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寶石etc

{{ 國太民安.地久天長 ⬅️ }}
{{ 西皮潔癖.請勿KY ⬅️ }}

[寶石之國][老師中心] STORY TELLER

{{聖誕快樂☆新年如意}}
作家金剛中心+粉領族設定的鑽石組/脆皮組。
提早兩天放出賀文,希望能有脆皮點心吃 (ฅ´ω`ฅ)

※設定延用《Home與《ARE YOU SLEEPING?
※基本上描述金剛老師與小寶石們的聖誕夜
※安特庫有登場,王與老師的內容在結尾部分。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STORY TELLER

我早該知道妳不是仙女,而是一位女王。

就是女王,在心儀的男性面前也是一名女性。


* * *

金剛記得自己坐在車裡。四周不知為何有股令人暈眩的香氣,彷彿揉合了鳳梨、芒果與荔枝等多種熱帶水果爛熟發酵的濕潤氣味。簡直讓他像半張臉浸潤在水果酒裡似的。不過好在不至於感到呼吸困難。

朦朧之中他感到被一件微涼的事物觸及面頰。定睛一看,是一雙白的近乎透明的纖纖玉手。那雙手的觸感有點微妙,不像人類般溫暖。水點似的輕柔指尖是少女般可人的粉紅。同時除了她那試探性的指尖以外,還有柔軟的果凍狀物體觸及了他的肌膚。他伸手擋了下,隨即發現那是自她鬢邊垂下的髮絲。

「金剛先生,聖誕夜晚上九點老地方見。逾時不後。」她笑語如歌。

「這位女士,妳認得我?」他試著靠近,卻突然遭到一片透明的牆阻隔。

他詫異地望著周身暈光的粉紅身影,卻無法看清她的模樣,也想不起她的芳名。對方顯然不是人類,但也沒有加害於他的意圖,所以他並不感到害怕。她的聲音好似一個快樂的小女孩,但是語氣則像個女王。這讓他有些想發笑,可是卻覺得不是笑的場合。她的邀請口吻是如此正式,讓他不能有所輕忽。

似乎穿著以鯨魚骨裙撐撐起的粉紅蓬裙的她,以柔軟的身姿在原地舞動著。當她開始像在跳華爾滋般旋轉著,隨著那在暈光中搖曳生姿的舞步,金剛幾乎無法以肉眼掌握她的位置。但是他彷彿在很久很久之前就認識她。他想著自己在聖誕夜沒有特別的預定,明明可以答應這個約會,又為什麼不呢?

「老地方見,溫特里克斯斯。」在他說出這個繞口的名字時聽到了另一個聲音。


「老師?金剛老師……您不要緊吧?」他清醒時看到一張近在咫尺的臉,銀髮之下狹長的冰藍雙眼裡寫滿了關切與擔憂。

扶著額頭,慢慢坐直身子的金剛瞥見身邊的助理安特庫,定了定神,微微頷首。後者隨即十分麻利地遞過裝著熱茶的保溫瓶與熱毛巾。接過了這些令人感到溫暖的事物,前者開口道謝,但是沒有做出多餘的解釋。畢竟再過兩天這名凡事盡心盡力為他打點的助理就要離職了。他不想讓對方過分操心。

「能為老師泡茶也是最後一次了。我在普洱茶裡面加了枸杞與菊花。老師還記得我第一天來報到時的事情麼?那時您給我的茶葉就是普洱茶。在此之後有幸為您工作了三年。現在我也要準備到學姐服務的出版社就職了……」安特庫以敘事般的平靜口吻說著說著,雙肩顫抖了起來。她終於無法再維持平靜。

「安特庫,轉換跑道之後要維持一貫認真的態度。妳一定會成為出色的出版人,老師不會看走眼。快要到簽書會的會場了,我一個人進去就好。妳先在車上休息一會,擦擦眼淚。」金剛語氣溫和地安撫著自己的助理,然後輕輕地將一個飾有銀緞帶與白紙花的深藍色紙盒放在對方大腿上。

