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刀亂etc

{{ 國太民安.地久天長 ⬅️ }}
{{ 西皮潔癖.請勿KY ⬅️ }}

【BSD妖怪企劃】[文豪野犬][國太] 大人的童話 06

本文是參加【BSD妖怪企劃】的作品:)
建議配上BGM服用: (N站)  (網易雲)

適合冬季的《大人的童話》第六章。
本系列真的沒坑,我必定會說到做到。

※織田作第一人稱視角
※現代paro,織安已經在交往中
※太宰是「雪男」的設定。詳見第一章
🌸本章主要描述雪男宰成為人類的經過w
請大家繼續以溫暖的目光守護著他們☆


《大人的童話》

🌸第一章 🌸第五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六章 擁抱、親吻與不會融化的軀體

國木田追著眼前兩道小小的白影,來到了雪男一族族長的房間門前。偌大的冰門上頭有著飛鳥魚蟲與冬季枯枝的精美浮雕,如此精工雕製的樹木,何以枝頭上連一片樹葉也沒有?感覺有點微妙的棕髮青年只是注視著冰門,沒有開口。

身著暗紫色和服的中也在門上輕扣兩下,恭敬地道:「森先生,打擾您了。太宰與他選中的人類男性一起回來了。是否能請他們入內?」

一把聽來似乎有點陰沈,但還算愉快的聲音回答:「無妨,讓他們進來吧。」

「開。」中也將比太宰還小的掌心平貼在冰門上,唸出了簡短的解鎖咒。

橘紅髮色的小小妖怪看來有點緊張,但是聲調依舊不失沈著。他身旁身著淡灰色和服的雪男同伴聳了聳肩,顯然對於給族長室新加上鎖咒一事不以為然。畢竟在太宰看來這種程度的咒術無法抵禦外敵,甚至連陽光也防止不了。不過他也明白在雪男們的世界裡根本見不到太陽。他就是討厭這般的侷促狹窄的生活,才毅然決然離開故鄉,冒險來到人類的世界。

對於太宰而言,冬天天冷時可以在屋內遙望窗外的旭日,可能是他唯一眼見太陽升起的機會。如果變成了人類,就可以在陽光下自由行動,也能夠吃熱食,也能盡情地擁抱友人,親吻戀人。不過變成人類就無法使用雪男的能力了。也就是說不能再進行「御風」、「治癒」,「防護罩」與「冰柱」等等,對太宰這種等級的妖怪來說易如反掌的能力。想到此,太宰也有點不安。不過他還是飄到國木田身邊,再次加強了防護罩的強度。

「太宰,別這麼不安,我也會幫忙說服你們的族長。」棕髮青年立即注意到戀人的小臉變得神情凝重,於是開口為對方打氣。

「國木田君……等會你少說話。森先生會提出什麼條件,我心裡有數。只要交出他想要的東西,我們能達成願望並且安然返家的機率很高。」黑髮的小妖怪理著淡灰色和服的袖子,拿出了兩條銀色的細繩子,綁住了捲至上臂的袖子 。

國木田覺得太宰簡直像是臨戰的態勢,他算是體會到戀人與一族的族長之間關係有多差了。他在身後攢緊了拳頭,心想萬一太宰有危險,自己就是拼了命也要保護對方的安全。他們是如此戒備,目不斜視地注意著眼前的一切。看在中原的眼裡倒是有點可笑。不過這不是開玩笑的場合。他覺得自己沒有義務再開口提醒些什麼。能出得了冰天雪地的家鄉,卻又若無其事的歸來的雪男,只有太宰。中原即使嘴上不提,難免有點好奇又有點羨慕。

族長室裡所有家具與裝飾都以冰雪製作而成。國木田與太宰被中也帶到一張冰製的長桌前。看來通透卻十分牢固的冰桌吸了國木田的目光,桌面凝聚著他只在記錄片裡看過的南極風光,彷若染上蛋白霜的巧克力山脈包圍著像是藍色橙皮酒般的海水。最奇妙的是那碧藍的海水在流動著,還能看到周遭有大小不一的淡藍色浮冰。他看得有點入神,一下子忘了入座。

