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寶石etc

{{ 國太民安.地久天長 ⬅️ }}
{{ 西皮潔癖.請勿KY ⬅️ }}

[寶石之國][磷砂] Stay Gold

時隔一個月的磷砂文。
週末短打,現代Paro系列的新甜餅

近期接了論壇的寫文任務,忙碌依舊。

※設定延用《Take On Me》
※依舊是粉領族之間的純愛
※只有可愛的攻君不行麼,可以噠w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寶石同人現代Paro】系列(鑽石組/脆皮組):
1. Take On Me
2. Home
3. ARE YOU SLEEPING?
4. STORY TELLER


Stay Gold

縱然人心善變是常態
哪 親愛的 你的靈魂
一直閃耀著溫柔的光輝
最喜歡你了 無論何時都不要你擔心
親愛的 永保黃金年代
請永遠天真無邪的微笑


* * *

「哈啾!」法斯法菲萊特打了個噴嚏。她嘆道:「啊,肚子餓了。」

入夜後的山區真的好冷。她一邊這麼想著,一邊渾身機伶伶地打了個寒顫。即使穿著黑色衛生衣、蘋果綠純羊毛毛線衣、兩條褲子(在有裡襯的黑色棉褲裡面穿了暗紅毛線褲),再加上辰砂讓他出門時一定要穿著的紅茶色大衣。

最初,她覺得自己簡直像個臃腫的穿衣娃娃。連背包都快要無法背到身上。出門之前她在玄關扭動著身子想說動身邊的同居人,自己不需要穿這麼厚。對方面色凝重地將紅茶色大衣按在她胸前,低聲道:「穿是不穿?感冒了誰來照顧?」

法斯想到這裡,給夜裡的山風凍得吸了吸鼻子,卻微笑了起來。其實她心裡很想感冒個三、五天讓辰砂來照顧。她知道每當自己身體虛弱的時候,戀人就會特別溫柔。明顯地刀子嘴豆腐心也是辰砂極大的魅力之一。薄荷綠髮色的女子想像著戀人擔心的模樣,捶了捶酸痛的小腿,靠著一棵高大的松樹坐了下來。她繼續想著雖然天氣很冷,身體也有點疲倦。沒事的。休息會兒就能再走。

話說這個時間法斯原本早該下班,乘著公車回到與辰砂的愛的小窩。這是她在心裡默默想了很久的稱呼,卻不好意思直接對戀人說。不過,如果現在能平安地讓她回到家裡,她就是說上一百遍也無妨。她甚至能包辦(不保證好吃的)晚餐,以及飯後(不保證乾淨的)碗盤清洗工作。想到這裡,她兀自嘆了口氣。這才感受到不該小看山路。夜裡的能見度很低,使她迷了路分不清方向。

法斯想起早上從鑽石手裡接過的三打訂製信紙,現在還覺得有點頭疼。若非為了把訂製信紙送到隱居在山上的老作家手裡,她也不會迷了路。當然,她是在白天上山的,也有把商品完好地送到客人手裡。然後她心不在焉地邊看風景邊散步,想著憑記憶也能回到上山時的那條小路,結果卻與她所想的差距甚大。

「沒想到居然會找不到下山的那條小路。這裡太偏僻了,連寶石地圖都沒有詳加記載路線。而且手機快沒電了,傷腦筋。還是打個電話給辰砂。說不定我今晚得睡在山裡邊,還把衣服都弄髒了。她一定會很生氣啊。」法斯喃喃自語著,然後有點無可奈何地撥了戀人的手機號碼。

事實上法斯試著撥辰砂的電話號碼十多次了,對方一直在通話中。她想戀人可能是工作很忙,也可能是忙著處理其他事情。她也想起了上週辰砂曾經提過想去看家具店,準備買兩張新的辦公椅。畢竟目前的鑽石組公司是四人組織的小公司,業務一多就會忙得不可開交。她們倆有時假日也會在家裡加班,辰砂總覺得坐在餐椅上處理工作,久了就會腰酸背痛的。法斯倒是覺得家裡現在的椅子還湊合,不過她也明白戀人想尋找更符合人體工學的椅子。

也許辰砂打電話給家具公司了?那麼,她的手機不通也沒辦法。法斯這麼想著,就停止撥打電話,將紅茶色大衣拉緊一些,以雙臂環抱住自己的身子。她不想報|警|求救,總覺得這麼做挺尷尬的。肚子發出了「咕嚕咕嚕」的叫聲,她不想讓外人聽到。即使這一刻又冷又餓,她還是不想這麼做。

「哦喔,這就是傳說中的『飢寒交迫』呢。早知道該準備點心。」她苦笑道。

不過人生沒有早知道。法最終還是靠著樹幹靜靜地忍受飢餓,再次考慮著是否該放棄面子,早點報|警|求救。她休息了五分鐘左右,因為腹中飢餓而一點睡意也沒有。忽然間聽到了斷斷續續的歌曲聲。她感覺這首歌曲好熟悉,是自己一直喜歡的經典老歌“Take On Me”,她迷糊了兩秒,想著山裡怎會有廣播?過了五秒左右,她才發現是已經只剩下兩格電格的手機在響。

