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微博同)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火影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文豪野犬][國太] 白色花園《後篇》

最近更新有點頻繁XDD…
以及請配合《前篇》&《中篇》食用。


※太宰第一人稱視角
※約好的病嬌宰,白色花園融雪完結篇(笑)
※本故事主柚當然是繼續妥妥的國太無誤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白色花園《後篇》

我日日如坐針氈
微笑假面幾近龜裂崩解
你是倒映在水中的烈日
唯獨不願融化 我的白色花園 


* * *

……殺了他。揪住小辮子,用他的槍從背後下手。

……殺了他。停止他的呼吸。不再讓他使我動搖。

許久未曾如此躁動的心魔不斷地對我竊竊私語。而我奮力抵抗著,不斷提醒自己不能這麼想……以上這些危險的念頭不該出現在我的心裡。作為對世界有所幫助的正義的一方是我每天得來不易的小確幸。不過如果我不做出一些偷懶或者危險的舉動,國木田君的視線好像就不會長時間停留在我身上。所以如果我想做些淘氣的事或是熱辣的事那也全是國木田君的錯。這個男人昨天才向我告白呢,今天就已經背對著我了。這是什麼懲罰遊戲?還是故意吊戀人的胃口。

但是根據我對國木田君的了解,他並非會向我隱瞞心思的男人。產生了寂寞感,只是因為我比之前更在意他了。可是教我如何不想他?原本以為不可能與國木田君有所進展,他竟然主動向我告白。即使並沒有直接訴說愛意或承認被我的魅力吸引,也沒有刻意營造浪漫情調,他卻十分很清楚我們之間的獨特曖昧感並非無中生有。這個戴著土氣棕紅色框眼鏡的男人其實心思很細膩,他用「兩情相悅」來形容我們。簡單含蓄卻富有深厚情感的詞句,現在依舊令我心頭燥熱。

此刻背靠著電梯牆壁的我默默地注視著戀人從寬闊的肩部、挺直的背脊,迷人的腰線到緊繃的臀部——我好想把他據為己有。不讓任何人注視或碰觸他。國木田君明明提出與我正式交往,我只要答應就好。這股不安究竟由何而來?雖然未曾明白如此不安的原因,但是我知道事態急迫。

開滿一樹卻只知低語離別的火紅鳳皇木、耐寒耐悍無法根除的清麗忍冬花、如傾瀉的瀑布般覆蓋拱型藤架的執著紫藤花,以及緊挨著紫藤花附近經冬不凋,香氣襲人的搶眼金木犀。最後是長在園中一角嬌小而多刺的黑薔薇叢,直到現在還能時不時扎得我一手的血。我的花園如此欣欣向榮,美景唾手可得。曾幾何時散落了一地卻無法拾起的回憶,已經與曾經的美景一起冰封在心裡。

「你能等到花期。繼續活下去。」那對堅定的金棕色的眼眸似乎這麼說著。

彷彿不需要太多理由就能繼續這場令人心焦失落的人生之旅。國木田君就像我伸長了冰冷僵硬的指尖卻只能觸及的水中烈日。並非覺得他對我不坦誠,許多時刻他的直白反倒令我無所適從。始終無法吐露真心的是自己,這一點我心知肚明。就算在他的手中逐漸綻放,也只會成長為一朵既扭曲又充滿貪|慾|的花朵。

就是再怎麼困難的處境也未曾讓我如此心焦。太宰治的人生哪,曾經是處於晶亮的杯緣與槍口之上,如今竟然只為了無法向戀人好好表達心意而不知所措。靜待內心的這座白色花園褪去最後一抹霜雪的我只想嘲笑自己。國木田君那毫不猶豫的腳步曾數度踏進這座被冰雪所籠罩的花園,一而再再而三地伸手拂去最後一個花苞上的紛飛堆積的雪片。被那指尖所觸及的地方都好像被水中的烈日包圍著。我倉促而慌張地笑了起來,佯裝不介意似的將他送出公司聚餐現場。

當然我接到了說著要回家「餵貓」的國木田君的電話。他向我坦承了讓中也借住一宿……不,是借住一天一夜的事實。我也聽到了中也在電話裡毫不掩飾地說出:「你選新搭檔的眼光不錯。單就受關注與做飯這兩點來看真沒的挑。」

