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刀亂etc

{{ 國太民安.地久天長 ⬅️ }}
{{ 西皮潔癖.請勿KY ⬅️ }}

[文豪野犬][國太] 中原中也最長的一日《後篇①》

※原作向+迷犬梗改編w
※本章含有部分敦芥劇情
中篇在此,微乙女向+中也視角看國太w
※收到了新雙黑的催更,在此獻上後篇XDD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中原中也最長的一日《後篇①》

12月31日 05:45PM
就算是年夜飯,我從來沒這麼早就準備吃晚餐。而且又得吃蕎麥麵。總的來說,我更喜歡西餐配上一杯美好的餐後酒。妳也是這麼想的吧?不過我們首領表面上深受西化影響,骨子裡是個尊重傳統的男人。所以來參加「港黑忘年會」的賓客們面前皆有一份炸蝦天婦羅與跨年蕎麥麵。這碗蕎麥麵是湯麵來著,湯底是昆布加豬骨,以及醬油、味醂與砂糖熬出來的原汁,麵上有煎雞腿肉、姬菇與長蔥,還擺了幾片喜氣的紅白魚板。這魚板竟然有著「港黑」的簡稱字樣,我盯著麵碗都有點想發笑。於是開動之前,把這碗麵拍了張照片發給妳。

才按下發送鍵,竟然同時收到了妳新年盛裝打扮的照片。身穿有著牡丹與大理花圖案的粉紅和服配上雪白狐裘披肩的你,雲髮盤成了鬆鬆的髮髻,鬢邊斜插著由工房師傅手制,櫻花與梅花層疊,帶有鳳尾流蘇的粉紅髮簪。這是我初次看到妳做女性打扮,美的讓人無法移開視線。我不該只是發蕎麥麵的照片給妳,我得發張我自己的照片才是。於是趁著沒人注意,拿出了小鏡子與扁梳整理儀容,拍下了穿著新年和服的自己。按下發送鍵時感覺心臟鼓動加速。

妳是與家人,還有親戚一起過年吧?長輩們都在身邊的話,是否有人問妳有沒有男朋友?我不期待妳對他們說出我的名字。我亦能想像他們向妳推薦顧家好男人的情況。但是我不會讓妳被奪走。我啊,第一次把自己穿了新年和服的照片發給心儀的對象。不禁考慮到妳也是麼?同時發照片給對方,我們也算是心靈相通。知道妳也如此掛念著我,我作為男人的私心被狠狠地滿足了。

妳明白這種感覺麼?就像所有的花朵都在瞬間綻放。我竟然對著一張照片素顏的和服照片臉紅。只有妳能讓我變得如此。晚點,我們這邊的忘年會結束後,一行人會到伊勢山皇大神宮做新年參拜。我能否期待妳的出現?若是妳選擇奔向我,那麼我也就只有妳一個。儘管內心深知以男人的氣魄而言,我該主動前往妳所在之處。請妳原諒我吧,我畢竟是個得以組織活動為重的男人。


12月31日 06:00PM
我告訴自己別再去看手機了。就算是這輩子初次想讓姑娘原諒我,我明明連她的一根手指都還沒碰到。可是我並不感到氣惱,坦白說我還挺開心的。給心儀的她寫了「我不會讓妳被奪走」這樣的情話,讓我好想喝個爛醉再盡情地歌唱。才不想管臭青花魚在邊上嚷嚷著:「清酒……沒了?哪個快去拿清酒來——」

某個部下趕緊從後門出去拿清酒。真是的,我的部下怎麼會這麼狗腿?估計首領希望把太宰從武偵挖角回來的講法早已傳開了。青花魚在對面端起了麵碗,吸溜吸溜地喝著麵湯。被眼鏡仔斥責了,要他用湯匙好好地喝湯。話說這眼鏡仔對青花魚說話用的是命令語氣,果然是端的前輩架子?但看來也不太像。他還會把餐巾圍在對方胸前,告誡他別弄髒昂貴的新年和服。也不知他從哪生出來的餐巾,看來還真有人會隨身攜帶餐巾與調味品之類的東西付宴。

「唔、國木田君……我又不是小孩,不會弄髒和服。」太宰頓了一下,睜大眼睛,露出了打著小主意時的貓嘴表情道:「麵湯太滿了。濺出來的話,也沒辦法嘛。弄髒了和服,國木田君可以幫我脫下來❤新年的第一次喔。」