禮物的重量使的安特庫的燈芯絨白長褲增加了些許皺折。面上掛著透明淚痕的她一下子愣住了。只見她將兩手放在禮物的上方,卻怎麼也括不得拆開上面的銀色緞帶。她低著頭想把這意外的驚喜看個清楚,但在淚眼矇矓之間又擔心讓淚水落在了禮物盒上。末了,她紅著眼眶抬起頭來笑道:「我、我也有禮物想給老師。可是讓您拿著禮物去簽書會也不方便吧?等您回來時請收下我的禮物。」

銀髮助理充滿欣喜的語氣猶如一串跳躍的音符,驅散了冬季空氣的寒意。她的話讓當已經下車的當紅作家又不忍心地回過頭來,低聲道:「聖誕快樂,安特庫。我優先收下妳的禮物。妳為我盡心盡力工作三年,現在還為我準備了聖誕禮物,除非是比我的體重還重的禮物,不然我都可以帶著它。」

安特庫慎重地將飾有黑色緞帶蝴蝶的米色紙袋以雙手遞給金剛。站在車外的他彎下身來,讓自己的視線與她齊平。他態若自然地表示:「準備打開了。」

一個鑲著銀色鍊子的彎刀形鍍銀墜子躺在金剛那寬厚的掌心中。他二話不說地將禮物戴上,正好也與他的黑色風衣及鐵灰色毛線衣挺合襯的。安特庫的藍眼睛睜得大大的,終於忍不住拿出手機,要求給金剛拍一張戴著鍊子的相片。

拍完相片之後,金剛獨自前往了簽書會會場。待在車上的安特庫這才用面紙抹去淚水,再以濕紙巾與面紙清潔雙手。如此正經八百的舉動讓被她遺忘的司機大叔都不好意思再看下去了。很會看氣氛的司機大叔說要下車轉轉,活動活動筋骨。被獨自留在車上的她才小心翼翼地解開了禮物上的銀緞帶,輕手輕腳地揭開深藍色盒蓋——白色襯裡上有一枚黑白相間的瑪瑙石戒指。

雖然安特庫不大明白金剛怎麼會送她戒指,她滿心歡喜地將瑪瑙石戒指戴在左手食指上,湊近素淨的唇邊親吻著。她的表情彷彿在朝聖一般,打算今生今世都獨自保有這個秘密。如果只是戀愛的話,也許能更輕鬆詼諧一些。就算告白失敗,心中的傷痕總有平復的一日。不過這對她而言不是戀愛,已經是確立人生道路的基石了。她以右手姆指輕撫摩娑著光潤的戒指表面,輕聲道:「聖誕快樂,金剛老師,願您在聖誕佳節達成心願。」

不知何時,車窗外飄起鵝毛般的細雪。有隻看似匆忙松鼠自樹上失足落下,一下子掉在了車頂上。安特庫打了車門,在飛雪中將手伸向跌落的松鼠。不過那隻松鼠很快地起身,跳上了較低的行道樹枝椏。車頂上只留下了被匆匆離去的過客所遺下的一枚圓栗子。於是她拾起了眼前的圓栗子,向灰濛濛的天空祈禱著。


* * *

進入會場後金剛受到書迷熱烈的掌聲迎接,其中不乏許多打扮入時的年輕女子。他有些訝異地就定位,環視了下在場的眾人,拿起麥克風道:「感謝各位前百忙之中抽空前來參加在下的簽書會。每人皆可獲得《愛與孤獨的迷思》書籤一套。近期寒流來襲,請注意保暖。會場的暖氣開得有點強,容易過敏的朋友,請自行注意添加或減少衣物。」

偌大的會場安靜無聲,連一根銀針落地都聽得見。書迷們都沒有想到在自己心中高深莫測的「金剛老師」一開口說話竟是如此普通。再加上金剛本身並沒有為簽書會請來主持人,所以氣氛有點冷了下來。好在大部分來參加簽書會的讀者目的都是讓作者在書上簽名,所以沒有引起抱怨聲浪。

排在二十名讀者群隊伍尾端的波爾茨不禁踮起了腳尖。穿著橄欖色皮外套、白色皮褲與小牛皮短靴的她個子雖高,卻也難以在隔了十九個「阻礙」的情況下看清金剛的面孔,只能聽到斷續的交談聲。當她聽到有讀者提問金剛的下一本著作是哪種類型的題材,以及會在何時發售,那頭被鑽石以白色蓬蓬髮帶束起的大馬尾一下子倒豎起來。

