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寶石etc

{{ 國太民安.地久天長 ⬅️ }}
{{ 西皮潔癖.請勿KY ⬅️ }}

【BSD妖怪企劃】[文豪野犬][織安/國太] 大人的童話 05

本文是參加【BSD妖怪企劃】的作品:)
建議配上BGM服用: (N站)  (網易雲)

(((( 10/20 安吾生日快樂 ))))
(((( 10/26 織田作生日快樂 ))))


{{週末愉快看文開心}}
久違的《大人的童話》第五章。
本系列真的沒坑,我必定會說到做到。

織田作第一人稱視角。
現代paro,織安已經在交往中。
※太宰是「雪男」的設定。詳見第一章。
🌸本章主要描述雪男宰回娘家了(笑)
請大家繼續以溫暖的目光守護著他們☆


《大人的童話》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就像你想保護我,我也想盡全力保護你

自從聖誕節過後太宰似乎總是有些魂不守舍。特別是只有我們倆的時刻他好像有話想說,似乎又有難言之隱。於是我趁著早餐店打烊後儘快收拾一番就回家了,想要預留多一些與太宰談話的時間。前天我就問過國木田,他一五一十地回答道學生在十二月二十七日起就要放寒假,期末考也結束了。所以會讓班上的孩子們提早下課。不過在下課前每人要向他提交「志願學校」以及「未來計劃」。我有點驚訝地問他是不是班導,他十分認真地表示很抱歉之前沒提及這部分。

以往班導通常是教國文或英文,教數學的班導令人有些緊張。雖然我的數字觀念不錯,也不會希望由不苟言笑的數學老師來帶領班級。不過這陣子我們家的數學教師的神情已不再那麼緊繃了。雖然偶爾會看到國木田一本正經地對太宰說要保持距離,然而太宰卻執意在他腿上待到快要融化才老大不甘願地被送回冷凍庫。我曾提醒國木田別那麼寵太宰,那只會讓我們家的小妖怪愈變愈淘氣。結果他很詫異地對我表示只是想讓太宰按時回冷凍庫,然後我就會在自己所熟悉的小妖怪臉上看到竊笑的神情。總的來說國木田這個男人作為房客很理想,他總是按時交租金,他也能配合這個家裡的作息時間,再者他與太宰處得不錯。問題在於他顯然不知道自己有多麼寵太宰。不久之前太宰還會記得該去冷凍「定型」的時間,現在他幾乎都不必開口提及。聰明的讀者們,這都是誰的功勞呢?

我到家之後發現了一幕十分溫馨療癒的情景。穿著我那件黑色綿質V領睡衣的安吾坐在沙發上微微低著頭,嘴裡喃喃地哼唱著不知名的異國童謠。那聽來不是英語歌曲,可能是西班牙語,不過我也是初次聽到。他纖細的十指正搓揉著某件發出了不開心的「唔唔」聲的雪白事物——是太宰。安吾看到我進門之後露出有點抱歉的神情輕聲道:「之前加班太長時間,我的特休還沒用完。不告訴你,是想給你一個驚喜……織田作先生,等一下、再抱吧?就快好了。」

說來慚愧,即使我是太宰所信任的第一個人類,卻總是難以阻止他融化的情況。雖然能交給安吾來辦,而且必要的情況下只有我一人也能做應急處理,不過我也想過如果太宰接觸的人類較少,他可能融化的情況相對的會隨之減少。我並未放開攬住戀人的手,低聲道:「你可以的。我沒有阻礙你雙手的動作……哪,安吾,我們能看著太宰直到何時?他總會找到一起走的對象,想去的地方……」

振作點。我在心裡對自己說。可是一開口就無法抑止。那股彷彿灼痛胸口的謎思又重現內心,讓我幾乎無法自制。安吾側首望著將腦袋擱在他肩窩上的我,發出了令人心動的嘆息聲。其實他知道我什麼也不會做。他也知道在這個世上對我而言沒有比他與太宰更重要的存在。或許是如此安逸的生活令我對眼前美好的景象能否能長久感到懷疑,還有前陣子纏身的惡夢,如今憶起也令人心寒。