「噗——」我忍不住把清酒吐進了空的麵碗裡。

這條不知恥的青花魚說得很小聲,幾乎是耳語的程度。不是我想偷聽,誰叫幹部的座位就在重要賓客的附近呢?好在只有面紅耳赤的眼鏡仔與我聽見。這就是他永遠純潔美麗的一面?感覺令人害怕。比起從前他任何心狠手辣的謀略戰術都更加令人害怕。我以濕紙揩了下嘴角,看到臉上大寫著「羞恥度爆表→ 沒臉見人」的國木田用手刀劈了太宰的腦袋。啼笑皆非的我命部下收走了空碗,給賓客們上串烤拼盤、炒什錦蔬菜與雜煮,並且再多拿些清酒來。

如果有一天無論太宰怎麼胡鬧,國木田也不生氣的話,連橫濱港都要被封港了。內心吐槽著,我放鬆心情喝著清酒,心想雞肉串烤不錯,還挺鮮嫩的。此時看到新雙黑二人組出現在舞台上方。兩人均是一臉窘迫的行了禮,說著:「新雙黑上台一鞠躬。在此為各位獻上忘年會的第一個節目。」在年輕人特有的生澀中帶有些許令人疼愛的稚嫩氣質。我知道這兩個孩子是可造之材,作為接下雙黑名號的二人組,就讓我來看看他們的藝術天賦。畢竟在這個年代,黑幫光會逞兇鬥狠也是不行的。有個休閒愛好什麼的,陶冶性情也很重要。

中島拿出一把碧藍扇子,「唰」地一下打開了。以老氣橫秋的口吻道:「這種季節最適合吃年糕湯了。我可以一直吃,讓空碗堆到天上去。」

芥川也拿出一把朱紅扇子,沒有打開。只是「啪」地一下打了搭檔的肩膀。冷冷地提醒道:「要說『雜煮』,這個貪吃的笨蛋人虎。」

「笨蛋人虎」這四個字不能更嬌嗔好麼?!

我吃驚地向太宰使眼色,只見他面露微笑,帶著些許稱讚之意。而國木田似乎看不出笑點在哪,但是他很專心地欣賞著。我會覺得他很專心,是因為他的筷子上還夾著吃了一半的烤年糕。

中島露出討好的笑容,搔搔腦袋笑道:「對呢,要說『雜煮』,大家比較明白。我說芥川,港黑的雜煮是東京風味,放了方形的烤年糕,配菜有雞肉、小松菜與魚板等等,感覺挺豪華的。不過,放圓形煮年糕的雜煮也是很美味的,下次我們討論戰術時一起去吃吧。」

芥川面不改色的睞了對方一眼,嗔道:「你只顧著吃。就會讓空碗堆到天上去,把我都擋住了,還討論什麼。給你厲害的,你咋不上天呢?」

中島聞言,如春日暖陽般笑開了。答道:「我怎會看不見你。而且我很有肚量,吃完雜煮後再把芥川吃了也沒問題。芥川是裝在另一個胃袋☆」

臥槽,芥川用黑色羽織使出了羅生門。中島這下真要上天了。畢竟朝霧爸爸說過芥川必需要用黑色的外套才能使出羅生門,羽織就是日本傳統服飾的外套。我得分神想想別的東西,才能把視線從太宰身上移開。他是喝高了吧?!居然邊笑邊大力拍手,還將雙手圈在嘴邊道:「敦君給力啊!芥川君GET☆」

好吧。在我看來人虎少年這劇本也寫得不錯。邊表演邊訂下約會,不愧是臭青花魚的直傳弟子。芥川也是得了臭青花魚的真傳,那句「你咋不上天呢」真是可愛到令人不忍聽。至少我已經聽不下去了。正好我也想起身給首領倒杯酒,既然身為五大幹部之一,還是帶頭遵循傳統。紅葉姐的身邊坐著鏡花,我看她噓寒問暖都來不及,是沒有空給首領倒酒的。