「居然劈頭就問新作?在老師的官網正式公開前是商業機密!」她直言不諱。

「波爾茨、好了好了……簽書會的通知上也會沒寫不許問嘛。」一旁戴著黑色細髮箍的鑽石勸阻著戀人。她曉得對方並沒有發火,只是說出事實而已。

波爾茨側首望著鑽石,後者身著白色羊毛披肩、有蕾絲花邊的領子露在淡紫色混紡羊毛衣的外邊,可可色的長裙讓她看起來十分乖巧。鑽石展露了溫婉的笑靨,像極了進口卡片上的水彩畫天使。即使這名迷人的天使是自己交往五年的戀人,她也在瞬間感到一陣難解的悸動。

美麗多情的鑽石打從大學時代起就是校花,是同學們的夢中情人。最初波爾茨是在歡迎新生的迎新會上見到對方。幾乎大部分新生都在竊竊私語:「看啊,那就是廣告傳播系傳聞中的鑽石學姐。她曾經拍過月人桃子加味水的廣告,在YZB上有超過三十萬點擊數。真人更漂亮呢,不曉得她會是哪個新生的學伴?」

當時波爾茨只覺得眼前出現了一個閃亮無比的身影。過去她亦曾看過其他好看的女子,但是鑽石不同。不同的點在於只要鑽石一笑,周圍的空氣都變得柔和了。於是波爾茨起身向前跨出一步,紮成馬尾的黑長髮在自信的步伐中幾乎被春風刮成一道直線。因為身高優勢,有如鶴立雞群的她伸出左手食指,直直指向鑽石粉雕玉琢的臉龐,朗聲道:「鑽石學姐,妳好。我是廣告傳播系一年級生波爾茨。想讓妳成為我的學伴,需要哪些條件?」

在場的其他新生全愣住了。學長姐們想開口維持秩序,卻也不知說點什麼才好。只見鑽石有如受驚的白兔,左手緊握著靠在胸前,白淨臉龐與小巧鼻尖卻透出了紅暈。在眾目睽睽下她不太自在地撥開頰邊的晶瑩髮絲,笑道:「請多多指教,波爾茨學妹。嗯,如果是問與我一組的條件嘛……儘量別讓我感到無趣空虛就好。還有,經常與我一起參與校內或者系上的活動就可以了。」

陷入回憶的波爾茨停在原地,凝視著戀人的笑臉。鑽石看到排在她倆前面的讀者紛紛向前移動,於是無言地做出將手放在額頭上,身子向前傾的俏皮舉動。如夢初醒的波爾茨眨了眨眼,隨即一把拉住戀人的手往前走去。被握住了手的一方輕笑著提醒道:「就快要輪到我們了。你想好要對金剛老師說的話了?每個人只有三分鐘,我們前面排了十九人,也等了將近一小時。」

聽到戀人這麼說,波爾茨微蹙著眉回頭答道:「腳酸了?我可以抱著妳走。」

會場中讀者人數大幅減少,他們大部分已得到簽名,並且也與金剛說過話。於是在工作人員的引導下出去了。儘管如此,鑽石的俏臉還是微微地紅了起來。不一會兒,她像是下定決心般抬起頭柔聲道:「妳敢抱著我走,我就會配合。」

戀人好強的答覆讓波爾茨眉間的皺褶抽搐了下。她不發一語地拿過了對方手上七彩絨毛的提包,與自己的黑色背包一同掛在右肩上。他將鑽石攔腰抱起,扛在看來瘦削卻十分有力的左肩上。如此「肩負重荷」的情況下波爾茨依舊面不改色地來到了金剛面前。

「不是這樣抱的吧……好像在逃命一樣。」鑽石被蹙著眉的戀人抗在肩上時發出了小小的抗議。對她而言,只希望能停留在被戀人抱起的瞬間。

「沒辦法。我得騰出一隻手拿書,」波爾茨淡淡地答了句,隨即轉向了面露訝異之色的金剛解釋道:「金剛老師,您好。我是您的忠實書迷。抱歉要在有點忙亂的狀態下請您簽名,對的,麻煩您簽在書籍的扉頁上。我很喜歡這本《愛與孤獨的迷思》,對『孤獨』這種人皆有之的感受有著十分獨特的解讀。另外,在隆冬時分希望老師保重身體。期待您的下一本著作。」

