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寶石etc

{{ 國太民安.地久天長 ⬅️ }}
{{ 西皮潔癖.請勿KY ⬅️ }}

[文豪野犬][國太] 戀人是聖誕老人

寫誰來誰,以及這個聖誕節最後的更新。
等會就要進入肝肝的過程,祝大家肝運昌隆ww

@黑眼圈聚集 
以及本文是贈送給黑眼圈的作品:)希望你會喜歡。

※原作向,田田聖誕老人與軟心宰
※傲嬌田&撒嬌宰聖誕節前夕的故事
※感覺看到了迷犬的台詞不是你的錯覺(笑)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戀人是聖誕老人

戀人是聖誕老人 真的是聖誕老人
追過了旋風
戀人是聖誕老人 高個子的聖誕老人
來到了我家

戀人是聖誕老人 真的是聖誕老人
懷抱著禮物
戀人是聖誕老人 看起來很冷的聖誕老人
從白雪的街道而來


* * *

還有兩天就是聖誕節了。武裝偵探社的窗戶上貼著直美與鏡花所準備的白色雪花以及聖誕樹的剪紙圖案。一早就來到偵探社辦公室太宰治瞥了眼窗戶,一面開心地哼著小調,一面打開不知為何留被國木田獨步留在桌面上的手帳。他順手拿起搭檔愛用的鋼筆,在十二月二十三日的預定事項愉快地加上「親愛的國木田君,讓我們一起度過LOVE LOVE的聖誕夜☆」

寫完之後太宰兀自竊笑。“LOVE LOVE”以及在語尾加星形之類的,已經是二十年前的技倆。以他的聰明才智,不會不曉得。但是他那老派的戀人特別容易為生活中的小細節感動,對於這類帶點甜蜜的小動作一點抵抗力也沒有。太宰時而覺得國木田在感情方面有點遲鈍,可是他也明白戀人不會看漏自己的一舉一動。

既然國木田愛用的手帳與鋼筆都在桌上,他應該不久就會回來。太宰這麼想著,隨即魚貫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他準備繕打並且列印出上週與上上週的任務報告。靠近年底了。即使平日視工作進度如無物的太宰,昨天看到不斷確認手帳,試圖維持忙中有序的國木田,也覺得有點不忍見到戀人如此煩惱。因為對方以懊惱的口吻在二十分鐘裡叨唸了三次:「真是的,這麼忙的時候還有狀況。」

太宰當時挺好奇在公司內部有什麼狀況,竟是國木田搞不定的?他躡手躡腳靠近對方身後,探頭想看戀人的手帳內容。卻發現對方警覺地合上手帳,吩咐他快去處理自己份內的工作。好奇心害死貓。儘管黑髮青年今天起了個大早,終於逮到機會快速地從頭到尾看了一遍對方手帳裡面的內容,卻沒有看到任何值得隱瞞的記事或者待辦事項。全是關於採買以及工作進度的記錄。

於是太宰安下心來在戀人的預定事項裡寫了撒嬌的話。寫完之後卻又覺得有些不太對勁。儘管他沒有在手帳上發現特別的字句或不熟悉的電話號碼,剛才快速翻閱時可能有所遺漏。這麼想著,他再翻了一遍戀人的手帳,隨即發現描述理想的女性形象那八頁內容都被劃掉了。在最後一頁寫著四個大字——順其自然。

看到那些整齊劃一的線條,分明是對著尺劃掉的。太宰沒來由地感到有些心悸。他想著如果國木田發現了並非理想,但適合一起過日子的女性,極有可能會選擇接受現實。只要收起他的過分潔癖,以及不接受理想形象可能幻滅的浪漫主義,下一任偵探社社長國木田確實也算是個不可多得的黃金單身漢。

「莫非國木田君瞞著我邂逅了普通的女性?即使我們目前維持戀人關係,他果然更喜歡性情柔順的女性。不過,我好像沒什麼立場埋怨他。昨天下午我也是一面逃避工作,一面對他嘟噥著想與美女一起殉情。腦袋上還吃了一記他的手刀。」繕打報告的工作是如此枯燥乏味,再加上辦公室裡只有自己一人,感到內心隱隱作痛的黑髮青年開始自言自語著。

畢竟身為男性,只要不是女性恐懼症,大都難以抗拒女性的魅力。太宰想到自己曾口若懸河地向國木田表示喜歡世上所有的女性,突然覺得有點後悔。這句一聽就知道是謊話的明顯試探,也只有他那木訥老實的戀人才會深信不疑。現在就連國中生都曉得「全部喜歡就是都稱不上愛」。