12月31日 07:45PM
新雙黑的相聲結束後是紅葉姐、鏡花與愛麗絲的傳統舞蹈。我才在想首領到底把打扮好的愛麗絲藏哪兒去了,原來是讓她去練舞了。金髮碧眼的小姑娘換上和服跳起了傳統舞蹈,別有一番新意。我想起了我的姑娘,如果她跳起日本舞來不知會是怎樣的感覺?不過我現在沒有太多時間編織綺想,我得準備在紅葉姐她們之後上台。唉,這個登台順序簡直了,都不能讓人好好欣賞舞蹈。

油紙傘在身著桔梗色和服的紅葉姐手裡彷彿有生命似的,展現了女性纖細的情感與哀愁。冷色調原來也挺適合她,雖然不是初次看到她的油紙傘舞了,總是令人感到意猶未盡。年輕的孩子們可跳不出這種過來人的韻味。話說紅葉姐加入港黑之前的人生經歷對我而言也有不少謎團。哪天有機會再跟她喝酒敘敘舊。

再說說鏡花與愛麗絲這兩人雙手握著和服袖子跳舞的模樣,真是給咱們的忘年會錦上添花。這兩人的和服看來是紅葉姐選的料子,估計也是出自老店丹羽。不過依紅葉姐的個性,會在忘年會前一個月就把新年和服準備好了。愛麗絲很適合白藤色,與她平時華麗的大紅色洋裝予人的印象完全不同。鏡花的藤紫色和服感覺淡雅有致,就是黯淡了些。對於她的個人氣質而言,倒不會感覺格格不入。

日本舞環結結束了。大夥兒也差不多酒足飯飽。是時後拿出壓箱絕活,好好表現一番。一年一度的表演,我不擔心技藝生疏;一年來每晚抽時間練習,我只想展現成果。穿著和服表演可能比較有挑戰性,不過我已經用綁帶把和服的袖子給束起來了。現在我需要一個幫手,叫誰來好呢?不要叫青花魚。這是演出,又不是出任務。得找個懂得配合的正經人。不如就叫眼鏡仔了?看看他的能耐。

「國木田。上來吧。」我朝坐在太宰身邊的他招手。見他神情頗為訝異,眼中還有猶豫之色。我不禁笑道:「怕什麼?大過年的不會找你幹架。想讓你協助我的演出。」

「但是沒有排練過,沒問題麼?」什麼啊,原來他在擔心這個?是說這個眼鏡仔的呆萌恐怕不是一兩天的事了。需要排練的話,我還會選外人麼?

「安啦。你上台之後乖乖站著就好了。因為你是這個忘年會裡最顯眼的目標。」我大剌剌地衝著他招手。他與太宰對看了一眼,最後轉過身來向我點點頭。

我弄來一塊白樺樹製的木板,叫搞不清楚狀況的眼鏡仔後背貼著木板站好。隨後我冷笑了下,拿出了一把投擲用的專業飛刀,刀刃上有六個孔,銀色的刀身微微閃著寒光。眼前的人肉靶子這時好像突然明白了他的用途,卻沒有多問一句,也沒有從木板前逃開。他只是以嚴肅的目光緊盯著我,好似連我一眨眼一呼吸都會在他的觀察之下。好傢伙。一切開始變得有趣起來,比最初打算對青花魚擲飛刀的計劃有趣多了。畢竟對著想尋死的青花魚擲飛刀還挺無聊的。

台下青花魚似乎喊了句什麼,但是眼鏡仔沒有應他。雖然是個業餘者,倒是頗有自己正在演出的專業意識。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擲出第一把飛刀,那把刀不偏不倚地緊貼著他的右肩,插入了木板之中。

「好手勁。你總共準備了幾把刀?」那對澄澈的金棕色雙眼很給力。即使這聽來簡直像在廚房裡的對話。

「不太多,總共五把。」我笑道。「五把飛刀測試下你的膽量。據聞你是下一任武裝偵探社的社長——真是久仰大名了!!」

我陰著臉擲出第二把與第三把飛刀,卻不知自己為何會在此時想起他誇我穿和服的樣子好看。讓這個一根腸子通到底的老實人接受我惡質的玩笑邀約,還是有點過頭了。不過這個眼鏡仔一臉認真的「迎戰模式」,真令人欲罷不能。我側首瞥了眼台下的青花魚,那傢伙正以殺人般的目光凝視著我,看來是怕把我飛刀射進他的心上人的腦袋。真抱歉,要讓他失望了。兩把飛刀皆是乖巧地緊貼著他的心上人的耳側,連一絲血痕也沒有劃出來。

