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刀亂etc

{{ 國太民安.地久天長 ⬅️ }}
{{ 西皮潔癖.請勿KY ⬅️ }}

[文豪野犬][國太] 國木田獨步的動搖

週末掉落的國太短篇(笑)
寫這篇是因為「動搖的田田」來了4次☆


※原作向,尚未開始交往的國太
※請當作情人節賀文服用,十分感謝
※本來想2/14更新,有開心的事就提早更新w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國木田獨步的動搖

偵探社的午休時間難得出奇的安靜。國木田剛把太宰的腦袋給捶了幾個包,一面吃三明治,一面滿臉怒容地繼續趕工作進度。趴在桌上的太宰則有一下沒一下地撥弄著三明治的紙袋,過了五分鐘還沒咬上一口。

時間又經過幾分鐘,國木田感覺不太對勁。以他的經驗來說太宰不可能在午休裡只對自己進行一次擾亂。比方前天太宰就不死心地進行了五次擾亂,最後他不得不給對方沖了一杯熱拿鐵,才讓似乎從未把工作放在心上的搭檔善罷甘休。

「唔、嗯唔唔唔……」趴在桌上的黑髮青年發出了聽來有點落寞,感覺意義不明的聲音。讓他的搭檔不得不暫時放下工作,抬起頭來關注他。

「國木田君,一面工作一面吃午餐的話容易老得快,會一夜白頭喔。」發現那對金棕色的雙眸注視著自己,太宰露出了能化開一池春水的微笑,又道:「所以先休息下,吃完午餐再工作。你一下子變老的話,社員們會很困擾呢。」

「什麼?那可不行。我的預定事項裡面可沒有一夜白頭。」棕髮青年停下了打字的動作,拿起了三明治。他同時發現自家搭檔的三明治一口也沒有動,於是蹙眉低聲道:「你也是,好好吃午餐。這兩個三明治裡面蔬菜的量是足夠的。」

黑髮青年聞言,輕嘆著將三明治稍微擠出紙袋,湊近唇邊咬了一小口,細聲道:「太多蔬菜,感覺都快吃不出炸蟹肉餅的味道了。」

不過太宰總歸是把食物一點一點給嚥了下去。於是國木田也就不再開口責難他,只是瞪了他一眼。那眼神好像在說:「又不是小孩子了。居然還挑食。」

太宰在國木田的關注之下慢慢地吃著三明治。其實他覺得這個現做三明治的味道不錯,而且裡面除了美生菜與蕃茄,還夾了炸蟹肉餅。不過直接說好吃,感覺有那麼點孩子氣,所以他就默默地吃著。

兩人專注地吃著午餐,沒有再多聊些什麼。黑髮青年想到了早上自家弟子中島敦無緣無故地問道:「太宰先生是否看過國木田先生動搖的樣子?」

當時太宰這麼回答:「只要拿出珍藏的錄音檔『國木田君學貓叫❤』,在公司裡面直接廣播出來就行了。噗,他的表情一定會挺精彩的。」

沒想到中島一臉尷尬地解釋道:「不是的,這樣只會惹國木田先生生氣。我是指他曾經在我面前動搖得很厲害,連那本從不離身的手帳都拿反了。還把眼鏡架在頭上,然後正經八百地問我有沒有看到他的眼鏡。」

中島的話語讓太宰愣了下。他自然曉得當時港口黑手黨以擁有「月下獸」異能,賞金高達七十億的自家弟子為目標,還給中島取了個「人虎」的稱號。這讓國木田一度很擔心中島的安危,也擔心偵探社可能隨時遭到黑手黨的襲擊。

雖然在中島與芥川搭檔,組成「新雙黑」之後,黑手黨似乎已不再打著補捉他去換賞金的主意,太宰仍然有點介意。他想著自家搭檔怎會針對此事動搖到晚輩都能發現的地步?應該是太擔心中島的安危,超過了其他的一切。

這麼想著,就是情商很高的太宰也有點不能好了。他總覺得要和國木田談戀愛有許多阻力,然而助力只有那麼一點點。就是他們目前是搭檔,能以循序漸進的方式日久生情。還有近水樓台先得月。總之太宰自覺目前是最親近自家搭檔的人。儘管對方對他表現出的似乎只有「生氣」這種單一的情緒反應。

「哪,國木田君。」太宰想著想著,不禁就開口喚著對方。

「什麼事?先把你的午餐解決掉。」國木田已吃完三明治,準備開始工作。

「只是叫叫看。別這麼生氣的表情嘛……你覺得我是個煩人又愛偷懶的搭檔對吧?我明天就從你的眼前消失。這樣你的工作進度就不會被我影響了。」想來是三明治裡面的新鮮蕃茄片太厚了,太宰只覺得舌尖酸澀。想要說出任性的話。

太宰才說完沒多久,國木田就立刻站了起來。因為他起身的動作過於急促,還碰翻了椅子。被對方嚇了一跳的太宰不由地縮了縮身子,卻被國木田給一把抓住了右手。他本能地想掙開,卻讓對方以為他想跑,反而握得更用力了。