這首歌是辰砂來電的專用曲目。

「喂喂,」法斯的聲音聽來有點緊張。她停頓了下,又道:「辰砂,我迷路了。現在不知在半山腰的哪裡。還有,我肚子好餓,想吃妳做的鐵鍋奶蛋布丁。就是那種沒放糖的,外焦裡嫩的,法斯家的辰砂拿手的鐵鍋奶蛋布丁。」說著說著,兩行鼻水流到了她的上唇。她趕緊又把它們給吸了回去。

「笨蛋!你這個三半聽起來快感冒了!!居然獨自跑去山裡送貨……你知道找你有多麻煩?」法斯覺得戀人的聲音聽來好近,大概是自己快感冒了,耳朵已經不太分得清楚聲音的遠近了。

沒過多久,她居然聽到引擎運轉聲。然後她也看到鑽石組公司的公司車——那輛朱紅的馬自達。明亮的車燈在山區裡面很醒目,簡直像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怪獸的雙眼。

法斯愣了幾秒,隨即用盡最後的力氣站起來揮動雙手,嘴裡喊著:「辰砂,我在這裡喔!!」

朱紅的馬自達停下了。一名神情冷淡的紅髮女子打開車門。她穿著玫瑰紅毛衣,與戀人相同的黑色棉褲(裡面也穿了件薄荷色的毛線褲),外邊套著一件有腰身的白色大衣。被法斯喚作辰砂的她十分迅速地走到松樹邊,揚起手就想抽對方一巴掌。當她看到法斯餓到快站不住,還勉強站著的樣子,終究沒有打下去。

原本想著要被教訓了而縮著腦袋的法斯,一看到辰砂捨不得打她,又露出了有點淘氣的笑容。她趁著辰砂彎身檢查她身上有沒有受傷時,一把握住戀人的右手,將對方暖和的指尖貼向自己冰冷的嘴唇,含混不清地笑道:「辰砂好暖和。」

紅髮女子怔了下,面色微紅地答道:「只是車子的暖氣而已。快點上車,嘴唇這麼冰,馬上就會感冒的。」

法斯原本還想再與戀人溫存一下,聽到對方這麼說也就沒開口,噘著嘴乖乖地上車了。辰砂讓法斯坐在車子的後座,並且給了她一條毛毯。在有暖氣的車子裡蓋著毛毯,原本感覺身上被山風吹得冷颼颼的法斯,漸漸地恢復了紅潤的臉色。

此時法斯在後座摸到了一個袋子。看上去像是便當袋,好奇心向來很重的她把袋子打開,裡面是一個不鏽鋼製的圓型便當盒,她自然也打開了盒蓋,內容物傳出了奶蛋油脂經過烘烤後的噴香氣味——是辰砂拿手的鐵鍋奶蛋布丁。

這時法斯真是感動得眼淚都要流下來。但是布丁的熱氣也讓她再次流下了鼻水。於是她一面拿面紙擦著鼻水,一面夾著嗓子說:「我最喜歡辰砂了。我每天都想吃妳做的烤布丁。我們明天就結婚吧,我要讓辰砂永遠做我的老婆!!」

默默開著車的紅髮女子一下不知怎麼答腔。最後像是很勉強的,顫抖著開了口:「結婚不是像妳想的那樣……沒那麼容易啊!!要、要準備很多事情……」

正吃著熱布丁的女子也不介意,只是笑瞇瞇地道:「辰砂果然是想跟我結婚嘛!我會全部準備好的,小鑽一定會幫忙噠。小鑽來幫忙之後,波爾茨即使表面上不太願意,也跑不了了。所以辰砂不用擔心,我們將會有很美好的婚禮。」

「法斯……希望妳永遠、這麼天真無邪。永保我們的……黃金年代。」辰砂的聲音非常輕。輕到幾乎連她自己也聽不見。她不知道法斯聽見了沒有。但這一刻她也不想去確認,而是隨手扭開了音樂。

無論辰砂掩飾得再怎麼好,也法隱藏當面被法斯求婚的喜悅羞澀。她在將車開下山之前稍微碰著了一個樹叢,好在沒把車身刮傷。這個小插曲讓法斯咯咯地笑了起來。她的聽力一直很好,而且絕對不會漏聽辰砂對她說的話。


FIN

---------------------------------------------------------------------------------------------------- 

(簡短的)後記:
想寫磷砂的新甜餅,愛著她們。決定寫寫法斯迷路的小故事。之前在@月光石(WrinkleMoonstone作品裡看到法斯迷路的設定,於是我留言說想寫迷路文,她說請寫XDD…然而,我拖了差不多一個月,真是抱歉(汗笑)

迷路的法斯終於等來了辰砂。因為辰砂向鑽石問了客戶的地址。然後憑著身上的「法斯雷達」,邊打電話邊找到自己的戀人。希望看了這篇文的大家在迷路時,都會希望身邊有個辰砂(捂臉)啊,法斯要生氣了啦(笑)

P.S. 標題取自宇多田光的同名歌曲,開頭引用/改編了一部分歌詞。
   網易雲  B站(Live)

最後,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謝謝所有認真看過我的文的同好們。有你們在真好 (◍′♡‵◍)
 ❤️❤️

评论(22)
热度(64)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