「日安,看來你很喜歡這張桌子。」一把好似來自冰封海面下的聲音略過耳邊,讓棕髮青年吃了一驚。他捂著幾乎結霜的耳朵,朝著聲音的方向回首。

「人類,太宰提醒過你別回頭吧?」聲音的來源帶著冷笑。棕髮青年還不及收回視線,他感到腦袋四周的空氣變得無比稀薄而無法答話。

國木田金棕色的雙眸瞬間映出了南極冰山的景色。他感覺自己的五官像是被冰雪給包圍住了,五臟六腑像吸入了隆冬的精華一般停止了運作。生命機能正一點一滴地從他的身體之中被寒氣所剝奪,腦袋也幾乎無法思考了。眼前是一片無盡的灰白,然而在那片蝕人心魄的灰白之中似乎有個小小的聲音在呼喚著他。那個聲音聽上去很著急,不斷地說著「別放棄」。即使身上所穿的大衣早已形同無物,他拼命地咬緊牙關,奮力承受著早已非人類所能忍受的寒冷。

就在國木田幾乎無法呼吸時,他聽到了救命般的薄冰碎裂聲。在又可以呼吸的一瞬間,他猛烈地嗆咳著,貪婪地大口吸著冰冷的空氣。他的第一個念頭是太宰曾經給予他的測試實在太溫和了。由雪男一族族長親自給予的測試,包住臉部四周的薄冰直達零下五十度,若非凍結的時間比掐指一算更短,他早就完了。當棕髮青年感到視力恢復之後,最先看到的是自己面前有一張憂傷的小臉。

「太宰……沒事的。別再、抱著我的臉了……你會融化的。」棕髮青年一時之間無法克制牙齒打顫,說話斷繼續續的。他以顫抖的雙手抽出大衣的腰帶,輕輕地把貼覆在臉上的柔軟小手給撥開。

「你的臉摸起來就像冰河中的太陽倒影,國木田君。但是,你沒事就好。」黑髮白膚的小妖怪棕眼裡的擔憂減少了幾分,微微一笑。

確認過國木田的狀況沒有大礙,太宰開始修補被寒氣穿透了的防護罩。他一面使用能力,一面緊盯著笑得一臉人畜無害的族長。防護罩完成之後他一回首,迅雷不及掩耳間數十根堪比鋼釘的堅固冰箭朝著族長疾射而出,但是全都在迫近對方身邊的一刻變成了普通的碎冰,落在地上。

倒是森鷗外似乎感到十分有趣似地拾起其中一片碎冰,笑道:「這個硬度值得誇獎一下呢,太宰君。看來你的野性還沒有被溫吞的人類生活給磨滅掉。」

太宰的棕眼迸射出一道寒光,低聲答道:「森先生,我並非你飼養的野獸。如果你想加害『我的男人』,就是會變化成雪片,我也會選擇戰鬥。」

本來應該是類似前下屬與前上司對峙的嚴肅場面,可是這句「我的男人」帶來了出忽意料的「笑果」。才剛從森鷗外的「南極試煉」中解放出來的國木田整張臉都紅了起來,手上小心翼翼地抱著的土產也差點沒落在地上。一旁的中原聽著,又戲劇化地吐了一口冰。吐完之後他拿著小手帕擦擦嘴,嘆道:「老天,太宰這傢伙沒救啦。看來是打定主意要跟人類共結連理了。」

中原自覺這句話說得還算文雅客氣,可是國木田不習於自己的戀情被當作話題,依舊面紅耳赤地掉了一包「紅鞋巧克力」。橘紅髮色的小小妖怪看在眼裡,似乎有點明白眼前的人類會與自己的同伴相互吸引的理由了。通常只有不說謊的人類能夠看見雪男一族,在這個時代裡誠實的人類可是上好的肉葉原料。

那包紅鞋巧克力又一次從棕髮青年燙紅的掌心滑了出去。覺得好笑的小小妖怪於是大剌剌地抱起了裝著巧克力的鐵盒子,咕噥了句:「挺有份量的土產嘛。我說人類,你是真的很想跟太宰結婚對吧?所以你們才冒險來取『肉葉』……」

受此攻擊的國木田連忙從口袋裡掏出一個零散的紅鞋巧克力,打開包裝紙,塞進了對方嘴裡。急道:「中原,請、請吃巧克力吧!!不會太甜的。」

突來的餵食讓中原嚇了一跳。但是紅鞋巧克力的味道確實不錯,再加上清點與過目進貢給族長的禮品本來就是他的工作。於是他嚥下了巧克力糖汁,望向還在原地互相大眼瞪小眼,有點僵持不下的族長與同伴,淡淡地開口道:「森先生,請容屬下打個岔,報告一下。人類所帶來的『紅鞋巧克力』沒有問題,所用的原料品質良好。另外那盒『横濱煉瓦巧克力蛋糕』則有待試吃。」

