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寶石etc

{{ 國太民安.地久天長 ⬅️ }}
{{ 西皮潔癖.請勿KY ⬅️ }}

[文豪野犬][國太] Losing a distance

週末時光膩歪的國太倆(無誤)
これだから国太は……
(所以說國太啊……遠目)

@⌌⌈╹드╹⌉⌏
以及本文是送給九太太的文,請笑納(捂臉)

※原作向,太宰第一人稱視角
※宰騙得了田田,但騙不了自己的心
※選了鬼姐的歌曲作為標題,妥妥噠(笑)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Losing a distance

到不了遠方
對我而言這兒已經太遠
縱使你在身邊 猶如眨眼幻夢
再這樣下去 我會沈入你的海中
逐漸失去應有的距離

我不害怕秉持唯一的思念
因為你是多麼美麗
縱使明日如此輕易來臨
也會不禁懷疑 彷彿這兒是終點


* * *

今天是我與國木田君交往的周年紀念日。

總的來說我並非特別介意節目或者紀念日的類型。過去我身邊聚攏的女伴大都曉得不能期待這些。因為我的自殺癖好,以及從事高危險工作的因素,含苞待放的她們也都像早凋的花朵般讓我翩然而過。如今回想起來,我是個挺令人糟心的男人吧。曾經與女伴分手時讓她哭著離去,而我只是目送著她,在心裡希望她找個好人家嫁了。別再被像我這般無可救藥的男人吸引。

不知當年的女伴們現在如何了。但願她們過得不錯。話說我能有餘裕想這些事,真是慵懶又毫無進步的清晨。不過至少比少年時代的自己更懂得愛了。能賴在還有國木田君的體溫的被窩裡真舒服。這個不解風情的男人即使擁有了我,還是維持著如此規律的生活作息。瞧瞧他居然能準時七點起床,彷彿昨晚激烈的肌膚相親只是小菜一碟。說真的我的腰還有點酸痛,渾身上下都充滿情事的餘韻。我依舊希望在他的懷抱裡醒來,而不止是在他的懷抱裡入睡。

「你醒了?來,乖乖地把這個喝了。」國木田君進入了寢室,他的手上拿著一杯溫牛奶。居家打扮的他看來一副精神爽俐的模樣。金棕色的長髮如往常般在腦後紮成了讓人想拉一拉的小馬尾,鏡片後的雙眼明亮有神。很有男子氣概。

我的戀人常以對孩子說話的口吻吩咐我。我明白這是出於他對我的關心,但這對成年男性而言不是一件好事。讓我覺得自己在他面前變得更加任性了。就是如此溫馨美好的一刻我也想試試孩子氣地撒嬌,都是國木田君的錯。

這一刻我仍想勾住他的腦袋,再狠狠地咬上他那豐潤的雙唇。告訴他這樣是不足夠的。可是究竟是什麼地方不足夠?真令人難以啟齒。我自認比少年時代的自己更懂得愛,但願這不是只建立在對戀人的需索之上。

「唔、沒有放可可粉?腰部好酸痛喔,想吃點甜的嘛。」趴在被褥上的我睜大眼向上看,特別向他強調「腰部好酸痛喔」這六個字。

戀人的臉紅了起來。是我最喜歡的模樣。多麼開心他的視線如此停駐在我身上。我好想親吻他那透出紅暈的耳輪與鬢角下方的肌膚,再輕咬他的耳垂。這麼做會使他笑罵著拒絕我,用無可奈何卻又充滿親膩的目光鎖定我,再將我緊緊摟住。但是我沒有出手,而是安靜下來地欣賞著他臉上的紅暈。

「別胡鬧了。把牛奶喝完,換好衣服來吃早餐。」國木田君看來有點尷尬地扶了下眼鏡,卻也掩不住唇邊泛起一絲帶著寵溺的苦笑。

「這是實話嘛。你這麼寵我,我會變得更加任性喔。每天照三餐入水,讓國木田君氣到吐血。放下手邊所有的預定,不斷地忙著把我找回來。」我笑瞇瞇地準備接過他手上的馬克杯,趁機掐了下他的姆指與指甲間的接縫。

