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寶石etc

{{ 國太民安.地久天長 ⬅️ }}
{{ 西皮潔癖.請勿KY ⬅️ }}

[寶石之國][磷砂] To The End

感恩節也送上熱騰騰的更新~
原作向末日氣息的磷砂短篇。
青金法×稍微有點乙女的辰砂。

※辰砂第一人稱視角
※末日氣氛的黑巧克力(?!)
※含有61話劇透,未補漫畫者請慎入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To The End

Well, you and I
是的 你和我
Collapsed in love
潰於愛中
And it looks like we might have made it,
我們本應永不分離
Yes, It looks like we've made it to the end
是的 直到最後


* * *

我所等待的一直是己身的終結。即便對於永生的寶石而言,終結甚至失去意義。那是長期獨處的我反覆思考之下得到的結論。所有擔心可能會傷害的,必需全力守護的事物都迎來消弭的一刻,那便是我能得到安息的日子。

想像著這個會自動分泌水銀的軀體能不再奮戰的片刻,卻也有些茫然。想必是我早已習於將戰鬥作為唯一要務。認定自己不再渴望終將失去的一切,也斷定自己的雙手無法掌握任何事物。比起不曾擁有也不明白何為失去,更加痛苦的就是曾經擁有,而在瞬間失去一切。

對於磷葉石的想法也不斷地在變化。我之所以不曾直呼他的名字,因為那彷彿像是異國的咒語一般。若是我呼喚了他,我們的羈絆會比原來更深。所以像現在這樣就好了。對我而言他一直都是「三半」。對他而言我是什麼?關於這點,我又何必庸人自擾。何必去假設那些無人知曉,我也未曾明白的可能性?

站在我面前的磷葉石好像還有點困惑。用青金石的容顏露出三歲小孩般的神情。他實在是個殘忍的生物。具有孩童般的天真,為了探究真相,寧可傷害自己所敬愛的對象。為了阻止他犯下悔不當初的過錯而站出身來,我沒有一點猶豫。我的水銀像怒濤般朝他奔湧而去,有些甚至從眼角流了下來。我想他從未想過這一切可能只是月人王子的計謀,也未想過追尋真相的結果會讓家鄉陷入崩潰。覆巢之下無完卵,即使是永生的我們也有依戀的故土,我只是想留住自己生長的地方。也難以割捨為了所有的寶石們,而費心至今的老師。

儘管如此,我並不想和磷葉石戰鬥,但是我得正面迎向他。早在我無法勸阻他去月球時一切就成了定局。事實證明即使沒有我,他依舊會去月球。還有許多相信他的夥伴會陪同他去。大家或多或少都對老師這個曾是絕對權威的存在,抱持著懷疑。大家肯定也對磷葉石提出的「去月球後會有巨大的改變」十分神往。也許他們都對目前必需與月人戰鬥的生活感到厭膩了?無論如何,磷葉石掌控了他們期待生活有所改變的心理。他們不像我必需以守夜及戰鬥作為存在的理由。受到月人歡迎的寶石們,大概很難體會我內心的糾葛。

「辰砂!為什麼?竟然非得逼得我動武……我不想傷害你。」磷葉石的伸出的金色臂膀,以及珍珠般的義眼是那麼的陌生卻又熟悉。

我無法回答他。就像我無法讓他安於過去的位置。也許我所認識的那個磷葉石已經消失了。這個擁有青金石的頭腦與月人氣息的狡黠傢伙究竟是誰?過去連最輕的劍也拿不起的他,如今卻以金色臂膀自在地操控著神秘的黑劍,擋在我面前。我將右手按在胸口,僅管那下面只有不會騷動不安的內容物。那麼,這股情緒又是從何而來?將會何去何從。在磷葉石的身後閃現了鑽石,他那過於感傷的目光似乎在祈求著,我依舊沒有開口。為了保護自己僅有的容身之處而賭上全力。

「為何那麼害怕改變?除去毒素後你明明可以與我們大家在一起……!!你不想與大家一起生活麼?你都不回答,難道就這麼希望被我擊碎?!」我能聽出正在全力避開水銀的他聲音有些顫抖,就像我所記得的,如薄荷般通透的少年。

磷葉石,法斯法菲萊特,被寶石們暱稱為「法斯」,作為眾人希望之星的你搞錯了最基本的事。並非所有可質疑的人事物都理應做出改變。我會豁出全力戰鬥,只是為了保護自己心中的那片小天地。那個抱著最喜歡的老師給的本子,想將我收作助手,會為了一點小事開心傷心的純粹少年當然也在其中。

我嘆息一聲。同時注意到總算殺出重圍的波爾茨自後方飛身躍起,不顧可能受到我的水銀波及,黑髮像長蛇般舞動著,怒目衝向了帶著感傷的笑意,光彩奪目的鑽石。我小心翼翼地改變了水銀波濤的流向,讓他們去解決彼此的心結。我望向自己的目標,一頭靛藍的短髮,珍珠義眼閃著寒光的合成物。不知此刻他體內的內容物會訴說著什麼?還是只會一個勁兒地促使他向前?