在安吾冰涼的手心中那個雪白透亮的圓球逐漸被他給拉長了,而且在塑造出頭部與頸部後,很快地又以右手食指與姆指從那小小身子的兩側與下方抽出了四肢。這個步驟是如此一氣呵成,無論看幾次都那麼令人感到驚奇。現在只要等待太宰的頭髮指頭也復原,還有臉部輪廓也顯現出來就成了。被我攬住腰間的戀人再度伸手去碰觸邊上放在冰桶裡的冰塊,然後以指尖在太宰的臉上做出細緻的按壓與揉捏,他以光滑平整的指甲邊緣在那張雪白小臉上切割出了雙唇的中線。

「織田作,還有安吾,你們倆……」眼睛都還沒復原的太宰開口了。

「別說話。你還是先回冷凍庫休息,等身子骨長好再出來。」我打斷了太宰的話。雖然今天原本就預定好要他談話,也不急在這一刻。

安吾正用在冰水裡泡過的木梳為太宰梳頭。此時他暫時停下梳頭的動作,以左手溫和地撥開我環在他腰間的手指,顯得有點憂心忡忡又不太滿意地道:「請讓太宰君說吧。無論他說出什麼,我們也會傾聽他的心聲。我們雖然無權干涉雪男的生活,但是他選擇信任我們,一直在我們身邊不是嗎?」

這句話像一把鑰匙般打開了記憶之門。總覺得在過去的某個時代裡我們也曾經離太宰這麼近,並且經常陪伴在他身邊。彼時的我們三人究竟如何了?雖然我很想知道,不過那畢竟是過去。而如今我們必需直面的是現在身為雪男的太宰。我下定決心地對嘴唇已經長好了的小妖怪道:「說吧。你想怎麼做,安吾與我都會想辦法支持你。一直以來皆是如此。」

黑髮白膚的小妖怪彷若初生般對我們露出甜美的微笑。他接下安吾遞過去的淡灰色和服,姿態優雅地將小小的雙臂伸進寬大的衣袖,讓和服鬆鬆地掛在身上,似乎並不急著繫上素面的黑色腰帶。他從容不迫且語帶興奮地開口道:「織田作,你回來之前我與安吾一起看電視,真是無聊的劇集啊。不過,女主角決定要接受男主角的求婚時說要帶他一起回娘家一趟。雖然不是很懂『娘家』的定義,看來是指妻子的家屬。所以我也想帶國木田君回『娘家』一趟。」

「你想帶國木田回到自己的故鄉?這件事你與他談過了麼。」我的聲調聽來有點煩惱,正給太宰繼續梳頭的安吾望向我,以右手食指比了下素淨的嘴唇。

在旁人看來這是個無聲地阻止對方說話的手勢,對我而言卻顯得有些曖昧。我注意到安吾的嘴唇今晚還顯得有點紅潤,嘴角的線條也顯得比平時放鬆許多。看來在我回來之前他享用了美味的ODASAKU式早餐。不過從冰箱拿出來的草莓蜜糖吐司再用烤箱熱過,即使是今早的試作品也會遜色些。希望他有吃出我的新作品與其他店家的不同之處。細心如他,想必沒有忘記餵太宰冰過的吐司。

如此一來便很容易聯想出以我家寵物的性格而言估計還是好奇地碰了並不能入口的熱土司,於是就出現了我回家時看到的情景。其實讓我回想起最初迎接太宰回來時的那一天。如今,與我單獨在一起時太宰已經不會做出可能會讓自己融化的危險舉動,與安吾一起時他卻依舊會這麼做,也許是他獨特的撒嬌方式。

太宰從容地爬上了安吾拿來的冰枕。他不坐在人的身上,看來有著與我們長談的打算。一雙棕眼看起亮晶晶的瞅著我們,以開心的模樣答道:「國木田君不會拒絕我。所以我選擇先跟你們說。否則到時你們以為我一聲不吭就帶走了織田作家的新房客呢。以及我打算待在國木田的拖輪冰桶裡面,跟他一起搭火車。」