「如果國木田君與普通女性結婚,我也可以放心地與美女一起殉情了。現在就把『兩人一起度過LOVE LOVE的聖誕節』這句傻話給劃掉……」黑髮青年從筆桶裡拿出了尺。絲毫沒有發覺陷入熱戀中的自己口吻似乎有點哀傷。

話音方落。太宰聽到頗為急促的腳步聲自玄關傳來。大步邁出的步伐果斷有力,他一聽就曉得是國木田的腳步聲。

當戀人的身影映入眼簾的一刻,黑髮青年卻說不出話來了。他腦袋裡響起了一首老歌「戀人是聖誕老人」。眼前的國木田獨步確實一身聖誕老人的行頭——紅衣紅帽邊緣厚厚的白色滾邊與絨球、黑手套與素面黑靴子、毫不含糊的一嘴白鬍子再加上身後大大的禮物袋。如果他不是聖誕老人,那麼誰才是聖誕老人?

「國木田君……你今天打算這樣上班嗎?」太宰想起了「戀人是聖誕老人」歌詞裡的那句「高個子的聖誕老人」,頓時覺得不能好了。

「咳咳、當然不是。」國木田聖誕老人尷尬地清了清嗓子。他神情嚴肅地解釋:「我九點要到社長的友人的百貨公司支援,剛才在頂樓排練過了。以及我七點打電話到宿社叫你起床,無人接聽。你很少這麼早起,有特別的事情?」

一大早的太宰就感到腦子有點不好使了。他想著能有什麼特別的事?還不是受了你的影響,為了瞧一眼你的寶貝手帳。才會這麼早進公司。宿社的電話沒人接,怎麼不打我的手機?然而,他想到這裡才意識到自己的手上還拿著筆與尺,準備劃掉已經寫在對方手帳上那句語尾加星形的撒嬌話。頓覺有如五雷轟頂。心道:「糗大了……。看來『為愛糊塗』這句老話一點不假。」

眼見平時伶牙利齒的太宰默默無語,居然好像在認真工作的樣子,國木田心中陡然一驚。難道昨天責備對方不認真工作再加上一記手刀,讓自家搭檔突然開竅,曉得每日完成工作進度的重要性了?不過等他走近一些,就發現了太宰手上拿的是自己的手帳與鋼筆。於是啼笑皆非地道:「太宰,你這傢伙居然又拿我的手帳去惡作劇。都寫了些什麼?還不讓我瞧瞧。」

「不、不可以。」太宰知道就算劃掉內容也來不及了。於是他急忙把手帳闔上,緊緊地抱在懷裡。濕潤欲滴的棕眼盯著伸出手來的戀人,露出小動物般茫然失措的神情,細聲重覆著:「不可以。國木田君好過分……」

棕髮青年感覺有點猜不透戀人的心思。只覺得對方既然寫在自己的手帳上,不就是希望被自己看到?又何來過分之說。不過他也發現太宰一臉惴惴不安的神情,於是他原本想拿回手帳的手停了下來。

雖然國木田不清楚箇中原因,不過他必需趕搭福澤的友人派來的接送車。否則在九點之前到不了對方的百貨公司。他將戴著手套的大手輕覆在戀人黑髮蓬鬆的腦袋上,搓揉了幾下。不料,太宰纖細的雙肩像是觸電般顫抖起來。於是他輕撫著戀人鬆軟的黑髮,低聲安撫道:「好吧。也不急在這一刻。我的『理想』寄放在你這裡,好好保管。我得出發了。預計中午十二點半回來。午餐想吃什麼?」

國木田看似是急驚風的性格,在必要的時刻甚至會氣惱地當街教訓太宰,掐著他的脖子前後搖晃。對於太宰而言,這點在他人眼中頗為過激的接觸,倒是能讓他感受到自家搭檔的目光不曾離開過自己身上。如今,連這點微妙的情緒轉變也被對方被查覺了。黑髮青年感到心中十分不好受。

這一刻還專注地凝視著他的金棕色雙眼,撫摸著他的頭髮的大手,是否在某一天會屬於一位陌生的女性?太宰很清楚對於完全沒有把握的競爭,早點抽身才是明智之舉。可是他仍舊抱著一絲期待,希望國木田也是眷戀著他,卻又說不出口。最後他面露淒楚,下定決心般抬頭答道:「不要了。我只要國木田君。」

正撫摸著太宰的黑髮的國木田一聽,本能地斥責道:「胡鬧。怎能不吃午餐。」隨及又顯得相當不好意思的模樣,紅著臉道:「又不是永遠不回來,你要乖乖地待在辦公室等我。聽見了麼,太宰?」