金剛以簽字筆在淡藍的扉頁上寫下了名字。隨即答覆:「謝謝妳。請告訴我妳的名字,我要在旁邊寫下是給妳的簽名。」

波爾茨聞言,猶豫了數秒。在她肩上的鑽石輕聲答道:「請讓我代替她回答。她的名字是『波爾茨』,就是『黑鑽石』的英語。也被稱作『圓粒金剛石』。」

「鑽石!妳……」感到尷尬的波爾茨才發覺自己真是小覷了戀人的溝通能力。

「不要緊,是金剛老師親自尋問的。」鑽石笑語如珠,聲音甜美。她頓了下,又道:「親愛的,麻煩妳轉個身。我總不能背對著妳尊敬的老師說話。金剛老師,請問也可以寫上『給鑽石』嗎?就是『鑽石恆久遠』的『鑽石』。」

已經放棄解釋的波爾茨把鑽石從肩上給「抱」下來。她也不想讓戀人繼續背對著金剛。她們是留在會場的書最後一組迷,感覺應該能與金剛說幾句話。鑽石瞄到原本在維持秩序與計時的工作人員走開了,而且也悄悄地告訴了波爾茨。

「妳們倆等了很久。看來是下班後直接過來的?等了將近一小時,辛苦了。在這聖誕前夕的傍晚還來參加簽書會也不容易。聖誕快樂,波爾茨以及鑽石。」金剛在淡藍的扉頁上寫下了兩人的名字,以及給這對情侶的聖誕祝福。再將給她們的贈品《愛與孤獨的迷思》書籤套組一齊附上。

波爾茨感動地接過了自己的書,開心地答道:「聖誕快樂,金剛老師。」

鑽石則拿出準備好的賀卡,裡面有波爾茨與她的屬名。波爾茨一看到這張卡片就有點緊張起來,鑽石卻笑瞇瞇地以雙手把卡片遞給金剛,愉快地說著:「願您有個美好的白色聖誕夜,金剛老師。我與波爾茨一樣喜歡您的著作。」

她們倆離開之後金剛將卡片收進隨身背包裡。這時工作人員才從外頭進來,手上拿著安特庫準備的熱茶。金剛想著是時候回到車上了。早點回去,也好讓安特庫早些下班休息。在他起身背上背包時突然聞到了一股若有似無的香氣。彷彿揉合了鳳梨、芒果與荔枝等多種熱帶水果爛熟發酵的濕潤氣味。但是味道很淡,不像在夢境裡那般濃郁。

他感到自己好像忘了些什麼。似乎忘記了某個名字,忘記了某個約定。已經完成了今天最後的工作,為何會這麼想?在這個當下他仍然沒有頭緒。


* * *

在把差點睡著的安特庫送回住處後,金剛吩咐司機把車停進地下停車場。他沿街走著,想找一間還有空位的餐廳用餐。但是無論精緻餐廳,還是小吃輕食,眼前可見的店家都只能用人滿為患來形容。不過他很快就覺得自己不該這麼想。畢竟沒有在聖誕節前夕預定位置的話,比較像樣的餐廳都客滿了,而且有些鬧哄哄的也是常態。他拉高了黑色風衣的領子,準備買點好吃的外賣就回家休息。

之前出書時媒體盛傳「金剛老師是單身貴族,奉行不婚主義。其樸實達觀的心性表現在著作中,給予現代人一處洗滌心靈的清泉。」

不過金剛其實未曾想過終身不婚,只是目前沒有積極尋找對相的打算。他覺得在三年內就維持一個人生活也挺好的。夜間寫作的時間可以自由安排,清晨休息。午後給自己做一份清淡的早午餐,看看新聞或者接一下編輯的電話。不過明天起安特庫就不會在他身邊了。果然在需要早起的日子裡不能只仰賴需負責三位作家的編輯,沒有安特庫的提醒,金剛想著得去買個聲音夠響的新鬧鐘。

走在飄雪的夜裡,又經過了三家餐廳,金剛終於決定要買鰻魚飯與兩個小巧精緻的巧克力杯子蛋糕。蛋糕上面的紅白綠三色的糖霜字樣以及雪人小裝飾很有過節的氣氛。事實上不是他不想買大一點的蛋糕,而是他一個人吃不了那麼多甜食。就在他結了帳,打算進入日本料理店時突然被另一家餐廳的招牌吸引了。素簡的白色與粉紅色霓虹燈顯示出「阿德米拉皮利斯義麵西餐廳」。