此時玄關傳來鑰匙轉動的喀擦聲,進來的是一臉著急的國木田。我見他神色慌張,於是開口道:「國木田,你回來得挺早。」

他禮貌地答道:「織田作先生,您也是。」然後他轉頭瞪視著太宰,用我從來沒聽過的慍怒語氣急道:「這麼要緊的事……太宰,你怎麼現在才說!!」

黑髮白膚的小妖怪露出得逞的愉悅神情笑道:「國木田老師,從十二月底到一月初你不是有兩週的『寒假』麼?足夠我們往返了。順利的話應該能及時趕回來與織田作他們一起過新年。」

客廳內的我們不由地將目光都集中在似乎有口難言的棕髮青年身上。太宰見狀,拿起一旁的黑色腰帶,一面扯弄,一面咬著,以帶點鼻音的聲音又道:「還是你有別的計劃?所以我不在你的計劃之內……原來如此,我好傷心喔。我這麼傷心,可是還是很喜歡國木田君的嘛……唔、嗚嗚……」

我注意到安吾纖細的肩膀陣陣抖動著。擔心他誤會了國木田,以為太宰受了傷害而被氣得發抖。但是我靠近過去時發現他在忍著笑,真是珍貴的瞬間。總覺得已經很久沒有看到忍著笑的戀人了。我拍拍他的肩膀,準備去為大家泡茶,以及幫太宰拿點紅茶冰。咖啡雖然提神,可是喝多了不好。之前國木田曾經轉寄給我一份關於咖啡的資料,上面說喝了一杯咖啡就等於讓人體失去兩杯水。

如此正經八百的男人,世上怕是沒有第二個了。眼看他對太宰的假哭信以為真,手忙腳亂地不知如何安慰的模樣,我不禁嘆了一口氣。本來以為要與太宰長談,不過已經沒有必要了。站在安吾與我的立場還是給他們倆一些旅行的建議為佳。

我喝了一口紅茶,對邊發出「嗚嗚」聲邊能準確無誤地把冰枕放到國木田膝上,並且不慌不忙地坐上去的太宰道:「雖然沒曬到太陽基本上不會有問題,你們要當心點,記得補充冰塊,保冰磚也要帶。不然就要有補充的地方。」

「織田作先生……感謝您。看來大家都發現我有拖輪冰桶了,本來是想等假期時去郊區野釣就搬來了。沒想到魚還沒釣到,就要先讓太宰住了。」國木田將手放在冰枕的兩端,等到手溫降低後把還在發出「嗚嗚」聲的太宰扶正了,注視著他低聲道:「別哭了。我們明天下午出發吧。氣象預報說明天下午會有午後雷陣雨,下雨時你比較輕鬆。上午我先去買土產,總不能兩手空空的去見你父母。」

黑髮白膚的小妖怪為之一怔,一下忘了裝哭,拿下嘴裡的腰帶輕聲應道:「嗯。只要是冷食,他們會喜歡人類的土產的。不過還是先告訴你吧,純種妖怪不會生孩子。如果有了孩子那就是人類變成的妖怪在妖化前生下的孩子。有點偏離主題了呢,我是邀你前往雪男一族的故鄉——陸別鎮……見一族的族長。」

棕髮青年眨了眨眼,似乎在揣摩對方的心思。他看來不明白太宰何以用如此憎惡的聲調說出「族長」二字。其實太宰很少提起雪男一族的現狀,安吾與我也不會經常詢問他,就像人類也有不希望他人開口問的事情。只有一次太宰喝了冰酒,稍微提及他不想加害人類,便選擇離開了誘騙人類到山裡的族人們。不過他也讓國木田經歷過「雪男測試」,雪男一族確實具有加害人類的力量。