承受了我的「攻擊」,他的大手還是穩穩地拿著馬克杯。只是如同寶石般的雙瞳裡難以解讀的某種情感加深了。他沒有再開口責備我,也沒有再催促我早點把熱牛奶喝完。他只是蹙眉凝視著我。短短數秒有如一世紀那麼久,專注的目光好似要將我穿透。他臉上的紅暈仍未褪去,然而眼角卻滲出了淚水。

我想開口說點緩和氣氛的話,但是卻被那雙有力的臂膀給猛然摟進懷裡。如此紮實的擁抱幾乎讓我透不過氣來。熱牛奶翻倒了。馬克杯滾到了塌塌米邊上,碰著牆壁後停了下來。臥室裡面充滿了蜂蜜混合著乳製品的香甜氣味,我茫然地想著原來國木田君有注意到我嗜甜的口味。他一直很關注我的一切。

「我愛你……今天是我們交往滿周年的日子。你知道麼?太宰。」戀人在耳邊傷感地低語著我早已發現的事實。我扭動了下身子,想要伸手環住他的頸項。可是他抱得那麼緊,我根本動不了。

「之前我就仔細考慮過了。我們還是分手吧。」戀人的聲音十分苦澀,好似真的要吐出血來。如果是開玩笑的話,不需要如此嘶啞。再說國木田君不是會在感情上開玩笑的人。我一時之間無法回話,只是任由他緊緊擁抱著。

他見我乖順地聽著,習慣性地在我額前吻了下。以疲於解釋的聲調道:「我對你所有的責難勸解,都只是造成你更加任性的藉口。這一刻,我仍然愛你。但是我已經沒有把握能理解總是自我放逐的你。我們只是不斷地重覆著看似甜蜜的錯誤行徑。冷靜下來保持距離,只作為搭檔於你我都有好處。」

這樣過分的話,居然流著淚摟著我說出來呢。

跟我交往原來是這麼痛苦的事情嗎……國木田君?

在我暈眩的腦海裡瞬間產生了一個荒唐的想法,那就是國木田君要跟我分手了。今天我就可以順利地自盡,再也不會有人沿街大喊著我的名字,氣急敗壞卻滿懷關愛地將渾身濕透的我自河裡抱上來。眼眶開始發熱,不知如何是好。原本只是想如往常般在週末早晨向戀人撒嬌一會兒……不,國木田君說要跟我分手呢。所以我們已經不再是戀人了。

這麼想著,我的淚水奪眶而出。靠在國木田君懷裡,我的眼淚染濕了他的襯衫。我繼續哭泣,腦中無法釐清自己究竟失去了何物。國木田君並沒有消失,也沒有狠心地推開我。他稍微挪出一點距離,以食指拭去我的淚水。然而我的淚線就像壞掉的水籠頭一般控制不了,無數的淚滴沿著他的手背滑了下來。

「嗚、嗚嗚……」無論他問我什麼,我就只是哭。

「太宰,別這樣。」他的聲音聽上去很困擾。但依舊如從前那般溫暖。

國木田君已經不屬於我了嗎?真難以想像。我甚至無法開口挽回他。我說不出任何有力的理由。因為我心知肚明,他與我分手之後能有更好的抉擇。我一直無法開口要求泡沬般虛幻的幸福。儘管與國木田君在一起,讓我感覺一切都能實現。每次他的雙眼只凝視著我,雙臂只擁抱著我,我又開始做夢。這麼美好的戀人,真的只屬於我一人?會不會有一天,他終將對心中藏著深不見底的黑暗的我感到厭倦?沒想到那一天,竟然來得這麼快。