身著樺茶色和服的森鷗外聳了聳肩,對太宰說道:「中原君向來對於美食美酒的鑑別很有一套。只要讓他試吃過,就不用擔心。看樣子,你能負責試吃另外一盒蛋糕,對吧,太宰君?」

黑髮白膚的小妖怪像是鬆了一口氣,又像有點不開心似地嘟起嘴。他先向族長行了扶手禮,表示接受任務。然後便扭動著身子,來到自己的男人附近。用不滿的語氣輕聲道:「國木田君,不好意思。麻煩你餵我吃巧克力蛋糕。」

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棕髮青年點點頭,開始小心地拆起横濱煉瓦巧克力蛋糕包裝盒。他在出發前也查過一些與關於「雪男的試煉」方面的傳說。他萬萬沒有想到第一個任務會是餵自己的戀人吃點心。於是他用附贈的塑膠叉子叉起一小塊巧克力蛋糕,遞向眼前還在嘟著嘴的戀人。

「國木田君餵中也的時候很乾脆的嘛。怎麼要餵我的時候好猶豫的樣子?」太宰以一雙小手固定了透明的塑膠叉子,慢慢地吃著看來頗為濃厚的巧克力蛋糕。

「那是為情況所迫。你若是希望我餵你,以後我會經常餵你。」國木田不假思索地答道。他那直白的回答讓原本有點吃醋的太宰露出了可愛的笑容。

「唔、這個蛋糕的口感很濕潤,裡層夾著胡桃醬汁,還有點白蘭地的香味。外層淋的是生巧克力醬,感覺還挺高級的。」為了顯得比較有誠意些,太宰算是仔細地說出了巧克力蛋糕的成分。

繼續分享美味的巧克力土產,不再劍拔弩張的四人總算在冰製長桌前坐了下來。森鷗外笑說這張被稱為「南極風光」的冰桌原本是收藏品,平日他就是與異族的族長開會也甚少使用。這次為了談太宰的婚事而使用一次也算是個好兆頭。他的話讓坐在冰製座椅上,不敢輕舉妄動的國木田差點栽了下去。

摻了白蘭地的生巧克力醬真是魅力無法擋。這一點無論對人類來說,還是雪男一族來說,皆是如此。國木田看著眼前的三名雪男各自拿著一支透明的塑膠叉分食著眼前的美味點心,不由地露出了微笑。此刻他感覺自己彷彿置身於童話世界。嚴格說來是具有致命性危險的童話世界,不過他已經不再感到那麼害怕。

「森先生,您好。在下是國木田獨步。如您所見,太宰希望變成人類,並且繼續與我同住。請問我必需付出何種代價才能得到『肉葉』?」棕髮青年開門見山地向雪男一族的族長提出要求。

「笨蛋、國木田君大笨蛋……何必急著開口!!」嘴上沾著生巧克力醬的小妖怪忍不住罵道。他實在擔心戀人過於耿直的性格會帶來不必要的災禍。

「太宰,你的男人不錯嘛。還挺有膽識的,竟敢劈頭劈臉與族長談『代價』。」早已獨自消滅掉兩片横濱煉瓦的小小妖怪抹掉嘴邊的蛋糕屑,咧嘴笑了起來。

森鷗外老神在在地看著眼前神色各異的人類與妖怪,優雅地叉起一小塊横濱煉瓦送入嘴裡慢慢咀嚼。待三人的視線都集中他身上,才慢條斯理地開口:「對呢。我要向你收取何種代價才好,國木田獨步。姆……我一下子想不出來。這樣吧,你先餵我吃完剩下的蛋糕,讓我好好想想。」

正當棕髮青年想要依言拿起塑膠叉,他的雪男戀人卻發出了不滿意的「唔唔」聲。一旁橘髮的小小妖怪早就笑得滿桌打滾了。甚至連原本親自向人類提出餵食要求的雪男族長也忍俊不禁地笑了起來。

