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寶石etc

{{ 國太民安.地久天長 ⬅️ }}
{{ 西皮潔癖.請勿KY ⬅️ }}

[文豪野犬][國太] 中原中也最長的一日《中篇》

※原作向+迷犬梗改編w
※本章含有部分敦芥劇情
前篇在此,久違的中也視角看國太(笑)
※收到了中也的催更,於是獻上中篇XDD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中原中也最長的一日《中篇》

12月31日 02:30PM
回到了總部的時候在門口有兩個眼熟的身影靜候。一個是遊擊隊隊長芥川,另一個是人虎少年。他們倆也換上了過年用的和服,打扮得十分正式。兩人的白色分趾鞋襪與白色襦袢感覺清爽潔淨,讓我想起自己幼時過年,紅葉姐總會為我張羅一身適合的打扮。如今我早已經到了可以自己決定的年紀,卻還是穿著首領送的新和服,想想這樣的生活可能會把我給寵壞了。搞不好等我結婚的時候,首領與紅葉姐還會對新娘與我的服飾打扮有不少意見。

我大概是有點感傷了?因為那條青花魚都好像找到了歸宿的模樣。瞧他在眼鏡仔的身邊將雙手探進對方的口袋,不知在找些什麼。這點像小孩玩鬧的舉動,竟然也能讓對方臉紅,是在演哪齣。算了,我決定大過年的還是別思考人生了。

芥川估計是怕冷,在藤鼠色和服的外面還披了件黑色羽織。岩井茶色繡有金線的袴與他的氣質挺合襯的。前些天他還在叨唸著過新年毫無意義可言,不過當他聽說可能收到太宰的紅包,便難以忽視傳統節日了。再看看人虎少年,他穿著御召茶色的和服加上白袴,白袴的底部的灰色部分帶有螢火般的金色小點。是時候給他們倆拍張照片吧。橫濱未來的守護者們,尚未成長茁壯的新枝。

大概是我的運氣吧?身邊總是聚集著以這條臭青花魚為中心的人們。芥川也好、人虎少年也罷,甚至是國木田都無法不被太宰影響自己的人生。換作是我,其實無論身邊是否有太宰這傢伙存在,我依舊會照自己的意思來過活。留下重要的,拋棄不必要的,如同捨棄一件破舊的髒衣服。


12月31日 02:45PM
五人一起寒喧了一陣子。除了似乎依舊無法在太宰面前態若自然的芥川,大家都堆著笑臉,講著客套話。國木田甚至給了芥川紅包,請他好好與人虎少年合作。平時對陌生人既冷淡又容易認生的芥川居然收下了。看來是在太宰面前不好推拒國木田的好意。只見他不太自在地答道:「只要人虎別扯我後腿。其餘無妨。」

一旁的人虎少年尷尬地搔搔腦袋笑著,沒有答腔。這時臭青花魚卻不甘寂寞地喊了一聲:「哇,真好呢!芥川君收到了國木田君的紅包。那麼,就由我來發紅包給敦君吧。作為前輩,偶爾也要好好慰勞你們一下才是。」

臭青花魚分明是從眼鏡仔的口袋裡掏錢,我看得一清二楚。在晚輩們面前欺負自家搭檔,這種榜樣還真做得出來。使人虎少年窘困地不知是否該收下這個紅包。就在我想插嘴的時候,國木田一個拳頭扣在太宰的頭頂上,笑罵道:「什麼叫作由你來發紅包給阿敦?別拿我的錢來擺闊,太宰。」

受此打擊後太宰扁了扁嘴,委屈地回應:「好痛,至少紅包袋是我自己準備的。國木田君別老是讓我在晚輩前面難堪。而且你是我的前輩,也要給我準備紅包。居然都沒有給我,唔唔唔……」

大過年也依舊這麼臭不要臉地撒賴的青花魚讓我與我的小夥伴們都驚呆了。眼看人虎少年已經無法開口吐槽,我想這孩子的秉性還挺純良的。所以能安心地待在太宰身邊吧。這個國木田看來是拿太宰一點辦法也沒有,估計連他身上最後一點油水也要被榨乾了。我再次想要插嘴的時候,卻注意到芥川上前了一步。

「太宰先生,我的紅包給您。」他的聲音清亮乾脆,沒有一絲猶豫。

「芥川君。你這是……」就是正在撒賴的青花魚也有點不知怎麼反應。

「失禮了。只是感覺您比我更需要國木田的紅包。」芥川的神情如此真摯,使得在場人士均不忍心開口吐槽他。

即使是對晚輩時而顯得沒心沒肺的太宰似乎也有點不忍心。他伸手撫摸了下芥川的黑髮,對雙目圓睜的少年微笑了下,沒有做出多餘的解釋。

原本愣在一邊的國木田回神了。他扶了下眼鏡,低聲向芥川道:「這是你的份,你就收下吧。我也有準備給太宰的份。」最後還是得讓國木田破費來收拾局面。這個眼鏡仔肯定沒有發現吧?他對芥川講話的口吻變得像自己人了。