「還有兩把。」國木田沈聲道。很棒的聲音,簡直讓我想立馬帶他去拷問室。

但是我不會那麼做。真那麼做了,太宰一定會跟我翻臉。雖然我們幾乎沒給過彼此好臉色看,就像是油與水般無法融合,雙黑的名號幾年來也不是叫假的。我笑了起來。但不再是冷笑,而是平時游刃有餘的淺笑。

「你真是太棒了。」我舔了一下指間的刀刃,笑嘆著:「你是溫暖美味的餌食。對於我們道上的人而言,你的存在真有點不可思議。」

眼前的人肉靶子露出了詫異的神色,我則向他調皮地眨眨眼。真是久違地感到腎上腺素分泌了不少。我忍不住說了些調戲人的話,不過這又不會讓他少一塊肉。相比被他稱讚和服打扮好看而害羞又尷尬的我,這只是小意思了。

「這次要擦過你的頸項與頭頂。好好感受一下。」儘管嘴裡還留有年菜與雜煮溫吞的氣味,我的語氣已經變得有些難以克制了。

最後兩把飛刀自我的指尖疾射而出。但是還沒射中木板,就碰上某件事物。發出清脆的聲響後掉在舞台上。如我所料——太宰拿著盛年菜的三個木質底盤擋下了我的飛刀。我早就猜到他會拿這玩意兒來擋啦,畢竟雙黑的名號幾年來也不是叫假的。我笑出聲來,嘆道:「這只是餘興節目啦,又不會弄死他。」

「中也,別裝傻。這飛刀的邊緣很鋒利。」他誇張地嘆了一口氣。隨即對我露出了過去作為港黑最年輕最兇殘的幹部的神情。臥槽,真他媽令人懷念啊。

「罷了罷了。我本來只是打算在他的臉頰上劃出一道血痕,看來是碰不得了。」我笑著擺擺手,然後示意國木田與太宰一同來到我身邊。

我站在他們倆之間,主動拉住他們的手。臥了個大槽,這兩人難道把我當成大反派麼?竟然汗濕了掌心,還緊張地顫了下。可能我剛才演出的表情太逼真了吧。突然也覺得他們有點可憐。於是我悠哉地開口道:「謝幕啦。感謝武偵的青花魚與眼鏡仔臨時加入我的演出。天氣很冷,請大家注意保暖。還沒吃飽的慢慢吃,已經吃飽的準備一下。晚點要出門參拜了。」


(TBC)

---------------------------------------------------------------------------------------------------- 

(冗長的) 後記:
本系列內容的總字數(不含注意事項 & 後記)已經破萬了XDD…原本只是想寫點輕鬆小品,沒想到寫得很來勁,後篇還要拆成兩話。在後篇①裡面中也稍微表現出了一點玩心(笑)寫起來也挺有趣的。還不都是中也在升級時都會以挺微妙的語調感嘆:「這真是太棒了!」(捂臉,棒什麼啦你2333…)

新雙黑的相聲部分也描寫得挺開心的w 雖然跟國太文相比,我的敦芥文產量還挺少的,不過我一直挺喜歡這兩人的組合。順提,寫誰來誰大法好好好,在昨天我的一個小號迎來了新年新雙黑☆★ 話說我刷了二十六次初始,只有一個號抽到了兩個新年角色,這機率讓我明白了我的主號並不是特別非(茶)然後二十六次裡面,芥芥出現了五次,中也兩次,敦敦也是兩次。沒有宰,對,就是沒有宰。我有點懷疑我家的新年池裡究竟有沒有宰……不過我刷不動了囧 而且能有個號裡面有新年新雙黑,已經挺滿足的,準備把這個小號養起來。

你問之前抽到新年中也的小號?那個小號啊,又沈船了。除了新年中也,什麼也沒有了。還有個不小心來找新年中也玩的SSR檸檬,於是他們獲得了永久沈眠的權利XDD 下次更新的話,就是港黑的新年參拜啦。也會出現一些武偵的其他角色吧,那麼,下次見啦。新年活動結束了,大家好好休息。

最後,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謝謝所有認真看過我的文的同好們。有你們在真好 (◍′♡‵◍)
 ❤️❤️

评论(4)
热度(26)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