好吧。那樣也好。

儘管我的體內沒有心臟,但我是真心地這麼想。這是磷葉石最後一點沒被外力與其他元素給磨滅掉,也最像原來的他的部分。

在那狠利的黑色劍尖下我失去了左臂,我蹙著眉單手抱胸。耳邊聽見老師與月人的纏鬥,以及同伴們互相攻擊時發出的脆響。在一片飛沙走石中,磷葉石迫近了我身邊。他以黑色劍尖與金色左臂將我卡在石壁上。就在這一刻,我意識到這是平常守夜時所待的洞窟外壁。我的水銀腐蝕了他的左臂,白金的表面發出了金屬被溶解的滋滋聲。看來這種程度,不足以擊倒他。被他困在這裡的我,無法觀測目前的戰況。我所能看到的只有倒映在那對異色瞳中神情悱惻的自己。

「到了這個地步,你還是不肯開口。或許你已經沒有話對我說了。但是我所做的一切,不止是為了找出令你悲傷的真相。就像小鑽所說過的,我也想找出你的心究竟在哪裡。」他抬起了我的斷臂,側首煽情地親吻在那鮮紅透亮的橫斷面上。受此刺激的我,感覺一陣暈眩,差點沒倒了下去。

此刻的我若擁有心臟,胸口大概已經炸開了。軀體也將要碎成片片,埋葬於故鄉的土地之上。但是我不能再這麼軟弱,我得為自己的故事劃下休止符。曾在無聲的夢境中見過數次的終結即將到來。我凝眸注視著他,好不容易嘶聲呻吟出他的名字:「法斯、法斯法菲萊特……」

各種情緒在磷葉石的異色瞳中閃爍著,飽含著愛意的痛苦,自以為是的滿足,不知節制的索求,甚至是如同少年般的欣喜。我終於無法再看下去,而垂下了頭。只聽得他淡淡地應道:「辰砂,我在這裡。」

這句話幾乎使我掉下淚來。在逐漸朦朧的視線中,我發覺天空與海面的色彩似乎揉合在一起了。鑽石與波爾茨怎樣了?老師與月人的恩怨是否有得出一個結果?我一下無法分神想那麼多了。我只是帶著同樣悸動不已的感情,吻在磷葉石那已經被我的水銀腐蝕得面目全非的左臂上。

在我親吻他的時候,他發出了少年般的驚呼。有什麼好驚訝的?他自己還不是先對我這麼做了。我以不滿的神情瞪視著他,他突然笑了起來。如此溫暖的笑靨,我曾在最初的磷葉石臉上看過,那一天夕陽的餘暉把他的面頰都染得橘紅。他拋下了武器,以僅剩的右臂狠狠地把我摟在胸前。我聽見了大地崩裂的聲響,天空與海面愈來愈接近了,很快就要融為一體。我不由得再次嘆息。

「辰砂……也許你不會相信。畢竟要讓你相信也很困難。但是這一刻我明白你的心情了。連你的水銀也不敢碰的話,怎能算是愛你?但願我察覺得不會太晚。我總算發現自己錯在哪裡了……」他開始絮絮叨叨,甚至不顧我是否回答。

「不晚。以你這個三半來說真的不算晚了。」我把頭埋在他的胸前。那冷硬的質感令我感到十分安心。但是一想到叫我愛到近乎暈眩的這個傻傢伙,我突然有了一點想要發笑的心情。

於是我仰首,對著正逐漸與我一起融化的磷葉石露出微笑。我那既遲鈍又天真,只是借了青金石的聰明腦袋來幹傻事的愛人眼角滑下了白金的淚水。他的白金與我的水銀混合在一起,慢慢地分不清彼此了。

四周有海的味道。也有著天空的霧氣。我曾在圖書館裡看過一本書寫著——大海是生命的起源。看來我們將要回歸原點了。我緊緊地貼著我的磷葉石,不再說一句話。感受到他發出了滿足的嘆息聲,以僅剩的軀體充滿愛意地包圍著我。

最後,我聽到磷葉石在唱歌。唱的是我曾經唱給他聽的一首自編歌曲。

「從這裡開始往南去吧,三半。往南去吧,再往山丘的南面去一些——」他柔聲唱著。歌詞在蔚藍的海水中化作了幾個氣泡。

我微笑著,細聲為他唱出後半的歌詞:「接下來,再往海的北面去。是哪兒呢?在哪兒呢?在辰砂的心裡。就在我的心裡面……」

也許,在很久很久以後還會有海的子民傳頌著我們的故事。

他們將會訴說著磷葉石與辰砂微笑著走向終結,也就是生命的起源。


FIN

---------------------------------------------------------------------------------------------------- 

後記:
來虐完一把,下次就又能寫都會paro撒糖了。我是很想這麼說啦XDD 問題是感覺這篇也不算純BE,而是帶著末日氣息的黑巧克力(夠)我所愛的西皮遲早都要被我虐一把(?)不過不會虐得太過頭,還是有在克制。

估計會有讀者發現法斯所唱的歌曾在哪兒出現過0w0?是在我的另一篇磷砂文《My Treasure》裡面。不過,不一定要把本篇視為《My Treasure》的續篇,可當作平行世界的不同結局來看。這麼想虐度低一些吧>  < 以這次也增加了一些想描寫的場面,壁咚(捂臉)與吻斷臂的橫斷面(再次捂臉)雖然也腦內了一些更加「嗶——」的場面,不過感覺不適合本篇的氣氛,也就作罷了(笑)

感覺大部分人只想吃糖,估計這篇的熱度會慘兮兮的,但還是把文給放出來了。文手這種生物嘛,如果不在有點子的時候作死,要在什麼時候作死。能打鐵趁熱地作作死是實在的小確幸。如果真有人被虐到的話,在此至上滿滿的歉意。

P.S. 標題取自blur的另類情歌,引用了一部分歌詞。
   網易雲  油管 (MV)

最後,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謝謝所有認真看過我的文的同好們。有你們在真好 (◍′♡‵◍)
 ❤️❤️

评论(9)
热度(65)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