「唔、嗯唔唔唔……」黑髮白膚的小妖怪看起來很不開心地嘟著嘴。

「太宰君,你說你不是我飼養的野獸對吧?那就好好講話呀。」雪男一族的族長顯然十分愉悅地打趣著自己的前下屬。

「太宰,你怎麼了?」棕髮青年只好放棄餵食族長,先關心下自己的戀人。

「國木田君。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可以當保父?好像餵誰都可以嘛。不可以!以後都只能餵我。」嘴巴嘟嘟的小妖怪一口氣說了出來。

笑到滿桌打滾的中原終於停了下來。他拍拍自己一塵不染的暗紫色和服,插嘴道:「唉,你這個人類怎麼比我們後山裡邊的老樹還要木頭啊!不過我明白太宰為何會選擇你。真的是沒有後顧之憂呢。」

正準備放下塑膠叉的棕髮青年感覺心裡有苦說不出。怎麼這些雪男的心思跟網路上的怪談傳說完全不同?他想還不如靠己身直覺來判斷更好些。

「好了,好了。」正用黑色手帕擦嘴的森鷗外擺了擺手,又道:「你這個人類還挺老實的。這倒也好。我就告訴你吧,在這個世上能餵我吃東西的人類只有福澤諭吉一人。」

「您是說武偵大學的福澤諭吉教授?他是我的恩師。」國木田正在收拾桌面的手停了下來。金棕色的雙眼也因為驚訝而睜大了。

「原來你是他的學生。」森鷗外理了一下和服的袖口,似乎若有所思。不一會又像完全不訝異似地說道:「那麼,我就看在福澤的面子上,不再為難你。只向你收取應有的代價。人類——國木田獨步,你必需向我交出身體的一部分來作為『肉葉』的原料。同意的話,就伸出你的右手食指。」

「我同意。」國木田朗聲回答。在太宰還來不及開口阻止前就伸出了右手食指。

「答得好。」森鷗外的眼神似乎陷入了回憶中。他將自己的手握成拳頭,觸及了國木田的食指尖端,嘴裡輕聲唸著咒語:「自然之理啊,我們是由冰雪幻化而成的自然界的恩物,請傾聽我們的懇求。請將這個人類身上保有最恆久思念的部分化作『肉葉』,可以讓我們的子民得到人類的肉身。」

一道刺眼的青白光芒包圍住了棕髮青年。此時他並未思考自己會失去身體的哪個部分。為了與雪男戀人長相廝守,他願意付出骨骼、血肉甚至是內臟。雖然他並不是個基督徒,卻在此時想起夏娃是由亞當的肋骨所變成的。他在如同極光般的咒語裡闔上雙眼,祈禱著保有自己的心臟。如此一來便能繼續陪在戀人身邊。

當包圍著身體的光芒逐漸散去,棕髮青年凝神運氣去感覺體內的每條神經與每滴血液,隨即訝異的發覺體內並未缺少任何一種器官。於是他想到了自己的戀人。完全不付出一點血肉的話,他的戀人究竟要怎麼成為人類?就在他擔心得差點喊出聲來的片刻,感到有一雙纖細溫暖的手捧住了自己的面頰。

「太宰?你的身體居然又變大了……等等,你的雙手、你的雙手是溫暖的!」觸及了戀人有體溫的白皙雙手,國木田不禁激動地喊出聲來。

「國木田君大笨蛋……那麼輕易答應森先生,我好擔心。萬一少了一隻眼睛或者一隻胳膊怎麼辦?好在只是後腦的頭髮變得這麼短了。」被太宰微冷的指尖觸及了自己的髮根,國木田才發覺後腦的馬尾消失了。


( ↓ 防HX,以下請走長微博 )

【長微博】全篇 (不斷被屏,只好停去微博停車場Orz)


不是車,就是個難得的濃情密意的吻>w<////
看完後,希望各位回來LOF這邊留言與點讚~


* * *

感覺做了一回好事的森鷗外淡然一笑。望向由冰雪打造的天井,他在心中向福澤埋怨,都是因為與對方的恩怨情仇,他才無法由對方的學生身上奪取靈魂。得到不說謊的人類的靈魂,可以讓雪男增加五千年道行。不過只要一想起福澤那完全看不出是對自己抱著希望,還是早已失望的眼神,森鷗外就下不了手。

森鷗外轉向中原。在那攤平的掌心中有一枚靛青色的水滴形寶石。後者只看了一眼就狠狠地搖首拒絕。他知道這時太宰不會注意到自己說了什麼,於是對著族長毫無掩示地說道:「森先生,我發誓永遠不會離開雪男一族的故鄉。您也明白我的忠誠心。所以請恕我無法接受太宰的道行。我的力量只屬於我自己,我不想依靠他人的力量。這一點請您務必三思。」