「你又想入水麼?才剛吃飽而已,別幹傻事。」國木田的聲音雖然嚴肅,聽上去倒不像是在發怒。他只是陳述事實,並沒有大吼大叫。

「傻事……你知道我是個『自殺主義者』的。每天阻止我入水也不在你的預定事項裡面吧?那麼,你究竟為何要這麼做?這麼做,沒人會得到好處。」太宰雖然想停下來,可是心裡有一個聲音叫他把錯誤推給國木田買來的三明治。那兩塊厚厚的新鮮蕃茄片實在太酸澀了。

棕髮青年緊握著自家搭檔的手,直視著對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答道:「不需要任何好處。」他深深地望進那對帶點驚惶與期盼的美麗棕眼裡,堅定地答道:「就算你時而像個惡魔,也像個窮神一樣纏上了我。我的搭檔依舊只有你一人。我不關注你,要關注誰?放任你自由自在地去入水也不在我的計畫裡。我必需看到你每天都吃飽穿暖,認真工作。」

被國木田緊握著右手的太宰頓覺啞口無言,還無法自控地在那對金棕色眼眸的凝視下紅了臉。他感覺這如果不是跟心上人告白的話,就是訓戒自家孩子的話了。然而能同時感覺到兩者又是鬧哪樣?問題是他曉得自家搭檔不是開玩笑,是非常認真的解釋著。然而太過認真了,難免會造成自己不必要的誤會。

他咬著下唇,猶豫了會兒。隨即像下定決心般道:「國木田君總是這麼關注我,我偶爾也想表示一下謝意。再靠近一點,你真的是個可靠的前輩呢。」

棕髮青年不疑有他地在說之中逐漸靠近,不料被對方突然在頰邊吻了一下。

事情發生得很快,他幾乎感覺不到那柔嫩雙唇的溫度,只覺得好像有一滴水落到了自己的面頰上。但是自家搭檔靠得太近了,他走不開。

「感覺很噁心嗎?那麼,就揍飛我吧。你可以辦到的。」始作俑者垂下了腦袋。

國木田的腦袋裡似乎有什麼東西炸開了。像是有人在他面前惡作劇,故意拉開裡面滿是彩色碎紙花的拉炮。回想起來,這種淘氣的舉動,眼前的人在去年偵探社的忘年會上也做過。儘管如此,他依舊沒有放開太宰的手。

過了約莫兩分鐘。太宰感覺快要耐不住了。他想到自己可以假裝哭著跑掉,無論如何作為好前輩的國木田都不得不追來。不過他也想先聽聽對方的心聲。

這時太宰感到一隻溫暖的大手托起他的下頷,他圓睜著雙眼抬起頭。眼前是滿臉通紅,喜悅與羞赧都再也無法隱藏的國木田。他這才意識到他們之間幾乎不再有任何距離,而且這一刻他已經能懂得對方的想法。他也能由那溫暖的手指上感受到對於愛的疑惑與動搖,同時還有確認與期盼。

太宰微微一笑,闔上雙眼,嘟起了嘴。他在心裡一遍遍地重覆著:「好喜歡國木田君喔。好喜歡國木田君喔。好喜歡國木田君喔……重要的事情要說三遍,怎麼感覺還是不夠呢。」

直到戀人豐潤的雙唇吻住了他的粉嫩的薄唇。許久許久。然後,他總算聽到了一直期盼的那句話。

「太宰,我一直很喜歡你。請好好地留在我身邊。」這麼說著的國木田連眼鏡都從鼻樑上滑了下來,顯得有點可笑卻又如此地真摯迷人。

心花怒放的太宰一不做,二不休地迅速摘下對方的眼鏡。他仰首,再次吻上戀人的雙唇。在點到為止的親吻之間發出了不滿的「嗯唔」聲,軟語呢喃著不能只留在對方身邊,要好好地相愛才是情侶兼搭檔之間的正經事。


FIN


---------------------------------------------------------------------------------------------------- 

(略長的)後記:
稍微從趕稿修羅場裡解脫了(茶)給論壇的稿子,急件已經交了。不那麼急的也已經完成兩篇。私用的文稿也已經達到一個月兩萬字的進度。所以說我其實攢了二萬八千多字非更新用的文稿。感覺簡直了_(:3」∠)_

大至上還是捨不得一整個月都不更新吧。也還是想做到之前說過會掉落小短篇的承諾(笑)這次的故事是在宰宰的緊迫盯人之下告白了的田田XDD////…(無誤)希望在冷天裡看到這篇文,能為各位帶來一些溫暖的氣氛。

以及十分正經地說一句:「我真的好想退了迷犬的坑啊ヾ(:3ノシヾ)ノシ

最近沒怎麼抽卡,但是看到官推上面有超過三名11區玩家說抽了7次11連,一個SSR也沒中。也有不少人抱怨著自從正月活動起就一個活動限定的SSR也沒抽中。更有些人直接用指責的語調,要官方差不多一點,好歹11連裡有一張卡能確定會是SSR(如果官方能參考下這意見,真的會好很多啊……)

最後,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謝謝所有認真看過我的文的同好們。有你們在真好 (◍′♡‵◍)
 ❤️❤️

评论(1)
热度(46)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