就在棕髮青年收回手的同時,眼前的戀人竟然抱著手帳潸然淚下。他被對方這種沈靜傷感的模樣給嚇了一跳,不知如何才好。在他的印象裡太宰很少流淚,時而會在眾人感到沈痛害怕的時刻冷靜以對。他又想到太宰無論於公於私都保持從容
不迫的態度,彷彿總能置身事外。怎麼自己一句話竟然惹得他淚漣漣的。

於心不忍的國木田再次靠近了敏感的戀人。時間不容他重新整裝,於是他就著一嘴白鬍子,親吻那白皙面頰上的淚痕。太宰也被這突來的吻給嚇了一跳,在感覺有點麻癢的片刻發出了不知所措又帶點撒嬌的「嗯唔」聲。他細聲呼喚著戀人的名字,也不準備擦去滑落至唇邊的淚珠,只是將那本封面上有著「理想」兩字的手帳給緊緊地抱在懷裡。

看見戀人如此惹人憐愛的模樣,國木田禁不住抱住他那黑髮蓬鬆的腦袋。輕啄著那被淚水濡濕的美麗棕眼與柔嫩面頰。在他的撫慰之下太宰逐漸平靜下來,也找回了自己的聲音。終於開口道:「沒事了、國木田君……你不是準備出門嗎?可以放心出門了。路上小心,我會在辦公室等你回來。」

國木田在出門前還回頭確認了三次太宰的狀況。每次他一回頭,就會看到戀人有點落寞似地對他微笑,告訴他可以放心出門。


* * *

棕髮青年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乘上接送車,來到社長的友人的百貨公司。當他扛著大禮物袋乘上電梯來到指定樓層,準備表現排練多時的「呵呵呵——」笑聲,結果卻發現了意想不到的光景。

三名戴安全帽的犯人持槍挾持了兩名小女孩。她們的雙親心急如焚卻毫無辦法。只能按照犯人所說,交出身上所有的財物。接著犯人A又把槍口轉向了巧克力專櫃的櫃姐,命令她將收銀機中的鈔票全部拿出來。

就在此時犯人B發現了從電梯口進來的聖誕老人,隨即用槍指著他道:「臥槽,居然有聖誕老人啊。真不巧,現在可不是他媽送禮的時候。雙手舉過肩!給我去那邊面壁站著!不然可有你受的。」

「呵呵呵——抱歉,老人家耳朵不太好,你說什麼?」國木田立一面與犯人B打馬虎眼,一面伺機而動。他迅速地觀察了下現場狀況。在腦內擬定了計劃。

犯人B看到這聖誕老人居然不聽命面壁,頓時心頭火起,用槍抵著他的背心罵道:「呵呵呵個鬼。戴個假鬍子,裝他媽聖誕老人!把老子當白痴?快給我舉起手,不然『砰』一聲,就少一隻手。」

高個子的聖誕老人在心中嘆了一口氣。他拋下了禮物袋,在假裝準備面壁的之際突然轉過身來,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間握住了犯人B的手笑道:「呵呵呵——我的手帳上可沒有寫著要讓你們逃走。」

我們腕力過人的聖誕老人,一把奪過了對方手上的槍,跟著一個四方摔就把犯人B給摔得人仰馬翻。他以槍指著還仰躺在地,爬不起來的犯人B道:「不許動。快叫你的夥伴放了那兩名小女孩,並且歸還所有贓款。」

另外兩名犯人不禁哈哈大笑起來。犯人C撫著幾乎是笑到抽筋的肚皮,舉槍對準聖誕老人道:「白痴啊你!你只有一把槍,還想單挑我們,你會死得很難看!」

高個子的聖誕老人笑而不語。即使雪白的鬍子遮住了他豐潤的雙唇,依舊能從那對金棕色的眼眸裡看出帶著餘裕的笑意。他從口袋裡掏出兩張筆記紙與一副特殊的墨鏡,淡淡地道:「父母沒有教過你們罵別人白痴的人,自己才是白痴麼?」跟著中氣十足地喊出:「獨步吟客——閃光彈!!」

「臥槽!!這聖誕老人竟然是異能力者!!」兩名犯人驚叫著,同時發現他們的視覺被強光給剝奪了,情急之下就想胡亂開槍。不過聖誕老人不會給他們機會這麼做了。他的手帳上自然也沒有寫著要讓犯人胡來。

「獨步吟客——鐵線槍!!」在這中氣十足的喊聲之下,只聽得犯人們被鐵線槍投射而出的粗鐵線給纏住。很快地他們只剩下一張嘴能破口大罵,再也沒有其他作惡的法子了。於是我們的聖誕老人拿出手機報了警。