「不是特別想吃西餐的心情。」金剛喃喃自語。卻在鬼使神差下握住了套著聖誕裝飾的黃銅門把。他注意到這間餐廳的木製大門上的玻璃擦得雪亮,透過玻璃望見遠處有個熟悉的人影。是名活潑有朝氣的年輕女性,有著荷薄綠的蓬鬆短髮,身著米色高領毛衣、紅綠相間的格子衫與褲管上繡有雛菊圖案的牛仔褲。

「咦?金剛老師!!」那人喊了一聲,由遠處飛速接近他身邊。這下子金剛曉得自己就是不想吃西餐,也無法在當下轉身離開。

金剛打開門,果然看到站在門前的法斯法菲萊特圓潤的碧眼裡盛著滿滿的驚喜。法斯是安特庫的好友,曾透過安特庫向金剛索取簽名。不過根據安特庫的原話,對方其實是代替另一位名叫辰砂的書迷來要求簽名。

「聖誕快樂,法斯法菲萊特,這家店已經客滿了吧。」金剛想了下,還是把手上的聖誕杯子蛋糕遞給了眼前的女性。隨即發現她為之眼睛一亮。

「聖誕快樂,謝謝老師。我們這桌只有兩人,但坐著三人的位子。若是您不介意的話,請跟我們一起用餐。話說您讓安特庫一個人回家了?怎麼不邀她一道過來聚餐呢?」薄荷綠髮色的女性相當習於自來熟的交談模式。她天真無邪的氣質並不會令人感到不快。

「安特庫提過要整理行李,會在此見到妳也是巧遇。就帶我去妳們的座位。並向我介紹妳的朋友吧。」金剛不覺得有什麼好隱瞞。倒是他真沒想到順手買的聖誕杯子蛋糕在意外的地方派上了用場。

「阿德米拉皮利斯」內部的裝橫採取海底世界的風格,彷若碧藍海水般的壁紙上有著粉紅珊瑚與五顏六色的熱帶魚群圖案。漆成白色的高背木椅搭上了鋪著深藍桌巾的長桌,頗為考究。餐具器皿與調味料罐子皆是義大利高檔貨。室內的照明調得較暗,但不會讓人伸手不見五指。而是更能感受到食物的溫暖香氣。

來到桌邊的金剛看見了一名紅髮的年輕女性。對方生硬地從座位上起身,垂落在粉白額前一絡髮絲隨著她起身的動作輕晃。領口有一圈玫瑰花樣的肉桂色毛衣,以及修身的黑色牛仔使那令人嫉妒的腳部曲線更顯楚楚可憐。雖然就金剛的觀點而言,她們兩個穿得比較休閒隨興了些。不過依舊帶著女性柔軟可人的氣質。

「金、金剛老師,聖誕快樂……請、請入座。」一下子看到尊敬的作家近在咫尺,辰砂感覺真的有點不能好。在工作上向來認真幹練的她馬上修正了口吃的失態,隨即紅著臉又道:「抽不到名額,沒能參加老師的簽書會讓我十分後悔。如果更早寄出抽選劵就好了。能與老師一同進餐真的太榮幸了……!請看菜單!」

看到平時在公司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戀人如此緊張,一旁的法斯竊笑著,同時也在心裡默默地向安特庫道謝。她覺得自己提醒鑽石與波爾茨在忙碌的業務之餘早點寄出抽選劵果然是正確的。不然自己再怎麼幸運,也很難有與當紅作家金剛一同進餐的機會。法斯同時感嘆到安特庫真是心細如髮,連金剛如此不拘小節,會沿著街走並且選擇感興趣的餐廳這種習慣都徹底摸清了。

