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刀亂etc

{{ 國太民安.地久天長 ⬅️ }}
{{ 西皮潔癖.請勿KY ⬅️ }}

[寶石之國][磷砂] KIRA KIRA

@风灵小咪 
送給「
脆皮甜筒群」的磷砂文。
今天也很喜歡磷砂,希望有更多人喜歡他們>w<

※法斯與辰砂飾品化的設定
※不虐不虐,基調是甜文XDD
※讀本文時妳可以擁有磷砂手串(笑)


KIRA KIRA

妳是個喜歡寶石飾品的女子。雖然以妳小職員的薪水買不起這些精工切割,經由名家設計的美麗首飾,妳偶爾會在夜市或者網店上買點看中的人造寶石胸針或者手鍊來過過乾癮。倒也自得其樂。

這些天妳收到了一個包裹,上面沒有寫明寄件人。稍微掂量了下妳就能聽出裡面有個小盒子,差不多是能放一件首飾的大小。由於近期並未購入新收藏品,妳的心裡有些疑惑。抱著既期待又有點忐忑不安的心情,妳坐在床上,就像對待夢中情人所送的禮物般,小心翼翼地拆開包裹。

這時妳注意到包裏裡還有一張紙。是一張電腦打字的字條。寫著:「此為贈品。請勿轉送,請愛惜使用。」

包裏裡面是個素淨的白盒子,表面摸起來有點絨毛觸感。盒裡墊著夜色般濃厚的靛藍襯裡,上面放著一條鮮紅的晶體硃砂手串,每一顆珠子都如血凝結而成般,既通透又惹眼。手串中央有個小巧的薄荷綠墜子,淡淡的漸層色令人感到舒心。妳看了半晌,心想這個綠墜子可能是較為平價的磷灰石。但是就色澤而言,普通的磷灰石難以有這麼美麗的色彩,莫非這是小小一顆就要價不菲的磷葉石?

如此想著,妳驚訝地把手上的手串給落在柔軟的床鋪上。似乎還聽到了細細的呼疼聲。突然有個孩子氣的可愛聲音說著:「痛、辰砂,你沒事吧?痛不痛?」

隨後妳又聽到另一個較為中性且帶著責難語氣的氣音:「小心一點。你又會嚇到人類的,三半。到時我們就又會被送走了。」

房裡明明沒有其他人在,妳卻聽到了奇妙的交談聲。聲音的來源很明顯是出自於眼前那條簡約別緻的手串。妳再次捧起了變得寂靜無聲的手串,冰涼的觸感一點也不像會發出少年音的樣子。好奇心終究蓋過了恐懼,妳就像撫摸著貓兒的腦袋般輕觸著掌心中的手串,輕聲道:「雖然被嚇了一跳,但是我並不害怕。我想多多認識你們,辰砂……就是硃砂的別名呢,挺好聽的。還有『三半』,這個是什麼意思呢?」

過了一會兒,比較活潑的聲音答道:「是指我的『硬度』。磷葉石的硬度是3.5,算是易碎品了。辰砂的硬度則是2,非常的令人心疼呢。所以要好好珍惜我們。」

比較冷靜的聲音則跟著補充:「雖然硬度不高,但是不去撞擊硬物或者突然掉在地上,也不會那麼易碎。畢竟經過切割處理,可以維持固定的型態。」

由這些對話中妳慢慢了解到辰砂的性格謹慎纖細,磷葉石則是天真活潑,有點少根筋的樣子。擁有了一條會說話的漂亮手串,這個事實讓妳感到又驚又喜。不過妳想到還是必需問清楚細節的部分。像這麼好看又能陪人聊天的手串,為何會被當成贈品?還有磷葉石與辰砂究竟來自何方?於是妳一面用絨布擦拭著新的寶貝收藏,一面繼續嘗試與他們聊天。

「我們來自『寶石之國』。哦,看妳的表情,估計是從來沒聽說過這個國家吧。那是一個很久遠的時代,當時真正的人類已經消失了。人類的肉體歷經了漫長的演化,成為了『阿德米拉皮利斯族』。外表像是水生生物的他們生活在海洋中。人類的靈魂則化為『月人』,居住在月亮上。」磷葉石十分清晰地答道。

「來自沒有人類的世界?真是不可思議。如你們所見,我的先活中充滿了同類。在被切割製作成精美的手串,還有被運送到這裡的過程中,你們一定見到了其他的人類。這座城市裡幾乎沒有新鮮事,只有超標的落塵量與擁擠的人群……抱歉,我不是想抱怨。那麼在『寶石之國』裡你們以怎樣的型態生活著?」

妳將手串戴在左手手腕上,打開冰箱拿了昨晚調製好,並且冷藏著的榛果可可。關上冰箱時妳聽到磷葉石說了句:「好香啊,有榛子果實的味道。」

覺得磷葉石很可愛,妳半開玩笑地問道:「要喝嗎?可以給你們一人一杯。」

「十分感謝妳的好意。可惜我們不能喝這個。」辰砂冷靜而禮貌地婉拒了。因為他太過正經,妳不禁為之微笑起來。似乎還能聽到磷葉石小小的嘆息聲。

妳走回房間坐下後辰砂回答了妳提出的疑問。那把聽來正直凜然的聲音好似說著他人的故事般平淡。他說自己與三半(磷葉石)是以無性別的「寶石人」模樣生存在「寶石之國」裡,也說出他們平日的生活不外乎就是向老師學習知識,並且抵禦月人的來襲。當辰砂說到這兒,他的小夥伴磷葉石立即開口打岔了。