12月31日 03:50PM
這世上的每個人肯定都有想逃避的時刻吧。即使我活到現在為止沒逃避過什麼,就是要與青花魚成為搭檔時我也只是聳聳肩又吐了舌頭。現在這一刻,我真的很想逃避掉。為什麼要玩兒「比手劃腳」啊?!什麼叫作「因為離晚餐有段時間,讓大家享用點心湯豆腐。單純地吃點心也有點無趣,所以來玩個小遊戲吧。」

總之不管我們想不想吃,都要為了贏得湯豆腐而參加「比手劃腳」這個小兒科的遊戲。地點是選在港黑的訓練室,平時訓練用的武器當然都收起來了。總共有五個題目可抽,不至於過分考驗我的耐性。聽說作為本次獎品的湯豆腐是由紅葉姐與鏡花共同製作。有「閃光湯豆腐」或者「黑暗湯豆腐」兩款可選擇。這種聽起來就像暗黑料理的名字到底是誰命名的?!

「那麼,請大家安靜。現在要開始抽題目了。」我看得出來中島有點緊張。因為他得以肢體語言表現出自己抽到的題目。

「動作快點,人虎。」另一邊,芥川也準備好演出了。按照我對他的了解,他會對這類無聊的餘興節目嗤之以鼻。但是不管幹什麼,他都不想輸給中島。

兩名少年看到題目後臉色一變。估計是這個題目不好表現?這倒是有點有趣了。我悄悄地瞥了眼青花魚與眼鏡仔,他們倆分明也是一臉好奇的模樣。那個眼鏡仔還想故作正經,老氣地抱怨了句遊戲很無聊。我看著他隱忍的模樣,差點沒笑出聲來。這傢伙真是令人看不膩。老天,我能理解太宰想總逗弄他的心情了。

好吧,儘管我不想吃那種名字微妙的湯豆腐,總得陪大家玩一下這個遊戲。於是我準備看看兩名少年怎麼表現。中島雖然神色有異,倒還算鎮定地朝芥川走去。出乎意料的是芥川也咬著嘴唇迎了上來。慢著,題目該不會是「幹架」吧?雖然我喜歡幹架,但是我可一點也不想看小夥伴幹架。

中島走到芥川前面,先用食指指著自己。太宰一見到他有這個舉動,立馬說:「中島敦?」

中島搖了搖頭。可是不一會兒,竟然又點了點頭。然而他鼓起了勇氣,開始指著芥川。然後又指著自己。不斷重複呆萌的動作。國木田竟然跟著犯蠢,以傻傻的聲調重複:「中島敦、芥川龍之介、中島敦、芥川龍之介……什麼意思?」

臥槽。那條青花魚在邊上笑出眼淚來了。他笑得花枝亂顫地倒進了眼鏡仔懷裡,呻吟道:「哦——我、我受不了啦……國木田君、好可愛喔❤」

看樣子這兩人準備棄權了吧。我頭疼地想著。不過我一時之間也看不出中島想表達什麼,總之我還喊了「月下獸」以及「羅生門」,換來少年們對我拼命搖頭。我感覺火氣都上來了,於是拍案大嚷:「你們能不能表演得有創意一點?就會這樣指來指去,站在對方身邊,除了『新雙黑』還能讓人想到啥?」

「中原先生,恭喜您答對了。」芥川漆黑的雙眼眨也不眨地望著我。

「中原先生,請收下『黑暗湯豆腐劵』三張。」中島以雙手恭敬地將兌換劵呈至我的面前。我只能瞠目結舌地收下了三張劵。


12月31日 04:30PM
「黑暗湯豆腐」竟然還滿好吃的。真是暗黑料理不可貌相啊。覺得碗裡的湯汁閃著螢光紫的光芒這種事我會說麼?不過我也沒打算一個人幹掉三碗,總之是分給新雙黑的兩人吃了。我幹嘛分給青花魚吃?至於眼鏡仔,我看他覺得陪著青花魚更重要。這兩人的閃光太強了吧,不吃閃光湯豆腐,簡直天怒人怨。如果不認識他們,肯定會說:「哦,國太嘛,國木田與太宰。希望他們結婚的人是有的。」

但是很不巧地我認識他們,姑且算是挺熟的。所以我會說:「哦,國太嘛。你注意點看,就曉得他們倆不會結婚。可是他們倆離不開彼此。那又有什麼辦法?」

好了。我也吃完了點心。輪到我與青花魚合作了。題目該不會是「舊雙黑」吧?如果是的話,我就直接海扁他一頓,估計芥川也會猜中了。我用面紙擦去嘴邊的豆腐渣,然後魚貫地抽出了題目。題目是「污濁」……真該死沒創意。