三人一起入座後法斯把金剛送的聖誕杯子蛋糕交給辰砂,以輕鬆地口吻道:「哪,這是金剛老師送給我們的。可不要把蛋糕供起來,擺到發霉了。」

辰砂小心翼翼的接過戀人手上的紙袋,以帶點責備的眼光瞥了對方一眼,輕聲向金剛道謝。室內流動著如同夜間海面般平和的輕音樂,金剛向侍者點了一份白酒蛤蜊義大利麵。他心情輕鬆地看著眼前的兩名年輕女性閒聊用餐,時而感到腦子裡冒出一、兩個可以用於下一部小說的點子。雖然他的作品是以散文居多,其中也不乏描述都會故事的溫馨小品。對於金剛而言,與可愛的讀者共度聖誕夜也是生命中難得的一頁。他沒有發現自己的話很少, 都在傾聽兩人對話。

過了一會兒,白酒蛤蜊義大利麵也上桌了。於是金剛的話變得更少了。其實法斯與辰砂邊聊天邊悄悄地分神觀察他,也有點擔心餐點是否不合他的口味。她們都感覺難以從金剛的神色分辨出他是否吃得滿意。直到金剛吃得差不多了,伸手去拿咖啡,才發現有兩對如寶石般晶亮的眸子這般關注著他。

「妳們兩個吃飽了?怎麼只是看著我吃。這家店的餐點還不錯。蛤蜊新鮮,調味也很得體,大蒜、羅勒與鹽的比例正好。挺難得的,大部分的西餐廳都有鹽放太多的毛病。如果只能吃出調味料的味道,而吃不出食材的滋味,那麼這道料理就算是失敗了。」金剛以餐巾擦拭嘴角,渾然不覺他的標準有些嚴苛。

金剛對餐點的評論,對法斯而言簡直有如當頭棒喝。她平時總是不管濃湯清湯,就往裡面撒胡椒粉。別人吃薯條之類的油炸點心會放蕃茄醬,她則是放胡椒鹽。喝咖啡的時候也是往裡面加三顆方糖。這一點無論是辰砂或者安特庫都勸過她,她也想著要改。畢竟只想吃到鹹味或甜味的話,直接舔調味包就成了。

敏感的辰砂發覺自己的戀人靜了下來。她多少能察覺原因,於是把只加了檸檬的熱紅茶放到法斯面前。原本陷入思考中的法斯捧起熱紅茶,想著要找個活絡氣氛的話題。於是笑道:「就像安特庫說的一樣,金剛老師感覺很沈靜,對日常生活有著獨到的見解,卻不會予人過分的壓迫感。真羨慕安特庫有這麼有品味又體諒人的上司。不過她也跟我一樣閒不住,還是想做更有挑戰性的工作。」

金剛放下黑咖啡,回想著安特庫在自己身邊工作的點點滴滴,低聲嘆道:「她是個嚴謹守本分的好助理。她的夢想是成為出版人,在我的身邊卻只能一直當個個人助理。有她在的日子真好。現在她離開了,我得買個管用的新鬧鐘。」

正以小銀匙舀起水果塔邊上的鮮奶油的法斯忍不住笑了起來。在辰砂開口阻止她之前就直率地說出:「唉呀,原來老師會賴床的?跟想像中不同呢,有點可愛。我們這邊正好有個客戶贈送的小雞鬧鐘,您不介意的話就請收下吧。」

法斯拿出了一個表面繡有雞蛋花,看起有點鼓鼓的棕色布袋,一臉神秘地說道:「老師您猜猜看袋子上的雞蛋花是誰繡的?當然不是我。如果讓我來繡,沒兩下手指就被刺了好幾個洞呢!我的牛仔褲上的雛菊也是出自她手中。」

並不擅於猜謎的金剛思索了一下,又看到對面紅著臉不發一語的辰砂,突然福至心靈地問道:「是你的朋友辰砂繡的花?繡得挺細緻的。用這麼別緻的手工繡花袋子裝鬧鐘,真有生活情調。」

辰砂只感到腦門一股熱氣往上沖。她一把拿過了法斯手上的袋子,起身來到金剛身邊,恭敬地以雙手遞上這份禮物,輕聲道:「一點小禮,不成敬意。還請金剛老師收下。目前我還只能繡這類花瓣不是太繁複的花朵,往後有了更精美的成品會再寄到您的官方聚樂部。」

「聖誕快樂,辰砂。謝謝妳的禮物。我現在手邊正好還有一份《愛與孤獨的迷思》的書籤。一套有四張,所以請跟法斯一起收下。」金剛交出最後一件禮物,感覺稍微有點聖誕老人心境的他開始想念家裡那張黑色的皮沙發。

