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刀亂etc

{{ 國太民安.地久天長 ⬅️ }}
{{ 西皮潔癖.請勿KY ⬅️ }}

[寶石之國][磷砂] Take On Me

粉領族設定的磷砂短篇。
百合走向HE,讓辰砂穿了小裙子(笑)

※法斯第一人稱視角
※粉領族之間的純愛
※感謝黃鑽石、佩妮特 & 鑽石組友情客串w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Take On Me

You're all the things I've got to remember
你是我唯一必須記住的人
You're shying away
你害羞地離去
I'll be coming for you anyway
無論如何我還是會追尋你


* * *

還有兩天我就要從待滿三年的公司離職。

離職的理由挺常見的,個人準備轉換跑道。交接工作差不多都處理妥當,與直屬主管,還有部門主管也都事先談過了。我就像連續劇裡要離職的員工那樣抱了一個紙箱,開始清理自己座位上的私人物品。

三年這個不算長也不算短的時間裡,我累積了不少私人物品。比方常用的文具,就有上面有草莓圖案的粉紅色安全剪刀,以及有薄荷香味的膠水。我不喜公司配給的口紅膠,天冷的時候有時會轉不出來。天熱的時候又會變得軟趴趴的,容易弄髒手。就連最普通的原子筆與紅筆,我也喜歡買樣子可愛的。自己看了也感覺心情愉快。

我曾經帶來筆桿末端有一隻朱紅色大貓咪的紅筆,當辰砂臨時向我借紅筆時,我就像獻寶一般把這隻貓咪紅筆遞上去。然而她只是皺了皺眉。後來她告訴我貓咪裝飾讓紅筆變得比較重,寫字不太方便。對我來說紅筆只是拿來打勾跟打叉,不需要用來寫字。所以我沒怎麼考慮過這個問題。不過後來我也給紅筆換了一個比較小的星星裝飾。辰砂就像貓咪一樣的敏感呢,對細節也是相當地注意。

回想起來新人時期的我笨手笨腳,經常搞錯數量與交期。等我全部修改好,再打過電話向工廠更正並且一一道歉,已經超過下班時間許久了。感覺苦哈哈的我,在此時邂逅了辰砂。哦,對了,我應該先向各位介紹一下辰砂。她曾是我們公司的總務。平日較為沈默寡言,甚少表現出喜怒哀樂。但是在我還是新人的時候就看過她為了公司的利益,而開口教訓故意長年提供次級品的耗材商。

將柔順的紅髮梳成蓬鬆的髮髻,一絡瀏海垂落在粉白的額前,瘦削的身子包裏在棕色的羊毛衫與有腰身的米色長裙裡,看來文靜纖弱。可是她卻挺身而出,毫不猶豫地點破了年紀大她二十歲以上,長年與公司合作的耗材商貪小便宜的缺失。看到那個耗材商陰著一張臉在賠償損失的單據上簽名時,我真的想要拍手叫好。於是我收拾好自己的包包,去沖了兩杯熱奶茶。因為不清楚辰砂的口味,所以只放了很少的黑糖。看到她呼著氣,小口地喝著奶茶,我心中不禁有些感動。

當時辰砂並未抱怨我讓她喝奶茶粉沖泡的飲料,還多加了黑糖。她只是挑了個時間告訴我別吃得那麼甜,對身體不好。我才發現她經常泡自費的藥草茶,並且放在茶水間供大家飲用。不過藥草茶沒什麼味道,也不提神,捧場的人很少。然而我慢慢地養成了喝「辰砂藥草茶」的好習慣,發現自己上班時精神變好了,而且也不像以前那樣總想吃油膩的食物與甜食了。

遇到旺季時連續數個加班的週五,我總會將辰砂藥草茶重新加熱,然後倒進我的陶土貓咪馬克杯。我一面處理訂單一面張大嘴打呵欠,不時喝些熱飲。藥草茶淡淡的香氣很舒心,總覺得彷彿辰砂就在我身邊。當我度過了新人三個半月的實習期之後,在自己桌上看到了一張素色卡片。上面印著朱紅色的貓咪圖案,與我之前放在紅筆上的裝飾一模一樣。卡片裡寫著:「恭喜你轉正了,三半。轉正之後工作要加油。別再冒冒失失的。少說多做,少給前輩們添麻煩。」

雖然看起來是挺不客氣的語調,但我還是高興的抱著卡片在原地像跳芭蕾舞似地轉了一圈。我正在轉的時候,不巧遇到了來業務部送新的A4紙的辰砂。手上抱著兩疊A4紙的她看到抱著卡片轉圈的我,整張臉都紅了起來。眼見機不可失,我趕緊挪向她身邊,不料她放下兩疊A4紙就這樣落荒而逃了。我原本可以追上她的,可是這時黃鑽石前輩進辦公室了,阻住了我。還說了句:「法斯,慢著點。別這樣嚇我們家總務,她很纖細的。」

我知道呀。不過她幹嘛逃跑?我真的不懂辰砂為何要逃出我的視線。

三個半月的蜜月期過去之後,一年時光在忙碌的工作中飛逝。我忙得暈頭轉向,每天回家都只剩下漱洗與睡覺的氣力。很久很久沒有辰砂的消息,茶水間的藥草茶也不再出現了。來辦公室送文具與A4紙的也變成另一位同事佩妮特。最後我實在耐不住,就申請了到總務室去拿印表機的色帶五個。這個數量必需經過申請者本人簽字,這下子辰砂肯定是跑不了了。