我避重就輕,以好客的女主人般的口吻祝中也好胃口以及歸途平安,嚇得他趕緊罵了句:「臥槽,青花魚你吃錯藥啊!我走了。」就掛了電話。這麼說來,我待在國木田君身邊之後已經很少碰那些藥了。藥物解決不了真正的心焦不安。解決不了啊,國木田君,想想辦法嘛。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你卻只肯給我一杯那麼酸的蜂蜜檸檬水。不然我真的會宰了你——

「不行,還是接不通。太宰?很難受嗎……臉色有點蒼白。還是坐著吧,你的體力不好,又被困在電梯裡三十分鐘了。你等等,應該有辦法能接通大樓管理員。」當我腦內的妄想勃發到極至時眼前的人突然轉過身來。提醒著我這段只有我倆共處的時間稍縱即逝。

我不要這樣……我不要這樣。

眼看著國木田君的視線又從我的臉上移回沒有反應電梯的對講機,難道他一點也不想與我私下共處?簡直表現得太明顯了。在技工大叔用外力硬開電梯門前這是個完美的密閉式空間,身為偵探社社員的國木田君似乎一點也沒有察覺呢。

……殺了他。揪住小辮子,用他的槍從背後下手。

……殺了他。停止他的呼吸。不再讓他使我動搖。

最終我還抵擋不住心魔的竊竊私語而行動了。我上前一步,由後方環抱住戀人的身子。就在國木田君訝異地想開口發問時我從那充滿誘惑與力量的腰間摸著了他的手槍。我用槍抵著他的背心,低聲道:「國木田君,我再也受不了了……」

我由鏡子裡看到他憂心忡忡的面容,為了避免他還要提我體力不好這件事,我用槍口狠狠地抵住他的脊椎,一字一句地說道:「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你向我告白卻不能完全屬於我。連我都還沒在你的新居過夜,也沒在你家吃過你的拿手菜。好不容易……只有我們倆困在這部深夜的電梯裡,監視器也故障了,你就這麼急著離開我?國木田君,我真的會宰了你……為什麼、唔!」

果然我的力氣還是比不過他。而且我花了太多時間對他說話。這些時間足以讓他反應過來,並且用體術來應對。我從不知道國木田君的足技那麼厲害,他用腳跟撞了我的腳背,明明不是很用力卻破壞了我立足的重心。跟著他反手一扳,將我就地正法。受到這些攻擊卻不感到十分疼痛,也許是我的戀人手下留情。也可能我向他剝露了自己最脆弱的傷口,所以已經無法感受到痛了。

國木田君眉心緊蹙地蹲在我身邊,右手還緊扣著我的手。即使老是讓他露出如此嚴厲的神情,我也還是想吻他。我想用親吻來化解他的木訥頑固。不過顯然為時已晚,他已經認定我就是個終身無法避免殺戮的罪人。他的眼神表露無疑。

「喀嚓、」他拾起了手搶,我認命地閉上雙眼。明天早報的頭條可能會是「武裝偵探社社員困梯時發生糾分,最終釀成血案。」這雖然不怎麼好笑,可是我倒也不想哭泣或是開口解釋。不過在死前我想與國木田君接吻。不是給「治治(感覺只有三歲)」那種吻額頭的方式,而是屬於戀人們濃情密意的深吻。

啊啊、國木田君湊近了我。這種時候還想折磨我嗎?怎麼不快點開槍。然而他將手槍交予我,連同我的右手一起握著手槍指向自己的心臟……老天,我的手竟然開始抖了起來……因為所渴望的一切就在掌心裡而無法停止顫抖。

他望進我的眼底,彷彿要將我的靈魂看透似的。我聽見那他以帶點壓抑的低沈聲線道:「太宰,將槍口抵在我的心口上。只射脊骨無法摧毀我對你的愛。」

心臟怦怦直跳的我把手槍撇在一旁。看來擦槍走火的是我的身子,我以自由的左手勾住他的腦袋。他以為難的目光注視了我一會兒。我直盯著倒映出我那貪婪而蒼白的臉孔的金棕色眼眸,有點生氣卻又忍俊不禁地質問他:「國木田君,你就是寧可被我摧毀也不願與我接吻麼?」