在向法斯與辰砂道別之後,金剛在櫃檯付帳時又聞到了熱帶水果爛熟發酵的濕潤氣味。他依舊沒有找到氣味的來源。出納員是個有著一雙碧眼的黑髮男子。他在請金剛給信用卡的帳單簽字時淡淡一笑,遞過一個小小的,輪廓有些模糊的粉紅人型擺飾,說是送給懂得欣賞好食材的客人的小贈品。


* * *

在離開「阿德米拉皮利斯」之後金剛順利地回到家中。雖然在比較熱鬧的路段也有被大膽的書迷攔住,不過不至於太難應付。基本上這個城市的大多數居民也不一定經常看書買書,也有不少人不注意這類文藝資訊,甚至不曉得「金剛老師」這名作家。不過此時金剛倒是有點想感謝這座城市的寬容,讓他不必連出外吃個晚餐都得被書迷團團圍住。

當他回到家中後先是拍去了大衣肩部的細雪,收拾好衣物,給自己泡了一壺口感溫和的大吉嶺。他在廳上喝著熱紅茶,隨手把玩著今晚在「阿德米拉皮利斯」得到的粉紅人型擺設,這才發現擺設的上半身是個梳著華麗的高聳髮髻的美女,下半身卻有著十幾隻水母般粉紅透明的觸角。

「姆,看不清臉部輪廓。但感覺像童話故事裡的角色。『阿德米拉皮利斯』這個詞兒在拉丁童話裡似乎是指人類的肉體。靈魂去了月球,骨頭則埋在大地。身而為人若是失去三者中的任何一項,就無法好好地生活。」

又過了一陣子,開始有點睡意的金剛決定等起床後再淋浴,於是把起居室的燈給關了。他只是想和衣躺在沙發上休息一會兒,但是因為開著電爐,不知不覺地就闔上了雙眼。朦朧之中又聞到了那股令人暈眩的香氣,彷彿揉合了鳳梨、芒果與荔枝等多種熱帶水果爛熟發酵的濕潤氣味。

水點似的接觸伴隨著迷幻果香而來,落在金剛的額頭與面頰上。他好似在夢中,卻又猶疑著睜開了雙眼。伏在他面前的就是之前出現在夢中的粉紅身影——阿德米拉皮利斯一族的女王溫特里克斯斯。

這次金剛能夠完全看清她的模樣了。原本乍看之下她像是穿著一襲粉紅的禮服,有著羽毛般的蓬蓬袖,以及鯨魚骨裙撐撐起的粉紅蓬裙。不過仔細一看,這件禮服似乎與她的身體合而為一,不分彼此。至少在金剛看來,依舊覺得很難分清她肩上的事物是袖子,還是另一部分粉晶似的小觸角。

「好久不見,金剛先生。沒想到會以這種形式與您再會。本來以為您會到老地方赴約,果然貴人多忘事。」如同粉晶色澤的軟凍狀髮絲隨著伏身的動作,觸及了他的面頰。

「溫特里克斯斯……那間海生館已經閉館了。就是去那兒也找不到妳。但是我還記得妳的味道,像是熱帶水果酒般醉人的果香。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初次看到妳時我還是個不懂寫作的小男孩。」金剛坐起身子,向女王伸出了右手。

在金剛說出女王的芳名後,她露出了十分欣喜的神情。但僅是維持短短一剎那,她便顯得愁眉不展,細聲又道:「其實你都知道了。我早已不存在於世上。這是殘留在人型擺設裡的最後一點思念。我就是想見你一面。」

在女王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金剛只覺得自己不方便開口問。經營不善的海生館,以及在館內從來不是主角的海蛞蝓。也許是在熬到重回大海的時刻迎來了性命的終結。就像沈睡在牡蠣裡的珍珠般是無人知曉的謎題。

不過金剛覺得能再與女王見上一面,並且達成她的心願已經足夠了。他未曾遺忘孩提時代在海生館的巨型水族箱裡見過的粉紅身影,這是他心中從未與任何人提起的秘密。少年時期的金剛經常想起這一段回憶——在海生館裡看見有可愛桃心圖案的粉紅海蛞蝓變成了一位裙襬飄逸的仙女。

「我早該知道妳不是仙女,而是一位女王。」他說。並繼續等待著她遞過手來。

「就是女王,在心儀的男性面前也是一名女性。」她笑道。隨即遞出了自己的手。她以另一手拉著裙襬,說話的聲音快樂地像個小女孩。

阿德米拉皮利斯一族的壽命並非永恆。擁有肉身的生物遲早有消亡的一刻。那麼,在漫長的時光裡,生為古生物的她何以會傾心於壽命顯然轉瞬即逝的人類?

