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寶石etc

{{ 國太民安.地久天長 ⬅️ }}
{{ 西皮潔癖.請勿KY ⬅️ }}


拍下來那一頁是《樹之都》的部分內容。
畢竟在《夫婦善哉》的故事裡要怎麼提到田田啦XDD…

想到了國木田獨步文豪本尊其實是織田作與太宰的前輩。很奇妙的是看織田作之助的著作時,會感覺很有畫面感——平實樸素的文字,卻能讓人感受到對劇情發展的掌控功力。能吸引人讀下去的故事,便是如此。

從織田作之助的著作裡能感受到他很喜歡大阪這座城市。以及他的小說中總會出現各種職業的人物、地名、小吃以及計算價格的部分。這種實在的細節能讓讀者更貼近人物。畢竟小說是寫給人看的,描述的是人,閱讀的也是人。

以及在看他的小說時總能感覺到他是喜歡人的。不光是大阪這座城市裡面的人,他能描寫出這些貧窮落魄的角色仍然有可愛之處。例如《夫婦善哉》裡的男主角柳吉的口吃與對平價小吃的愛好,吸引了女主角蝶子。以及《世相》裡的小說家收容了流落街頭的老同學一晚,數度借款給他周轉,似乎不求回報。其實是想聽他說說在黑市的經歷,作為自己的新作品的題材(笑)

引用一段《世相》裡面個人喜歡的段落:
想來對我而言,人生就是流轉。
我視人類的實像,有如死水中不斷重複的水車一般,不斷重複的悲哀。而不斷重複描寫這種實相的我,又是死水水車的悲哀。


(以下小劇場突入XDD……)
(小劇場的文梗皆取材於織田作的短篇《樹之都》。)


「國木田君今天也好過分(笑)小劇場 ①

宰:國木田君好過分,害得織田作進不了國中了。
織:所以在失學之後,我只好去做殺手了(點頭)
宰:看了國木田君的作品,感覺都不能好好唸書了w
織:嗯,感覺真是難以解釋的作品。看了也很想自己動筆。
宰:來寫吧來寫吧,寫完之後我要第一個看的>w<
田:咳咳……給我慢著。這個劇情的走向不太對勁 _(:3」∠)_
宰:好過分喔——還不准別人寫小說的?
田:你先別吵!(按住宰)那個……織田作先生,我很抱歉> <…
織:沒事。人生也不止一條路。這個麻糬挺好吃的,在哪兒買的?
田:哦,這、這個是我做的。
織:太宰也吃吧。吃完點心,你們也要準備開工了。
宰:無聊的任務。等會我要先打電話給中也……(一邊吃麻糬)
田:這是哪,我是誰……這個劇本的時間軸不太對勁  _(:3」∠)_


「織田作先生的夕陽之丘追憶篇☆小劇場 ②
織:那時在口繩坂中腹的附近,有一座夕陽之丘私立學院。
宰:開始了呢,織田作式的懷舊(笑)
織:高中時期我是籃球校隊的一員。雖然才加入四天而已……
宰(插嘴):夕陽之丘私立學院的籃球部剛剛成立,
於是你們學校的籃球部派你過去擔任指導——
織:對啊。然後我遇見了那個不打籃球,戴著眼鏡,
只是站在一旁的黑髮美人經理。他出眾的氣質與其他人都不同。

田:恕我插嘴。夕陽之丘私立學院是男校吧?
宰:國木田君不要說話啦!破壞氣氛……(從背後抱住)
織(笑):嘛。都是青澀時期的回憶了。他的名字是坂口安吾。
田:然後……後來怎麼樣了?
宰:國木田君……原來也很八掛的嘛。(把下巴擱在對方肩上)
織(出神地):當時,我投得很糟。比我要指導的球員們還糟。
但是安吾對我笑了。感覺雙手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太宰注意到國木田的臉逐漸變紅,忍不住偷笑。
這時加完班的安吾終於走進了咖啡廰,不巧聽到了織田作的話。

安:織田作先生!你又在說那件事情////……請別、別再說了吧。
織:才講了個開頭而已啊(笑)

在織田作與安吾互相注視的情況下,
國木田與太宰互看一眼。於是開始咬耳朵了(笑)

田(耳語):我覺得我們該找個理由撤了,太宰。
宰(耳語):你說得沒錯,國木田君。你也不是那麼木頭的嘛w
田(耳語):什麼鬼= = 好了,早點準備回去啦。


P.S. 這是圖書館的書。月底要還了。來拍一下XDD…
P.P.S. 去年的《武藏野》,看起來真歡快(捂臉)

评论
热度(13)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