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寶石etc

{{ 國太民安.地久天長 ⬅️ }}
{{ 西皮潔癖.請勿KY ⬅️ }}

[文豪野犬][國太] With Love

※原作向+迷犬梗的躺地宰w
※給躺地宰逼出了偽.總裁田(捂臉)
※不過大至上是個溫馨甜蜜的短打XDD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With Love

這份寂寞 響徹心頭
是你讓它甦醒

這股愛意 冷卻之前
將我緊緊擁抱


* * *

偵探社門口的沙發送去家具商那兒維修了。原因是有女委託人發現了沙發表面的幾道小裂縫,好像還把她的絲襪勾破了。事發當時國木田君不住地向對方道歉,我能看出女委託人對他的正直誠懇感到尷尬,而不曉得說什麼才好。於是我語氣輕鬆地上前打圓場,告訴她我們會找到她的愛貓。並且將國木田君趁賣場打折時買的瑞士蓮巧克力送給了女委託人。她滿意地離去了。

不出我所料,其實女委託人的愛貓並未走失。她看來像是一名心思慎密,小心謹慎的女性。所以才會連沙發表面的小裂縫都注意到了。最後我利用了國木田君學貓叫的錄音,在委託人住所附近的綠化公園裡找到那隻白貓。白貓看來仍在尋找同類,於是我把白貓遞進國木田君懷裡,笑著說這就是另一隻大貓了。為了讓不斷尋找同類的白貓死心,我家搭檔在無法可想的情況下叫了一聲「喵唔——」。還在他懷裡的白貓露出受騙的神情,我忍不住捧腹大笑起來。尋貓事件就此圓滿地結束了。而我的腦袋上了吃了國木田君老大一記爆栗。

再說回沙發的事情上吧。我每天睡在上面,其實多少也是有點感覺。不過我既非豌豆公主,也沒有立場對不是自己的所有物挑三撿四,得睡且睡吧。現在暫時沒有沙發可睡了,中午午休的時候我想到會議室裡把兩張辦公椅併在一起睡,但是因為身高因素,這樣睡會令人腰酸背痛的。所以我放棄了睡在椅子上,而是拿了幾疊厚厚的舊報紙,還有大紙箱一起鋪在國木君的座位附近的地上,然後不顧一切地躺了下去。就算地面又冷又硬,倒也比睡在兩張椅子上那種腰部快被折斷的酸疼感要好一點。生得個子高又有一雙長腿,也有麻煩的時候。

大概是昨晚沒怎麼睡好,我一躺下來就感覺有點迷糊了。國木田君的座位附近挺乾淨的,而且有一股屬於他的綠茶古龍水的清香。如果能有個枕頭或者是毛毯之類的就更好了。沒有的話,就蓋著大衣睡一小會也成。話說這種感覺還挺有流浪味兒的,如果我在離開港黑之後沒有來到武偵,遲早有一天我會流落街頭。雖然並非害怕那樣的光景,寒冷會導致病痛,被疼痛折磨是我所不樂意的。

畢竟在地板上睡不太安穩,闔上眼不知多久之後,突然感到有一隻溫暖的大手撫上了額前。這股熟悉的體溫,是國木田君回來了。現在睜眼的話,就能看到他蹲在我身邊眉心緊蹙,一臉火大的樣子吧?如果我就這樣一直不起來,他可能會一把把我拎起來,再猛然摔出去。我熟知各種惹惱他的方式,然後以我自己的身子作為賭注,為我們製造了任何人也無法介入的空間。儘管是挨揍吧,在旁人眼裡的確是如此也好。國木田君並沒有真的讓我感到如此疼痛。他的小心翼翼與潔癖這兩點是永遠改不了的。

當他的手移到我身子上,我不禁吞嚥了下,感到口乾舌燥。哪邊?究竟是哪個部位會挨他的拳頭?也許我整個人會被他狠狠地拋向空中。就在我腦中浮想翻飛,國木田君卻很當心地以左臂支撐我身子的重心,然後再以右手拉住我,讓我坐了起來。我假裝失去重心,想往前倒下去,結果就這麼倒進了他的懷裡。

「沙發後天就會被送回來。別睡在地上,有礙觀瞻。」他輕拍著我的背心。

「嗯唔……國木田君好過分。居然說我躺在地上難看。」我的腦袋在他溫暖結實的胸膛前磨蹭著,雙手握住了他胸口的衣服。

「與其說難看,讓外人見著了不好。這兩天午休你趴著睡,我給你準備了枕頭。摸摸看,表面很柔軟滑順的。」我明明趴在他懷裡,他居然能硬是把枕頭給塞進我們之間,我一下子感覺有點不能好。