我沈默地將視線移向安吾,他也望向我。我們都曉得國木田此去凶多吉少,可是不會開口阻止他。因為他是太宰萬裡挑一的戀人。並不需要太宰開口說出與對方的交往如何如何,安吾與我都看在眼裡。有時難免擔心他們的將來,但是一想到國木田能通過「雪男測試」並成為我的房客,我也相信他不會輸給逆境,不會被生活中的難題與自己的心願給擊倒,只是會為此不斷奔波而已。

「太宰,你是否與族長有點不和?」國木田頓了一下,又道:「我會與你一起回故鄉。在聖誕夜向你告白時就想過這件事。我們繼續交往下去,總有一天要見對方的雙親,然而你卻表示沒有父母……你曾經過得很寂寞吧?好在你遇到了織田作先生與坂口先生,成為了懂得關心他人的好孩子。」國木田想為自己的戀人繫上腰帶,卻遭到了拒絕。太宰軟綿綿地抱住了他的戀人那被冰枕凍紅了的手指。

「國木田君……別急,明天下午才出發呢。而且我不是孩子,我的年齡就像飛雪覆蓋下的參天古木般是秘密。不過謝謝你……你這麼說,我不知如何答覆。太過痛切地渴望『自由』,會為了一時心裡沒底而想要哭泣呢。」小雪男的淚水一顆顆落了下來,滾落在他的戀人腳邊變成了一顆顆細小的冰珠。

「『自由』很遠麼?不會的。它就在你心裡。我們一起掌握住它,未來也能一起生活下去。」雪男的戀人說著觸動人心的告白。不止在場的人類被打動,他所追求的對象與他自己都早已奮不顧身地陷進去了。

我再次感到難以開口提醒必需讓太宰回到冷凍庫了。然而國木田很明白,因為他用凍得通紅的手連冰枕一塊兒拖起了嬌小的戀人往冰箱走去。安吾與我都聽見了太宰發出既抗拒又不開心的「唔唔」聲。我看到安吾還是一臉擔心的模樣,於是握住了他的手輕聲道:「別那麼擔心。他們會好好的。」

那對蜂蜜色的雙眼欲言又止地望向我,終究是沒有做出反駁。他好像有點倦了似的把腦袋斜靠在我的肩上,不再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


* * *

在寒假初日的清晨國木田依舊擔心著自己帶的班級,並且分別聯繫尚未向他提交「志願學校」以及「未來計劃」的學生們。然後在店裡工作的我從窗戶看到他的身影大步走過人行道,像是想起什麼似的轉頭對我揮揮手。我正給吐司抹上奶油的手停了下來,因為他在笑。他在織田作家已經住了幾個月時間,微笑的次數卻是屈指可數。我向他點頭,他也會意似地也向我點頭,然後轉身離開。

我將製作好的總匯三明治交給粉領族模樣的女性,想著國木田說要買橫濱的土產帶去送給太宰的族人。在安吾與我上午出門之前他向我們徵求意見,三人一致同意「横濱煉瓦巧克力蛋糕」挺適合的,安吾還特別建議了「紅鞋巧克力」。看到國木田拿手帳記認真地下來,我對著安吾微微一笑。我的戀人扶了扶眼鏡,露出了些許彆扭神情的臉上浮現一絲幾乎難以察覺的紅暈。我不曉得太宰的族人是否都喜歡巧克力,不過我明白自己的戀人還保有童心,他還挺中意像紅鞋或者手鞠這些富有童話氣息的物品,感覺是個可愛迷人的嗜好。

今年過生日時他們三個一起為我舉辦的生日派對充滿了家的感覺。太宰與國木田出遠門,安吾雖然嘴上不說,其實心裡挺寂寞的。我打算安排一個適合我們約會兩天的流程。既非生日也不是節慶的日子,可是我想做些讓他感到開心的事情。單純的在家約會,穿著睡衣看看我們喜歡的老片子配上我親手做的童話翻糖餅乾與熱可可,然後一起看看我們想推薦給對方的書。那些書都堆積起來了,有溫馨浪漫的都會愛情小說、驚險刺激的科幻小說、治癒感人的散文合集、竟然還有西點食譜與手工製作娃娃衣服的教學書籍,說不定我們能一起為太宰做一件新衣。店內人潮漸漸散去的同時我的腦中浮現了安吾欣喜的笑靨。