磷葉石表示月人其實是為了「老師」而來的。如果寶石之國裡沒有老師的存在,月人並不會經常來打擾他們。所他曾提議讓所有的寶石人一起登陸月球,將老師獨自留下,如此便可以避免不必要的戰鬥。當他說到這裡,妳親眼看到辰砂的紅色珠子一顆顆都顫動了起來,以隱忍著怒意與悲傷的聲調要對方別再提起。

可是磷葉石只是停頓了數秒,卻又再度表示他一點也不後悔提出想帶辰砂與大家一起去月球。這是他以青金石的聰明腦袋所能做出最好的判斷了。直到後來發生的事情粉碎了他心中的希望。月人接觸到老師之後產生的悲劇,以及抵達月球的寶石人們終於發現自我的侷限,於是小夥伴裡有的選擇留在月球,也有的選擇回到家鄉。就像有一本人類的書籍上記載著這句話——「如果一個人願意承認讓人喪氣的生命侷限,似乎有助於心理健康。」

妳想起來了,磷葉石提到的那句話是來自厄文.威爾許的小說《猜火車》。雖然他說得很簡單,甚至不帶有一絲懷念與感傷。但是妳仍然看到辰砂的紅珠子不斷顫動著。於心不忍的妳於是抬起手腕,輕輕地吻了一下那些令人憐愛的紅珠子。結果聽到本來態若自然的磷葉石喊了起來:「人類,妳不能吻辰砂!反正、反正就是不可以啦……就算我擁有青金石的聰明腦袋時都沒有吻過他呢!!」

「沙」地一聲手串自妳的左腕滑落到床鋪上頭。辰砂的紅珠子一顆顆擠了過來,不斷碰著磷葉石的綠墜子。力道雖然不大,可是也發出了令人心驚的聲響。妳不由地想扼止他們,可是又覺得自己好像不該再插手了。畢竟妳的本意是希望安慰辰砂,結果卻有點搞砸了。甚至引起了磷葉石的醋意。

「法斯法菲萊特!!你別再胡說了……從以前就是這樣,你的一舉一動總是讓我感到深深地動搖。我討厭這樣的自己,也討厭離不開你的命運。我們現在根本不可能接吻,你就不能安分一點麼?」因為辰砂所說的話實在太可愛了,妳不禁臉紅了起來。妳能想像,擁有辰砂這樣的戀人,磷葉石心中想必是又酸又甜。

「可以的。這樣……輕輕觸及對方,不要太用力,就像在親吻依偎著。哪,辰砂,我不後悔跟你一起變成飾品,然後來到再度被人類主宰的世界生活。這麼一來,你永遠都會留在我的視線內。我覺得這樣的生活很單純。你就這麼不喜歡待在我身邊麼?」拿起榛果可可的妳被磷葉石好似在祈求的口吻給嗆了一下。

「不、我討厭你這樣子……拜託你別再說了。都過了這麼久,你每到一個人類面前就要再說一遍才滿足?我受不了了……」辰砂的紅珠子縮了起來,而且顏色好像變深了一些,看來有如熟透的美味果實。

「唉呀,我也受不了了……果然有手腳更好。辰砂真可愛,想抱著你一起融化。」磷葉石的綠墜子緊貼著辰砂的紅珠子在床鋪上摩娑滑動著。

這種犯規的恩愛感是想怎樣啦?!妳忍不住在心裡OS起來。

不過妳也覺得今後的日子想必都不會無聊了。戴著這條恩愛的手串,每天聽他們說說話,也會鼓勵著妳早點找到另一半。不過得是能接受會說話的手串的另一半才行。有了需要好好思考與計劃的事情,日子就會變得更加充實。

妳看著繼續絮絮叨叨著情話的寶石們,想著午後可以烤個淋上香草醬的草莓派。點綴著碧綠的香草與鮮紅的草莓。往後的生活一定也會是那麼的新鮮豐富。


FIN

---------------------------------------------------------------------------------------------------- 

(冗長的)後記:
加了脆皮甜筒群之後,得知在群裡法斯是香草冰淇淋,辰砂則是草莓冰淇淋的小設定0w0☆ 感覺很有趣的我就把這個設定應用在本文的結尾。

KIRA KIRA(きらきら)在日語裡是「亮晶晶」的意思。自然可以理解為寶石亮晶晶,當然也能理解為磷砂的愛亮晶晶(需要墨鏡w)以及自己也沒想過還能有第三篇磷砂文。因為在別處也還有幾個要填的坑,但還是很喜歡磷砂,希望他們能膩在一起,所以就有了兩人變成了手串的構想。把手串寄給「妳」的是人造寶石的賣家,因為從特殊管道得到了磷砂手串,被嚇到了,又不太敢出售,所以就寄給老顧客當贈品2333

最後說說硃砂有毒這件事。雖然有毒,我查過確實有硃砂手串,才決定寫這個題材的說。以下說明引用自網路

硃砂是不溶於水的,只是當做飾品去佩戴,與肌膚接觸是不會造成汞中毒的。而且硃砂有解毒防腐的作用,外用還能抑制或殺滅皮膚細菌和寄生蟲。

雖然有出現「妳」吻手串珠子的畫面,不過並沒有放進嘴裡啦XDD"…而且只碰到了一下下而已。希望大家不要專門吐槽這個點吧。

本來還想寫寫「妳」帶著磷砂手串上街的情況,但是覺得好擔心會弄壞喔,所以就先寫到這裡了XDD 看情況,說不定之後也還能再寫個續篇,喜歡讀過本文的人會喜歡這個腦洞很大的小故事。

最後,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謝謝所有認真看過我的文的同好們。有你們在真好 (◍′♡‵◍) ❤️❤️

评论(5)
热度(61)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