可靠的下屬無比認真的語氣讓森鷗外扶額苦笑。他張開嘴就把那顆美麗的水滴形寶石給吞下肚。有點無可奈何地笑道:「你不接受也無妨。那就寄放在我這兒。也許在國木田離開人間之後,太宰還會有再來求我們的一天。」

聽到這句話的太宰轉過身來伸出舌尖,做了個鬼臉。一派輕鬆地答道:「不了。我會跟國木田君在一起,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我的道行就隨你們處置吧。給一個聽話的新生雪男吃下,這點你們最擅長了吧?哈、哈啾!!」

說到這裡太宰打了個噴嚏。鼻頭也變得有紅通通的。國木田見狀,脫下了身上的大衣給他披上,笑罵道:「有時間吐槽,還不快點保暖。會感冒的。」

於是中原受命送這對已經有點旁若無人的人類情侶離開。他銳利的藍眼中映出了曾經的同伴耀眼的笑容,以及對方的男人一臉寵溺的神情。他在唸出那串打開雪男的世界與人間連接入口的咒語時,不禁有點頭痛地想著莫非這就是愛。

「中原!接著!!」人類青年的喊聲喚醒了陷入思考的小小妖怪。

動態視力特別好的小小妖怪御風而上,以兩手一把抱住了對方投向他的物體——他定睛一看,是兩條不知做什麼用途的帶子。較大的深棕色帶子形成圈狀,較小的黑色素面帶子則被繫在棕色的帶子上。

他不明所以地望向已在通往人間的入口處開始飛升的戀人們。這回是太宰的喊聲回答了他。

「中也——為了讓你不會忘記我們——就把我的腰帶與國木田君的髮帶送給你。可以當作成就戀愛的護身符喔——」已經成為人類的同伴笑容依舊。

感到無語的小小妖怪原本想開罵。轉念一想,卻咧嘴笑道:「不了。我最愛的就是故鄉的土地。所以我絕對不會原諒離開的你。人類那麼短命……太宰——你這該死的傢伙——就像個人類一樣跟你的男人國木田一起老死吧——!!」

橘紅髮色的小小妖怪在喊叫的同時,感覺嘴裡還有點巧克力的味道。他想也許這就是戀愛的甜蜜滋味。那麼,他也擁有很多。因為他知道春天時故鄉裡盛開的每種花的滋味。他握緊了手上的兩條帶子,看到在入口處的戀人們愈變愈小,直到他們在風雪中消失蹤影,他才又唸出略顯冗長的咒語把無人的入口給關閉了。


(TBC)

---------------------------------------------------------------------------------------------------- 

(冗長的) 後記:
我告訴自己必需在十一月結束前至少更新一次雪男宰。於是我辦到了。曾幾何時這部作品已經變成了令我感覺「填坑火葬場」的作品囧囧囧…閱讀前面幾章時都能感覺自己最初寫文時的熱情,如今感覺只剩下餘燼在對抗著冷風。

當初在看第一至三章的小夥伴,現在很多都離開了。現在給這個系列做到月更都有點困難。因為這不是每回更新三千多字就可以了事的作品。不過這個故事還是在我的努力之下一步步靠近尾聲了。想想再怎麼累都是值得的。謝謝還在關注這個故事的你們,讓你們等月更真是有點抱歉。但是我盡力了。

話說第六章裡太宰終於變成人類了0w0 其實我真的有養孩子的感覺(笑)太好了呢,雪男宰,這下終於可以與田田一起回到人間過著滋潤的小日子。於是下回要好好地給織安加戲,本回感覺把他們的戲份硬擠進來似乎也擠不進多少字了,不想一回更新九千字以上(哈哈…所以就這樣吧,第六章變成國太專場了w

本回的森先生與中也也有不少戲份,是描寫起來挺開心的部分。本來想讓田田餵小小的森先生吃巧克力蛋糕的說(大笑)果然宰與中也都不會允許的,因為就是再怎麼小,他還是森先生呢。雖然最後只拿走了田田的馬尾與宰的道行,森先生還是一點也沒有吃虧,還得到了很多巧克力口味的貢品ww

最後,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謝謝所有認真看過我的文的同好們。有你們在真好 (◍′♡‵◍)
 ❤️❤️

评论(10)
热度(23)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