我倏地止住哭泣,刻意以水氣氤氳的雙眸凝望著國木田君。我們還是維持著摟抱的姿勢,簡直像一對笨蛋情侶。世上沒有情侶談分手是像我們一樣抱著談的吧。這個念頭讓我扁著嘴苦笑了下。他看到我笑了,也淡淡地與我相視而笑。我感到十分害怕。心中的激情總有平靜下來的一刻,到了那個時候我們就會自然而然地接受彼此無法在一起的事實?我不要。我不想這樣。

我已經飛得太遠了,一直都無法停歇,也沒有人願意為就此我停歇。為了弄懂愛的真諦,我就像一隻徘徊在砂漠上空的青鳥。我曾認為國木田君永遠會是只屬於我的綠洲。就算他不再是只屬於我的綠洲也好,此刻的我依舊想從他身上汲取一些早已逝去的美好回憶。為何他還是如此專注地凝視著我?在十分鐘前他也說過他仍然愛著我。那麼就讓我來好好利用一下這份愛意,作為最後的留念。

「哪,國木田君……」我不斷地深呼吸著,試圖壓抑近乎破碎的胸口,將名為現實的利刃狠狠地刺進去。我的神情想必很痛苦。因為老好人國木田君露出了擔心的神情。但是他現在之於我只是普通的同事了,又何必這麼為我操心?


( ↓ 防HX,以下請走長微博 )

【長微博】全篇 (…又是一個月沒在微博停新車)


吃完肉,請記得回來LOF點讚與留言啊~ (招手)


* * *

過了一會兒,我感到國木田君退出了我體內。雖然我一度想阻止他離開,可是我也沒有理由再留下他。分手前的最後一次已經結束了。再用同樣的理由騙他,就是我這樣不知恥的人也做不來。我聽到他喃喃地說著:「這被褥得換新的了。」看來他射在上面了。他已經不願意射在我體內。我感覺心中湧現了一股酸楚,於是奮不顧身地爬了起來。就這樣衣衫不整地在地板上開始爬行。

其實我身上又酸又疼的,根本站不住。尤其是腰部好酸痛。可是我得趕緊離開了,因為國木田君已經是外人了。怎能讓他繼續看到我如此脆弱的一面。然而,我才移動了一點距離,又感受到自己被那雙大手給攔腰抱住了。我掙扎了起來,嘴裡嚷著:「放開我,國木田君,不要阻著我。我們已經分手了,我這個人已經不關你的事了!!」

他似乎被我的氣勢嚇了一跳,但是沒有鬆手。只是以緩和的口吻道:「別這樣。你體力不好,乖乖地休息。我換一床被褥,你休息好了再走,太宰。」

我受不了了。他怎麼還用這種對孩子的口吻吩咐我。

我一面哭一面鐵了心地繼續向前爬行,也不顧他在身後會如何。嘴裡直嚷著:「嗚哇——國木田君大笨蛋——」

他大概從來沒看過我這麼激動的樣子,感覺像是又吃了一驚,不過居然還能出手阻止我——不知他用了什麼招式,這個過分的男人竟然輕輕一撥就把我制服了。更過分的是他立馬抱起了我,雙腳離地的同時我知道自己沒法再逃了。於是涕淚四溢地在他胸前嚷道:「究竟為何要跟我分手?!而且……而且、都已經分手了,為什麼還要對我管東管西?」

抱著我的男人面露難色,過了好一會兒才答道:「總不能讓你照三餐入水。你說過是因為想看我氣到吐血,急著到處找你才這麼做。就算我們分手,估計也無法根治你的自殺癖好,至少可以減輕一點吧。」

我整個愣住了。雙眼直勾勾地望著他。他也愣愣地回視著我。

房裡一片寂靜。我才想到我們衣衫不整,好冷。我打了個噴嚏。

國木田君魚貫地拿來了乾淨衣物讓我換上。看到我穿衣服,他也跟進了。過了兩分鐘,我幽幽地嘆道:「那麼,我改成每週入水一次。就可以不分手吧?」

他幾乎是即答:「可以!太宰……唉,現在不是害羞的時候,我還是很愛你!!」

我感覺來氣了,於是往前疾走,撲進他懷裡,在他胸前重重地咬了一口。在他痛叫出聲時甜甜地笑了。黏膩地道:「那我想吃剛做好的早午餐。我要蟹肉沙拉三明治,還有水波蛋加上德式火腿腸。冷掉的早餐我不吃了。」