* * *

望著火車車窗外不斷倒退遠去的景物,國木田放下了手裡的時刻表。他想著好在當初買了大容量的拖輪冰桶,本來是用來放飲水、午餐與漁獲,沒想到這一刻成為了嬌小戀人的臨時居所。他在冰桶內擺了幾個玻璃瓶,裡面裝著對方平日吃慣的「冰塊餐」。由於路途遙遠,除了正餐的冰凍蘋果丁與櫻桃之外,他還準備了葡萄冰沙與蜂蜜牛奶冰沙。不止是食物,還有一個小型手電筒,甚至有適合對方使用的小原子筆與便條紙。這些物品也都放在其他器皿內。正當他想要第五次確認自己帶齊了準備好的土產時突然發現腳邊的拖輪冰桶被打開了一條縫。縫裡伸出了一隻握著字條的小手。

「太宰,安分地待著。跟據你所說的地點還有兩小時車程。」棕髮青年小心翼翼地取走便條紙,隨後用筆桿將那隻不聽話的小手按進去,蓋上冰桶。

便條紙上寫著:
“我從來沒有搭乘火車的經驗卻只能坐在拖輪冰桶裡,真可惜。國木田君,我也想像普通的戀人那般坐在你身邊。互相餵零嘴,一起確認行程表五遍,然後確認早就帶齊了的土產五遍。現在你的表情可能有點引人發噱喔,克制一下(笑)

以及我寫這張字條時就決定要使用雪男一族的能力為你做個透明的防護罩,可能會有點冷,你忍著點。等下車之後我們必需走一段山路,在路上若是你聽見有任何聲音都不能回頭。否則後果連我也無法預估。最後謝謝你選擇了我。

國木田君,我會保護你的。你是唯一完全屬於我的人類。"


嬌小的戀人那纖細的字跡中流露出無比的堅決,令輕撫著信紙的棕髮青年的雙頰與胸口都熱了起來。他想著自己沒有那麼脆弱,好歹也會合氣道,不過也想到了人類的武術對妖怪也許不管用。他同時憶起了感冒發燒的時候戀人在自己額前融化為潔白的雪片,只剩人型輪廓的小雪人。如此可愛的小妖怪冷漠地說著他沒有心臟,喝酒後卻會臉紅,甚至比人類更加率真地表達出內心的情感。

對於在備受疼愛的環境下成長的人們而言愛也許是本能之一,但是對冰雪幻化而成的妖怪而言愛只是累贅罷了。儘管如此,國木田不願相信太宰沒有心臟。每當他凝望那對美麗的棕眼都能察覺對愛的渴望,同時也願意付出。沒有心臟的生物怎會懂得需索愛或付出愛?每每思考到這裡他就不由地感到心跳加速,因為太宰表現得就是那麼明顯,能讓他感受到是自己教會了對方。這個發現再次讓他感到臉紅心跳,而不得不拿起邊上的無糖綠茶喝了一大口。

棕髮青年在下車前套上了防寒的軍綠色風衣,即使沿途雨水逐漸轉化紛飛的細雪也沒帶來太多實感。所謂「雪男的故鄉」究竟是什麼樣的地方?該不是像傳說那般只有無垠的白雪籠罩著大地。自己竟然為了身為妖怪的戀人而手無寸鐵的來到此處,大多數的事情無從計劃起來,真的太不像國木田獨步了。他耳邊還能聽到太宰咯咯笑,似乎是在拖輪冰桶裡也能猜透自己的心緒,於是他在走山路的途中移動到較為平坦的位置,蹲下身來打開了拖輪冰桶。

