。LOF上有不少文手都寫過批評取消紅心行為的文章,我總是看到許多文手推薦這些文章,然而取消紅心這種行為卻不會消失,還有愈演愈烈的趨勢。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說了。我也想寫一篇文章來吐槽這種行為,可是覺得如果有這種美國時間,還是給文坑撒土比較好ww

畢竟我曉得還有真正願意支持我的人。也有想達到的目標。我也感覺自己的文章的價值,不會因為這種無聊人士而有所折損。當然認真創作的同時,還是希望少遇到KY跟無聊人士了。到後來我都不想說我到底想過撤離LOF幾次了XDD…

對了,我好像該解釋下什麼叫作「低輸出的宰來催更」XDD…那就是我想抽到異能無效化的宰,然而抽到了宰的普卡。於是我的主號與小號都擁有國太SSR了(捂心口)(我永遠喜歡國太醬——)

最後,祝大家肝運昌隆。
希望我們都能出 [重力使者] 中也,還有 [異能無效化] 太宰。


本文參考以下網站的資料:
伊勢山皇大神宮(官網)
御朱印帳

-特此銘謝-

最後,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謝謝所有認真看過我的文的同好們。有你們在真好 (◍′♡‵◍)
 ❤️❤️

评论(2)
热度(20)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