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寶石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

[文豪野犬][國太] Love Me, I Love You

剁手節快樂 & 週末愉快ww

※原作向+日常向
※今天很想吃糖,於是就有了這輛小糖車
※開頭畫風不同,骨子裡還是傲嬌田 & 撒嬌宰w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Love Me, I Love You

Love me 別吝於付出
我一定能付出更多愛
I Love you 真心諒解
愈是相擁到相厭 愛就愈深


* * *

壁鐘的秒針一格格走過,不斷逝去的分秒映入太宰朦朧的棕眼裡。他把旅館浴室的門反鎖起來,坐在浴缸裡已經超過了一小時。在這段時間裡國木田曾經在門外好言相勸,甚至是急到敲門叫喚,浴室裡的人依舊環抱著膝蓋,默默地坐在及膝的熱水裡一聲不吭。只是稍微動了動雙腳,激起了細微的水聲。

依舊維持著雙手抱膝姿態的黑髮青年其實沒那麼生搭檔的氣。只是感到有些無可奈何而已。兩人調查傳聞有幽靈出沒,發生了殺人事件的礦坑也還算順利。簡單說來,事件的真相不過是浸泡過螢光劑的白床單,以及發生在偏僻小鎮裡債權人與債務人之間的糾紛。照理來說用不了太宰幾個腦細胞。更令他在意的是對怪談故事很敏感的自家搭檔在回程裡還是不苟言笑的模樣,似乎在生悶氣。

對於太宰而言國木田算是有點難以理解的對象。雖然他語重心長地表示曾經看過不少堅持正義而走向極端的人,不過說到遲鈍、頑固與彆扭的話,想必自家搭檔是無人能及的。他一邊想著,一邊用手指撩撥了下水面。這麼做的同時他在不經意之間望見了倒映於水面上的自己。在水波間那張清秀蒼白的臉似乎看來真有點苦惱。他笑了起來,戳著水面,隨手把自己的倒影給弄散了。

「國木田君為何會那麼怕鬼?大概對於活得有條理的人而言,超自然現象很不可思議。在這個新興異能力也不足為奇的時代,如果出現有著『四谷怪談』的異能力者,不知道他要怎麼辦呢。」黑髮青年戳著水面,心裡有點悶悶地想著。

洗澡水漸漸變冷了,太宰有點想離開浴室,卻也還不想面對國木田。雖然他明白自己在女性委託人前面對自家搭檔開的玩笑有點過火了。畢竟他以輕鬆的口吻說出了:「沒人比國木田君更怕鬼了,但是他需要多多鍛鍊這方面的膽量。所以美麗的小姐請別介意,有關於靈異事件的案子請務必委託給我們。」

在這之後國木田就不發一語地背過身子,默默地前往回旅館唯一的公車站。無論太宰怎麼向他搭話,他都只給予簡短的單字回覆。如此一來,作為國木田唯一的搭檔兼戀人,太宰怎麼可能不曉得對方生氣了?他們就在這股令人悶悶不樂的氣氛中回到了旅館。一進到房裡,太宰就把大衣與襯衫給拋在床上。不再理會終於打破單字回覆,開口提醒他小心著涼的自家搭檔,逕自到浴室裡泡澡去了。

這一泡澡就過了將近一個鐘頭,黑髮青年自己也沒有想到。原本他沒打算與戀人嘔氣這麼久,可是在剛剛經過半個鐘頭時對方來問了一次,說著:「太宰,就算你氣還沒消,也早點出來休息吧。你體力不好,泡澡也不能泡太久。」

原本想找個藉口出去的太宰聽到這句話就蒙了。怎麼變成好像是自己無理取鬧,在生悶氣似的?他這麼一想,也就不願意出去了。於是感覺就這麼錯過了出去的時機。又過了半小時,他再度聽到了國木田的敲門聲,也只是噘了噘嘴。

接下來又經過十幾分鐘左右,浴室外面不再傳來其他聲音。太宰猜測國木田可能睡著了,畢竟在礦坑裡調查時捉鬼一樣的氣氛對自家搭檔來說夠嗆。於是他準備悄悄地出去,走出浴缸後用大浴巾包住了身子。不料,突然從外邊傳來了盛大的開門聲。他轉身一看,發浴室門的喇叭鎖已經整個脫落下來了。