黑髮白膚的小妖怪從裡面飄了出來浮在半空中,似乎很享受雪片不斷飄落在他被風吹得蓬鬆的黑髮上。他呼出一口帶著碎冰的氣息,嘆道:「呼……真是久違了,故鄉的新鮮空氣。明明打算短期內不再回來,總是事與願違。國木田君,現在開始你要緊跟著我。無論聽到什麼聲音都不能回頭,我會保護你的。

國木田發覺戀人的態度緊繃起來了,簡直是臨戰的姿態。原本他想表示自己並沒有那麼脆弱,而且這事你已經在紙條上寫過了,不必三番兩次地提醒。可是當他看到小妖怪臉上嚴肅的神情時就把這些話給嚥回肚子裡了。他邁開步伐,在不斷加劇的風雪中跟緊了眼前浮在空中微微發光的嬌小嚮導,當心地用手電筒照亮眼前的崎嶇不平雜草叢生的山路,手上也拿著竹竿繼續探路。

有那麼一會兒太宰幾乎忍不住要回頭看看在身後的戀人。他告戒自己不能回頭,只要挨過這段山路就好。雪男一族的子民們都曉得在行經「不歸之徑」時不能被幻象所惑,否則會陷入地靈的陷阱。本來像地靈這類司管山區土地的神靈無需對行經此地的生命大動干戈,但是人類破壞自然生態而影響到這片土地上的萬物繁衍是鐵一般的事實。太宰暗自在懷裡揣著數片雪花結晶,不斷輸送寒氣到上面,使其變得堅硬無比。如果接下來有危險的狀況,數片有六個角的雪花結晶就會像暗器般扎入威脅他們的任何敵人心口。

就在太宰領著國木田走到半山腰,幾乎靠近了雪男一族群居地的入口時他才想到該出聲呼喚身後的人。雖然他憑著本能就能感應到身後有一股熱源,所以曉得自己的戀人沒有走丟。同時他也驚嘆於對方的體能與耐力,一個居住在城裡的數學教師走了將近四十分鐘的山路也臉不紅氣不喘,感覺很是難得。

「國木田君?就快到了。」他嘗試性地喚了一聲。顫抖的聲調中帶著不安。

風聲時而劇烈時而蕭瑟,漫天飛雪之中無人應答。太宰依舊感受到身後的熱源並未消失。他停下御風的動作,禁不住想要轉過頭去的時突然看到一張手帳內頁從自己肩後伸過來。上面僅僅寫著:「別回頭,我沒事。」

怎麼可能沒事!!難不成連話也說不出來了?!

太宰身為妖怪的直覺讓他腦內頓時警鈴大作。就在此時他身後的人卻大步上前,來到他右側堅定的咬牙道:「沒事的。一點小阻礙而已。有四條看起來像是獐子的臉與土龍的身體組合在一起的中型怪物出現,其中一條咬傷了我的手臂,但是都被我擊退了。合氣道似乎沒有太大作用,不過火焰卻能有效嚇阻。話說我在你旁邊的話,你就不算回頭了吧?我們怎麼都沒想到。」

「國木田君,你竟然徒手擊退了獐蛇……雖然獐蛇怕火,可是力量很大啊!!你明明可以喊我一聲,我把牠們給凍住就好了。」說不出的悱惻感讓太宰低下了頭。他看著戀人熟練地為傷處上藥,並且迅速地以繃帶包紮好傷口。想著對方這麼快就聽不進自己的話了。他不知不覺就把揣在懷裡的筆記內頁給擠得皺巴巴。

太宰,我也想保護你。」國木田望著面露憂色的小妖怪輕聲道。當對方驚訝地抬起頭來時繼續道:「這是理所當然的。雖然再往前面的路或許不是我一己之力可以強行通過的,但是就像你想保護我,我也想盡全力保護你。」