答案出忽意料的簡單。以金剛的生花妙筆可以寫出無比動人的故事,但此時他選擇以「愛」這個字作為概括。世上的愛有百百種,有些是有條件的愛,有些是有形式的愛;那麼也有些是無條件的愛,以及永存內心卻無法傾訴的愛。

「金剛先生,請跟我交往。」她的聲音比調了蜂蜜的巧克力更甜。

「如妳所願。我人生中的女王。」他執起她的手,發自內心地答道。

再過幾分鐘她的形體就會消逝於無形。即使此刻的她只是個殘存的思念體,溫特理克斯斯與金剛在這一刻確實在熱戀著。唯有愛,愛就在此處。她對著禁不住開始潸潸落淚的高大男性輕聲道:「別哭了。這並不是悲傷的事。」

她依舊像個難以捉摸的古生物之王,卻又像個快樂的小女孩般在她的戀人周身轉了一圈,像蜂蜜似地又道:「能和你談戀愛太開心了。這是我一生一次的戀愛。即使形體消失,愛也不會走到盡頭。我將永遠活在你心中。金剛,我的戀人……聖誕快樂,請親吻我。」

她閉上眼,感受他那帶淚的親吻。她低喃著:「還有,我的名字不叫『女王』,你知道的。呼喚我吧,就像揭開故事的序幕——你可以叫我『小溫』。」

他以顫抖的聲調呼喚她的小名。十二點的鬧鐘響起時「小溫」消失了。

彷彿才自熱戀中轉醒的金剛苦笑了下,隨手在記事本上寫下了「即使形體消失,愛也不會走到盡頭。」他喝了一口放在茶几上的大吉嶺,紅茶已經完全冷了,倒是令他清醒了許多。

看來在三年內不會結婚的計劃可以考慮延長了。下一本新書的內容也在腦中有了雛型。他唯一感到困擾的是法斯與辰砂所送的小雞鬧鐘聲音太響了,而且好像找不到調整音量的按鈕,在清晨響起時可能會引來左鄰右舍的抗議。


FIN

---------------------------------------------------------------------------------------------------- 

後記:
估計看到最後的你發現了一件事,那就是文中出現的角色們都向金剛老師說了「聖誕快樂」:) 所以這是篇想要好好寵愛金剛老師的聖誕賀文(笑)因為單純的師王(王師)文如果不走童話向架空背景,對我而言實在難以表現。

原本只想讓老師接觸鑽石組與脆皮組,可是我需要一個把他自夢中喚醒的人選,「安特庫」三個字一下像電光般閃現在腦海裡。寫著寫著,很自然地就將她的夢想設定為「出版人」了。在紙品公司工作的鑽石組與脆皮組,以及即將到學姐的出版社就職的安特庫,這個都會paro系列感覺還能繼續下去:)

這篇文的敘事有點平淡吧?但是埋藏了許多個人喜歡的細節。金剛老師與安特庫互贈聖誕禮物、鑽石組在學生時代的邂逅、冬巡組的友情套招(笑)、低硬度組之間的交情,脆皮組之間的細微關懷。感覺自己很久沒有這麼努力表現出微小而確實存在的幸福。因為我希望能寫出帶有溫馨氣氛的故事。

最後提一下結尾的王與老師,也用了不少個人喜歡的少女心梗(捂臉)「一生一次的戀愛」、「即使形體消失,愛也不會走到盡頭。」還有「就是女王,在心儀的男性面前也是一名女性。」這些台詞都像行雲流水般出現在腦海,都能順利運用在文中,也是自我滿足了ww 不過離我心中完美的師王(王師)文還有差距。這是一個開始。也許以後我也能再寫寫自己心中的王與老師。

最後,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謝謝所有認真看過我的文的同好們。有你們在真好 (◍′♡‵◍) 
❤️❤️

评论(16)
热度(85)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