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寶石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

[寶石之國][磷砂] 心中的寶石

週末一口氣把連載補到了61話,
現在感覺有點不能好…> <…
下次有機會的話也想發糖給他們。

短、虐。法斯第一人稱視角

※有涉及連載劇透,未補漫畫者慎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心中的寶石

我總將一切看得很簡單。只是因為很喜歡老師,想要幫上他的忙,所以我想要變得更強,也希望自己能像小鑽或者波爾茨那樣獨力戰鬥。我不想做博物誌的編輯工作,那看來對眼下的情況沒什麼幫助。雖然老師說以文字保存現狀並加以觀察記錄是富有創造性的知性工作,可是這份獨特的工作依舊無法使我感到滿足。

寶石人不需要像動物那般攝取食物與水分,只需要有光就可以活下去。我們也不需要繁衍後代。即使被粉碎或者被融解,只要不是連碎片都完全消弭於世上,就有尋找材料加以修補,並且被復原再生的可能性。在這個情況下記錄歷史對我來說似乎不是那麼有說服力,所以過去的我總覺得需要更有實感的工作。

回想過去的我曾經連一把最輕的劍也無法拿起,但那時的我是幸福的。現在的我如此斷言是因為彼時的法斯法菲萊特毫無根據地把希望寄託於美好的幻想,並且習於接受大家的寵溺。像這樣的我卻信口開河地對辰沙說一定能找比夜間巡邏更有樂趣,而且非他不可的工作……我究竟是怎麼把如此多餘的話說出口的?

我盯著辰砂剔透的石榴色雙眼,從他的眼裡看到是對我的不信任。擁有力量原來竟是這麼可怕的事情,擁有力量之後接踵而至的煩惱是最初的我所無法想像的。在失去了四肢與重要的友人安特庫之後,光是為了習慣瑪腦與白金的義肢就費盡了力氣,可以全力戰鬥的事實也讓我感到自己被沖昏了頭。

我能想像過去的我一定深受辰砂吸引。他那敏感纖細的心靈、慎重冷靜的思慮仍讓我感覺十分可靠。他是即使深限痛苦之中依舊能保持清醒的類型,能冷靜地將時而無法控制毒液的自己禁閉在夜的帷幕裡。或許我曾經掀起了那帷幕的門簾,但我並沒有掀起他的蓋頭。或許我們向對方索求的都是難以維繫之物。

但是我依然明白如果我要求辰砂留下,他會為我留下來的。我感覺周遭幾乎沒有可信任的對象,彷彿丟失了自己的心。如果辰砂能狠狠地質問我彼時的法斯法菲萊特的蹤影,或許我會感到好過一些。不過他不會這麼做,因為他也試著接受現在的我,比我所想像的更快。這也是令一件叫人害怕的事情。

對於我們而言只有永恆的生命,卻沒有永遠的伴侶。因為沒有真正為伴的目的。說穿了令人傷感,卻也無法執著。我想從月人手上奪回安特庫的同時也希望辰砂還願意一直在我身邊,繼續給我意見。這是很過分的事嗎?我究竟失去了什麼?我不知道這樣的自己是否還有約束對方的權力。

但是現在我還記得辰砂的名字。他的雙眼也還凝視著我。我會再來找他的。在腦袋斷裂的順間我依舊是這麼想的。我好像還能看見辰砂不滿的神情。

辰砂。對不起。

我是個連腦袋都被奪走的笨蛋啊。我只知道這麼活下去的方法。雖然我是那麼輕率地就想要試圖拯救你,我並非不曉得你的苦處。再見面的時候倘若我還能呼喚你的名字,你也正面回視我的話,我就會找到答案吧。我兩度開口邀你去月亮上是真心的。然而你最初的答覆,因為風太大了,我沒能聽清。你第二次的拒絕,說明了我們的觀點與初衷都有著相當大的落差。

但是無論破碎融解了幾次或是換上新的面孔,我也還是我自己。你一定能用那清可見底的雙眼為我確認吧。


FIN?

---------------------------------------------------------------------------------------------------- 

後記:
明明沒寫多少字,寫到這裡為止感覺好像過了一世紀那麼久。明明眼裡還留著最初稚氣的法斯熱切地與辰砂定下約定的模樣。

第一次嘗試描寫法斯這種類型,感覺比起停下來傷心,他振作得真快。雖然他無法掌握自我卻很清楚什麼是該做的,有一種純粹而帶點殘忍的少年氣質。明明失去了大半的身體與記憶,還是一心想著要朝自己認為正確的方向前進。對了,他還成為了波斯波比佩洛佩羅大人呢(笑)如果他有點想著辰砂的事情,我想大概會是這樣的感覺吧。

那麼,謝謝看到這裡的你。不知該怎麼說,嗯嗯……虐虐更健康(不對
無論如何,也還是希望在官方劇情裡還能吃到磷砂糖。
雖然也感覺到了每次辰砂登場就要虐磷砂了……

评论
热度(31)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