黑髮白膚的小妖怪將兩手背在身後扭動著身子,感覺害羞地說不出話來。或許是他們之間純粹的感情觸動了地靈,以致沒有再出現其他追兵。以及想必未曾現身的地靈也感受到了眼前的人類並非想要盜取山林資源才深入秘境。入夜後降雪的山林更顯森冷,他們倆沒再說多餘的話而加緊腳步。沒多久來到了一個自然形成的石窟面前,太宰先吩咐國木田後退了些,然後閉上眼雙手合十地做出了祈禱的姿勢,高聲唸著開門的咒語。

「作為由冰雪幻化而成的自然界的恩物,在生命走到盡頭的一刻也會化為純白的雪片四散紛飛。在此之前雪男一族故鄉的大門必會為我敞開——我太宰治現在要帶著我的男人國木田獨步入內!!」

「慢著,這種羞恥PLAY的咒語是鬧哪樣啊啊啊——」發出吶喊聲的國木田只在瞬間看見一扇冰雕藝術般通透的「傳送冰門」,隨即感覺一股強烈的吸引力將太宰與自己的身體給吸了進去。

耳朵裡灌滿了暴風雪的吟唱,在途中與獐蛇纏鬥時也沒令國木田感到如此寒冷。就在他感到必需向太宰說人類無法承受這股極寒,他們倆來到了一個以冰雪雕琢得輝煌透亮的大廳內。國木田定了定神,頭上的冰製結晶吊燈的燈光讓他感到有些晃眼。然而仔細一看那吊燈內不是燈泡,而是一隻隻金黃色小蟲。與他所熟知的螢火蟲不同,不知是怎樣的蟲子。既然都看見獐蛇了,何需介意黃金蟲?他又想到自己的戀人畢竟是雪男。

「太宰,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這就是你的男人?」一個陌生聲音傳來。顯然是太宰的舊識。聲音的主人毫不客氣地來到國木田面前上下打量,嗤笑一陣。卻在抬頭時突然顯露了比零下四十度更加凜冽的殺氣,又道:「你竟然還有臉回來。想必是準備了足以令族長與一族接受的理由吧?」

來者在雪男之中看來是特別袖珍的類型,銳利明亮的藍眼襯上顯眼的橘紅髮色,囂張的氣焰令人不容忽視。暗紫色的和服衣袖下襬與衣角有著鳥羽的圖案。

不過國木田卻對眼前的另一名雪男沒有惡感。理由很簡單,離家已久的孩子突然帶著外人回來了,家人都不會接受的。他正想開口解釋,不料太宰雙手抱胸側首笑道:「我是為了國木田君而來。為了成為能與他親親抱抱也不會融化的人類,我需要『肉葉』,麻煩中也你向森先生轉達一聲。」

「噗!」橘紅髮色的小小妖怪吐了一口冰。目瞪口呆地望著許久不見的同伴。即使他曉得太宰各種破天荒的行徑早已是常態,卻也沒有想到他竟然會說出如此不明所以的話來。簡直打破了妖怪世界的倫理常規。

「你、叫作中也對吧?我是國木田獨步,與太宰目前只是很單純的交往,其他的事情要等結婚之後。這個是從橫濱市帶來的土產『横濱煉瓦巧克力蛋糕』,這個則是『紅鞋巧克力』。小心,對你來說挺重的。我來拿吧,要放在哪裡?」國木田雖想開口問對方的全名,可是他也看得出來眼前的小小妖怪處於震驚狀態。

在中原冰霜般的藍眼裡這一刻只看到嘩啦啦啦地冰屑落下。他曉得太宰回來不會有什麼好事,萬萬沒有想到對方竟然與人類交往了。與人類交往?!太宰麼?!他又吐了一口冰,好不容易才緩過來。也真是難為他了,畢竟與人類交往不同於寄宿在人類家中,更何況是直言不諱地表明要變成人類。

小小妖怪一咬牙,在嘆息中背過身子道:「你們跟我來。接下來由妖怪轉化為人類的過程必需請示族長,由他親自裁定太宰的罪狀。還有你,人類……別直呼我的名字,我跟你並不熟悉。就像叫『太宰』一樣,你還是叫我『中原』。」