不過這個抹茶色的方形枕頭觸感確實很順手,大小合宜,整體感覺不錯。我抱著國木田君買給我的枕頭,側著腦袋想了下。他剛剛的話有些微妙。說我躺在地上讓外人見了不好。言下之意,就是沒有外人的時候我躺在地上也無妨。

這麼想著,我起身抱著枕頭來到正在收拾厚厚的報紙與大紙箱的戀人身後,連同枕頭一起緊貼在他背上,抱住了他的腰身。國木田君發出低沈的呼聲,似乎是被我突來的舉動給嚇到了。於是我將面頰在他的背脊上,輕聲道:「以後要在我們兩人的地方,我才能放鬆地躺在地上。這樣子國木田君會開心嗎?」

他沒有出聲,只是微微地點頭。我注意到他的耳輪變紅了。也能感覺到那熟悉的體溫慢慢地傳到自己身上。不止是身子,連內心也逐得暖和起來。他的大手自然而然地包覆住了我纏繞在他腰間的指尖。我聽見他嘆息著,低聲道:「你還是別躺在地上的好。太宰。」

我讓右手的五指輕巧地滑入戀人的指縫間,與他十指交纏。他輕顫了下,以平時我難以想像的疼惜口吻又道:「你的指尖總是有些冷。顯然你一點也不懂得照顧自己的身體。我又能拿你怎麼辦?」

戀人的語氣讓我感到面頰也熱了起來。我小聲地向他道歉。我真的不該只想吸引他的注意力,就躺在他位子附近的地上。就算我的本意不完全是如此,畢竟已經造成了他的擔憂。即使我一度很想看看國木田君為了我而失去冷靜,甚至是氣到吐血的樣子。我並不希望他認為我總是像個無法自理的孩子。

不過我明白眼前溫暖的背脊是我可以放心依靠的歸宿。我的國木田君是這麼好,會讓我很想說出更加任性的話語。於是我在他姆指的根部用力掐了一下,細聲道:「感覺好寂寞喔。國木田君每次責備我關心我的時候,我都會發自己是那麼地需要你呢。一定是你讓我心中的寂寞甦醒了。」

趁著辦公室沒有其他人在,我在戀人燙紅的耳輪上吻了一下。我要親在最顯紅潤的地方。那是因為我的碰觸才會變紅的。但是沒過多久,國木田君就掙開了我,轉過身來扣住了我的雙手。他的呼吸觸及了我的鼻尖,我睜大雙眼,露出一副大惑不解的純良模樣。只見他金棕色的雙眼映出了我的身影,以清晰到近乎令人刺痛的語調道:「下班後來我房裡。我會讓你不再寂寞。」

我本來是可以既羞澀又乖巧地應允他。不過瞧他說得那麼有自信,令我心中不禁感到一絲不滿。於是我瞇起雙眼,將嘴唇湊近自己的戀人,答道:「好色的嘛。這種總裁系的危險台詞……不太適合國木田君。」

不料他竟然紅著臉笑罵道:「傻瓜。想到哪裡去了?不是只有做色色的事。你想做些其他的休閒活動,我都會陪著你。但是,不可以自盡。」

自盡……在他看來算是我的休閒活動之一嗎?

我也紅著臉笑了起來。不是只有做色色的事呢。還有其他的休閒活動。然後我再次從正面緊緊抱住了戀人的腰身。真希望下班時間快點到。除了躺在國木田君的懷裡之外,我也有很多想跟他一起做的事情。例如一起做料理,或者照顧植物,一起看看書也好。看書看累了,果然還是繼續躺在國木田君的懷裡。


FIN

---------------------------------------------------------------------------------------------------- 

(簡短的) 後記:
原本是想吐槽一下《迷犬怪奇譚》裡面的「躺地宰」(笑)寫出來之後成了一篇挺溫馨的短打呢。宰真是個罪惡的男人啊XDD…我能懂得有人想包養他的心情。希望能讓他至少睡在軟一些的地方。捨不得讓他睡地上。

另外,田田沒有揍宰是因為午休時間本來就可以休息。休息好了,下午工作才有精神。順提一下,我在LOF待了三年半,從來沒在元旦更新同人文,這是初次在元旦更新呢。感覺似乎又會是致力產出的一年了(笑)

P.S. 標題取自LUNA SEA的歌曲「With Love」,引用了一部分歌詞。
   網易雲  油管 (LIVE)

最後,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謝謝所有認真看過我的文的同好們。有你們在真好 (◍′♡‵◍) 
❤️❤️

评论(4)
热度(39)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