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寶石etc

{{ 國太民安.地久天長 ⬅️ }}
{{ 西皮潔癖.請勿KY ⬅️ }}

[文豪野犬][國太] 中原中也最長的一日《前篇》

※原作向+迷犬梗改編w
※微乙女向+久違的中也視角看國太(笑)
※獻給在迷犬裡加我好友的10隻中也XDD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中原中也最長的一日《前篇》

12月31日 07:30AM
得到了妳的電話,讓我夜不能寐。想想我們最後一次見面是在去年聖誕節。妳與我見過的所有女性都不同,在瞬間融入港黑的晚宴,辯才無礙地讓那條青花魚都快要接不上話。明明生得個美人胚子,卻脂粉不施地穿了男性的白西服。

我沒有打電話給妳。對我而言妳就像夢境,這麼快讓它成為真實,就與其他邂逅沒什麼不同了。就在今天早晨,我終於接到妳的電話。妳說:「新年快樂。」

於是我笑道:「還沒呢,還沒到新年。我親愛的姑娘。」

妳似乎心情不錯,也輕笑著道:「那麼,我是第一個向中也拜年的人。」


12月31日 09:45AM
坐在港黑的幹部室裡核對資料,之前入手的一批新的槍枝。然而,一早就有不少下屬向我拜年。阿貓阿狗見了我都要先拜年:「新年快樂,中原幹部。」

快九點的時候接到首領的內線,我不能免俗地向他拜年:「新年快樂,森先生。上次入手的槍枝,核對庫存無誤。今天下午的會議……」

即使森先生可能更希望我稱呼他首領,祝賀時還是稱呼姓氏有人情味。電話那頭的他老神在在地道:「新年快樂,會議延期。我準備好好地給愛麗絲打扮打扮。你中午去一趟丹羽。給你們訂製的和服好了。讓那些想放假的部下們早點放假。對了,你一個人拿不動的話,讓太宰君陪你去拿。」

慢著,為何有那隻臭青花魚的份?!他之前不是把首領送的大衣燒了。而且這樣我不就得先打電話給他了?!懷著種種疑問,我準備完成上面交待的事項。


12月31日 10:30AM
該死……大過年的,還是不要說不吉利的話。武偵的電話怎麼會那麼難打。居然讓老子打了十五分鍾還打不進去!總之,早上該確認的事項都完成了,也發了群發郵件給部下們,告訴他們沒有要緊事的話,三點就下班。我給自己煮了杯藍山,準備午休前再試一次。又撥了幾乎要背起來的號碼,去他的……通了。

「新春快樂,這裡是武裝偵探社。」聽來帶點硬質聲調的制式問候。不是太宰,也不是人虎少年。好像在哪聽過這個聲音?對了,是那個眼鏡仔國木田。

「叫太宰來聽電話。我是中原中也。」開門見山。再拖下去都十一點了。

「中原……!有何貴幹?太宰在趕報告。跟我說也一樣。」國木田的聲音顯得有些緊張。我想像了下苦哈哈地趕報告的青花魚,只覺得有點好玩。這傢伙的銳氣該不會都被這種溫吞吞的生活給磨光了吧。

「嘛,別緊張。新春快樂。」我喝了口我的藍山,繼續對他說道:「你曉得那間訂製和服的老店『丹羽』吧?你盯著他早點完成報告,中午十一點三十五分讓他到丹羽前面等我。逾時不候。」


12月31日 11:25AM
「夜寒風刺骨,眾人圍擠小麵攤,只求蕎麥麵。」(摘自《誹風柳多留》)

雖然現在不是夜晚,是中午。即使我個人不是特別喜歡蕎麥麵,日本人過新年果然要吃一餐冷麵。從麵店出來後接到國木田的電話,他告訴我太宰已經出發了。感覺這個國木田怎麼像管小孩一樣管太宰的……反正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就是帶臭青花魚去拿一套過年的和服而已。他也真是跟我槓上了。是想比賽誰先打電話給對方就輸了?簡直是高中女生吵架的戲碼。

