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寶石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

[黑籃][高火] In another life

送給阿基(@阝可 基)的高火文。
這次的火神生賀本麻煩你了,
希望這篇文能讓你看得開心。

※原向作,高尾第一人稱視角
※有點多話,但是心思慎密的高尾
※有男子氣概但是可愛的火神(笑)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In another life


這個世界消失就好
只屬於我們的瞬間 我是認真的

令人屏息的美麗晚霞
只屬於我們的世界 我如此想過
也如此祈禱過


* * *

週末午後咖啡廳裡流動著某首關於雨天與失戀的西洋歌曲,時而伴隨著來客談天說地的細語聲。我一面喝著我的摩卡,一面有些不安地等待著約會對象。

我做了這身再普通不過的打扮。棕色連兜帽夾克,橙色無領T恤加上黑色牛仔褲。因為要見面的並不是可愛的少女,而是身高高出我將近一個頭的紅髮少年。不過這個估算方式,也不一定準確呢,因為他的臉可是比我長。火神大我真是生了一張頗有男子氣概的臉,以及那一對分岔的粗眉下石榴紅的眼眸似乎總帶著對生活的期許且充滿了動力。眾所皆知他是黑子的「光」,總是那麼明快溫暖。

回想起來,我對火神的了解或許片面了些。他喜歡漢堡、是個大胃王,對籃球的熱情不會輸給任何人。對於秀德、對於小真,甚至是對於其他的「奇蹟世代」來說他自然是個勁敵。我與他的數面之緣也都是在比賽期間或者大家一起約出來打街頭籃球的時候。不過在那種情況下他身邊總是圍著許多人,我與他也說不到一、兩句話。因此我總是抱著被他當作自來熟加上話多的男性友人的覺悟。不過久而久之我與他說話的機會慢慢增加了。在打街籃時休息的片刻,在蔚藍晴空下火神那頭紅髮好似要燃燒起來,在我的眼底留下了難以磨滅的鮮活色彩。

汗流浹背的火神見我朝他走去,便主動將礦泉水遞給我,喚著「高尾」。他已經記得了我的名字。在接過礦泉水瓶子時我稍微碰觸到他的手指,感覺就像會燙傷一樣,讓我不禁遲疑地縮了手,差點讓礦泉水瓶子從手中滑落。當時他那厚實的掌心包覆住了我的雙手,直到確認我拿穩了瓶子才移開手。在這段過程裡我幾乎無法出聲。只能想著:「這傢伙的手溫真高。」以及但願這個美好的瞬間不止在我心上留下痕跡,也能在他的記憶裡永遠佔有一席之地。

「高尾……你在這裡,真是讓我好找。」一個紅髮的腦袋探進了店裡,是他。

「你可以打電話給我啊。哪,這是放收集卡用的集卡冊,總共五本。其實我手邊還有不少。不夠用的話再跟我說。」我取出準備交給火神的集卡冊,這便是他會約我出來見面的原因。雖然他沒有提過為何需要這些集卡冊。

「感覺對你不好意思,還是讓我買吧。總共多少錢?」他才就坐就忙著掏錢包。也不看看我的臉,甚至好像不打算看看咖啡店的菜單。

在一瞬間我感到有點不快。但是我內心明白火神並非不想見我,也不是只想快點離開而已。估計他認為無需耽誤彼此的時間,基本上也不用在我面前虛偽掩飾。那麼,感謝老天。至少我還知道眼前的人是個大胃王,好胃口的他顯然不會介意陪我吃一頓平價美食。高中男生只要多動的話,熱量總是消耗得挺快的,就是沒有增加練習量也常常三、四點就餓了。於是我把菜單遞給他,加上一個頗具深意的笑容道:「吃點東西吧,火神。這家店的潛艇堡、烤牛肉三明治與蘋果茶都不錯。還是說因為黑子與小真都不在,只有你與我就不太方便?」

「怎麼會呢!!」看見他一下子著急起來,我曉得自己成功地引他上勾了。只見他很認真地望著我,再度開口解釋道:「我擔心打擾你太久。你知道我不太習慣像是咖啡店這類有情調的地方……而且我在店外面時就看到你邊喝咖啡邊等我,心想你是否已經等了很久。你笑什麼呀,我講話很好笑麼?」

是呀。等得太久了。我等這一天真的太久了。

我止住了笑,對看來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紅髮少年道:「不會啦,我頂多等了十五分鐘。來點吃的吧,我們點不同的餐點,然後你把覺得美味的食物分給我。這樣就算是集卡冊的費用好了。其實我也不算是很常來這家店。」