但是我到了總務室之後只看到佩妮特在處理工作。向她問起辰砂的事情,才得知辰砂因病離職了。我嚇了一跳,看來只是十分纖弱的辰砂,一直很注重養生,竟然因病離職?我使出渾身解數,不斷地糾纏佩妮特,直到她不得不告訴我辰砂離職的真相——因病離職只是藉口。似乎是因為公司裡有她無法面對的人,所以就這麼離開了。

我捫心自問,我的存在對辰砂而言是不是一個困擾?但是我希望辰砂能接受我,能聽聽我的想法。至少聽過了我的想法,再開口拒絕我也不遲。我抱著這樣的想法繼續在公司裡上班,畢竟我不像辰砂能離開得這麼絕決。當時我的能力有限,作為業務還需要多加磨練自己的交際手腕與人際關係。於是我在這家公司又工作了兩年時間,收到了友人小鑽與波爾茨合資成立新公司的消息。小鑽問我是否有意願過去幫忙,波爾茨說只要有實力有業績,在獎金上不會虧待我。

於是我就像電影裡要換跑道的員工一般開始跑程序。我忍耐著,沒有開口問管人事的翡翠,關於辰砂的連絡方式。事實上我好想纏著她問出來。不過我也覺得這麼做的話,辰砂一點也不會高興的。其實我有辰砂的電子郵件地址,這兩年七個月以來我經常發郵件給她。只要工作上生活上有開心的事或難過的事,我都會發郵件給她。雖然她一次也沒有回,不過我相信她都有收到,也都看過了。

因為我在郵件裡設了讀取回條。而每封郵件都有傳送被讀取的通知。辰砂果然有讀我寫的郵件。只要想到這一點,我就忍不住開心起來。雖然不明白我們之間發生了什麼問題,不過顯然我與她的緣分未盡。那麼,總有一天會再見面的。

抱著這樣的想法,我來到公司頂樓。捧著一杯按照辰砂的方子泡製的藥草茶。頂樓的風呼呼作響,喝完熱茶的我打了個噴嚏。吸了吸鼻子,我讓自己沈浸在辰砂的香氣裡,輕聲自言自語:「辰砂,我也要離開了喔。這次要到小鑽與波爾茨合資的新公司去。妳現在在哪兒呢?不過,別擔心。我一定會找到妳。」

「三半。」一個略顯中性的動聽嗓音跨越了冷風,呼喚著我的綽號。

頂樓的風依舊吹得呼呼作響。我甚至懷疑自己的耳朵有問題。但是辰砂的聲音我不會忘的!!驀然回首,思念的人竟然就在頂樓的樓梯口。

於是我一點也沒有學到教訓,我向著她挪動過去。一把握住了她的手。她的臉很快地紅了起來,小聲地說著:「別這樣。感覺很討厭。」

我只說了句:「怎麼來了。我準備要找妳很久很久呢。」

辰砂沒有揮開我的手,只是低聲道:「如妳所見。我現在在鑽石組的公司做事。所以她們要我來接妳,先給妳一些資料。我感覺我這一生是避不開妳了。三半,妳這個好命的人……真是要什麼,有什麼。」

第一次聽到辰砂對我說了這麼多話。也是第一次握著辰砂的手這麼久。我想我也許是很好命吧。能擁有辰砂,當然是好命的。我放開了她的手,向前一把環住了她那包裏在黑色窄裙下纖細的腰身——在她的驚呼聲中,「鑽石組」公司的招新資料與新人履歷表如雪片般被風吹至空中,飄到了我們構不著的地方。

「三半!看妳幹的好事……啊啊啊、怎麼辦啊——」

驚慌失措的辰砂雙眼濕潤,滿面通紅的模樣實在非常可愛。

「沒事的。再拿一份就好了。小鑽不會這麼小氣的。而且招新資料飄出去了也是有廣告效果的,凡事不要只往壞處想。看著我的臉,辰砂……」

我沒有放開辰砂。我怎麼捨得放開她呢?看來我的安撫有點奏效了。畢竟我也不是三年前那個只會搞砸事情的新人了。於是我打鐵趁熱地吻在她的髮梢,直到她開始不斷地掙扎,害得我們兩人都跌坐在地而笑了出來為止。

明天好像還在遙遠的彼方,但是心跳的聲音不會騙人。我幾乎能聽見辰砂胸口的鼓動,就像我自己一樣熱烈。我想她也沒有忘記我,同樣一直在等待我。於是我又挪向她身邊,在她的抗議聲中把她給抱了個滿懷。


FIN

---------------------------------------------------------------------------------------------------- 

後記:
試著寫了磷砂粉領族設定的百合向故事。感覺意外地非常生活化呢,簡直是一氣呵成。剛剛寫好的文,還熱騰騰的呢(笑)這次其實也放入了不少私設,真覺法斯應該會喜歡特別的文具,辰砂會注重養生也是個人的直覺。本來是想設定辰砂患有呼吸道方面的疾病,可是又捨不得。所以就沒這麼寫。

以及最後在公司頂樓的一段場景,自己覺得挺滿意的XDD 沒有過多的贅述,但是把需要描寫的部分都交待了。辰砂的心情應該表現得很明顯了,雖然表面上逃離了法斯,其實先一步到了鑽石組的公司等她過來。一直有讀過法斯給她的郵件,即使知有設「讀取回條」還是照讀不誤ww 這也都是辰砂心意未變的表示。感覺真是既酸澀又甜蜜呢。就是自己寫的也這麼覺得啦w

P.S. 標題取自A-ha的經典歌曲,引用了一部分歌詞。
   網易雲  油管 (MV)

話說“Take On Me”與其翻譯成「帶上我」,
感覺翻譯成「接受我」會更好些 (>w<.)//// 

最後,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謝謝所有認真看過我的文的同好們。有你們在真好 (❤️❤️

评论(10)
热度(106)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