我來到了丹羽門口,給和服店老闆送了兩個大紅包。包括了首領跟我準備的份。看來老態龍鍾的老闆一下子精神起來,雙眼異光迸射。他直向我道謝。並說可以再多給我們準備一套中等身材的若草色和服加黑袴。我心想這麼亮的色調是準備給誰穿呢?不過如果無人收下這件禮物,送此厚禮的老闆也挺尷尬的。

距離約定的時間又過了三分鐘,這才看到路口那邊有兩個高大的身影逐漸靠近。臥槽,眼鏡仔為什麼不請自來?但是看樣子就知道他是被太宰拖來的。不,該說是他拖著那條走路歪七扭八的臭青花魚趕過來的。也許我該跟他道個謝。

「國木田君……我想回去了。這裡好冷好難受喔。」青花魚感覺柔若無骨。

「不可以。好歹你趕完了報告,與人有約,怎可不赴約?」眼鏡仔感覺超兇。


12月31日 11:38AM
我中原中也活了二十二年,從來沒見過這麼黏人耍賴的臭青花魚。簡直沒眼看。

太宰睜大雙眼從下往上看著國木田說「好冷」的模樣,讓我感覺前搭檔還是像從前那般狡獪。他肯定覺得對方拿他這種小技倆一點辦法也沒有。沒多久國木田就拗不過太宰的要求,去了附近的便利商店買熱飲。我打量了下許久不見的太宰,以比冷麵更冰冷的聲音道:「早點完事,早點消失。你裝純良的樣子,快要成功地讓我把午飯給吐出來了。」

這句話成功地讓他把臉轉了過來。那雙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棕眼裡沒有一絲笑意,可是他的嘴角卻微微上翹著。他望著我一會兒,才以有點感嘆的語氣道:「中也,你難道沒有想與某人長相廝守的感情嗎?希望自己在對方眼前永遠純潔美麗。關鍵時刻又能果敢堅毅。戀愛中的男人被戀人所疼愛著,也能守護著自己的戀人。」

「嘔……行了行了,你別再說了。」我扶著店內樓梯的扶手,忍受著胃部的翻湧。太宰剛才說了些什麼?永遠純潔美麗?呃、不,我不能再想下去。

這時國木田回來了。我看到他遞了一罐熱檸檬茶給太宰,然後對嘟著嘴的太宰說一天不能喝超過三杯咖啡。跟著他來到我面前,也遞了一罐熱檸檬茶給我。我以有點吃驚的眼神望著他。他嘆了口氣,低聲道:「剛買的,沒時間下毒。」


12月31日 12:35PM
太宰的和服還挺適合他的。真沒想到首領給他訂製了蘇芳色的和服。我想他是個適合暗紅色的男人。配上檜木色的袴看來也挺不錯的。很襯他白淨的膚色。雖然這麼說來令我心裡有點不是滋味,他確實是個適合各式風格搭配的衣架子。儘管他穿上了這套行頭之後一臉不高興的樣子。我自然不是他肚裡的蛔蟲,可是以我跟他搭檔的歲月而言,我怎麼可能沒發現他不高興的原因。

這個自稱戀愛中的男人不想在心上人面前穿上首領送的和服。至於為何不想穿的理由就讓他保留在心裡也好。看看我自己的龍膽紫色和服與石灰色花紋袴,心想首領的品味還是挺不錯的。我在原地轉了一圈,加上跳了幾下。為的是試試這件袴活動起來方便與否。結果才停下來就聽到「呃」的一聲。一回頭就看到偵探社的眼鏡仔楞在那兒。我尷尬地不知說什麼才好,於是急道:「試試看這件和服是否方便活動而已。晚上忘年會的時候可能有活動。」

「請自便。」他笑了?他在笑話我?不,看來不像。只見他輕咳一聲,又道:「你與我想像中不同。得到好看的新衣也會開心。你穿這套和服挺好看的。」

這說的是什麼令人臉上發熱的話啊?!我還以為這種對白只會出現在九零年代的偶像劇裡面了。我掩面無語了一陣子,才難掩尷尬地對他說:「別淨是誇我了。你也撈不到任何好處。去看看青花魚……不、太宰的和服打扮如何?」