糟糕,我突然明白了中島想一直指著自己,然後再指著芥川的心情了。那種蠢事我可不幹。但我也不能發動異能力,連訓練室的屋頂都會被我轟飛的。但是要怎麼讓這幫看來一臉呆萌的傢伙猜到「污濁」?臭青花魚只會在一邊笑,而且開始學著中島的動作,笑瞇瞇地不斷地指著我了。

「中原中也?港黑幹部?」國木田,我說你還能更呆萌一點麼。

「中原先生?不對嗎……咳咳,失禮了。是『漆黑的小矮人』?耶,也不對嗎?我聽過一次太宰先生這麼叫中原先生。」芥川,你幫幫忙。這題目又不是臭青花魚出的。你怎麼也如此呆萌?跟國木田有的拼。

臥了個大槽。青花魚笑得趴到牆上去了,還不斷地拍著牆壁。

情急之下我開始指著暗黑湯豆腐的空碗。看來還有點螢光紫的碗感覺很難清洗,這樣多少能讓他們聯想到「污濁」吧?

「湯豆腐?不對麼……碗?洗碗?都不對啊。還是,中原你想再吃一碗湯豆腐?」老天爺,誰來幫我把這個臉上寫著「我很呆萌」的眼鏡仔給拖出去。

「空碗?不乾淨的空碗?哦喔,中原先生想點頭了。不過,好像不完全對,我再想想看……」人虎少年,現在只有你是我的救命稻草了。

芥川像想到什麼似地上前一把拉住中島的和服袖子,跟他咬耳朵。這是違規的。不過因為很萌,我就當作沒看到吧。畢竟他們再不快點猜出來,感覺我們五個就都過不了這「比手劃腳」的檻兒了。

「是『污濁』!」此時眼鏡仔竟然跌破所有人的眼鏡,喊出了正確答案。

看到我們一臉不明所以的表情,國木田咳了兩聲,嘆道:「我只是把所有有可能性的答案試過一遍。這樣總會對的。至於為何能猜到『污濁』,因為我也曉得你的異能力名為『污濁了的憂傷之中』。再加上阿敦給的提示『不乾淨』,這樣就很好猜了。」

太宰笑瞇瞇地捧起「閃光湯豆腐」,連領兌換劵的步驟都跳過了。在他們倆享用「閃光湯豆腐」片刻,我也抽空喝杯清茶。瞥了眼又悄悄地在咬耳朵的新雙黑,心想今年忘年會的前夕也夠熱鬧了。不過晚上我還準備了節目,看來會是漫長而熱鬧的一天。


(TBC)

---------------------------------------------------------------------------------------------------- 

(冗長的) 後記:
不騙你,這一刻我仍然想從迷犬出坑(汗笑)深深地感覺到自己的肝力都被迷犬吃掉了。不過多少還是產出一點氣氛比較活潑的更新吧。我沈船過,也見過沈船的玩家,也見過歐氣到抽到新年雙黑卻還想刷初始的玩家。到今天,我用SR以上確定劵出了SSR中也。很奇妙的是這是我第一次用這種劵抽到SSR,話說用R以上確定劵,我倒是抽中過兩次SSR(笑)

這一刻我想的還是等下體力恢復了,再去刷刷活動。不過也有點不知道自己幹嘛肝成這樣了。其實在隊上有了普敦之後已經不會那麼不好打了。可是我該趁這個機會出坑才對XDD|||||…而不是肝上加肝,往死裡肝。嘛,但是我所遇到的沈船了還努力不懈的勇士們告訴了我,你還能肝下去的(捂臉)

那麼說說這回的文,結果還沒到忘年會開始就先告一段落了(你夠)然後寫了很多平時不可能出現在文裡的橋段,例如芥芥把田田送的紅包給宰(笑)以及後半口胡豆腐湯素材的「比手劃腳」小遊戲,希望能搏君一笑吧2333…

肝力再起(不對)但是看到系統提醒體力恢復時感覺也被發糖XDD////…宰說著AP恢復了的樣子,但是他再不去上班,田田要生氣了(捂臉)我不禁想著也許過去都沒幾個人敢對宰生氣,或者覺得不該過分干涉宰的生活模式。然後也會有比較羅曼蒂克的想法,就是田田如果不喜歡宰,怎會一再為了他好而喋喋不休呢。如果你同事不好好吃飯,不好好上班,你會每天管他麼(笑)這麼一看,就曉得國太倆啊,是彼此吸引著的。我一直是這麼看的:)

最後,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謝謝所有認真看過我的文的同好們。有你們在真好 (◍′♡‵◍)
 ❤️❤️

评论(7)
热度(29)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