棕髮青年愣了一下,想著如果是像叫太宰的語氣豈不是挺親密的麼?不過以中原說的話來看,估計是希望被當作普通的友人來看待。他提起了兩盒早上才選好的土產,隨即發現盒子的提帶都結冰了。不過手碰上去卻不覺得寒冷,估計是太宰的能力「防護罩」的效果。於是他把土產給揣在胸前,快步跟上往大廳方向飄去的兩隻化為兩道白影的小雪男們。


(TBC)

---------------------------------------------------------------------------------------------------- 

(冗長的) 後記:
期待雪男宰系列的大家久違了XDD
首先謝謝還記得這篇文的所有人,你們都是長情的人。
喵唉,我懷疑還有幾個人能看到這裡的說(笑)

既然都看到這裡了,就讓我打個小廣告吧23333
推薦一個動漫相關的資源向論壇「天使動漫論壇」
http://www.tsdm.me/?fromuid=139960

廣告時間結束了,那麼就來談談久違的雪男宰。當初剛剛想寫這部作品時我抱著很大的期望,在腦中畫了一塊大餅,希望自己能好好地準備材料與佐料。然而,總是事與願違。不過無論如何我還是想讓這個故事劃上充實的句點。所以依舊無法在這一話完結呢。我已經累了XDD…感覺就像故事裡的中也一樣呢。但是能讓大家再次看到雪男宰的故事我也很開心,痛並快樂著就是這種感覺吧。

本章主要交待的內容有四項:
1.太宰與國木田一起回娘家(故鄉)
2.其實織田作家更像太宰的娘家(笑)
3.必需有的「中也吐了一口冰」www
4.想要彼此之間互相保護的國太醬(捂臉)

於是下回雪男一族的族長森先生就會登場了。以及大家能預測到下期會有織安倆在家約會的故事。自己也挺期待可以寫到這一段的說。其實我一直挺喜歡織安,入坑文野一年多,織安可以排進我喜歡的文野西皮前三名。估計大家也能感受到這個故事漸漸接近尾聲了,這麼說來也有些不捨。雖然下一話可能還不會完結,不過估計之後最多是兩至三話就會結束了。

在這期間發生了很多事,我看著愛國太的小夥伴一個個離開,都去了糧食與溫暖更多的新牆頭。微博的織安主頁幾乎沒動靜了。我覺得自己能留下來也不容易。可別認為小夥伴離開就沒勁了是個可笑的理由,等你體驗過了就會明白。未曾體驗過的人,在此還是願他一生也不會明白(笑)

想過等安吾或是吱吱(織田作)的生日來更新,不過這章他們倆恩愛的戲份也不算很多,還是早點更新吧。讓你們等了這麼久,我心中也挺過意不去的。不過請別說在吱吱生日時出第六章XDD”…太趕了,我有點吃不消啦2333 對了,順便在這裡預告一下,今年也是老樣子,想在萬聖節時出一篇有點虐的中也視角國太文(可以參考去年的賀文),但願我來的及完成。但是現在LOF那麼抽風,估計虐文稍微血腥點也可能被屏……於是我問問你們,比較想看甜文麼?


最後,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謝謝所有認真看過我的文的同好們。有你們在真好 () ❤️❤️

【Special Thanks】:
枕頭(@枷鎖囚籠) 終於寫到「中也吐了一口冰」了XDD…
希望你還會回來LOF看看,想念你。願你三次元一切順利。

響果(@鄉音田木)抱歉,這篇文竟然跨了一個年頭(捂臉)
妖怪企劃都結束了Orz 希望這篇故事還能治癒你,三次元加油。

白貓(@蘋果白貓)LOF抽風吧,你的帳號依舊艾特不到囧…
謝謝你一直對這篇文不離不棄,這篇文還能繼連載多虧了你:)

口路(@抱罗粉加辣椒打包)從火影來到文野都有你的陪伴,
口路醬總是這麼治癒:)///// 但願到下一個圈子還能一起玩w

评论(7)
热度(25)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