火神信開始將注意力集中在菜單上面。看他表情認真地猶豫著要選哪一種餐點,似乎很慎重地在考慮著要點什麼才能讓我們吃得滿意。不一會兒他竟然像小朋友一樣把菜單豎起來放在桌上看,然後指著蜜汁烤雞腿潛艇堡徵求我的意見。我有點出神地看著他有些稚氣的姿態,一時之間我幾乎聽不見他的聲音了,只是注視著他那對帶著狐疑的紅色眼眸。火神竟然是這麼可愛的?我怎麼沒有早點發覺。剛開始我只是想要接近他而已,現在不同了。我想讓他的身邊只有我。

不過這是不可能的事情。競爭對手肯定比我想像得還要多。不明白我心思的他只是呆呆地望著我,問道:「高尾?不喜歡烤雞腿潛艇堡的話,就換成牛肉堡吧,那個看起來也挺好吃的。」

能這麼單純地說出口多麼好啊。不過我喜歡的可不是牛肉,而是你。於是我摸摸鼻子,瞇起眼睛道:「我想換成火神。所以你要選哪個都是可以的。」

看到他怔住了,我拍著手大笑起來。我告訴他別放在心上,我本來就是個喜歡開開無傷大雅的玩笑的人。他有點尷尬地闔上菜單,說我笑得有點大聲。我這才發現咖啡廳裡有些人神情訝異地往這邊看,於是摸摸後腦露出了抱歉的神情。預料之中餐點挺快就送上桌來,火神還是點了蜜汁烤雞腿潛艇堡。我都不曉得他也喜歡吃雞肉。我點的則是青醬海鮮焗飯,感覺吃飯會比吃麵經飽。

將焗飯分到小碟子裡面再遞給火神的時候我看到他切了一大半的潛艇堡準備放到我的碟子上,我連忙作出推拒的姿勢,告訴他只要三分之一就好了。沒想到他一面吃一面說:「這裡的餐點挺好吃的。你吃得真少。也許跟黑子差不多?不過現在離晚餐也還有一段時間,所以也不會那麼餓吧。」

果然是誠凜的光與影。所以火神無論走到哪兒都不會忘記自己的搭檔。我心裡感到有點羨慕黑子,除此以外還有一種不太明確的感情。不過我並不會嫉妒黑子,因為我能看出來他沒有完全得到火神。如果這兩人已經在交往的話,像火神這麼藏不住心思的人一定會表現得更明顯。

慢著……得到?黑子沒有完全得到火神?我居然會這麼想。

在笑容可掬地享受美食的同時我也在心裡狠狠地責難自己,嘴上說出了:「火神與黑子感情真好,既是隊友又是同班同學,平時假日也經常出來玩吧?」

正吃得焗飯的米粒都沾到臉上的紅髮少年眨眨眼,顯然不假思索地答道:「因為我們是搭檔,需要經常互相配合,最好知道對方的習慣……」他頓了一下,又道:「高尾不也常跟綠間在一起?還用板車拉著他。一定懂我的心情吧。」

「對。小真是我搭檔。不過,可以的話,我希望能更懂你。」我不禁脫口而出。

唔哇……笨蛋笨蛋,我怎麼說出口了?

「你說的『更懂』是指哪方面?」感覺他也被我嚇了一跳,可是好像不那麼緊張。或許從前他也遇到過同性向他表白的場面。他總是那麼活躍又引人注目。

從火神緊盯著我的表情就能看出來他認真了。不對,其實他一直都很認真,是我還不能好好面對自己喜歡上他這件事而已。我掩著嘴,望著試圖由我面上解讀出「更懂你」是指哪方面的紅髮少年一笑。現在也只能豁出去了,在這樣彆彆扭扭地搪塞過去只會讓他感到厭煩。我深呼吸了下,努力回視著那對專注的紅色眼眸沈聲道:「你的每個方面。比方喜歡的食物、在籃球以外的興趣、日常生活習慣等等,還有你所喜歡的另一半的類型。有關於你的事情我都想知道。當然我也想把自己的事情告訴你……說不定我們挺談得來的,多與我聊聊的話,我可是能比黑子或者火神將來的女朋友更了解你呢。」

我畢竟無法直接說出喜歡他。被拒絕的可能性太高了。目前這種講法估計火神也能接受的。雖然知道他好像是從海外回來的,不過直接被敵隊(?)的副將(!)求愛的話,好像也太刺激了。以及在火神之前我並未對男性心動過,就是平日與我很親近的小真,我也只當他是好朋友。在這之上再也不會有其他發展。實在令人難以啟齒,不管怎麼說我不想被火神當作習於與同性之間關係曖昧。

火神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沒過幾分鐘他像是下定決心般雙手握拳,直視我的眼睛開口道:「高尾和成,如果你喜歡我,可以直說。」