國木田君微微蹙眉,但是總算忍了下來,沒有開口責備我。於是,我笑瞇瞇地在他臉上親了一下,說道:「我也很愛你。感覺白流了好多眼淚,國木田君要好好地愛我嘛,不然我會因為太傷心而死掉的喔。」

這是句謊話,但聽來像真的。我已經足夠傷心,感覺就像死過了一回。我的戀人攬住了我,親吻我的面頰,提醒我要多吃蔬菜。並且再次吩咐我要喝完熱牛奶。我用力地環抱著他,心想往後跟這麼死心眼的戀人一輩子的話,可不能再說出一些讓他誤會的話了。但是同時我也覺得國木田君很可愛,可愛到我想要用盡全力抱住他,向全世界宣告他是我唯一的戀人。


請原諒我意識到事實
因為眼前的景物
從最初開始一一消失
讓我意識到這些的是
我在有著寶石般的雙瞳的你面前 這個奇蹟

到不了遠方
對我而言這兒已經太遠
縱使你在身邊 猶如眨眼幻夢
再這樣下去 我會沈入你的海中
逐漸失去應有的距離

逐漸失去應有的距離

逐漸失去應有的距離


FIN

---------------------------------------------------------------------------------------------------- 

(冗長的)後記:
本篇是獻給九太太的國太文。謝謝您產了好吃的國太糧,今年這張足夠我看著,吸取「國太能量」好久好久(羞)文章是想按照您喜歡的文梗「冷靜溫柔又自制的人爆發的時候」。 以及「小心翼翼地相處,害怕自己的缺點讓對方失望。感到委屈時又想撒嬌,試探對方底線」。希望能讓您看得滿足就好了:) 

文中田田爆發的點比較倉促,我自己都感到有點不忍。真的是宰說什麼你都會信的呢,田田(笑)為了減少宰入水的次數而談分手,還說了一堆正經的話,宰都蒙了。不知有沒有讓看文的小天使們被嚇到(汗笑)然後宰爆發的點嘛,一開始就決定要壓箱底的,果然是無法忍耐說要分手但又忍不住關心他的田田。這回寫出了邊爬邊哭的宰(捂臉)……種種意義上而言還挺羞恥的。想起了前年我還寫過邊飛邊哭的宰呢(再次捂臉)宰的小心臟不能好嘛,田田真過分xx

一下從《中也的新年瘋狂日記(x》轉移情緒來寫本篇,感覺還有點煞不住2333…原本希望寫得更羅曼蒂克些,感覺是膩歪的小情侶鬧彆扭XDD////…而且這架還吵不起來,寫著後記都想笑。而且兩人都哭過了,真是的。不過可想而知,如果宰說是因為田田才增加入水的次數,那田田也會很桑心的嘛。相比之下宰的情緒沈澱得比較慢,但也是被田田的態度弄得不知如何是好,結果也掉了眼淚。感覺想打田田www 不要讓宰這麼桑心啦……。

話說今天沒肝迷犬,心情好輕鬆(笑)主號跟小號都來了兩隻「潛入的谷崎」,不過還沒怎麼給他升級。小號的武偵SSR保底抽到了田田XDD…這回是田田來催更了呢(掩面)《中也的新年瘋狂日記(x》也該劃上句點了。不過我想休息會,看看想看的新番。估計下週會開始寫吧:)

P.S. 標題取自日語歌曲「Losing a distance」,引用了一部分歌詞。
   網易雲  N站

最後,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謝謝所有認真看過我的文的同好們。有你們在真好 (◍′♡‵◍)
 ❤️❤️

评论(3)
热度(46)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