國木田怔了下,這才對我點點頭,轉身朝太宰試和服的更衣間走去。望著他的背影,我想太宰選擇跟這個直率卻又帶點遲鈍的男人交往,也許不那麼差。儘管我也說不上來好在那裡。想到他說我穿和服的樣子好看,心裡還是既害羞又尷尬。


12月31日 01:00PM
我差不多等了二十分鐘左右,才看到太宰緋紅著臉,穿著蘇芳色的和服彆扭地從更衣室出來。後面跟著整張臉紅得像煮熟的螃蟹的國木田,他穿著那件若草色的和服。我可不想問他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要還自己的腦袋一個清靜。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突然看到曾立下港黑最年輕最冷血的幹部傳說的男人晃著腦袋,以哀怨的口吻道:「我不想穿這個啦……國木田君好過分!」

被埋怨的一方看來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只是帶點安慰的口吻道:「別胡鬧了。收到這麼貴重的新年賀禮,還是好好穿上。要我幫你繫腰帶,我也繫了。」

繫、繫腰帶。

我怎麼不知道自己的前搭檔連和服的腰帶都繫不好?就算自己繫不好,請店裡的工作人員幫忙就行了。這個眼鏡仔簡直了,臭青花魚說什麼,他就信什麼?!

「穿了這件就得去參加港黑的忘年會了。說不定是個陷阱呢。對國木田君而言,讓我跳進陷阱裡也無妨?」青花魚表現出了女演員般矯飾的傷心模樣。

「太宰,我會陪著你。」不出三秒,眼鏡仔立馬上當了。我忍著想吐槽的心理,聽見他繼續說道:「沒想到竟然連我的和服也有準備。那我不去一趟也不成了。上門造訪前,我還得去買點謝禮。」

那不是專門準備給你穿的啦。這都是歪打正著。

我本來想直接說出來,但看著國木田的眼神,感到有些頭疼,說不出口了。邊上的太宰朝我眨了眨眼,看來一臉得逞的得意模樣。


(TBC)

---------------------------------------------------------------------------------------------------- 

(冗長的) 後記:
主號60級,8個SSR,沒有芥芥沒有中也,這週才出的敦敦。能一路打上來,我該好好慰勞一下自己XDD…以及感謝加我好友的10隻中也(笑)對於小隊裡有萬聖敦與SSR谷崎的我而言,友人中也給力啊 ( >﹏<。)~

主號能活到今天,是因為我在聖誕池裡出了SSR國太(淚)如今回想起來,這一定是命運吧☆ 聖誕池裡出自己喜歡的西皮真甜TAT////… 最值得紀念的是使用「寫誰來誰」大法之後來了死神宰(捂臉)順提SSR田田+死神宰+新年社長組成蒼屬性小隊挺好用的。在主號這裡每天各種被發糖w

小號12級,一發十連抽中了新年中也。目前存了753個異能石…兩個保底SSR都還沒抽。抱著希望,想再抽一次新年池。但也在想著二月估計會有情人池囧囧囧…好像不能為了出新年宰,砸光所有的異能石(掩面)

小號練級特別累又缺錢,好想把主號的錢給小號用(並不能)…不過小號這邊來了SR光屬性田田,戰鬥時總算不再那麼累人了。但是每天看到SR光屬性田田蹲在新年中也的身邊……我也是有點不能好囧囧囧////(汗笑)這麼說來,小號跟主號也有點平行世界的感覺呢>w<☆ 是另一個世界的故事。

最後說說故事本篇,下次回的內容會是港黑的忘年會(笑)等我肝出九重天就會寫續篇(霧)一月份的肝力感覺都被迷犬吃掉了(捂臉)

最後,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謝謝所有認真看過我的文的同好們。有你們在真好 (◍′♡‵◍) 
❤️❤️

评论(4)
热度(35)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