「噗——」我不小心噴出了口裡的咖啡,很不巧地就這麼射到了對方的臉上。「火神……抱、抱歉……!!」在我急忙想拿濕紙巾想為他擦臉時卻被他一把握住我的手,他握得那麼用力,連濕紙巾上的酒精都被擠了出來。

「我在問你話。先回答我。」天呀,這是在演哪齣。他的眼神好有壓迫感。

可是我也沒在怕的。如果我怕他,那又怎麼可能坐在這兒。

我挺起身子,希望自己在他眼中至少不是那麼嬌小。然後冷靜地答道:「沒錯。我喜歡你。喜歡你……火神大我。我本來想挑一個適當的時機說出來,可是你不讓我這麼做。那麼我就回答你。我想把你搶走,在這片晚霞消失之前,這美好的一刻便是只屬於我們的空間……這個世界,就算消失了也好。只屬於我們的瞬間,我是認真的。」

儘管說了這些令人面紅耳赤的話真的挺尷尬的,可是胸口發熱已經讓我意識不到是否雙頰也跟著漲紅了。我慶幸今天有好好整理頭髮,出門前也看過鏡中的男孩有著不羈的自然風格。總的來說,我感覺自己就像毫無防備的電影男主角般打開心窗讓追求對象看盡裡面的風景。約莫過了十秒,才想到也許火神會被我嚇到。不過他不會被嚇跑的,他一定會正式答覆我。他就是這樣的人。

火神蹙起雙眉,這才從我手上接過濕紙巾抹著臉。抹完之後他不再以尋問的目光緊盯著我了,而是用平時打照面時那種平和的眼神審視著我。末了,他以溫和的語氣答道:「雖然不清楚高尾真正的想法,讓世界消失並不好。世界消失的話,明天起我就見不到你了。那我們怎能嘗試交往?我不喜歡說話太誇張的人,但是不討厭為了我而想找更好的告白時機的你。」

這回換成我愣住了。他的一席話好像表示希望這個世界繼續存在,如此一來才能嘗試與我交往。我一口氣喝下了杯裡殘餘的咖啡,壓抑著澎湃的心跳,用叉子將一尾剝好殼的蝦子送到火神嘴邊。

「多吃點。跟我交往的話,希望你稍微長點肉,這樣比較好捏。」我又恢復了開玩笑的口吻。雖然我曉得火神不喜歡這樣,但是他說不過我的。

看啊,他露出了有點困擾的神情卻也不忍拒絕我。近距離看著火神接受我餵食的模樣,我想著以後我們的生活會變得很令人期待。


FIN

---------------------------------------------------------------------------------------------------- 

(冗長的) 後記:
首先謝謝阿基,作為主催真的辛苦了。有感受到大家很期待火神的生賀本,能二度參加這個本子也很榮幸。這篇高火寫給你,感覺會是我的第一篇也是最後一篇高火XDD…也就是我想像中高尾與火神在原作向的設定下可能會有的相處模式。希望也有符合你心目中這兩人相處的情況。

以及不曉得為火黃與青火來關注我的小夥伴有沒有人讀完這篇文XDD”…也謝謝你們。估計你們都被嚇了一跳吧2333 嗯嗯,套一句某位太太的話「小籃球大家都吃得很雜」。這是篇贈文+感謝文,所以我想做得更好些,不過有難度。因為在寫的時候也總會感到心中的火黃醬與青火醬有點吃醋(捂臉)

目前為止我的黑籃同人不算多,在LOF發布的總共有火黃、青火與赤降。也就是說在我的文裡面高尾挺少出現的(汗笑)這次讓他當主角,還真是捏了把冷汗,以及寫文的時間差不多是三晚。這些天在揣磨著我心中的高尾該如何行動,最後還是讓他有了個簡單的理由把火神約出來(捂臉)火神倒是一如往常地既正直又可愛XDD//// 其實我文裡的火神都是挺暖的,一般沒怎麼黑化沒怎麼變。於是作為敘述故事主幹的高尾內心戲就很多了2333…

這邊解答一下火神為什麼想要集卡冊好了ww 因為他想要把隨手減下的報章雜誌上的簡易食譜放在集卡冊裡。本來想把這一段也寫出來的,可是寫到後半感覺高尾已經沒有餘裕去問,火神也沒有餘裕去想這件事了(笑)

最後,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謝謝所有認真看過我的文的同好們。有你們在真好 () ❤️❤️

评论(2)
热度(22)
  1. 阝可 基-荊棘海- 转载了此文字
    挥舞高火的大旗,试图卖一份安利🙊🙊🙊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