他頓了一下,眼中的為難之色又加深了。只聽得他解釋道:「太宰,你的臉色很蒼白,我不能對身體狀況不佳的你做那樣的事……」

哪樣的事啊,只是想與你接吻。

我支起身子,然後假裝無法坐直而向前倒去。如我所想的,我的戀人接住了我。我在他的懷裡嘟起雙唇輕聲道:「要給二十二歲的阿治的親吻。」

雖然話是說出口了,但我沒有奢望能成真。就是監視器故障了,國木田獨步不是會在公共場所親吻戀人的男人。我聽見他喃喃地道:「我會付修理費的。」

下一秒他竟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破壞了監視器的鏡頭!!然後……攬著我親吻了起來。感受到那柔軟溫熱的舌尖輕舔著我的雙唇,於是我張開了嘴,讓他的舌尖探進來與我交纏。感覺真的……好舒服。這不像是個普通的吻。明明只是個很細緻又纏綿的吻而已,我卻覺得快要站不住不了。好像能聽見最後的積雪從枝頭尖端不斷落下,我覺得自己最後的純潔以及所有的不堪都要被戀人知曉了。何以只是接吻而已,連腦子都變得有點奇怪了。週遭的牆壁開始變得蒼白朦朧,就像我此刻的膚色那般不真實。我攀附著戀人的寬闊的肩膀,慢慢地將指尖移至他的後頸摩娑著,細聲道:「給我更多……給我更多嘛……」

他的手指觸及了我的臉頰,以平時的語氣道:「你的臉看起來有點血色了。等我們離開這裡,就去我的住處吧。時間有點晚了,但是能給你煮點酒釀加湯圓暖暖身子。之前中國的客戶送了我一些。」

為什麼不繼續吻我,而且還說得好像下一秒就能離開這個故障的電梯似的。不過沒多久我居然聽到了腳步聲,還有像是大叔腔的聲調喊著:「喂,電梯裡的人沒事吧?挺住啊,現在就來給你們開門了。」

國木田君微笑著看了我一眼,在我耳邊輕聲道:「這裡的電梯檢察日固定是每個月的今天。我之前來辦事情時和大樓的管理員尋問過。」隨即他放開了我,大聲向外面喊到:「技工大叔,請快一點!!這裡面有身體不適的人。」

好吧。我想我的確是覺得身體不適。因為讓人舒服的親吻被打斷了。反正等會兒就要去國木田君的住處了。我還是第一次過去呢。現在可以暫時不必考慮其他事情了。在兩人時光的夜晚我可不會再次讓他將視線從我身上移開。


The Endless End XD?

----------------------------------------------------------------------------------------------------  

(略長的) 後記:
約好的病嬌宰視角總結(笑)
感覺很有「女主人」的氣勢XDD////…不怒而黑ww
這篇從開始是突發的更新,到結束也寫了一萬多字,
自己也有點驚訝,居然有這麼多想描述的內容麼……。

文中的宰一度有點破罐子破摔的心情吧(捂臉)
黑化之後反而變得挺老實的ww 描寫起來感覺特別羞澀ww 
田田也說了比告白還羞恥的話ww
至死不渝什麼的雖然老梗又尷尬,由田田嘴裡說出來就會實現。
感覺黑化宰最後的少男心萌發也是早晚的事XDD////…

最後提一下宰的花園還不是白色的時期(笑)
考慮對應角色的植物也是件挺有趣的事情。
就來辦個有獎徵答好了。第一個留言答對「鳳皇木、忍冬花、紫藤花,金木犀與黑薔薇分別代表哪些角色」的人可以向我點文一篇ww

那麼以下是關於點文的細項:
1.可點的西皮有國太、敦芥或織安。
2.不寫三角戀、多角戀或者移情別戀
3.不寫ABO、特種營業或者過大年齡差
4.原作向或是paro皆可,可以提出討論。
5.也可以不點文而選擇催更雪男宰 or 宰龍2333
6.字數約三至五千字以內。【今年年底前會完成】

所以,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謝謝所有認真看過我的文的同好們。有你們在真好 (◍′♡‵◍) 
❤️❤️

评论(22)
热度(13)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