「太宰,我很擔心你。」手上握著喇叭鎖,神情嚴肅的棕髮青年低聲說道。

「國木田君……我沒事。你把門鎖弄壞了?我可沒錢賠償呢。」捂著身上的浴巾,神情淡然的黑髮青年平靜地答道。

事上實上太宰很後悔用這麼冷淡的語氣說話。不過他心裡還覺得有點尷尬,也不想直接對上戀人那雙認真的眼眸。他想若無其事地從旁邊走過去,結果卻被那雙結實的臂膀給一把抱了個滿懷。他想掙扎,也想抗議,卻發現戀人那溫暖豐潤的雙唇貼近了他的耳根,沈聲道:「我不請櫃檯人員來開鎖,是想有個萬一的時候你也不會願意被其他人看到……太宰,你別讓我太擔心了。」

被戀人緊抱著的黑髮青年扭動了數下,依舊掙不開對方有力的懷抱。他放棄了,嘆息著答道:「別擔心,我不會在浴室裡自盡。根本不是這個氣氛。」

太宰感到國木田的大手撫上自己的眉稍,聽見對方嘆道:「說謊的清徹眼眸。」

黑髮青年闔上眼,有點懶得開口吐槽戀人突來的文藝感嘆。不過,他也明白這是與對方合好的好機會,於是以指尖摩娑著那金棕色的髮根,細聲要求道:「哪,國木田君,其實你很明白讓我無法說謊的好辦法吧?再抱緊一些,讓我們之間沒有一絲空隙。」

( ↓ 防HX,以下請走長微博 )

【長微博】全篇 (…已經一個月沒在微博停新車)


吃完肉,請記得回來LOF點讚與留言啊~ (招手)


* * *

太宰再次睜開眼睛時發現自己躺在旅館的床上。而且已被戀人換上睡衣,周身的肌膚還有著洗過熱水浴的暖意。他的視線稍微能聚焦後發現戀人拿著開水走來,於是噘起了嘴,笑道:「不要開水。國木田君,再多多澆灌我一下嘛——再這樣被放置下去,我就要乾枯了喔——」

他那帶著笑意的明亮棕眼裡清晰地映出了顯得有點困擾的戀人。直到國木田不得不用嘴餵他喝水,他才乖乖地喝了水。此時太宰身上雖然已經沒了氣力,卻還是用一雙棕眼直盯著坐在身旁的戀人,似乎不肯乖乖休息。

「哪,太宰。我對今天的事情感到抱歉。其實你告訴委託人我對怪談、對超自然現象很沒抵抗力也無妨。我只是覺得我能做到克服恐懼。不止是為了完成任務,我想要好好地守護自己的搭檔兼戀人的你。」國木田的表情顯得無比認真,讓他那淘氣的戀人也不好再糊弄過去。

「國木田君……靠近一點。」太宰的眼神亮了起來。

「怎麼了?……?!」當國木田毫無防備地靠近對方時,太宰吻住了他的雙唇。

「愛你。國木田君,希望你永遠在我身邊。希望你永遠不要變。」在蜻蜓點水的親吻之後,黑髮青年細聲說出了真心話。

隨後他看著他那集遲鈍、頑固與彆扭於一身的耿直戀人整張臉都漲紅了起來。連腦袋上都冒出了蒸氣一般,而禁不住偷笑起來。笑到縱慾過度的身子都充滿了濃郁又甜蜜的酸疼感。


FIN

---------------------------------------------------------------------------------------------------- 

(簡短的)後記:
雖然感冒似乎是好了。這些天還是備受腸胃不適的折磨。中午只吃了六個餛飩,晚上只吃了一點炒飯與四個水餃。作為一個吃貨感覺難受極了。

於是想到來寫點嗯嗯愛愛的國太文(無誤)於是這篇文就這麼誕生啦(笑)話說其實也是寫來心酸的啦,不知道還能寫到什麼時候。產一篇就少一篇。但願自己還能維持到動畫第三季。覺得已經有點風中殘燭的心態了TAT

P.S. 標題取自B'z的經典歌曲,引用了一部分歌詞。
   網易雲  油管 (live版)


最後,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謝謝所有認真看過我的文的同好們。有你們在真好 (❤️❤️

评论(4)
热度(28)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