* * *

時間是中午十一四十五分,國木田由百貨公司正門走出。他還來不及脫掉那身聖誕老人的經典行頭,就注意到由正前方飛撲而來的太宰,而把自己的戀人抱了個滿懷。因為國木田依舊是一身聖誕老人的打扮,街上也沒什麼人注意他們,還以為是百貨公司的活動。有些小朋友叫媽媽帶他們也過去給聖誕老人抱抱而已。

黑髮青年緊貼在自己的戀人胸前,輕聲道:「抱歉……國木田君,我不該拿走你的手帳。從新聞上看到你遇到危險了。」他的聲音聽起來有帶點沙啞,還帶著之前哭過的感覺。

懷抱著戀人的棕髮青年有點尷尬地笑了,朗聲道:「也不是什麼大事。三個連槍都用不好的笨賊而已。」他享受著與戀人擁抱的溫存,頓了一下,又道:「你帶過來了?現在可以讓我看看你寫在手帳上的內容了吧?」

太宰在國木田的擁抱之下緋紅著臉,取出了封面上有著「理想」兩字的手帳交給自己的戀人。為了掩示害羞,他開始小聲地嘟噥著:「國木田君如果以後和普通的女性開始交往了,要第一個告訴我。我們可以和平地分手。然後我再來跟美女筆友談談殉情一事——等、等一下,國木田君……?!」

國木田狠狠瞪了戀人一眼,帶著怒意在那白玉似地耳廓邊上沈聲道:「閉嘴。」隨即一把摘掉自己的假鬍子,攔腰一抱,彷彿嚙咬一般吻住了對方紅潤的薄唇。在太宰開始喘息的片刻,他稍微挪出一點距離,在唇舌交纏之間怒道:「你每天看我的手帳,怎麼還看不懂?我寫『順其自然』,都是為了你。你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當著我的面說要跟美女筆友一起殉情?!」

太宰被吻腫了的薄唇與茫然的雙眼看上去十分誘人,國木田想著得把持住才行。沒過多久太宰的雙眼恢復了光亮,先前的迷茫一掃而空。他甜笑道:「沒有美女筆友,只有國木田君喔。我說過了,我只要國木田君……究竟是誰不懂呢。」

「太宰,你這傢伙……別再老是讓我擔心了。聖誕快樂。」國木田一把抱住了他,像抱小孩那般將他舉了起來。此舉讓他的戀人發出了開心的驚呼。

「聖誕快樂,我的聖誕老人☆明年也請多多指教。那句『我的手帳上可沒有寫著要讓你們逃走』有危險味喔——」被國木田抱得雙腳離地的太宰甜甜一笑。

遠處不知哪一家唱片行播放著“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太宰沈醉在國木田的懷抱裡。已是看不見其他事物了。


FIN

---------------------------------------------------------------------------------------------------- 

(冗長的) 後記:
本文是送給黑眼圈的聖誕文,跟預定好的點梗不同,真是抱歉> < 不過我個人還是對於撞梗,還有點文的梗重覆了這種事比較敏感,以前有過一些不好的經驗。所以請見諒。以及請收下這篇聖誕老人田田 & 軟心宰的賀文吧ww

這邊來破梗一下,有玩《迷犬怪奇譚》而且有使用過SSR國木田的話,應該都會感到各種羞恥PLAY(捂臉),首先進入主畫面他時說的三句話都跟宰有關XDD…列表如下:
「這不是計劃表,是理想。」(怒)
「我的人生目標裡,可沒有寫著工作搭檔是自殺狂魔這一條!」(很怒)
「居然在這種地方,這個蠢貨(唐変木)!」(炒雞怒)

可想而知,用田田領頭,有時肝累了,然後被「這個蠢貨!」嚇醒了ww
以及在戰鬥中他會動不動就說:「真是的,在這麼忙的時候(還出狀況)。」
讓人感覺他超級不想戰鬥,超級想回辦公室去拼命加班的好麼XDD…

還有「我的手帳上可沒寫著要讓你們逃跑!」這句倒是挺給力的(笑)

選擇戰鬥前會聽到「趕緊去工作,太宰!!」(炒雞怒)

這個後記怎麼回事,簡直羞恥PLAY……(捂臉)那麼,我要去肝迷犬了。祝大家食用愉快,希望你們會喜歡這個聖誕老人田田 & 軟心宰的組合>w<

P.S. 標題取自日語歌曲「恋人はサンタクロース」,引用了一部分歌詞。
   網易雲  油管 (LIVE)

最後,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謝謝所有認真看過我的文的同好們。有你們在真好 (◍′♡‵◍) 
❤️❤️

评论(5)
热度(39)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